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可兒想罵人,但是腳上傳來的疼痛感,實在是讓她開不了口。

“陳煜,你放開!”她厲聲說道。

“不要動,應該是崴了腳,得儘快復位推拿,否則,要是腫了,就算是去醫院也不好辦了。”陳煜自然是不會放手,一邊說着話,一邊脫掉了王可兒的襪子。

這下子,王可兒不僅是心裏氣憤着急了,腳被陳煜拿在手裏,更有點難爲情。

這好多種情緒結合在一起,王可兒感覺自己就快要哭出來了。

但是,這些是陳煜全然不會理會的,他正用手不停的捏着腳骨,感受着王可兒崴腳的部位,打算復位。

而王可兒腳上傳來的陳煜雙手的觸感,溫熱綿軟,一時間竟然有點心猿意馬起來。

然而,就在下一刻,“啊——”王可兒痛呼一聲。他看向了陳煜,卻是發現,陳煜正一臉無辜的看着她。

原來,陳煜剛剛找到王可兒崴腳的地方,陳煜在軍隊的時候,處理這種情況的最佳手段就是,找到崴腳部位,很快速的還原。

雖然有點疼痛,但是恢復也最快,在急行軍中,這種方法能夠讓人最快的恢復狀態,跟上步伐。

剛剛在處理王可兒腳的時候,陳煜禁不住,再次使用了這個方法,因此導致王可兒痛呼。

“王老師,”陳煜很是尷尬的笑着,“你的腳已經好了。要不,你試試?”陳煜說道。

“咦?”王可兒也感覺到自己的腳似乎再次恢復了,至少沒有之前的那種彆扭了。急忙從椅子上站起來,走了幾步。

“哎,真的好多了。”王可兒吃驚的說道。

“哈哈,好多了就好,那王老師,沒其他是我就先走了。”陳煜站起身來說道。

“嗯,去吧,謝謝你。”王可兒還顧着在地上走路。

超級度假村大亨

一直等陳煜走了大半天,王可兒纔想起來,自己叫他來是爲了訓斥他的,豈料自己的腳崴了,這次機會,又給泡湯了。

陳煜回到教室,零零散散的,只有幾個人,周嫣然也沒在,陳煜索性再次趴在桌子上,準備開始睡覺,突然,電話鈴聲卻是響了起來。

拎起來一看,竟然是孫寅生孫校長。


陳煜一個激靈,莫不是王可兒將此事報告給了孫寅生吧,心裏有點忐忑,但陳煜還是接起了電話。

卻不料老頭只有一句話就掛斷了電話,“快來我辦公室。”

這下,陳煜更是明確了王可兒已經告狀的可能。

然而,孫校長有請,他陳煜也不敢不去,三步並作兩步的,陳煜跑出教室門,往孫校長辦公室跑去。

梆梆梆——

“陳煜是吧,進來吧。”裏面傳來孫校長的聲音。

陳煜輕輕推開門,儘量表現的溫順一些。

孫寅生正在辦公桌前欣賞着那副九龍一鳳圖,嘴裏不時的嘖嘖嘖直響。

“校長,你找我。”陳煜走進來,說道。

“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孫寅生笑眯眯的,將自己的眼鏡摘下來,放在了桌子上之後說道。

陳煜沒吱聲,自以爲是校長是故意這麼說的。

“你那個密鑰,有點名頭了,還記得的我之前帶你去見過的張老嗎?就是他,發現了一點密鑰的事情,今天發來了郵件。”孫寅生一邊說着話,一邊打開了桌子上放的電腦。


陳煜自然是記得那個張老的,他和孫玉峯的樑子,就是在那時候結下的。

孫寅生已經打開了電腦,找到了那封郵件,他讓出了位置給陳煜,自己跑到一遍看那九龍一鳳圖。

張老發來的,完全是一封自己寫的信,信裏面倒是沒有太多內容,只說自己在一個家族的殘本古書上見到了一個標識,和當時陳煜拿着的密鑰上面的標識是一模一樣的。


他懷疑這個家族和這把密鑰有關,着手調查了之後卻是發現,這個家族只是擁有這本古籍,對此來歷,卻是一無所知,只知道是家族裏面的老人,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帶出來的。

而這個家族,就是京州王家。

王家?難不成就是前段時間被自己收買了兩個黃階高手,而後又搶了玄天丹的王家?

仔細一看張老的描述,果然就是那個王家了。

其實,京州姓王的人有很多,但是能夠稱得上是家族的王,也就僅此一家了。

“孫校長,我還有點事,我先走了。”陳煜起身,向孫寅生告辭。

“遇事別慌,循序漸進,去吧。”

孫寅生早已經看過郵件內容,自然是知道陳煜的想法,知道這件事對陳煜的重要性,因此倒是沒有阻攔,直接開口道。 陳煜的打算,本來是當即就要去王家問個清楚的,畢竟,這件事對他來說非常的重要。

可是,就在陳煜剛剛出門的時候,就遇到了飛速奔跑過來的楚夢瑤。

“陳煜,你的電話怎麼打不通,快點,出事了。”楚夢瑤跑上前來,一把拽住了陳煜的胳膊,帶着他就走。

一聽到楚夢瑤說出事了,陳煜心裏也有點着急。

“怎麼回事?是誰出事了?”陳煜焦急的問道。

“是陳佳。”楚夢瑤焦急的說道,同時快步往前走着。

“到底怎麼回事?快說!”陳煜一聽是妹妹陳佳出事了,一下子停住了腳步,拽住楚夢瑤問道。

“中午的時候有人看到陳佳跟着一個戴眼鏡的小男生走了,一直到這會上課,兩個人還沒有回來。”楚夢瑤很簡單的幾句,將整個事情說出來。

“那個男生,是不是他們班的,叫做李長慶。”陳煜着急的問道。

“你怎麼知道,就是李長慶。”楚夢瑤沒想到陳煜竟然知道這個人。

“這個小王八犢子,我就知道他肯定沒安好心,現在他們去哪了?”

陳煜一聽,立馬炸了,這人就是之前自己想要調查的那個人,早就知道他不安好心了,之前還以爲他是真心喜歡陳佳,現在看來這完全就是扯淡。

“目前我們也不知道他去哪裏了,我讓我的人找了很久也是沒找到。”楚夢瑤說道。

“那現在你帶我去哪裏?”陳煜有點頭疼。

“去他們教室,看一看事發地點,問問他們周邊的同學是否知道這件事情?”楚夢瑤很顯然是已經想過這件事情,因此開口就說。

“沒必要,再說,就算是有人看到了,也肯定不會知道他們去哪裏了。”陳煜一邊說着,一邊掏出了手機,開始打電話。

“孫虎,給你給半小時的時間,到北陽大學校門口等我。”

“林常,給你給十分鐘的時間,到北陽大學門口等我。”

“白鴿,給你給15分鐘時間,到北陽大學門口等我。”

陳煜分別叫來了孫虎,林常和白鴿,並且根據他們到這邊的距離不同而做了時間規定。

想了想,陳煜再次撥打了一個電話,是之前見過的那個叫做安鑰琪的警察。

“安警官,我是陳煜,我要報警,我的妹妹失蹤了。”陳煜說道。

“失蹤了,多久了?”安鑰琪聽出來是陳煜的聲音之後,本來是不想理會的,但是,失蹤案件也是刑偵大事,急忙開口問道。

“一下午的時間了。”得到了楚夢瑤的肯定之後,陳煜回答道。

“這個構不成失蹤,你們先找找看,也許他是回家了,也許他是和朋友出去玩了,只有失蹤24小時以上,我們才能立案。”安鑰琪在那邊給陳煜普及法律知識,說完,便一下掛斷了電話。

這把陳煜氣的不輕,但是貌似對方說的有理,只好作罷。

“現在,我們還是先尋找,抓走陳佳的人必有所圖,我們等他們的電話。”陳煜冷靜下來,分析道。

“只能是這樣了。”楚夢瑤再次開始嘆氣。

然而,就在陳煜往校門口走去的時候,就接到了一個電話。

“你是陳煜嗎?”電話裏一個陌生人問道。

“我是陳煜,你是誰?”陳煜問。


“我是誰不重要,但是,你要清楚一件事情,你的妹妹,哦,對了,也就是陳佳,在我的手裏面。”那陌生人說話聲音有點沙啞,應該是經過了軟件處理。

“你想怎麼樣?”陳煜有點着急。

“我並不想怎麼樣,我只是喜歡陳佳,也許,我會把他殺死,然後冰凍起來,讓他在百年之後還有如此出衆的容顏,你說,會不會更好呢?她會不會很喜歡呢?畢竟每個女孩都喜歡自己永葆青春。”電話當中,那個陌生人很是欠揍的說道。

“我勸你最好收手,否則,你怎麼死的,你都不知道!”陳煜氣的不輕,說話之間,都有點顛三倒四了。

“呵呵,當然了,陳大少爺,剛來到京州,就上了衆人期待一輩子也無法進入的北陽大學,剛進去,就將整個北陽大學鬧的一片雞犬不寧。我,哪裏敢動你的妹妹?”

“只是呀,我太喜歡她了,當然,這件事情我也會徵求她本人的意見的,畢竟,她也愛我,那麼,我想問問,如果這件事是她本人自願的,你還會攔着嗎?你還會怪罪我嗎?”電話裏面再次傳來了那個陌生人的聲音。

“你放屁。”陳煜厲聲喝罵道。

然而,不等陳煜再說其他的話,對方卻是已經掛斷了電話。

校門口生活,孫虎三個人已經到了。

“煜哥,發生什麼事了?”林常開口問道。

“我妹妹被人抓走了,需要你們的幫助,孫虎,這次你帶隊,要用最快的速度找到我妹妹的所在地,覆蓋區域爲方圓十公里範圍。”

“夢瑤,你帶着你的小姐妹們就在這附近,看一下有什麼異常的地方,一個下午的時間,我不覺得他們能走多遠,賓館、KTV,甚至是那些保健所、招待所,一個都不能放過。”陳煜很顯然是氣壞了,也不跟大家廢話,直接開口分工。

衆人都得到了各自的任務,四散而去。

陳煜則是留在了學校,等着衆人的消息,當然,他的主要任務是將整個學校翻一個遍。


一個小時之後,陳煜打電話將所有外出的幾個人都叫了回來。

“不用找了,這王八羔子肯定就藏在學校裏面,有人在學校裏看見過他的身影,只是我現在也不知道他到底去哪裏了,學校裏面教室太多了,我沒辦法一個一個找過來,夢瑤你帶着你的小姐妹們,去找找教室裏面,孫虎你們三個人,去看一下學校的一些庫房機房,凡是別人不常去的地方,都要看一看。”陳煜再次開口。

衆人再次開始尋找了起來。

此時的陳煜卻是走向了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庫房,那個庫房是上世紀用來放置大型設備的。

只不過是後來有了新的庫房,並且各個學科分得更細,用不到這麼大的庫房了,因此那個庫房被棄用了。 這是個已經被廢棄的庫房,年代久遠,現在幾乎沒有人進去去,雖然沒有被拆除,但是看上去已經破敗不堪,再加上這個庫房本來就是在地下,因此,整個庫房很是昏暗。

進入庫房,要走長長的一段走廊,走廊盡頭就是庫房,但是老庫房都有那種厚厚的防護門。

此時的陳煜,就站在這個庫房的防護門前面,整個防護門就跟一堵牆一樣,很是厚實,正緊緊的關閉着。

當然,一路走來,縱然這裏都是水泥地,陳煜還是很敏銳的發現了一個新鮮的腳印。他懷疑,李長慶就藏在這裏。

這樣的防護門是攔不住陳煜這樣的人的,就見陳煜抓在把手上面,狠狠的一拽,整個防護門竟然晃晃悠悠的就打開了。

庫房裏面很黑,只有在最裏面的一個角落,似乎有一個房間,裏面亮着昏黃的燈光。

陳煜慢慢的走了進去,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同時他的神識四散開來,捕捉着整個庫房,甚至是整個校園當中的情況。

他發現,有一個黃階高手,還有兩個玄階高手正在快速接近這邊。

救人要緊,陳煜也不打算自己單打獨鬥,因此掏出手機來,就想給孫虎他們打電話,然而,他卻發現,整個地下庫房當中,根本沒有信號。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