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王道仁和張大芳兒子的紙灰酒被逼出來的時候,他的狂犬病立刻又再發作。

眼看他就要像瘋狗一樣咧嘴咆哮,並衝向村民,楊非凡立刻從身上取出數支銀針,快速地紮在他的身上。

與此同時,楊非凡利用上古金針度氣的鍼灸絕技,不斷地將能量輸送到王道仁和張大芳兒子的身上。

半個小時後,楊非凡長長地呼出一口氣,拖着極其疲倦的身體,慢慢地站了起來。

見狀,王道仁立刻緊張地問道:“楊神醫,我兒子怎麼了?”

楊非凡暗自運氣調息了一會,然後,淡淡開口:“他沒事,他的狂犬病已經被壓制下去,馬上帶他到羅源市第一人民醫院注射血清解毒疫苗吧!亡羊補牢,爲時未晚!”

王道仁點了點頭,感謝了楊非凡一番後,帶着他的妻子、揹着他的兒子,往着羅源市第一人民醫院直奔而去。

楊非凡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爬不起來的劉桂堂,然後,慢慢地走到了他的身邊。

“你,你,你,你別過來,你想幹嘛?”劉桂堂嚇得忍着痛,往後不斷地挪動着身子。

楊非凡輕笑一聲,拿起劉桂堂被踢得骨折報廢的右腳,運轉能量後,雙手交錯一推,就已經將他脫臼骨折的地方接好。

“你可以走了。”楊非凡將能量源源不斷地輸到劉桂堂脫臼骨折的地方,使他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飛快速度,迅速地恢復過來。

“走?”劉桂堂以複雜的眼神看着楊非凡,他即使是個庸醫,也明白,骨折後就算是駁好骨頭、釘好鋼板、用上最好的鐵打藥膏,至少也要靜養一兩個月,纔可以徹底地康復過來。

這麼嚴重的傷勢,別說是走,就算是站起來,恐怕,都異常的艱難。

如今,楊非凡卻說叫他走,劉桂堂不感到驚訝纔怪!

“還不快滾?趁我還沒有改變主意的時候,趕緊滾!”楊非凡冷哼一聲,朝着劉桂堂的屁股狠狠一踢。

劉桂堂立刻被踢得仰面朝天摔倒在地上,他嚇得忍着痛,像喪家之犬一般,連滾帶爬地往前狂奔。

直到走出十多米後,劉桂堂才意識到他的腳傷的確已經痊癒,他恨楊非凡的同時,更是暗暗地驚歎楊非凡高超的醫術。

“神醫啊,求你幫我看看病吧!”

親眼目睹楊非凡高超的醫術後,圍觀的村民中,立刻有一箇中年男人很是崇拜地高呼。


楊非凡看了這個中年男人一眼,笑道:“你是不是最近經常腰腿痠軟、四肢無力、頭暈眼花,和你妻子一干起那些事,就顯得力不從心?”

“你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中年男人老臉一紅,很是吃驚地看着楊非凡。

“放心,你只不過是腎虛而已!扎兩針就沒事了。”楊非凡笑了笑,吩咐中年男人別胡思亂想後,快速地在他的身上紮上了銀針。

十多分鐘後,楊非凡收回銀針,中年男人立刻變得龍精虎猛。

“我也有病,神醫,求你幫我看看吧!”一個年約七十的老男人,一臉痛苦地看着楊非凡。

“老伯,你上了年紀,腰椎肥大、血不運筋,所以,經常會腰痛,再加上你患有頸椎病,頭有時也會痛,對吧?”楊非凡開啓天目,一下子,就已經看出了老男人身上的隱疾。

“是啊,痛死我了。”

“別擔心,鍼灸一下,再給你開幾副中藥,按時服用一個療程,也就是一個月左右,就可以徹底地康復。”

楊非凡給老男人鍼灸和開了中藥後,吩咐道:“老伯,以後千萬別再幹粗活了,要注意休息,知道嗎?”

老男人點頭答應,很是感激地多謝了楊非凡一番。

很快,楊非凡在王道仁庭院中免費爲村民看病的事情,就已經傳遍了村裏村外。


很多身患奇難雜症的村民,紛紛來到王道仁的庭院找楊非凡治病,楊非凡忙得不亦樂乎。

就在這時,庭院中走進了一個肥頭大耳,年約四十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的身邊赫然還跟着幾個保鏢,乍一看,就知道,這個中年男人就算不是太有錢,也必定窮不到哪裏去。

“滾開、滾開!老子要找神醫治病。”中年男人剛走進庭院,就立刻吩咐身邊的保鏢爲他開路。

楊非凡看得直皺眉,他狠狠地瞪了這個自以爲很了不起的中年男人一眼。

“楊神醫,他是我們村出了名的土豪惡霸,他叫王大拳,他老爸是建築公司的老總,你千萬別得罪他,以免惹禍上身。”其中,一個村民走到楊非凡的身邊,很是好心地輕聲提醒。

楊非凡冷哼一聲,繼續專心致志地爲村民治病。

中年男人王大拳快步走到楊非凡的面前,故作可憐地道:“神醫,快救救我吧!我快不行了。”

聞言,楊非凡幾乎笑噴了,他轉過身子,輕蔑地掃了王大拳一眼,嘿嘿笑道:“看病排隊,男人,沒有不行的!你既然不行,那麼,就快些回去告訴你妻子吧!免得她老是埋怨你,呵!”

“不!神醫,我不是那方面不行,而是,咳得快不行了。”王大拳急得快哭了。

“早說嘛!”楊非凡狠狠地瞪了王大拳一眼,笑道:“我幫人看病,收費很貴的,特別是插隊看病的人,還要額外多收插隊費。”

“沒搞錯吧,神醫?你幫人看病不是免費的麼?怎麼要收費了呢?”王大拳很是不解地問道。

“幫他們看病是免費,不過,你是這裏的土豪,假如不收費,那麼,就實在對不起你賺到的錢了,哈!”楊非凡嘿嘿笑道。

王大拳很不服氣地道:“依老子看,你分明是欺負老子。”

楊非凡冷哼道:“你肺熱咳嗽、高血壓、肥胖症,要想看病,必須先支付五千塊錢的插隊費,以及,兩萬塊錢的診金,你看就看,不看就拉倒。”

“兩萬五?混賬,你當老子二百五,臭小子,別以爲你是神醫,老子就不敢打你,哼!”

王大拳氣得摩拳擦掌,大聲咆哮:“告訴你,老子一分錢也不會給你,你要是敢不給老子治病,老子就打趴你。”

楊非凡嗤之以鼻,指着王大拳身邊的四個保鏢,不屑地道:“就憑你身邊的幾個廢物,就想將哥打趴?你不會是病得真的不行了吧?”

王大拳吼道:“臭小子,你到底幫不幫老子看病?”

“不交錢,不看病。”楊非凡斬釘截鐵地道。

“臭小子,你敢不給老子看病?簡直不想混了!”王大拳對着他身邊的四個保鏢大手一揮,喝道:“上!給老子好好地教訓這個不識好歹的臭小子。”

不少村民看到王大拳想打楊非凡,紛紛站出來替楊非凡打抱不平。

王大拳怒道:“你們這些傢伙,要是再敢擋着老子,老子就連你們也打。”

村民充耳不聞,繼續擋在楊非凡的前面,誓要和楊非凡同生死共患難。

楊非凡搖頭輕嘆一聲:“王大拳啊王大拳,你簡直無藥可救了。”

說到這裏, 繞船明月江雪寒 ,柔聲道:“大家的好意,我楊非凡心領了,大家請讓開吧!放心,他們傷不了我,哈!”

村民並沒有因此而走開,相反,將楊非凡當成是重點保護人物去保護。

見狀,王大拳氣得雙目通紅,“媽的,你們這班窮鬼,再不滾開,老子就大開殺戒。”

隨着王大拳話音一落,他身邊的四個保鏢立刻揮舞着拳頭,往着阻擋的村民狠狠地打去。

眼看村民就要遭到毒手,楊非凡大喝一聲:“放肆!” 楊非凡的聲音如同是晴天霹靂,震得衆人的腦海一片嗡鳴。

那四個打向村民的保鏢,更是震得心神恍惚、膽戰心驚,禁不住齊齊地往後倒退了兩步。

王大拳看到他的四個保鏢打退堂鼓後,氣得大聲咆哮:“你們這些窩囊廢,退什麼退?還不快些過去收拾這個臭小子?”

所謂捧君之祿,擔君之憂。王大拳平時待他身邊的保鏢不薄,有好吃的、好喝的、好穿的,都少不了他們。

所以,他們都十分害怕丟了這麼好的工作,於是,互相使了一下眼色後,立刻四散往着楊非凡的方向簇擁而來。

楊非凡一眼就看出, 系統重生之國民男神 ,不過,也只是一些二三流的角色而已!

這些二三流的角色,楊非凡壓根就不將他們放在眼裏。

楊非凡冷哼一聲,乾脆打着背手、站在原地不動,任由他們的拳腳打在身上。

“既然你們這麼好打,那麼,就讓你們打過夠。”楊非凡暗暗地運起捱打吸力神功,將他們打過來的力量全部吸到丹田中,並轉化爲自己的能量。

王大拳看到楊非凡一動也不動,以爲他被保鏢打得無力還手,於是,得意地笑道:“呵呵!臭小子,知道怕了吧?只要你答應幫老子看病,那麼,老子立刻叫他們停手。”

楊非凡輕咳兩聲,嘿嘿笑道:“豬啊,你是不是沒有給他們飯吃?你看,他們的拳頭打在哥的身上,就好像給哥搔癢一樣。”

王大拳定眼一看,果然發現楊非凡被打後,不但半點事都沒有,而且,還越打越精神!

相反,那些出手打楊非凡的保鏢,每個人都累得汗流浹背、氣喘如雷。

五分鐘一過,王大拳赫然發現他的保鏢不但雙拳腫了起來,而且,還累得趴倒在地。

“什麼情況?這是什麼情況?”王大拳嚇得臉色突變。

他壓根就想不明白,爲何被打的人半點事都沒有,而打人的人,卻累得趴倒在地?


“什麼情況?那我就告訴你吧!”楊非凡飛身撲到王大拳的身邊,只是輕輕一伸手,就將他像小雞一樣提了起來,“你身邊的四個保鏢總共打了哥一百八十拳,讓哥也打你一百八十拳,你自然就明白了,哈!”

王大拳嚇得臉色突變,他壓根就不懂功夫,不要說是被打一百八十拳,就算是被打一拳,恐怕,都難以承受。

“不,不,不,這位大哥饒命啊!求你放過我吧!”王大拳急得快要哭了。

“我們華夏人有句話,叫做禮尚往來。”楊非凡一邊提着王大拳,一邊揚起拳頭,笑道:“你的保鏢打了哥這麼多拳,在情在理,都應該雙倍奉還。”

“不,不,不,求你別打我,我賠錢給你,我賠錢給你,我有的是錢,賠多少都可以。”眼看楊非凡的拳頭就要落在他的身上,王大拳嚇得臉色鐵青。

“賠錢很貴的喲,一拳抵價五百塊,三百六十拳就是十八萬。”楊非凡笑道。

“啊?不是一百八十拳麼?怎麼變成三百六十拳了呢?”王大拳憤憤不平地道。

“哥大方,決定雙倍奉還,哈!”楊非凡再次揚了揚手中的拳頭,故作無奈地道:“算了,既然賠這麼一丁點錢你都覺得牙痛,那麼,哥乾脆用拳頭奉還,大不了你骨折躺幾個月而已,沒事的,哈!”

聞言,在場的所有村民,立刻鬨堂大笑。

“不,不,不,你千萬別衝動,我照賠錢就是了。”王大拳乃堂堂血肉之軀,試問,他又怎麼敢拿自己的身體去承受楊非凡的拳頭呢?

楊非凡笑道:“口說無憑,立字爲據,免得你亂告哥騙你的錢,哈!”

在場的所有村民立刻神情激昂,誓要爲楊非凡作證。

土豪親自送錢,不要白不要,更何況,聽說,王大拳得來的錢都是不義之財,所以,楊非凡就有一百個接受的理由。

“哦,對了,哥還要幫你看病,加上兩萬五的診金,合起來就是二十萬五千塊錢,哈!”楊非凡補充了一句,然後,將王大拳平穩地放在地上。

王大拳欲哭無淚,無奈之下,只好開了一張二十萬五千塊錢的支票,以及,寫了一張賠款單,簽了字後,交到楊非凡的手中。

楊非凡收好支票,拿起賠款單仔細地看了看,覺得沒問題後,才滿意地點了點頭。

王大拳暗自鬆了一口氣,弱弱地問道:“神醫,那我的病該怎麼治?”

“你最近每天都是下半夜纔會咳嗽,只要戒掉煙,合理調理一下飲食,少吃肥膩,多吃青菜就可以了,哈!”楊非凡拍了拍王大拳的肩膀,笑道。

王大拳感到有一種被矇騙的感覺,恨得想馬上殺死楊非凡的心都有。

不過,他看了一眼那些累趴倒在地上的保鏢後,又打消了這個念頭。

在他的眼裏,楊非凡不是人,而是打不趴的神!

這麼一尊大神,試問,王大拳又怎麼敢再得罪?

“神醫啊,我吸了這麼多年的煙,哪有這麼容易就戒掉呢?”王大拳眼珠一轉,笑呵呵地道:“你是神醫,相信你一定有辦法戒掉我的煙癮,對吧?”

王大拳心想:“到時候,如果你沒有辦法戒掉我的煙癮,那麼,老子就到處說你這個神醫是騙人的,哼!”

楊非凡微微一笑,向村民打聽到後山有中藥採後,立刻飛快地往着後山而去。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