無數的光束髮出,再次集合成了兩條yīn陽魚落向了地面。

不過跟之前的不同,這次的yīn陽魚是白sè的。

「兩儀式」,一個擁有雙屬xìng的道具。黑sè的「yīn」具有「分解」的能力,它可以把一切有形的物質都分解成為最基本的粒子;白sè的「陽」,能力為「重組」,也就是再創造,能夠按照使用者的意願,製造出已有的或者未有的物質。「兩儀式」這兩種屬xìng,讓它同時具有了創造與破壞的能力。

只不過,跟其他大部分道具一樣,我都不是經常使用它,僅僅是作為一件收藏品而已。

在白sè的光芒中,殘缺的大地迅速的癒合,無數的光粒子不斷凝聚,漸漸地組成了一個朦朧的某種獨特建築的影子……

靈夢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她夢到自己正站在一條獨木橋上面。

橫擺在兩處斷崖之間的獨木橋。

而橋下,則是深不見底的深淵。

在靈夢正想要跑到斷崖那邊去的時候,獨木橋卻突然消失不見了。

沒有了立足之處,她開始向著漆黑的深淵墜了下去。

永遠的,沒有盡頭的墜落。

驀然由夢中驚醒,靈夢只感到眼睛熱熱的,有什麼東西從裡面湧出來了。

即使已經醒過來了,可是那種極度無力的空虛感還依然縈繞在她的身邊,讓她連張開雙眼的勇氣都沒有。

或許是在害怕,一旦睜開眼了,會連另一個夢都終結掉吧!

一股熟悉的氣息接近,然後靈夢就察覺有人將她臉上的淚水擦去了。

「怎麼了?靈夢。」

耳邊傳來輕柔的呼喚聲,靈夢睜開眼,就看見了伊吹萃香那張帶著擔憂的面孔。

「原來是你啊!萃香。」

靈夢忽然感覺有些不可思議,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她反而看開了。

儘管心中還藏著憂鬱,可已經沒有那種沉重感了。

「靈夢你沒事吧?頭是不是還在疼?」

「我沒事。」

儘管不明白她為什麼要說自己的頭,不過靈夢還是笑著回答道。

「哦,那就好。」

「對了,萃香,你不是說要去探望自己的族人嗎?怎麼那麼快就回來了?」

「這個啊!」

伊吹萃香不好意思的撓了幾下頭。

「因為大家都太過熱情了,有些招架不住,最後只好跑回來了。」

「呵呵,想不到你也有害怕這種事的時候啊!」

靈夢淡淡一笑,笑容中卻充滿了苦澀。

「不過回來了又怎麼樣?神社都已經不在了。」

「你在說什麼傻話啊?靈夢,神社不是好好的么?」

「嗯?」

見她一臉的驚愕,伊吹萃香也懶得解釋了,乾脆將她的臉扭到了另一邊去。

熟悉的擺設,熟悉的傢具用品,就算是地板,都帶著一份懷念的氣息,毫無疑問,這裡正是她居住了十幾年了的那個房間。

「這……這到底是?」

靈夢猛地坐起身,瞪大著雙眼,一臉的難以置信。

「我明明看見了的,神社整個消失了的。」

「因為東方把它修好了啊!」

嗯,或許不應該叫做修復,叫重建更恰當一點。

「哦,原來是這樣。」


靈夢頓時恍然大悟。

想想那個傢伙的能耐,要做到這一點的確不是很困難。

只不過……

「不過是神社被弄壞了,重建一個不就行了嗎?靈夢你幹嘛那麼傷心?」

「唉,你不會明白的,萃香。」

相伴了十幾年的東西就那樣在自己眼前消失了,即使是一塊石頭,都會讓人覺得難過。

「嗯。」

望著這個熟悉而又陌生的房間,靈夢不禁心思百轉,最後微嘆了一口氣。

「對啦,那個傢伙呢?」

「他么?說是要去研究一下那個叫做什麼飛行船的東西,就跟那群人走了。」

「是嗎?那傢伙,還真是跟誰都容易混的熟啊!」

靈夢又是懊惱又是羨慕的說道。這樣的人,不管去到什麼地方都最容易適應下來的吧!她就自問沒那個本事。

「她們,我是說那幾個人,都沒什麼事吧?」

靈夢越想越覺得可疑,當時的自己究竟是怎麼了?會那麼強烈的想要打倒那些人。

「她們都沒事的,還有那個叫聖白蓮的還來探望了你呢!」

「哦。」

看來博麗神社被撞壞的確是一場意外,自己就那樣出手,確實太莽撞了。

「不過靈夢你那時候真的很不對勁啊!一點都不像平時的你。」

「嗯,的確。那時候的我,不知道是為什麼,心裡特別的憤怒。」

靈夢閉起眼睛,喃喃說道。

「就好像被誰cāo縱了一般,有種身不由己的感覺。」

「嗯,應該跟外面那個傢伙有關係吧!東方是這樣說的。」


「誰?」

「不知道,神社消失之後,她突然從地底下鑽出來的。」

「神社的地下?」

「哈哈哈,或許是一隻地鼠妖怪吧!」

「那怎麼可能。」

靈夢的眉頭跳了幾下,博麗神社的底下怎麼可能會有那種東西存在呢!

「不管如何,先去看看再說。」

看著還在沉睡之中的少女,靈夢不禁一愣。

「咦,這個人不是?」

「原來靈夢你真的認識她啊!」

「啊,不,是我搞錯了,我並不認識這個人。」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看到那位少女,靈夢忽然想起可上一代的巫女。

「是嗎?想不到連你都不知道她的來歷啊!」

伊吹萃香直搖頭了,她走上前去,揪住少女的衣領將她提了起來。


「既然如此,那就使用最為直接的方法吧!給我醒醒。」

見她使勁的搖著那名少女,靈夢不禁有些擔心了,不懂的是為什麼,她非常不想那個人受到傷害。


「萃香,你別亂來。」

她趕緊拉開了這個正在實施暴力的傢伙。

「噗通。」

伊吹萃香一鬆手,在她手中的的人就這樣掉到地上了。

可能是受到撞擊,金髮少女緩緩的睜開了眼帘。

開始她的頭腦應該還不怎麼清醒,只是無意識的打量著周圍,在看到靈夢的時候,驀然停住,定定的盯著她了。

「博麗巫女。」

幾乎是咬牙切齒的,這幾個滿含怨恨的字從她的口中吐了出來。

「什麼?」

不知為何,看著對方那雙已經完全被憤怒佔據的眼睛,靈夢竟然覺得有些心虛。

「把我的力量還給我。」

少女猛然跳起,推開伊吹萃香,就向她撲了過來……

飛行船已經被我從頭到尾檢查過一遍了,其實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就是有幾個地方出現了裂口。但是就像針口大的小孔都可以讓氣球永遠無法充滿氣,就是這幾個小小的裂口,卻讓「聖?船」一直無法充滿能量,也就不能飛起來了。

不過,這些問題當然都被我順手解決了。

「行了,試一下吧。」

「Roger。」

村紗水蜜,一位很喜歡別人稱她做村紗船長的女孩向我敬了一個禮,興沖沖的跑往cāo縱室去了。

「「聖?船」,飛起來喲!」

一聲十分輕微的悶響,平地忽然颳起了一股狂風,「聖?船」全身光芒一閃,驀地脫離地面,穩穩的朝著天空升了上去。

「好耶!」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