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超被擊退數步,胸前多了五道長長的指痕。

「小子不錯啊,竟然只是受這麼一點傷。」看著抵下自己一擊的王超,李偉驚咦道,畢竟是沒有進入內院磨練,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錯了;李偉回頭氣憤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小子,你能在接下我一掌,今天的事就這麼算了。」李偉看著王超說道。

「哼!儘管來吧!」王超眼神伶俐的看著李偉道。

「哈哈,好!」

「陰風噬魂。」李偉大喝一聲,雙手結印,只見周身出現一張張森森骨手,看得叫人發顫,一些膽小的學員都捂住自己的眼睛不敢觀看。

「殺!」李偉叫道,一隻只骨手向著王超打去。

「通體拳」王超伸出他那隻不大的拳頭迎了上去,這是他如今最強的攻擊了。

轟!

整片院落震得一陣搖晃,激起滿院塵煙。


啊~~~

不少學員都驚叫出聲來,被這樣一擊擊中,不死也要殘廢。

然而預料中的慘叫聲卻沒有發生,所有人都兩眼盯著場內。 塵煙散去,只見場上突然多了一個人影,穩穩地接住了李偉的一拳。

一席青袍,臉色有些慘白,還帶著些許病態,給人看起來有種妖異的感覺,讓一群女學員們不由泛起花痴。

「你是誰?」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的人,李偉謹慎的問道,能躲過自己的感知不聲不響的出現在場上,而且還接住了自己的一擊,雖然自己沒有用出全部實力,但也不是什麼人都能隨隨便便接著來的。

「一個進入了內院的高級學員對付一個中級班的小學員,你不覺得不太好嗎?」看著李偉獨孤逍遙淡淡的說道。

「哼!管你什麼事。」李偉語氣不善的說道,微微向後倒退幾步,準備隨時進攻。

「你是誰?」看著擋在自己身前的人,王超就感覺就像一座大山,高不可攀。

「呵呵,王超是吧!我聽王傑提起過你。」獨孤逍遙笑著說道。「沒給你大哥丟臉。」

「現在不是你們閑聊的時候,我在問你是誰?」看著似乎沒有把自己放在眼裡的兩人,李偉不耐的叫道。

「我只是這屆新到的學員,不用在乎我。」獨孤逍遙慫了慫肩道。

「哼!是嗎,這屆新招的學員。」李偉冷哼一聲。「看來今年學院又招了一個變態,不過還是不要太張狂的好,對自己沒有好處。」

「我一直都很低調的,只不過是看不下去而已。」擺了擺手,獨孤逍遙無辜的說道。

「既然這樣那就沒辦法了,看來只有好好教訓教訓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了,不要說我欺負弱小啊。」李偉冷冷的說道,卻不知自己一直在欺負弱小。

「好啊,好久沒有動手了,剛好活動活動筋骨。」雙手交叉,獨孤逍遙彎了彎腰,發出一陣咯吱咯吱的響聲。

邆!

剛直起身,獨孤逍遙就迅速向著李偉衝去,速度快的驚人,在別人眼中好像就是一道青光閃過。

碰!

李偉慌忙就將雙手護在身前。

「好痛!」這是李偉的第一感受,感覺自己的手臂好似要斷了一般,不知眼前的人是怎麼修鍊的,竟然將體魄練得如此強硬,但是獨孤逍遙卻是沒有給他緩和的時間,第二拳已經到來。

李偉迅速的向後退去,與獨孤逍遙保持距離,神色變得謹慎起來。

「這人是誰啊,怎麼以前從來沒見過,竟然能與李偉交戰,而且似乎還佔了上風。」四周有些高級學員認出了李偉不由驚訝道。

「陰風爪。」李偉一聲冷喝,一張比先前巨大十倍的骨手出現在李偉的身前。

「滅!」曲指一伸,巨大的骨手便向著獨孤逍遙打去,感受到凜冽刺骨的寒風,一股無形的壓力傳來,獨孤逍遙不由認真起來。

「不愧是東域第一學府,果然卧虎藏龍,僅僅一個平常的角色就有這等實力,看來內院中高手更加強大。」

「開、休、傷門……開!」

「破!」一聲大喝,獨孤逍遙揮動拳頭向著骨手打去。

轟隆隆!

狂暴的能量充斥整座院落,將所有人都推到院外。

咔嚓!

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中,只見巨大的骨手竟然裂開了道道縫隙。

噗!

整個骨手霎是變得粉碎,而獨孤逍遙的一雙手也在不停的顫抖。

「看來還是沒有完全恢復過來。」獨孤逍遙暗道。

「喂,別在那裡傻站著啊,那還有一個呢。」獨孤逍遙突然對著王超叫了一聲,用手指了指站在一旁的李陽,這讓觀看的學院一陣無語。「太邪惡了。」

「啊……?哦。」王超先是一愣,隨後恍然大悟的叫了一聲,嘴角上掛著邪惡的笑容走向李陽,怎麼看怎麼像一個不良少年。

啞醫嫡女:九千歲的小娘子 嘿嘿……李陽,不要亂動,我會輕一點的。」

「你要幹什麼?」李陽邊退邊叫道,他可不是王超的對手,不然也不會找來李偉了。

「嘎嘎……叫破喉嚨也沒人管你的。」王超壞笑道。

「小子你敢。」不遠的李偉叫道,對於自己這個弟弟什麼實力他是最清楚的。

「喂,戰鬥的時候分心可不好。」就在李偉分神的剎那獨孤逍遙快速的又奔向李偉,手捏一印向著李偉罩去。

「玄武印。」一張金色的手掌向著李偉的胸口襲來。

「該死!」 商賈王妃 ,身體快速躲避,不敢再分出心神。

碰!

然而那邊的戰鬥比想象中的要快,片刻的功夫李陽就被按倒在地。


「唉,對,就像這樣往臉上打,打架不往臉上打那還叫打架嗎?」一旁的獨孤逍遙還不忘分出心神來指導王超,不過教導的方法實在叫人有些無語。

「唉,剛才那一拳的力道不對,應該再小上一分」

「嗯!這一拳不錯,有我當年的風範,改天教你換我漂漂拳。」一邊戰鬥,獨孤逍遙還不忘指點要領。

「咦!這個拳法的名字怎麼有些熟悉。」四周圍觀的一些學員陷入了沉思。

「青袍。」

「妖異。」

「邪!」

「男的。」


「還我漂漂拳。」

「他是蕭白。」集合了所有線索終於有人認出了獨孤逍遙。

「哪呢?蕭白在哪?」話音剛落,場上霎是沸騰了起來,如今蕭白這個名字已經響徹整個東域,很少有人沒聽過他的名字。

片刻,囂聲停止,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場中的獨孤逍遙。

「你就是蕭白。」李偉停止了進攻,兩眼盯著獨孤逍遙,不可思議的問道。

「嗯!」輕輕點了點頭,獨孤逍遙沒有否認,知道麻煩就要來了。

「哇!偶像,簽個名先。」一群穿著青色長袍學員大聲叫道。

「蕭白,有女朋友嗎?你看我中不。」一群如花般的花痴叫道。

「大神,我要拜師。」

「??????」聽著亂七八糟的叫聲,獨孤逍遙無奈的搖了搖頭。

「怎麼,還要繼續嗎?」看著李偉,獨孤逍遙問道。

「當然。」李偉說道,臉上帶著一絲狂熱和一絲決然。「我到要試一試你是否如傳聞的一般。」

「九陰噬天。」李偉突然大叫,一股狂暴的力量從李偉的體內釋放出來,只見在他的頭頂漸漸的浮現出一具血色骷髏,骷髏空洞的雙眼散發出無邊的寒意。

「這是我最強的一擊,看你能否接下。」李偉吼道。

「喂,歐陽老頭,你不阻止一下嗎?」 「喂,歐陽老頭,你不阻止一下嗎?」就在獨孤逍遙與李偉交戰不遠處的一顆樹上,兩個老者不知何時出現在上面,身體好像沒有重量一般的站在樹稍之上。

「為什麼要阻止?」歐陽雷笑道。「這樣不是很好嗎。」

「你呀,真不是什麼好東西,堂堂東方學院校長竟然不去想辦法解決內院的危機,偏偏跑到學院門口看大門。」一旁的老者連連搖頭道。

「哼, 非正常戀愛 。」歐陽雷沒好氣的說道。

「你懂什麼,我這叫學術,是研究,唉!沒文化真可怕。」被叫做老毒物的老人一陣鄙視。

「好了,還是看看下面的戰鬥吧!」歐陽雷連忙說道,如果不打斷他的話不知又要被帶到哪去。

「好吧,我到要看看這個叫做蕭白的到底怎麼樣,真想抓來研究研究,嘿嘿……」一旁的歐陽雷不由打了一個冷戰,為獨孤逍遙祈禱起來。


「九陰滅世。」李偉大喊,

吼!

只聽從血色骷髏的口中突然發出一聲凜厲的吼,向著獨孤逍遙吞噬而去。

「五門齊來。」獨孤逍遙大喝,調動體內所有的力量,手指快速結成道道手印,四周的元力不斷的向著獨孤逍遙涌去,只見一道青色面壁出現在獨孤逍遙的身前。

「玄武印。」

轟!

血色骷髏狠狠地撞在了面壁之上,以兩人為中心一股龐大的能量向外擴散。

「快退!」所有人都迅速的向外退去,但是兩雙眼睛卻是一刻也沒有離開場上。

砰!

噗!

煙塵還沒散落,一道人影突然從場中央飛射出來,嘴裡狂噴鮮血。

「是李偉。」

「李偉竟然輸了。」

「意料之中,不愧是蕭白。」

「??????」

「呵呵,沒什麼好看的了,走吧!」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