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有了混元戒,秦大海想要弄自己,恐怕就更加的不容易了。

獨家試愛:神秘老公惹上身

內門測試每年都有,這也是外門進入內門的唯一的機會。

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葉川自然有著他的追求。 劉笑天與兩人惺惺相惜,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兩人意氣相投,各懷絕技,其實自比賽的時候誰輸誰贏已經顯得不那麼重要了。

“真是沒有想到啊…………我竟然能夠遇上這樣強悍的對手,今天算是長見識了,”董海休息了一會兒之後不停的說道,從這句話可以看出劉笑天的青蓮妖火對董海的影響有多麼的大。

“我也是啊,第一次見到無極寒光這種超級變態的存在,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劉笑天也是十分的震驚。

在剛纔戰鬥的時候劉笑天也看到了,這無極寒光的威力確實很強大,一般的東西,即使是天外隕鐵,只要接觸到青蓮妖火,立馬就可以融化,但是這無極寒光的威力居然可以對決青蓮妖火,真是世界萬物,都有自己的天敵與克手。

“這次真是太讓我高興了,三當家,二當家的,兄弟們……幾天我們要大擺筵席……”董海向着自己的手下們招呼道。

“好…………”震耳欲聾的說好的聲音不絕於耳。

“哎,董兄弟,萬萬使不得,實話告訴你兄弟,我們這次的行程特別的緊張,我們有一位強大的敵人,然後偷襲了我們的哪位兄弟,使得哪位兄弟的經脈與骨骼寸寸斷裂,因此我只能道藥王谷去求見了鬼王,不過兄弟的盛情我們三兄弟還是心領了。”劉笑天真誠的說道。

“奧,原來這樣,真是可惜啊,看來兄弟暗中還有強大的敵人,既然這次行程這麼緊張,看來我們這次做的也是不光彩,對不住兄弟了。”董海雖然現在落生草莽,但是心中的那份聰明勁兒絕對可以和劉笑天想比擬,說着向着劉笑天深深鞠了一躬。

“說那裏的話,這次雖然我們不能夠相聚,但是下次我們再來場真正的比賽怎麼樣?到時候可是要分彩頭的。怎麼樣?”劉笑天安慰道。

“哈哈……好啊,下一次見了看看我們那個的修爲進步快?”說起戰鬥董海還是十分的高興的,

“我了今天就說兩句話,首先了十分感謝兄弟們的盛情款待,我希望大家都記住,即使你們落生草莽,但是你們就是皇家內院的人,你們的本質不會變,我希望了你們真正意義上的能夠劫富濟貧,不然即使你們是皇家的人,最後也會得到一個很殘酷的下場……”劉笑天真誠的說道。

“說的好…………”今天下面的兄弟們都十分的高興,這就是他們的主高興,他們永遠也高興。

“還有了,就是能夠遇上你們的大當家的,也是我的榮幸,二當家與三當家也都不錯的,我希望二當家可以笑笑……”劉笑天戲謔的說道,劉笑天知道,不會笑的人,永遠是不會笑的,這就是一種生活的本性。

“董兄弟,希望我們還有相見的機會,我們就走了,等我把我們暗中的敵人解決之後,然後挑一個時間就來看望你們,”

“真是捨不得你們走啊,”

“走了……駕駕……”馬匹拉着劉笑天這些向着罪惡之都快速的敢去,一路塵土飛揚,劉笑天回頭一看,在遙遠的地方,董海這些還在遠遠的看着他們,並且向着他們三個招手了。

“哎,人生原來是如此的美好的,只要真誠,天下人都是我們的朋友啊,”劉笑天忽然感嘆道。

“老大,我感覺董海還是挺不錯的,沒有想到還有這麼牛逼的傢伙隱居在這裏。”焦龍飛感嘆道。

“是啊,身爲皇家的人,一般修爲上都是十分的不錯的,他們的祖宗們打江山都是靠武力解決的,所以後代子孫們的修煉也是十分的優秀的,”劉笑天說道。

“是啊,人家皇家內院的那些小女子們也哦度十分的厲害的,要是能夠幹一個皇家內院的小娘們那就不錯了……”幹天兒也在旁邊打岔道。

“你他媽的這個豬腦子裏到底裝了什麼?”焦龍飛聽到之後罵道。


“和你一樣,你不也是滿腦子的大屁股女子嗎?我意淫一下皇家內院的女子怎麼了?這又不犯罪,”幹天兒生氣的罵道。

“你沒有救了…………”

“你有救的概率也不是很大。”幹天兒一直會罵道。

“先不要胡說了,讓我們看看誰最有可能是我們的對頭?”劉笑天突然說道,這個話題一說,大家頓時萎了下來,回去之後,免不了又有一場死戰,尤其是對方隱身在暗處的這種對手,最是令人頭疼的。

不管敵人有多大的仇恨,也不管敵人有多麼的厲害,但是一旦敵人隱居在暗處,真是令人十分的爲難。

“我們身邊的一個個好兄弟首先應該配排除吧?他們不可能是我們最大的敵人,也不會暗中傷害我們吧?還有我們身邊的漂亮姐姐們也該排除吧?他們即使爲了劉笑天,也不會排除的,是有可能因爲吃醋嗎?聽說女人一旦吃醋後果很嚴重的,但是這更加應該排除,他們爲了老大,也不會如此狠心的傷害龍飛的,還有就是柳晴兒,

柳晴兒本身不可能,他沒有那麼大的本事,但是柳晴兒的家族據說很強大,尤其是他得那個表哥,不過他的表哥就暫時不可能,因爲他在閉關修煉,這些變態將修煉一般看得比生命還重要,所以這個變態傢伙不可能,但是柳晴兒的家族不可能。接下來一位了就是白程,這個傢伙的表哥也是十分的厲害,並且家族有一定的實力,到時有可能,還有東方嵐風姐姐,當初不知道老大給嵐風姐姐做過什麼,反正就是一提起老大就是氣的想把老大當場殺死……”

“我去,這樣算下去我們的仇人到底有多少,真是讓人猜不透啊,你們說的敵人也太多了,我也感覺有點兒麻木了,”劉笑天很無語的說道。

“奧,忘了, 無限之最終惡魔 ,有一個人死着走下來,看來是比較麻煩啊。”劉笑天很無奈的說道,現在躲在暗中的到底是哪位敵人,劉笑天猜不透,更令他頭疼的是,還有很多的對手在躍躍欲試,哎,惹下的敵人太多,真是夠麻煩的。

“老大,不管怎麼樣?我們永遠是你最好的兄弟,這些事情我們也會擔當的。”幹天兒說道。


“是啊…………”焦龍飛也附和道。

“有個屁用,你們不用給我惹麻煩就不錯,”劉笑天無語的說道。

“老大。這話你就說錯了,”

“就你們那點兒修爲,回去還不好好修煉,只有實力強大,才能夠爲我分擔麻煩,實力太低,說的再多也沒有用,我們現在的敵人越來越厲害了,我始終越不過去戰宗階段的修爲,真是令我麻煩啊。”劉笑天很憂愁的說道。

其實,任何人,不管在何種年齡,都有自己無法言說的麻煩與心事。


此刻,世界如此的美好,劉笑天的心卻並不是十分的好的。尤其是有一個躲在暗中的敵人的時候。

人生如夢啊,想想這一生,有些事情即使你不願意去做,但是你可能必須去做的。這就是生命之中最無奈的地方。


晚間,當劉笑天這些往宿舍走去的時候,萬家燈火已經進入了沉寂。

“蓬蓬……”劉笑天輕輕的敲了敲宿舍的門扉,裏面傳出一聲驚恐的聲音。

“是誰?”裏面一聲不太友善的聲音傳了出來。

“是我,天順……”劉笑天輕輕說道。

然後門被打開了。段天順手中拿着一把大刀。

“老大,龍飛,天兒你們回來了……”段天順突然佈滿陰雲的臉上綻放出了笑容,也難怪,那麼厲害的敵人在暗處,沒有人不緊張的,說不緊張那就是假的。

像劉笑天這種遇到過很多敵人的人這時刻也是有幾分的緊張與無奈。

“龍飛,你這個壞蛋,你現在到底好了沒有?”段天順眼眶之中磬滿淚水,高興的拍了拍焦龍飛的肩膀。

“好了,就不要爲我擔心了。”焦龍飛笑笑說道。

“那就真是太好了,你要好好謝謝笑天吧,當初你受傷之後眼看着你不行了,但是笑天說你可以的,說一定要將你從鬼門關救回來……”段天順將當初的事情說了出來。

“龍飛,有些事情我給你沒有說,當初老大爲了把你的命救回來,他可是一點兒沒有休息的從路上趕了三天三夜……”幹天兒也在旁邊說道。

“老大。謝謝你……”猛然焦龍飛向着劉笑天跪了下來。

“幹什麼?你們他媽的還是不是我的兄弟?”劉笑天趕緊一把將焦龍飛從地上拉了起來,說道。

“我說了是真兄弟就不應該以後有這麼多的禮節的,你們是我的兄弟,是我的兄弟我就得保護好你們的安全,更何況我現在是老大,老大的職責就是……”劉笑天說不下去了。

“大哥,我們懂了……”

“嗯,懂了就好……”

“天順,最近苦了你了?讓你一個人在這裏提心吊膽的,你放心,這個躲在暗中的壞人我一定要將他收拾掉。”劉笑天說着整個手關節不由得咯吱作響,這是對敵人的一種仇恨。 天河宗,坐落在群山之巔,一片雲霧環繞之處。

宗門等級森嚴,外門弟子和內門弟子之間的差距也是可以預見的。

內門弟子可以隨意指使外門弟子干任何的事情,不過外門弟子也樂意這麼干,主要就是因為在自己沒有進入內門之前想要找一個好點的靠山。

到時候也不至於被欺負什麼的,這些其實都是類似於潛規則一般。

宗門不管,是因為它需要激勵這些弟子不斷的向前進,做人上人。

當然,在天河宗弟子之中,地位最為尊崇的是那些真傳弟子,他們才是天河宗真正的核心力量,也是重點培養的對象,是作為未來天河宗主要班底的。

葉川所住的地方是天河宗外門弟子聚集地的一處偏遠的山坡上,這個地方很偏僻,在外門弟子之中,那也是最為破舊的房子。

管理外門弟子的人也是一個勢利眼,葉川如此的實力在加上傻乎乎的樣子,住最為破舊的房子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就拿秦大海和葉川的房子相比,那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

對於生活條件,葉川不能說不講究,可是現在他想要講究卻講究不起來,現在葉川唯一的想法就是儘快的提升自己的實力。

戴慕寧走了之後,葉川就準備正是開啟自己的武道生涯。

現在一切的重心都集中在武道之上,只有實力提升才是硬道理,其他的一切都是浮雲。

然而就在葉川送走寧兒沒有多長時間,門外又響起了一陣聒噪的聲音。

「葉川……」

「快開門,傻子……」

連續緊促的敲門聲,「傻子」兩個字讓葉川的眉頭微蹙,顯然他並不是非常的開心。

「找我有事?」葉川臉色微冷的看著眼前兩個人。

這一次來找葉川麻煩的兩個人都是外門的執事,實際上就是宗門的管理人員,不過這些人一般實力都不是很高。

仗著他們有後台,橫行霸道慣了。

「嘿嘿」,其中一個凶神惡煞的人陰測測的笑了一聲道:「葉傻子,昨天你他娘的丟了咱們那麼多外門弟子的臉。從咱們天河宗建宗到現在,還沒有聽說過哪個弟子從擂台上逃走的,你可真是給我們武者「爭光」啊,我要是你的話直接一頭撞在咱宗門的門匾上謝罪算了。」

葉川面色微冷道:「兩位,我的事情好像和你們沒有什麼關係吧?」

「好了,林師兄,咱不跟他那麼多廢話了!葉川,我們是奉內門路白玉師兄的命令,讓你給路師兄採摘兩千朵無影花!」

「無影花?為什麼要我採摘?」

「為什麼讓你?哼,內門路師兄的命令,你還敢問為什麼?真是好大的膽子。」

兩個人都是不屑的看著葉川,想來這個傻子竟然會反問,倒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


無影花,極為普通的一株乃藥材,同樣是聚元丹的一味主藥材。

實際上無影花即便是直接服用,對於元力的吸收也是有很大的用處的。

雖然普通,但是內門弟子對於無影花的需求從來都沒有停止過。

不過葉川更加知道,要採摘無影花,並不是那麼的容易的,因為無影花生長的地點可是在後山,而且一般都是在靈獸出沒的地方。

靈獸出沒的地方,往往伴隨著危機四伏。

到時候遇到什麼靈獸,恐怕自己就真的嗚呼哀哉了。

葉川心中非常的鬱悶,這個時候讓自己去後山採摘無影花?就自己這麼點實力無疑就是送死。

雖然他對靈獸並不是很了解,但是基礎的還是了解一些的。

「要是我不答應呢?」葉川的臉色並不是很好看,這個要求無疑是要他去送死,自己和這個路白玉有多大的仇啊?

就算是自己追了他的妹妹就要置自己於死地?

這個人實在是太過歹毒了一些吧?

「不應下?那可就不要怪我們了……嘿嘿」

其實無影花對於葉川來說,也算是修鍊的必需品之一,要是有了無影花的輔助的話,到時候肯定是事半功倍的效果。

只是要取這個無影花的難度實在是太多巨大了一些。

就在兩個人就要動手的那一剎那,葉川突然抬首道:「兩位,你們要是把我打傷了,完不成路師兄交給我的任務,你們恐怕也不好交差吧……」

「哼,這麼說來你是答應了?」

「應下了!」

「傻子就是傻子,反正咱的命令已經傳達到了,咱們走,葉川,我可告訴你,過一陣我們可是來檢查你到底有沒有去替路師兄完成這個任務的,要是到時候我們發現沒有的話,嘿嘿……」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