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聽到這個數字的時候,周志也是愣了一下,不過還是很不合時宜的潑冷水道:「我的靈霜寒火絕不簡單,雖然這次只施展了七成,但那威力,似乎以他的現狀並不能承受。」

「老蠢白你給我閉嘴,我徒兒死了,我讓你償命。」姜術氣憤的叫道。

「什麼是老蠢白?」周志還有點認不清狀況。

「老狗,蠢貨,白痴。」

「你……」

周志想要發飆,不過看了看陳風的狀況,最終還是忍住了。

靈霜寒火進入靈冢,瞬間幻化成冰霧浩海,以極為恐怖的速度蔓延至整個靈冢空間。七萬三千根靈冢玉柱,同時閃爍起透明的光芒。冰氣纏繞,一些不夠堅固的靈冢玉柱,一個接一個的被冰凍爆裂。每爆裂一根玉柱,陳風的精神就受到一重打擊。

那種震蕩靈魂的疼痛,比用一根針去挑動神經還要虐心。但是好在陳風靈冢玉柱數量其多,斷裂個幾十根上百根,根本算不得什麼。

「滾出去……滾出去……」

陳風靈魂不斷吶喊,靈冢玉柱是支撐靈冢的重要物件,一旦這東西全部崩裂,靈冢也自然消散無形,而他的精神力和靈魂,也會同時與之消散。

在這種極其強烈的求生慾望中,靈冢之內,終於發生了一些異象。那七萬三千根閃動透明光芒的玉柱,同時發出一陣顫抖。顫抖雖然極其的微笑,但怎奈數量太多,以至於陳風感覺偌大個靈冢都在顫動。

咔啦~咔啦~

纏繞靈冢玉柱上的冰晶不斷被震裂,那蔓延的冰氣也似乎遇到了屏障,很是奇怪的退了回來。


時間一點一點六十,全身專註的陳風並不知道外界過了多長時間,他的靈冢實在是太大了,冰氣退回來的速度雖然快,但還是花了很長時間。

在這段時間裡,靈冢玉柱的崩裂數量並沒有停止,在陳風的細數之下,已經超過了二百四十之多。

凝心閣的小竹林,剛剛被周誌異火波及在竹葉上的冰晶,在太陽的炙烤下,化為一滴滴水珠,晶瑩的從半空滴落而下,好似剛剛經歷過一場細雨。周圍舒爽的空氣,傳來一陣陣草木的芬芳,寧靜的大陣,依舊不斷吸取能量在循環運作著。

徐德財等人,圍在陳風身旁,寧心守候,他們都在期盼奇迹的發生,以至於根本無暇欣賞周圍的景色。就連呼吸,都減緩了許多,生怕驚擾到陳風。

「啊……」

猛然間,陳風豁然起身,伴隨著骨骼噼里啪啦的響聲,揚天大叫了起來。

天眼開,銀芒閃爍,眉心之中,忽然一股強橫的能量噴發而出。

嗖~

轟隆……

靈霜寒火,比之前周志所施展的小了一號的靈霜寒火,以極快的速度撞向竹林。

可憐那些翠綠的竹子,凡是被異火所波及之處,瞬間便化作一團冰氣,在那捲席的勁風之中,消散於無形。

姜術,徐德財,周志,三人目瞪口呆。

並不是心疼那些竹子,而是剛剛在眼前飛射出去的那團冰氣,靈霜寒火。

「萬象牽引。」

一個靈丸師的招牌絕技,被一個一轉小靈丸師施展出來,瞬間便震懾了他們的內心。

要知道,那可是排行第一百七十二位的,真正的異火。

… 靈丸師的吞納凝丸和萬象牽引,兩者雖然相差無幾,但後者可以反制對方能量,所以在施展的時候,會比前者更加困難一些。

就像剛剛姜術那般,也不願耗費更多的精神力來施展萬象牽引,而是採取了保守的措施,施展了吞納凝丸之術。

對於這一點,陳風哪裡明白,就算他明白,在那種危機關頭,也根本來不及選擇。此刻的他,甚至連自己是如何把靈霜寒火弄出去的,都不是很清楚。

再度睜開雙眼,周圍的景象映入眼帘,三個老傢伙驚愕的面龐,看上去是那麼一致。

「喂,你們不會被定身了吧?」陳風打趣的說道,雖然剛剛那靈霜寒火是周志對他發出的,但他已經明白了前者的意圖,自然不會與之斤斤計較。

「小兒不會記恨老夫吧?」周志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

「當然不會,是我太大意了,沒有防備。」陳風大度的回應道。

這話一出口,徐德財三人皆是有些汗顏,要說陳風大意,這倒是沒什麼可說。但他們這樣的高手,卻同時犯下這種錯誤,實在是有些說不過去。

看著安然無恙的陳風,姜術提到嗓子眼的心終於落地,上前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一番,關切的問道:「小徒兒,你……你的靈冢玉柱損失了多少。」

作為三轉靈丸師,姜術還是有眼見的,雖然前者莫名的使出靈魂牽引將異火彈出,但憑這異火的強度,過程絕對不會那麼簡單,萬一損失了幾千根靈冢玉柱,對於陳風,也絕非是個好消息。

「呃……大概三百多根。」提到這裡,陳風也是有些無奈,他同樣知道靈冢玉柱的珍貴,但那種情況,誰也無法避免。

「還好,還好。」

姜術不斷的點頭,這結果已經大大的超乎了他的預料,要不是陳風靈冢空間實在太大,足夠的分擔的靈霜寒火的威力,那損失,可能會更加的大,甚至小命都保不住。

轉過身,姜術抓住機會,立馬譴責周志道:「老鬼,這一次可是你的不對,我徒兒的損失,你說,你該如何補償?」

周志就知道姜術會來這麼一招,但自己確實理虧,此時此刻,也只能無奈的將凝心閣當個順水人情,讓姜術暫用個十天。

「小傢伙天資稟賦,老夫遠遠不及,這凝心閣,你們用吧,希望如你所言,真的能給他帶來許多幫助。」

「哼,你就瞧好吧。我徒弟一個月自己凝聚靈冢,達到一轉靈丸師入門,而在這凝心閣的十天,憑老夫的講解,加上他個人的努力,衝擊二轉靈丸師,絕對不成問題。」姜術自信滿滿的炫耀道。


「……」

周志眼角抖了抖,他當真不敢想想,陳風在一個月前還是個白板。如果十日之內真的能夠踏入二轉靈丸師境界,那這速度,也太妖孽了一點。配上七萬三千根靈冢玉柱,前者未來的造詣,著實令人期待。

天才就是天才,天才未必會成功,但是一個努力的天才,就絕對會成功。

時間緊迫,在取得了周志和徐德財的同意以後,陳風在姜術的命令下一頭鑽進凝心閣。

而沒有什麼事的周志徐德財二人,也很是識相的退了出去。

已進入那玉石小屋,陳風立刻感覺好似來到了另一片天地。輕輕的呼吸,這裡的空氣好似天地間最為天然的能量,吸進體內,立刻感覺到心曠神怡,整個人飄飄欲仙,好似靈魂都在經過洗禮升華。

盤膝閉目,打坐了幾分鐘,陳風的氣息開始變得悠長而有節奏。靈冢空間內,之前被靈霜寒火侵襲的靈冢玉柱,表面細微的創痕緩緩修復。就連丹田內的武元力,也同時活絡了起來。

這裡的能量,不僅對精神力有所幫助,甚至連武元力,都會隨之滋養。

這短短將近兩年的功夫,陳風倒是經歷過一些稀奇古怪的奇遇,炎師、死決、鎮魂古碑、七魔鏡……但是不管怎麼說,這些都算是外力。而這一次凝心閣修鍊,卻是實實在在的增益自身,在這種情況下,能夠取得多少進步,就全看陳風自己了。

「呼……好濃郁的能量……」

一道很輕很輕的聲音,好無預兆的傳出,然後如石沉大海一般匿跡,似乎是一種靈魂上的錯覺。

「抓緊時間,快點修復靈魂之力,少些言語,免得被人發現……」

陳風期初還嚇了一跳,但轉念一想,便知這聲音出自炎師。炎師當日在對抗古玄的時候,不僅暴露了存在,而且靈魂受創很重,按照他的話來說,可能需要沉寂很長的時間。在這段時間裡,陳風無疑要自己面對困難。

炎師並沒有回應陳風,似乎剛才的一句話也是隨口而發,此時的他,還在靈魂之內修復靈魂。

「小徒兒,為師現在就要對你進行指導,你可給我聽仔細了,同時閉目調息,武元力,精神力同時修鍊。時間緊迫,且不可三心二意。」姜術的喊聲,從外面傳了進來。

陳風沒有回應,但卻急忙自行拋開雜念,心神合一,平心靜氣,武元力運轉周天,精神力靈冢聚散。

姜術在外面雖然看不到石屋內的情況,但憑藉三轉靈丸師的精神力,卻能準確的感知到陳風的狀態。在察覺到後者靜下心來以後,方才悠然自語的講解道:「靈丸師,主要的兩個手段,便是吞納凝丸,和萬象牽引。但令我比較意外的是,這兩種手段你都用過,而且是自行體悟到的,這一點時為難得。不過,吞納凝丸之法,你似乎已能夠自行運用。至於萬象牽引嗎,我想如果再來一次的話,你肯定還是不知如何施展。」

「靈冢空間,形象來講,就是一片世界,混沌世界。心有天地,魂凝萬物,精神力為空氣,靈冢玉柱,則是一切能量的源頭。吞納凝丸,利用的是靈冢內的精神力,將外界能量包裹凝聚為靈丸,所以吞納凝丸所消耗的是精神力。但萬象牽引不同,萬象牽引,是利用靈冢玉柱,所產生的能量鏡像之能,將其生生的反彈出去。這種做法,不僅會消耗大量的精神力,而且若是反彈太過強大的能量,很可能使靈冢玉柱崩裂。」

「所以,作為靈丸師你要記得,即使你已經熟練的掌握萬象牽引,在真正對敵的時候,也要聰明的合理運用才行。靈冢,不是任何能量都可以吞的,這其中的度,需要你在很多的實戰中逐漸掌握。這一點以我的經驗也傳授不了,因為咱們的靈冢玉柱數量不同,精神力的強度也不同,所以你要自行摸索。」

「好了,接下來我便從靈丸師的基礎修鍊開始將起……」

… 十日時間,悄然而過。

在這十天里,陳風一直持續著枯燥乏味的雙修當中,在凝心閣內,武元力和精神力快速增長,這無疑是令他欣喜的。但畢竟時間緊迫,這樣好的地方,四職業工會不可能長時間的給他這一個新人用,這十日時間,還都是姜術努力爭取來的。

藍楓城。

向來以安寧美麗著稱的藍楓城,這十天可是熱鬧的緊,藍楓城城主大婚將近,可謂弄的滿城風雨,婦女老幼,人盡皆知。

大街上的人,都在議論著一個話題,那就是穆浩然的女婿。那個在比武招親大會上奪魁的人,似乎已經十天沒人見到他了。以藍楓城的繁華,之要他露面,就必然會被人認出來。可是十天都沒有見到他,似乎有些奇怪?一時間,各種猜測,流言蜚語,不斷的傳出,弄得城主府都有些焦急。

「四職業工會那便,有沒有回應?明天就是二十八號了,這小傢伙不會不來吧?」大廳內,穆浩然焦急的不斷徘徊,在他周圍,慕夫人、穆德、穆山、穆水兒,以及即將嫁做人妻的穆靈兒,全都在場。

大喜的日子就在明日,幾個穆家的核心人物,心裡都或多或少的有些震動。雖然明知是假的,但這頭一磕下,可就代表了一種誓言。人這一生當中,哪裡還有比結婚更重要的事情。

門口處,一個管家麽樣的老者,急忙回應道:「你的親筆信我已經送到,四職業工會的會長徐德財回應說,陳風正在他們那閉關,結婚的事會轉達給他的師父,相信今天或者明天,他應該會回來。」

「這傢伙,這種時候還有閑心閉關。」穆浩然顯得有些無語。

聞聽此話,旁邊的穆德插言道:「浩然你也不能這麼說,我看那小傢伙挺好,有天賦,有上進心,靈兒以後跟了他,準保幸福一輩子。」

「大伯,這只是一場假婚禮呢……」穆靈兒面紅耳赤的呻怒道。

「真的是假婚禮嗎?」

穆德怪異的一笑,轉眼將視線移到穆夫人身上,兩人對視一眼,似乎都早已明白了些什麼。

一日無話。

轉眼到了八月二十八日,這日清晨,天剛蒙蒙亮,所有藍楓城的人,有八成都不約而同的早早起床。

大喜之日,終於來到。

四職業工會內部,小竹林中,魂引彌天陣閃動光華,巨石上的凝心閣寧靜異常,十日之時,無有任何變化。

姜術斜靠在一顆粗壯的竹子旁,閉目凝神,該教的都已經教了,接下來,就全靠陳風自己一步步提升了。這些年來,姜術昏昏沉沉的過日子,哪有這般勞累過。但是這一次,他自認為很是值得,他甚至可以幻想的到,將來從東域闖出去的那顆新星,璀璨的綻放在紫晶大陸,而教會那顆新星靈丸術的人,就是他。


「喂,老傢伙,那小子還沒出來啊?」

一道熟悉的聲音從外面傳來,姜術扭頭一看,只見徐德財衣著齊整的正朝這邊走來。

「今天怎麼起這麼早?」姜術疑惑的問道。

徐德財神秘一笑,道:「我是來找陳風的,他今天有很重要的大事,必須得出門嘍。」

「他還在閉關靜修。」


「人家是閉活關,又不是閉死關,喊他一聲不就得了嗎。況且十日之期已過,工會那邊很多人是有異議的,不能讓他無休止的在這邊修鍊啊。」徐德財正兒八經的說道。

「可他的精神力還沒有突破二轉境界。」姜術眉頭微挑。

「哼,你以為真有你想的那麼簡單?」徐德財不理,對著凝心閣便準備大吼一聲,可就在這時,凝心閣內忽然爆發出了一股強橫的能量。

「突破了!」

姜術好像被針扎了一樣,騰的一下就跳了起來,眼泛精光的望著那玉石小屋,靜靜的感受著裡面的動靜。

嗡~

竹林周圍,夾雜於空氣中的武元力開始暴動,轉靈境的突破,並不能強到天降異象,但是這種波動,也很容易令人察覺。

「是武元力的突破。」

徐德財和姜術同時嘆氣,他們本以為是精神力的突破,可結果卻令他們失望了。

嘶嘶~

玉石小屋內,自陳風體內,一條條黑色的能量觸角好似皮鞭一樣,將存在空氣中的各種武元力拍打震蕩,似乎是自身能量過盛而產生的發泄。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