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路身披麻布大衣,頭髮有些凌亂的垂在臉頰之上,拄著個吊著葫蘆的拐杖,倒也十分像一個普通的老者,這是這拐杖上掛著的玉葫蘆叮噹作響,顯示著這位身著有些像乞丐般的老者不是簡單的人物。

天奇跟在王路的後面,晃晃悠悠走進了菲利商會,望著這菲利商會的宏偉場面,比之丹城趙家商會都要壯觀許多,菲利商會不愧為菲利帝國第一商會!

商會門口的守衛都是實力非凡的高手,縱然他們沒有從王路身上感受到一絲的靈力波動,不過他們卻感受到了天奇的靈力波動,他們有些詫異的瞥了一眼天奇,如此年紀,居然有入靈九階的修為,著實不凡,而前面的老頭看起來應該是後面這不凡的少年的導師,能培養出這般優秀的學生,那自己之所以察覺不到眼前這老頭的靈力波動,那麼只有一個原因,眼前這老頭的實力達到了可以自由收斂自身靈力的修為!萬不可小瞧之,所以他們這些守衛倒沒有因為王路的一身乞丐打扮而阻止他們進入商會。

對於天奇,經過一年的苦練,的確從入靈七階達到了入靈九階。

天奇和王路走進菲利商會之後,便直接繞過這巨大的拍賣場,走進了後面的會所。

宏偉的鎏金大殿金碧輝煌,擁有如此氣勢磅礴的會場,是個有腦子的人就明白,這裡的後台很硬,背景很深,不是耍賴撒野的地方,想打菲利商會的注意,那簡直是自己找死。

想比前面的拍賣場,這裡倒顯得有些安靜了,進出的人很少,天奇在王路背後,默默跟著,沒有說話,等進到大殿裡頭之後,方才有一些漂亮的侍女在忙碌著,其中一位侍女見到天奇和王路的到來,立馬上前盈盈笑道:「兩位先生,請問你們要是有什麼東西要拍賣呢?還是要購買什麼物品,如果是要購買別人拍賣的物品的話,請到前面的拍賣會場去等待一會,拍賣會再過半個時辰就要開始了,你們可以先去坐好」。

這侍女也是能察言觀色的角,自然看得出天奇和王路有點來路,只是很少有人會在拍賣快開始時還跑到後面的會所來,所以這侍女以為天奇和王路是走錯了地方,便委婉的告訴了天奇和王路兩人拍賣會場在前面,不再後台的會所。

「我們想先拍賣點東西」,天奇解釋道。

「哦,既然如此,請跟我來吧」,侍女微微一愣,不過侍女顯然是在這裡工作了許久的老練之人,便立馬恢復了神情,嘴角依舊掛著一絲微笑,伸手讓路,請他們上樓相談。

天奇和王路跟著侍女上了樓,樓上有許多的小房間,每個房間上都寫著一行小字:拍賣物鑒定處。有些房間門口處掛著有人二字,有的則沒有。

隨後侍女便帶著天奇和王路走進了其中一間沒有掛著有人二字的房間里,房間里坐著一位中年男子,天奇想他應該就是這個房間的鑒定師了。

「邢先生,這兩位先生有東西要拍賣,請你鑒定一下他們所要拍賣的物品」,侍女柔和的道。

那男子聽后,頭也不抬,漫不經心的道:「好了,我知道了,兩位有什麼要鑒定的,拿出來吧」。

能夠被菲利商會聘請為鑒定師的人,實力自然不弱,地位較高,備受人尊敬,久而久之,他們這些鑒定師便都慢慢養成了一種高高在上,自以為是的心態,向來都是非常傲慢的,相比其他的鑒定師,這位鑒定師的態度已經算得上是好的了。

「呵呵,老夫所要拍賣的東西,你還不夠資格鑒定」,王路見眼前這位中年男子居然不懂禮數,便心生了一絲怒意,沒有人敢在丹界之主的前面擺架子,即使是菲利帝國的皇帝!

「什麼,老頭,看來你是不想拍賣東西了吧」,那中年男子聽到王路的話,方才抬起頭,滿臉怒意的望著王路,心中暗道:這老頭竟然敢說我不夠資格鑒定他的東西,真不知天高地厚,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

王路說話的時候,拐杖輕輕一動,弔掛在上面的玉葫蘆輕輕的碰了一下拐杖,發出一絲輕微的叮咚聲,聲音雖小,鏗鏘有力。旁邊的侍女微微一顫,立馬窘迫的道歉道:「老先生,您別生氣,邢先生可能心情不太好,我帶你進入另一個房間鑒定吧」。

王路斜眼望了一眼旁邊的侍女,對她的提議點了點頭,跟著侍女出來房間了。

都市之最強仙尊 ,只是房間是隔音的,天奇等人沒有聽到。

「姑娘,你也會鑒定東西?」王路出來后,突然莫名其妙的向旁邊的侍女問道。

那侍女淡淡一笑,謙虛的道:「老先生抬舉我了,我只是一個地位低下的普通侍女,哪裡懂得鑒定什麼東西啊」。

「姑娘謙虛了,在這裡工作久了,我看你不知學會了鑒物,還學會了鑒人啊」。

侍女謙虛一笑,心裡卻對眼前這老者的身份更感驚奇了。

「老先生謬讚了」。

「好了,我們也不必再進去其他的房間了」,王路淡淡的道。

「老先生難道不拍賣東西了嗎?」侍女好奇的問道。

「嗯,我們不是來拍賣東西的,而是來賣東西的」。


侍女疑惑不已,這裡是拍賣會,來這裡的都是拍賣東西的,這老先生怎麼說是來賣東西的呢,要賣東西應該去賣場啊,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王路見到侍女一臉疑惑的樣子,便解釋道:「你也別瞎猜想了,你把你們會長,也就是楊維國那臭小子叫來,他見了我自然知道明了」。

侍女一驚,這老先生居然直接開口叫他們會長來見他,而卻好像這老先生還稱自己的會長為….臭小子。口氣如此之大,侍女可不會認為這老頭是吃飽了撐著,誠心沒事來找茬的。

「老先生,以及那位先生,請稍等,我去叫一下我們會長過來」。

至於王路居然敢戲稱楊維國臭小子,天奇心中也覺有一絲好笑,這楊維國可是菲利帝國元帥之子,也是菲利帝國皇家學院的總院長王菲的夫君啊,如此位高權重的人,在導師的口裡居然成了一名臭小子了,實在是有點滑稽。

王路和天奇沒等多久,那侍女便領著一名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臉上顯然有一絲的怒意,自己的事情都一大堆,那有什麼閑心陪這些要拍賣東西的人。

不過待到他見到全身像個乞丐樣的王路后,神情立刻大變。 第一百一十四章拍賣會

「王老!」楊維國吃驚的道。

「怎麼,老夫叫你過來,難道你還不情願嗎?」王路一屁股坐在旁邊的凳子上,把拐杖斜靠在茶桌邊上,拉長了臉道。

「怎麼會呢,您老的到來是在下的榮幸,我們這也蓬蓽生輝了,我們當然是歡迎之至」,楊維國說完又轉頭向身邊的侍女厲聲訓道:「紅兒,王老來了,你怎麼不通知我一聲?等會兒看我怎麼收拾你」。

旁邊的那個侍女也就是領天奇和王路進來的女子叫紅兒,只是這紅兒有些吃驚,沒想到高高在上的會長居然會對一個穿的破破爛爛的老頭恭敬地像親爹一樣,聽到會長要處罰自己的時候,紅兒嚇了一跳,臉色煞白,卻不敢解釋,也不敢言語,否則要是再惹怒了會長的話,恐怕自己搭上這條命都無法抵清自己的罪責了。

「不要責怪那丫頭了,老夫看那個丫頭還不錯,長的有模有樣的,又機靈聰慧,我看你乾脆讓她取代了那個房間的物品鑒定師,倒也省得我看著那個房間里的鑒定師就有氣」。王路指著剛才進去的那間鑒定師的房間冷冷的道。

楊維國不知剛才是怎麼一回事,心裡有些迷惑,不過對於王路的話,楊維國可不敢不從,立馬恭敬的道:「王老既然都開口了,我自然照辦」。

而後楊維國對著身旁臉色還有些煞白的侍女紅兒道:「紅兒,既然王老看好你,從今天起你就成為二十一號房間的鑒定師吧,讓那個邢宇領了這個月的賞錢回家去」。

旁邊的侍女紅兒虛驚一場,剛剛還驚恐不已,現在就因為王路的一句話,讓她坐上了那個她想都不敢想的位置,這變化也太快了吧。

紅兒不敢問個明白,點頭道:「是,會長」。

「好了,你先先去吧」,楊維國知道王路不會無緣無故的前來這裡的,想來王路前來找他,應該是有什麼事情要與之商談。

楊維國見到紅兒下去之後,便領著王路和天奇到了他的辦公房內。

「王老,你今天來想必是有什麼事情吧?」對於王路的到來,著實有些吃驚,以前丹界之主到來的時候,至少會提前通知他們,好讓他們早早的準備一番,好迎接丹界之主的到來,但是王老今天無聲無息的突然到來,確實是有點一反常態。

「我今天來,是想跟你談筆生意的」。

「生意?」楊維國眼睛一亮,臉上露出一絲歡喜之意,「想必王老與在下相談的應該是大生意吧」。

「也不算大,我的徒弟最近煉了一些丹藥,有些過多,想在你這換點藥材」。

楊維國心裡一驚,平時的時候,丹界都會時常向丹城發布一些丹藥,由丹城城主幫他們換取藥材,而丹界也向來都是不缺藥材的,即使丹界真的出現大量缺少藥材的情況,丹界也都會向各國發布消息,在某個特定的時間內,在丹城舉辦一個特別重大的以丹藥換取藥材的活動,屆時各國幾乎都會帶著大批的藥材參加這項活動,可以用藥材換取丹藥。而像今天這種情況,以前很少見。

雖然楊維國知道丹界之主是不會亂說謊的,也知道他丹界里拿出來賣的丹藥都必是好丹藥,但是楊維國還是有些不放心,「我能看看這丹藥嗎?」



王路點了點頭,示意天奇取下那枚自己給他專門用於盛放丹藥的乾坤戒,給楊維國看看。

天奇取下乾坤戒,照做了。

那枚乾坤戒雖然戴在天奇手上,不過天奇並沒有在戒指上種下自己的靈魂烙印,所以楊維國也可以窺視到乾坤戒里存放的丹藥。

楊維國內視了一下乾坤戒,裡面大約有兩萬枚中品靈丹,丹藥色澤純正,都是些好丹。

「你也不用疑惑了,我今天來找你是因為我徒弟煉丹缺少些下等的藥材,短時間內能收集大批藥材的,恐怕只有你們菲利商會了,這也正是老夫前來的原因」。王路見楊維國自始至終都有些迷惑的樣子,特別是在見到丹藥之後,更是吃驚,便解釋了一番。

楊維國拿好乾坤戒,雖然裡面的丹藥不到兩萬枚,但也算得上是大手筆了,除了丹界之外,恐怕沒有人能一下子提供這麼多的丹藥。

中品靈丹的價格雖不算很高,但是丹藥向來都是有價無市的,楊維國可以保證,如果王路要把這些丹藥拿去拍賣的話,勢必會在幾天之內銷售殆盡,大賺一筆金幣。

可王路卻並無想要拍賣換取錢財的意思,只想換取藥材,這倒令得楊維國歡喜不已,試問在菲利帝國境內,除了菲利商會跟皇室,還有哪方勢力能一口氣提供如此多的藥材?而菲利商會跟菲利帝國皇家學院一樣,也是隸屬皇室的,對於皇室來說,也缺少丹藥,楊維國自然是想把這些丹藥全都進入皇室的手裡。不想拍賣到其他人的手裡。

「王老,要不這樣,我以一枚丹藥兩百金幣的價格收購這些丹藥,你看如何?」

市場上一枚中品靈丹的價格在一百金幣到三百金幣之間,楊維國出的這個價格正好居中,不高也不低,還算合理。

天奇對著王路點了點頭,希望王路答應,畢竟楊維國是王菲的夫君,而以前在學院的時候,王菲和王蕊都待自己不錯,今天就看在王菲的面子上,向楊維國賣個好,也算還了王菲的一個人情。

王路這些丹藥是天奇煉製的,既然天奇同意了,他也沒有話說,「好吧,就這要成交了,我這裡是一些我缺少的藥材,你把這些丹藥所能換取的錢財都換成這些藥材吧」。

楊維國鬆了一口氣,一臉歡笑,「好的,明天我就派人把藥材送到丹界」。

「嗯,不過還有一事」。

楊維國恭敬的道:「王老請說」。

「聽說最近有人想在你們拍賣會上拍賣一個修靈台,可有此事?」


楊維國想了想,前幾天確實是有人想拍賣一個修靈台,而這個修靈台應該還沒有拿出去拍賣。

「確有此事,只是王老為何提及此事?」

王路毫不客氣的道:「我需要那個修靈台,價錢可以從丹藥里扣除,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天奇一想,心道:昨天導師說的那件東西應該就是這修靈台了吧。

楊維國雖然對王路為什麼會對一個修靈台感興趣有些不解,不過楊維國沒有忖度王路想法,沒有絲毫的猶豫便道:「既然王老要,這也好處理,這個修靈台只是一個普通的修靈者偶然得到的,那修靈者不知道如何用,所以便打算拍賣,想換些錢財而已,只要給他一些錢財,他自然沒有話說,待會兒王老你們直接拿走那件物品就是了」。

王路點了點頭,對於楊維國的處理,還算滿意。

之後王路和伊天奇在菲利商會會所呆了一小會便接過修靈台離開了。

「導師,我們要不去拍賣會場上轉轉吧」,天奇難得出來一次,想到處去轉轉。

王路向來都喜歡清靜,對這種喧囂的場合不太感興趣。

「你去吧,我這老骨頭不習慣這種場合,我先回客棧等你」。

「那好吧」,天奇點了點頭。

天奇與王路分開后,便直接進入了拍賣會場,裡面的人來人往,熱鬧非凡,而今天的拍賣會也就要開始了。

天奇找了一個靠邊的位置坐了下來,靜靜的等待著拍賣會的開始,沒等多久,一位女子輕飄飄的走上紅毯布置的拍賣台,很是輕盈,這女子長的很好看,五官端正,靚麗清秀,肩若削成,腰若約素,粉膩酥融嬌欲滴,風吹仙袂飄飄舉,如此美貌,如此神態,而且身上的穿著很少,上露酥胸,下露大腿,清喉嬌囀,天奇心中突然生出一股莫名的邪念,身體也莫名的有了些反應,天奇嚇得一大跳,紅漲著脖子,有些羞澀的望了一眼周圍的人,好在大家都沒有關注到自己,輕輕的吹噓了一聲,用靈力強行壓制住自己的反應,眼睛微閉,嘴角蠕動,念起《冰心訣》,「心若冰清,天塌不驚,萬變猶定,神怡氣靜……」

隨著場上女子的出現,原先的噪雜也突然安靜了下來。

台上的女子笑臉盈盈,嬌聲的道:「各位嘉賓,歡迎來到菲利商會,小女子碧月,作為今天的拍賣會主持人,我宣布今天的拍賣會現在開始」。

隨著這女子宣布拍賣會的開始。

一系列的拍賣物品都競相被陳列出來,有的是一些好的丹藥,有的是法決,還有的是各種兵器,能在這裡拍賣的全都是些非常高級的東西,少則拍賣到幾萬,多則拍賣到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天奇望著這一件一件的拍賣品,心動不已,這麼好的東西,天奇實在是想衝上去,一把全都裝進自己的乾坤戒里,不過天奇也只是光有想想的心,可沒有敢這樣做的膽。

幾番拍賣之後,天奇發現一些好的物品全都被樓上的基層包間給買去了,想必那裡是貴賓室了,天奇朝包間里望去,靈識悄然擴散上去,想看看裡面做的是什麼人,不過天奇這次有些小失望了,靈識無法滲透到包間里,也就不知道包間里是什麼情況。

失敗之後,天奇沒有在嘗試了,自己可不想被別人發現自己使用靈識窺伺他們,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超級籃球教練系統 ,飲血刀,起拍價五千金幣,每拍一次,所加價不得低於一千金幣」。

望著那把白刃中泛出一絲血色的飲血刀,天奇眼神中有些炙熱,自己一直都沒有一把趁手的兵器,這把飲血刀正好適合自己,而且相比其他的拍賣品,這件兵器的起拍價格也不算太高。


不夠天奇雖然想得到這把飲血刀,但是並沒有立馬報價,而是在等待時機,雖然自己上次在趙氏商會出那裡賺了一筆,但是那次回到英雄聯盟之後,便拿出了五萬金幣作為英雄聯盟的經費,自己身上真正的錢財加起來,也就五萬左右了,這錢可不能亂花,須得省著點用。

沒多久這把飲血刀就漲到了兩萬金幣,天奇沒想到會拍賣到一個如此之高的價錢,心中有些猶豫了,到底要不要拍下來呢,天奇見大家沒有什麼人在提價了,便道:「兩萬一千金幣」。

其實天奇不知道,兩萬金幣都已經是物過所值了,所以天奇開了兩萬一千金幣之後,便沒有人在提價了,最後天奇拍的成功,只是這價錢有些過高了…….

拍完這件兵器飲血刀之後,天奇便沒有再待下去的心思了,沒錢看著台上的好東西落入別人的口袋裡,這不是沒事找罪受?所以天奇拍下這件物品之後,便去了後面的取物室。

「大姐,我拍了一件飲血刀,是二十四號拍賣品,這是身份令牌」,天奇走到取物室里,向一位在取物室工作的女子交過拍賣會場上,拍賣成功時對方給自己的一塊令牌。

那女子見過令牌之後,便道:「先生,你是叫伊天奇吧,請您稍等,我給你去過拍賣品來」。

說完,那女子便打算去取那件兵器,飲血刀。

「不用了,我已經幫他拿過來了」,這時一個冷冷的聲音傳了過來,天奇回頭一看,是一名女子,手裡拿著一把刀,那刀正是飲血刀,天奇略微有些驚奇,這女子的眼神好像並不怎麼和善。

那名工作的女子見到這個冷淡的女子之後,顯得有些驚慌,忙道:「副會長」。

不過那冷淡的女子卻絲毫不理會那名工作的女子,只是緩緩的走了過來,對著天奇道:「你就是伊天奇吧,烏月城伊家家主的二少爺,這是你所拍得的拍賣品,喏,給你」。

天奇接過刀,而後道了一聲謝謝。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