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最麻煩的還是這一對母子,要是她們死盯着不放,那纔是真正的麻煩。 盧寶回了一趟甜品店,和沫沫說了說,然後就坐車去了市中心醫院,剛纔他已經從那些工人的口中知道,救護車是市中心醫院的。

想來,此時那家人全部到了醫院裏,現在盧寶要去做的,就是去勸說這家人不要追究這件事了,別人或許不行,但他救了那個男孩,想來應該能成功。

“這麼多人?”可是盧寶剛下車就傻掉了,醫院的門口裏三層外三層聚集了一羣人,而且好像都是記者。

“大家讓一讓,麻煩讓一讓,屍體我們要送到太平間去,麻煩你們讓一讓。”推着推車的醫生大叫。

聽到太平間三個字,衆人渾身都打了個寒顫,然後連忙讓開了,他們只是爲了給死者拍個照,當然,是被白布蓋住的照片。

“你們看,那是那家人的女人和孩子。”突然,不知道哪個記者大叫了一聲,衆人立馬望去,就看到醫院的門口出來了一個推着輪椅的女人,在輪椅上,坐着一個男孩。

女人和男孩的面容都非常沉重,眼眶紅紅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步履沉重地往下走。

記者們全都圍了上去,不停地拍照提問着。

“你們看起來也不富有,死者死後,你們有生活來源嗎?”

“請問你對如龍公司的暴力拆遷有什麼看法?”

“這孩子的腿也是這次事故造成的嗎?”

……

面對如此張嘴同時提問,黃翠芬的腦袋都被弄得有些不清楚了,而男孩看着如此多的陌生面孔,面露畏懼。

“我……我們只想離開……”男孩細聲地說道。

但是他的話卻被衆人有意地無視了,七嘴八舌地提問着。

“姐,姐,我來接你們了!你們讓讓,讓讓。”


就在黃翠芬母子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盧寶叫了一聲,然後擠進了人羣中,對於這羣只知道找新聞的記者,盧寶有些不滿,她們母子都這個樣子了,還圍着逼問。

所以盧寶用真氣護住自身,在自己的表面形成了一層罡氣,別人一碰,頓時就被震得生疼,所以盧寶一路上十分輕鬆地就擠了進去。

“哎呀!這是誰呀?擠得疼死我了。”

“誰呀?誰呀?擠什麼擠?”

那些吃虧的記者頓時大罵了起來,完全沒有了平時的體面。

盧寶卻不管,不一會就到了這對母子的面前,看着黃翠芬笑道:“姐,我來接你們了,快跟我走吧!”

看到盧寶,兩人的眼睛頓時都亮了一下,黃翠芬就要喊恩公,但立馬止住了,而男孩剛喊出:“哥……”就被她捂住了嘴巴。

黃翠芬點了點頭,盧寶立馬接過了男孩的輪椅,然後帶着黃翠芬衝了出去,可是那些記者卻在後面不停地追着。

“喂,不要走呀!你們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呀!”

盧寶就要帶着他們快速離開,黃翠芬卻拉了拉他的衣服,盧寶疑惑地轉頭。

“去那裏,我還想再看一看我家鐵柱。”黃翠芬雙眼含淚,指着一個地方給盧寶看。

盧寶看了看,這才發現這裏是通往太平間的地方,這種要求,他沒有拒絕的理由,於是點了點頭,推着男孩進去了。

後面的記者則像是追着食物的餓狼,全都跑了過來,可是齊齊停在了門口,太平間,誰敢進去?

“我就不行他們不出來,我們就在這裏等。”一個記者喊道,立馬就引起了一衆人的應和。

“是呀,是呀!他們一定會出來的。”

穿過一條長長的走廊,三人就感覺周圍的溫度降低了許多,顯然已經快到太平間了,那裏是一座大大的冷庫。

“譁子,你就陪哥哥留在這裏,我去看看你爸爸,裏面冷,你不能進去。”黃翠芬突然停了下來,對男孩說道。

男孩的眼淚頓時就下來了,哭着說道:“媽,讓我也去看看爸爸吧!我好久沒看到他了,我好像他呀!”

男孩變得嚎啕大哭,黃翠芬也忍不住,眼淚像是開了水龍頭一般,止不住地往下流,她蹲下身子,抱住男孩。

兩人抱着哭了一陣,黃翠芬替男孩擦了擦眼淚,說道:“譁子,別哭了,聽話,你現在不能看你爸爸,我會告訴你想他的,等晚上,你睡着了,就可以看到他的。”

“真的嗎?”男孩看着母親。

“真的,媽媽不會騙你的。”黃翠芬說道。她摸了摸男孩的頭,然後站起來對盧寶說道:“恩公,麻煩你們在這裏等一會。”

“嗯,沒事,去吧!”盧寶應聲道。

黃翠芬又給男孩囑咐了幾聲,然後就向裏面走去,很快,就進了太平間的門,裏面傳出來交談的聲音,應該是有醫生在裏面。

盧寶將男孩推到一邊,然後坐到了椅子上。

而男孩還在那一直哭着,盧寶笑了笑,問道:“你不是答應過你媽媽不哭了嗎?現在怎麼又哭了起來?”

“可是……可是我想我爸爸,我好想他,我不想他死!”男孩抽噎道。

“額……”盧寶愣住了,男孩的話突然讓他有些擔心了起來,要是他們不願意放棄追究怎麼辦?


“你……恨如龍公司嗎?”盧寶試探道。

“不,不恨。”男孩猛地搖頭,咬牙切齒道:“我恨那個將我爸爸砸死的人,我想要他死!”

說這句話的時候,男孩好像用上了全身的力氣,怒目圓睜,由於用力過度,眼中都充滿了血絲。

看着他的樣子,盧寶有些恍惚,男孩的樣子,讓他想起了當初的自己,也是這幅模樣,也是這樣沒有失去理智。

他知道,他的敵人是盧天閎,所以他想要奪走盧天閎的一切,慢慢的折磨他,讓他在痛苦之中死去。

“嗯,你沒有喪失理智就好。”盧寶摸了摸他的頭,笑道:“你能認清自己的敵人,沒有毫無理智地一頭撞上去,這樣很好。”

“或許,有一天你能報仇。”盧寶嘴角微揚。

“報仇,我要報仇,我一定會報仇!”男孩雙眼噴火。


“報仇,你就要有相應的力量,現在你沒有相應的力量,所以要隱忍,等到你有足夠的力量,再報仇不遲。”

“嗯,我會的。”男孩堅定地點頭。 看着男孩那發誓報仇的樣子,像極了曾經的自己,可是他與自己不同,自己有了“封神”,隨時都可以報仇,他只是想讓盧天閎在一點一點失去中痛苦。


可是男孩不一樣,他的四肢雖然好了,但終究是個普通人,他拿什麼報仇?他或許一輩子也報不了仇吧!

畢竟,這已經不是喊打喊殺的年代了。

這讓盧寶動了一絲惻隱之心,要是,他不是普通人了呢?

盧寶看着男孩,漆黑的雙瞳中閃過一道流光,那短短的一瞬間,卻被男孩牢牢地抓住了,驚訝地說道:“哥哥,你的眼睛裏又什麼東西。”

“不錯,可以修煉我的功法。”盧寶臉上露出一抹笑容,眯眼看着男孩問道:“你想不想學哥哥的本事?”

“哥哥的本事?”男孩愣了愣,不過馬上他就想起了盧寶給他治腿時的場景,立馬興奮地叫道:“想,哥哥,我想學!”

“好,哥哥教你。”盧寶點頭道。在男孩期待的眼神中,盧寶猛地擡起手,伸出一指,點到了男孩的額頭上。

一道七彩的光芒從盧寶的身上通過手指,進入了男孩的腦袋裏。

“臥槽,沒想到這麼吃力。”僅僅一會,盧寶就感覺支撐不住了。

這個方法也是“封神”上面的傳功方法,將功法以記憶的形式傳給另外一個人,這樣能使對方快速學會完整的功法。

盧寶也是心血來潮想試一試,卻沒想到出現這樣的情況,剛開始傳功的時候,一股巨力就傳來,男孩就像是一個無底黑洞,瘋狂地吸收着他的真氣。

一開始盧寶沒有防備,差點失手了,好不容易撐住了,可是這股巨大的吸力根本沒有減緩的意思,僅僅半分鐘,他的真氣就被吸走了大半。

“再這樣下去,我就堅持不住了。”盧寶咬牙苦苦堅持着,他不知道突然中斷傳功會對自己和男孩有什麼損傷,所以只能苦苦支撐着。

可是,他體內的真氣就要耗盡了呀!

“咦,吸力減弱了?”盧寶突然感覺之間的吸力緩緩慢了下來,頓時心中大喜,等到吸力消失的時候,他快速地抽回了手。

誰知道剛纔的事情會不會再來一次?要真的再來一次,他的這條小命估計都要被吸走。

“應該成功了吧?怎麼還沒有醒?”盧寶好奇地看着男孩,他也是第一次用這種方法,所以也不是很瞭解,所以只得等着男孩自己醒來。

可是過了十幾分鍾,男孩還沒有醒過來,這讓盧寶慌了,面色緊張地看着他,“不會出什麼事了吧?”

這可是他的第一個弟子,要是出了什麼意外,他還不得哭死?


“不管了,我用真氣探查一番再說。”

盧寶急了,就準備動手探查一下,可是也正在這時候,男孩緩緩睜開了眼睛,而在他睜開的那一瞬間,一道耀眼的七彩光芒閃過。

像是一道光環,它包裹着男孩的身體,從上而下緩緩掃過,而它經過的地方,都透露出濃郁的生機。

當七彩光環經過男孩頭頂的時候,他那本來有些枯黃的頭髮頓時一根根變得黝黑,好像剛剛染髮了一般。

而當它經過男孩身體的時候,男孩那瘦弱的身體變得結實了許多,當那道光環經過那雙枯萎的腿的時候,竟然也煥發出了生機。

原來有些變形,枯瘦的雙腿現在變得充實,變形也被矯正了,只是比一般人的瘦弱一些,只要修養一段是時間就與常人無異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盧寶頓時就傻眼了,這是怎麼回事?傳功的時候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這是他始料未及的。

就好像那個黑洞吸收了自己的真氣,然後全部反饋給了男孩,將他那孱弱的身體修復了一遍,大大縮短了修養的時間。

“爲什麼我修煉的時候沒有這個福利?”盧寶大爲嫉妒,要是當初自己也有這樣的反饋,現在的實力會變得更強。

七彩光環經過了男孩的身體之後,就消耗完了,消失在空氣之中。

男孩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裏,驚喜地問道:“哥哥,哥哥,這是什麼?簡直太神奇了,我剛纔在我腦海裏竟然看到很多文字了。”

“而且,我的身體好像變好了。”男孩擡擡自己的胳膊,握握拳,發現充滿了力量感,渾身變得無比結實。

盧寶滿臉苦笑,你是變好了,我卻快累趴了,現在走個路都困難,你那是消耗的我一身的真氣呀!

在心中抱怨了一陣,盧寶擡頭的對男孩說道:“其實哥哥是一名修仙者,這是我修煉的功法,現在傳給你了,你要好好修煉,要想報仇,就靠它了。”

“修仙者?”男孩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充滿驚訝和嚮往,“哥哥原來是仙人呀!原來這世界上真的有神仙的,哥哥就是上天派來救我的神仙。”

盧寶不屑地撇了撇嘴,說道:“你記住,上天是不會派什麼神仙來救你的,救你的只能是你自己,一切只能靠自己。”

聽到盧寶的話,男孩呆住了,無比困惑地看着他,顯然不明白他話裏面的意思,不過他還是點了點頭,“好,我記住了。”

“嗯,那就好。”盧寶滿意地點了點頭,雖然男孩現在不明白,但他總會明白的,現在只要記住就好了。

“還有一件事你要記住。”盧寶繼續說道:“這個功法不能讓別人知道,這要是讓別人知道了,一定會來搶的,你明白嗎?”

“嗯,我知道。”這次男孩非常堅定地點頭。

交代完這些,盧寶基本上就已經放心了,然後又交代了一下其他的事情,基本上就交代完了。

兩人又等了一會,這時走廊裏又響起了腳步聲,兩人望去,就看到黃翠芬失魂落魄地走了出來,眼眶通紅,但當她望向兩人的時候,卻露出了笑容。

“恩公,對不起,讓你們等久了。”黃翠芬歉意地笑道。

“沒事。”盧寶擺了擺頭,這點時間不算什麼,更何況,他還收了一名弟子。 “恩公,我知道你這次來的目的。”黃翠芬突然看着盧寶說道:“我知道,你是爲了安撫鐵柱的事情,恩公,其實我們並沒有打算找如龍公司的麻煩。”

她蹲下身子摸了摸男孩的頭,眼中滿是憐愛,“其實我們早就不在乎自己的命了,只要我們的孩子好起來,我們一切都可以放棄。”

“恩公,您放心吧!您擔心的事情不會發生的。”

聽完黃翠芬的話,盧寶愣住了,他一直在想辦法怎麼樣這一家子不再追究這件事,可是沒想到的是,她們根本就沒打算追究。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