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爹”想想剛剛的情況這位古靈精怪的小姐這個時候還是禁不住流下了眼淚,路漪剛聽到自己的女兒差點遭難也是一萬個擔心。天下父母心,哪個父母又會不擔心自己的子女。

看到這溫馨的一幕林瀟悄然的留下了眼淚,他想起了自己地球的父母。

路漪把路琳安排好就走到了林瀟面前,此次謝謝前輩的恩情。以後前輩有什麼事我路漪能夠做到的一定會爲前輩辦到,路漪依然還是那樣的豪邁。

“路家主還是那般的豪邁,舉手之勞而已何來恩情。不管是誰恐怕也是能出手就會出手,不過我也不跟路家主矯情。說實話我對明天的林家族比倒是蠻感興趣的,不知道路家主能夠帶老生進去瞧上一瞧”

“我還以爲是什麼大事,這件事就包在我路漪身上。”此時的路漪對林瀟不僅只有感激還充滿了敬佩。

“不如今晚前輩就到寒舍休息一晚如何?”

“路家主又在說笑了,路家家大業大我還求之不得。”路漪本身就是豪爽之人,如果林瀟推推拖拖的那樣還會給路漪帶去不好的印象。

林瀟又在路漪的口中瞭解了近期青雲鎮的情況,林瀟出去的這段時間倒是沒有什麼變化。就是之前在一次丹藥拍賣龐、鵬兩家吃了大虧之後,處處針對變本加厲了。


不過林、路兩家也不是吃素的,四家小小的爭鬥是從未中斷。 一直到晚上林瀟跟路漪才停止聊天,沒想到這兩個人還挺聊的來的。晚上吃飯的時候路琳也出來了,她的情緒也早已安穩了下來。吃飯的時候林瀟並沒有摘下斗篷,雖然大家都已經知道了林瀟是個年輕的少年。

可是這裏的人恐怖都認識林瀟這個廢物吧,邊吃飯路漪衆人在聊着明天林家族比的事。能夠上座吃飯無一不是路漪的親信跟路家幾個長老,不過他們看到林瀟也入座並沒有感到驚訝。

看來這路家人比林家要團結很多,至少沒有林家的那般勾心鬥角。不過當談到林家下一任家主的時候所有的人臉色都微微一變,當然這要除開林瀟了。

簡單的吃完晚餐林瀟就進了路漪給自己安排的客房,本來林瀟還想了解一點情況的,不過看到路漪心情有點不好也就沒有在找路漪說了。

說是睡覺其實林瀟並沒有休息,明天就是族比林瀟有點興奮了。整整一夜林瀟讓自己進入修煉狀態恢復着今天的消耗,雖然說今天並沒有什麼消耗,但是林瀟還是要保持巔峯。

明天說不定不止一場戰鬥,難免其中會出現什麼意外。

第二天天還只是微微亮林瀟就從修煉中退了出來,路漪本是修煉中人所以也起的蠻早的。在路家解決早餐後就動身林家了,青雲鎮並不大。路家到林家也並不遠,不過去早點也是給林家面子。

林瀟跟在路漪的身上,本來路漪是要林瀟跟自己並排走的。可是林瀟執意不肯路漪也沒有辦法,林瀟可不想自己早早就成爲焦點。


去林家的人很多很多,不過沒有一個人注意到了路漪後面的林瀟。看着路上陸陸續續去林家的人,恐怕這次青雲鎮是全部出動了。

“路家家主路漪到”剛到林家的時候林瀟被這突如其來的一聲給嚇到了,怎麼這像辦喪事一樣。林瀟跟在路漪後面一句話沒有說,路漪雖然滿臉笑容但是內心還是憂心忡忡。

林瀟跟着路漪來到了一處比較靠前的地方坐了下來,旁邊的二個位置恐怕是其它兩大家族的。雖然四大家族平時並你不待見,但是碰到這種事還是會出動的。

路漪坐在前面林瀟跟着其它路家人坐在了後面,好戲還是需要耐心等待的。這個地方就像拍賣場是一樣的,中間就是一個大平臺,想必那就是比武之地吧。

林瀟閉上眼睛在養精蓄銳,畢竟昨晚還真有點沒有休息好。其它的家族已經在陸陸續續就位,最後就連林家全體都已就位。其它的兩大家族還是遲遲不見,看來這兩個老狐狸是想給林家擺一道。

不過所有人都有的是耐心,你不來我們就等。看你們要讓這裏所有的人等上多久,還好兩大家主都不是傻子。如果這個時候得罪了其它勢力那就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龐家家主龐傑、鵬家家主鵬錦到”

首當其衝的是龐傑,龐傑對着高臺上的林軒拱了手拱手:“實在對不住了林軒兄,有點事耽擱了,現在來不耽誤吧。”

林軒也只有笑臉相陪:“怎麼會耽誤,龐兄、鵬兄能夠百忙之中抽空來就不錯了。”如果不是青雲鎮的人肯定會以爲這幾個家族的關係好,可是明顯人都看得出來他們是做面子。

這個時候林瀟睜開了眼睛看了了林軒,憑藉着林瀟的靈魂感知可以看到林軒老了很多。林軒每天本來就要要忙很多很多的事,還要時不時應付幾個長老。

“既然現在人都到齊了,那就關門開始吧。首先非常感謝各位能夠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給我林軒這個面子,下面希望林家的小一輩能夠有很好的表現。”林軒的開幕詞就只有簡單的兩句話,不過這兩句話包含了對能夠來的勢力的感謝還有對林家小輩的鼓勵。

第一項當然就是所有的林家小輩上去測實力,八重武徒實力的就可以進入林家傭兵團。達到武者實力的就會安排在家族內部,當然其他的可能分配爲採集隊等。

大平臺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一塊石碑,這塊石碑好像叫做什麼“測靈碑”。這塊測靈碑能夠測出一定級別一下的實力,是很實用的一個東西。主持這次成人禮的是三長老,

“第一位林山”三長老剛喊完就從平臺下方上來了一名男子,是屬於那種憨實型的。林山忐忑的把右手放在了測靈碑上,林山的手剛接觸測靈碑就出現了幾個大字:

“九重武徒”

這四個字還隱隱泛着絲絲金光,看着測靈碑上的幾個大字林山深深的呼了一口氣。九重武徒在這羣小輩當中是個不錯的實力,至少可以混上一個傭兵副團之類的職務。

“下一個林亮”這次上來的有點消瘦,看起來整個人像黃鼠狼一樣狡猾。他在把右上放上測靈碑的時候整個人都在發抖,

“六重武徒”

“才六重武徒,恐怕也只有林瀟那個廢物比他弱了”“就是這麼弱只能分到下層去了”

不知道是因爲自己只能分到下層的原因,還是見人拿自己跟廢物林瀟對比。林亮整個人都不知道怎麼重平臺上下來的,看起來已經焉了。

三長老看着走下臺的林亮只是搖了搖頭,“下一個林肯”測試當然不會因爲他一個人而停止。

這次上來的是一箇中規中矩的少年,他好像對自己的實力很放心。

“一重武者”

這好像還是今天的第一名武者,林肯看着自己的實力並沒有太過於開心。接下來的都是林家的一些小輩,不過其中有武者實力的那是屈指可數。

“下一個林寐”林瀟也想看看這個小妮子現在的實力,林寐的身體很輕盈,只是輕輕一躍就跳上了平臺。林寐雖然還只是處於發育的狀態,還是身材的完美配上清新的臉蛋亮瞎了在場所有男性的眼睛。林寐輕輕的把手放在了測靈石上,

“一重武者”想不到這妮子的修煉速度也是蠻快的,“咦”這個時候一直沒有出聲的苑青倒是發出了聲音。

“師傅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這妮子不簡單啊!”林瀟看到苑青沒有多說什麼也就沒有繼續追問了,畢竟以後有的是時間。

“下一個林衡”

聽到林衡名字的時候林瀟已經捏緊了拳頭,不過林瀟還是控制住了情緒。

“三重武者”三長老看着測靈碑上的成績笑了笑,看來這林衡還有所提高。

“下一個林愷”林瀟看着得意洋洋走下平臺的林衡只是嘴角往上一揚,很輕蔑的一個微笑。

“四重武者”坐在二長老旁邊的衆人紛紛祝賀他生了一個好孫子,二長老嘴都笑歪了。

“下一個林小宇”聽到林小宇這個名字林瀟睜開了眼睛,林小宇我倒要看看你成長到了一個何以的地步。不管你成長到什麼地步,今天這裏就將會讓你一生難以磨滅。

林小宇高傲從臺下跳上了平臺,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他的身上。林小宇本來在整個青雲鎮的小一輩就是一個強力的存在,這次又是下一代家主的候選人之一,可能所有人都已經把下一代家主之位定在了他的身上了。 林小宇把右手輕輕的放在了測靈石上,那優雅的動作在林瀟的眼中都是恥辱。林小宇的右手已經接觸到了面前的測靈石,周圍顯得詭異的安靜。

“六重武者”四個大字在測靈碑生成的那一刻,空氣似乎瞬間凝結。不是說六重武者可怕,也不是說這麼年輕就是六重武者而可怕。可怕的只是林小宇在這麼短短的幾個月竟然足足提升了兩重武者級別。

寂靜過後是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此時都以爲這個時候臉色最難看的會是龐豐。因爲這個速度足以威脅到他們龐家,可是龐傑但是一直都沒有睜開眼睛。

反倒是林軒的臉色最難看,旁邊的大長老不知道是該開心還是擔憂,不管是誰都嗅到了這次的不簡單。

“兩個跳樑小醜而已,不足爲懼。”其他人看不出來可林瀟知道苑青是看得出來的。

“不知道師傅指的是什麼?”林瀟也跟其他人一樣完全看不懂。

“他們體內也有着一道靈魂體,不過是很弱的兩名術士。”天龍大陸何其之大,難道只准自己獲得靈魂體啊。不過聽到苑青說到很弱也就放下心了,不管怎樣今日我要你死你活不過這場比試結束。

林小宇的動作、實力已經成功束縛多數少女的芳心,不過這些都只會是短暫的。一直到林小宇從平臺上走下來,衆人才從震驚之中走下來。

不管林小宇給大家帶來的震驚有多大,成人禮還是要繼續的。“成人禮落選的小輩也不用難過,在後面會有複賽。如果你有足夠的實力,即使等級沒到也可以進入傭兵團。”三長老宣佈完復活賽就退下了平臺,林軒這個時候站了起來。

雖然說剛剛給林軒帶來了很大的震驚,可是林軒是林家家主,這個時候絕對不能表現出任何的一點不自在。

“想必今天除了成人禮的測試還有一件事大家都知道吧,由於本人兒子天生悟性低所以不能夠繼承林家家主之位。今天就借成人禮的機會在衆林家小輩中選出最厲害的那一個爲下一代林家家主。”

“什麼天生悟性低明明就是廢物一個,說得那麼好聽幹嘛。”沒等林軒說完林小宇就接了過去,當林小宇說這些的時候林軒的臉就已經鐵青鐵青了。

在林旁邊的大長老此時也已經很氣憤了,雖然自己在林家很不服林軒這個家主。可是林軒好歹也是他進家家主,今天他孫子這樣不給林軒一點面子就是不給林家面子。

畜生還不快快給我道歉”大長老出口罵到。

衆人以爲剛剛只是林小宇一時頭腦發熱,現在肯定會在林家大長老的憤怒下道歉。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

“爺爺,今天我在這裏叫你一聲爺爺你就不要真的以爲你就是我爺爺了。搞不好明天我就叫你老頭了,哈哈哈……”林小宇的笑聲很猖狂。

“孽畜,無法無天了”大長老直接一個巴掌扇向了林小宇,可是大長老的巴掌還沒有打上林小宇就已經跪在了地上。衆人看着倒在地上的大長老又到吸了一口涼氣,大長老可是有八重武師的實力。

一擊挫敗一名八重武師,那又要如何強的實力。衆人看林小宇的目光已經變成恐懼,就像是在看一個惡魔。

“林軒家主不宣佈比試開始嗎!哈哈哈!”先前衆人都認爲林小宇猖狂的笑很可笑,可是現在一切都變了。

除開龐傑和鵬錦此時所以人的臉色都無比難看,這個時候就算是這瞎子也看得出來這一切的主導了。

林軒看了看倒在地上抽搐的大長老默默的留下了眼淚,或許今天林家就要毀於一旦了。

“下一代林家家主比試,現在開始!”這幾個字林軒艱難的從嘴裏吐了出來。

林小宇只是朝着林家小輩一聲嘲笑,“何人來與我一戰,隨時奉陪。”林小宇看到了林家幾個熱血的小輩準備上場,雖然他們知道大長老都敗在了他們手上自己根本不可能與之一敵。

可是他們看不過去,看不過去有人在林家的土地上這般的猖狂。

“我來”衆人隨着喊聲望向了其主人發現是那一個第一個接受測試的林山,林山帶着無比的壓力走上了平臺。

林軒看了看林山正打算等下林山不敵就出手,畢竟他不想在看到有傷亡。就算有傷亡那個人也必定是自己,他可不會讓林家小輩替自己去承擔。

“林家林山,九重武徒”林山很規矩的報上了自己的名號跟實力。

“跳樑小醜”林小宇從林山走上平臺到現在纔看了林山一眼,眼裏有的只是輕蔑。

剛開始林瀟就感應到了林小宇發動了靈魂攻擊,其實在剛剛林小宇攻擊大長老的時候林瀟就感應到了。靈魂攻擊很特殊,它攻擊的並不是表面,而是直接攻擊你的靈魂。

所以在外表看不到一絲的傷痕,正如此時在地上抽搐的大長老,林瀟知道大長老此時在接受無比的痛處,靈魂的痛處可不是皮外傷可以比的。不等林瀟出手苑青就先出手了,苑青輕描淡寫的擋住了林小宇的攻擊。

林小宇的攻擊剛被擋了下來在林小宇體內的那道靈魂體立馬脫離了林小宇的身體,苑青看着蜷縮在林小宇身體的那道靈魂體只是一臉輕蔑。

林小宇本人也知道這個情況,“不知道是哪位前輩阻擋小輩的攻擊,可否出來讓小輩見一見世面。”剛剛的交鋒林軒衆人只感覺到了細微的戰鬥波動,這個時候才確定剛剛確實有交鋒。

不過這裏的都是青雲鎮的熟人,好像青雲鎮沒有人能夠悄然無息的擋住林小宇的攻擊吧。不管是見識多麼短見這個時候也知道了林小宇用的是靈魂攻擊,青雲鎮好像沒有術士吧。

不過路漪想到了路季像自己彙報的情況,要說這裏能夠用靈魂攻擊的除了自已的一位就不會有他人了吧。衆人搜尋了半刻終於發現了坐在路漪身後的唯一一個陌生人。

“哈哈哈竟然被發現了,這樣就不好玩咯。”傳出來的是一種有點稚嫩的少年聲,部分聽着這聲音的人臉色微微一變。林瀟當然也注意到了這個聲音,

“難道……”

“不知道前輩是何方神聖,可否報上名號”恐怕這些都是林小宇體內的那道靈魂想知道的。

“名號?我師傅的你不配知道,至於我的吧,等你死了就知道了哈哈哈哈”比起林小宇剛剛猖狂的笑聲林瀟的聲音就顯得很隨意。


“如果前輩今天不插手這件事,事後必予重酬。”林小宇體內的那道靈魂體知道自己根本不是眼前之人的對手。

“報酬!我要的報酬你給不起。”

“聽到這件事有迴轉林小宇體內的那道靈魂也很樂意,只要前輩開事後必全力給予。”林軒等人的臉色又變得鐵青,本來自己還以爲這次有轉機了的。

“我要的也不多,你的命在加上你給林家帶來的所有恥辱。”一聲鳥叫衆人看到從黑衣人的體內飛出一隻鳥,下面開始進入林瀟裝逼狀態。

шωш▲ TTκan▲ C ○

能夠來這裏的無一不是沒有一點見識,“守護靈獸,高級術士”

烈焰飛鳥飛出林瀟收起了身上的斗篷,用力躍起站在了烈焰飛鳥的身上。


“明年的今日,就會是你的祭日!” 隨着林瀟躍起衆人的目光也隨着林瀟的移動而移動,這句話林瀟說得很平淡。不過衆人都聽出來了其中包含的憎恨,平淡的一句話確很冷很有震懾力。

林軒也隨着林瀟躍起的身影看了過去,看着這具陌生又熟悉削弱的身影,最後目光鎖定在了那張還未拖去稚氣的臉。一直很堅強的林軒這一天流下了第二次眼淚,雖然說男子漢流血不流淚。


可是林軒在面對家族存亡的情況下還是流下了眼淚,畢竟那個時候林家幾百年的歷史差點毀在了他的手上。

林瀟的名氣在青雲鎮本來就是很響亮,只不過是負面的而已。對於這個青雲鎮出了名的廢物,恐怕所有青雲鎮的人都不陌生了。

“這不是林軒的那個廢物兒子林瀟嗎”“看來他已經是今非昔比了”“這下子林家可又要脫胎換骨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