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這黑衣蒙面人。望見此刻如此之多的靈器突然朝著自己殺來的時候,表情憤怒,不由得的脫口大罵起來,不過,他罵人的速度,遠遠不及他出手的速度!

他也明知,自己絕不可硬拼硬!

要不然,吃虧的必然就是自己!


他單腿如同是蛤蟆一般,朝著前方急速的跳去,身體宛如一條蛇一般,朝著地上,急速的掠去,那等舉動,雖然看上去不是太雅觀,可是,那速度卻是出奇的一流。

就算是一個練習過身法的人,見到這黑衣蒙面人此刻的速度,也絕對會吃驚的合不攏嘴。

「靠!竟然這麼詭異?我生平之中,可是從來也沒有見過如此速度。」此刻的蕭焱,掌中的寶劍,直接飛掠出一道劍光匹練,朝著那黑衣蒙面人斬去,此刻的蕭焱,表情也是相當的吃驚!

他雖然是沒有練習過身法的鬥技,可是,他也練習過腿法了,對於一個人若是速度要想快,就必須速度源於腿部,倘若腿部力量不夠,就算是一個人修鍊了天階鬥技的身法,也未必就可以代替出這麼厲害呢速度。

這一劍,勢必要吃空!

所有人的攻擊,必然不會擊中那黑衣蒙面人!

那黑衣蒙面人此刻的速度,簡直就是鬼神莫測。

「哼!你是蛇嗎?就只會這麼貼著地面走?」繞是以孤芳雪此刻的心境,也是被眼前這一幕給震撼住,對於速度,她一向不肯服軟!如今當看到了這黑衣蒙面人的速度,那種表情,明顯是殺機大於震驚。

「此人絕對不可以留在世上!只要他留在世上一天,就必然是我們的對手!」孤芳雪此刻冷哼道,表情頓時嚴肅了許多,同時,她的心神。也是冷冷的控制著夢魘刀,朝著那黑衣蒙面人,橫劈而去。

而此刻的月神殺,卻是毫無表情,沒有任何的震驚,彷彿這黑衣蒙面人此刻的速度,就如同是小丑一般。

月神殺從來也絕不震驚別人的速度,他只知道,自己必須殺人?

無論別人的速度再快,都要死在自己的劍下!


他深信,只要自己劍快,是沒有任何速度可以擋過。

唰!

當那黑衣蒙面人,到了通道的一段的時候,便是直接飛身而起,朝著通道掠去,他此刻的速度,也是非常的快捷,此刻的他,速度變得如同是一隻燕子一般,朝著那少年急速掠去。

只要自己從此地掠去,就必然是自己的天下。

他之所以敢來此地,就是因為,他感覺的出來,此地貌似有股氣息正在吸引著自己!

那究竟是什麼氣息呢?

為何會有如此厲害的感覺。

他也是嗅到了這股氣息,方才敢來到此地!

因為,他總感覺的出來,若是自己抵達到了那股氣息的地方,就彷彿是有了無窮的威壓!

總統謀妻:婚不由你

而他此刻,正是朝著那氣息所瀰漫之地而去,他相信,只要自己過去了,並且適應了那抵擋的氣息,就一定可以反敗為勝!

唰!

他的速度,再度拔高,如同是一道幻影,突然朝著前方掠去,別人也只不過看到一道殘影,軟體就一進來消失不見。

「追!莫要讓他逃了!」此刻的蕭焱,表情頓時大變,畢竟,眼前這黑衣蒙面人給予自己的印象,那可是非常危險的,這若是就真的讓她走出去,自己等人還不死?

蕭焱可是非常相信,若是迦南學院知道了自己等人的行徑,一定會把自己等人給千刀萬剮的!

再次之前,他我是讀後艱難學院的規律,有過了解!

畢竟,這種學院,他敢於讓的新生出來,並且搶奪異水,有一定有著可以讓的所有新生不敢隨意妄動的本事!

當然,這也不能夠排除一些人,而他們,往往不是那種喜歡遵守匯聚的人!

顯然,此刻的蕭焱與孤芳雪還有月神殺便是這往的人物。不過,他們雖然看似是不遵守匯聚,可是他們確實非常遵守匯聚的人了!

「哼,就憑藉你們幾人,還想要追上我?找死不成!」那黑衣蒙面人,此刻表情突然陰沉起來了,畢竟他也是感覺到了,身後也都蕭焱與孤芳哦等人。便是距離自己越來越進,他不得不加快速度。

「逃!我看你往那裡逃去!」此刻的蕭焱,明顯是生氣了,他生氣的時候,就是潛力最大的時候,因為也只有他自己值班,倘若自己不生氣,速度絕對是跟不上的。

他此刻儼然已經把這黑衣蒙面人,當作是一個刺殺的對手!

同時,也把這個黑衣蒙面人,當作是自己比拼速度的對手而已!

蕭焱的速度,瞬間的拔高了許多,然後他單腿讀者地大米重重踏入,而他的人,便是普通話密保光影一般的朝著那黑衣蒙面人殺去。

他的速度,已經超越了月神殺!

而月神殺畢竟還是第一個出手的!

他無論是什麼時候出手,都是那麼的淡定,也了無論是什麼時候出手,都絕不可能當下自己的劍!

他把自己的劍,看的比自己的生命還要重要!

只因為,他這一生,都已經完全的融入了劍上!

劍在人在,劍毀人亡!

當蕭焱的速度攆上了月神殺的時候,而此刻的月神殺卻是不以為然,畢竟,他本就不是那種喜歡依靠自己的身法,他最喜歡的事情,莫過於背後偷襲。

因為,他知道,一個人若是從背後偷襲別人,往往可以看到別人許多的弱點。

正因為他可以看到了別人很多的弱點,所以,他才會變得越來越強大。

把別人的弱點,當作是自己成長的目標,這豈非是世界上最好的事情。

因為你在學習的同事,同時,也在殺人!

這世上,豈非沒有比這事情,更加美妙的事情。

殺人的同時,還可以學習。

孤芳雪此刻的速度,也是瞬間就已經拔高了許多,她此刻,也已經超越了月神殺,可是,她還沒有停下來的打算!

她最關心的人,就是蕭焱!

所以,無論如何,都絕不會與蕭焱距離太遠!

因為,她只有距離蕭焱越來越近,才會更加的0感覺出來,蕭焱是安全的。

月神殺此刻的速度,彷彿是慢了許多,也可以說是,他一直都沒有變!

而他此刻所改變的,就是他的方向!

他行動的方向!

他竟然繞過了最近的距離,朝著最遠的距離,對著那黑衣蒙面人,追殺去。

別人歸於不知道此地的狀態,可是,月神殺卻絕對不會不知道。

他自從來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此地的路口,非常的多,而眼前這一個通道,也只不過是唯一一個寬敞的通道而已!」

他自從來的時候,就已經從此地的後路給看的清清楚楚,雖然此刻他走的這一條路,或許距離那黑衣蒙面人非常的遙遠,可是,他甚至非常的懷疑,若是自己想要擊殺那黑衣蒙面人,就必須從眼前這地方下手!

這地方,甚至可以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所以,月神殺果斷的選擇進入了這裡面。

這裡,非常的黑,但是,也非常的狹隘,月神殺只感覺,自己的行動,都彷彿是受到了阻礙,可是,這麼黑暗的天,這麼狹隘的抵擋,他卻一點兒也感覺不出來有任何的困難!

他只感覺的出來,眼前這地方,那是非常的明亮,普通級白晝一般,他也感覺的出來,此地非常的寬闊,如同是天空一般。

世界上,又有誰的鬥氣屬性,會比月神殺的要黑暗?

又有誰的絕,比此刻的月神殺還要絕情?

荒野之境

孤芳老師也不可能有這麼的絕情。

月神殺行事與此地,就如同是行事在以前的天空一般,只感覺,此地非但沒有任何的阻礙,相反的,卻是非常的順利。



這個地方,就彷彿是專門為他大讚的一般。

又有什麼地方,可以愛的上此地?

月神殺明顯不相信,世界上還有別的地方,可以與此地相互媲美。

就算是再具有誘惑之力的地方,也絕對沒有眼前這個地方要好的多!

因為世界上最好的地方,也絕對好不過,此刻月神殺那心中的殺意!

只要是可以更好的殺了那黑衣蒙面人的地方,便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地方!

月神殺此刻的劍,還是那麼的耀眼,無論是在黑夜,還是在白晝,他身上的那一把比玩具還要玩具的劍,永遠都會大量!

雖然之前,這一把比玩具還要無懼的劍,不會發涼,可是,此刻他一定會大量!

只因為,伴隨著如今月神殺殺人的多少,他掌中的寶劍,已經有了殺氣!

正是這股殺死,讓的月神殺掌中的寶劍,如同是露出了它的崢嶸一般!

孤芳雪此刻的速度,已經陰陰可以趕上了蕭焱,不過,距離蕭焱,他埃及記還是差了一線,但就是這這一線的距離,他無論如何,也趕不上。

孤芳雪也用不著去趕上,此刻自己與蕭焱之間的距離,已經沒有什麼了,就算是蕭焱遇到了什麼危險,她也可以瞬間出手!

顯然,此刻的孤芳雪,她的速度,正是她所想要羽箭的。

「主人,你能夠追上他嗎?」此刻,孤芳雪一面追趕,一面朝著蕭焱問道,她雖然距離蕭焱之間的距離很近,可是,他們距離那黑衣蒙面人的距離,此刻卻是相當的遙遠。

「不能吧!這人的速度,不知怎的竟然是飆升了許多,我望塵不及啊!」蕭焱此刻也是極度的無語,根本就沒有想過,那黑衣蒙面人,竟然是還有這等的速度,他望著那黑衣蒙面人的背影,顯得非常的抱怨!

他早就已經對了這黑衣蒙面人動了殺心,而只要自己殺意一動,就絕對要致別人於死地!

「月大哥呢!」蕭焱突然厲喝道,表情微微一邊,他們只顧著追殺眼前這黑衣蒙面人,竟然黑乎乎望了月神殺,就連月神殺繞道而行,都不知道。

「不知道。」聞言,孤芳雪突然道,語氣當中,也聽不出來什麼不妥,顯然,此刻的孤芳雪是不會懷疑月神殺,就算是之前,他也絕對不會懷疑月神殺!

因為月神殺是蕭焱的兄弟,她相信月神殺,也就要必須相信蕭焱。

「算了,我們還是繼續,我估計,大哥已經處於我們前面。」聞言,蕭焱搖了搖頭,雖然他此刻並不值班,為什麼月神殺會消失不見,不過,他對於月神殺的為人與行事作風來看,月神殺必然是有了把握,有了殺那黑衣蒙面人的把握,要不然,此刻的月神殺是不會離開自己的。

聽得蕭焱這麼一說,孤芳雪的表情,也是相當的驚奇,畢竟,之前蕭焱所說的前半句,還不是多麼驚人,可是,那後半句,實在是讓人感覺匪夷所思啊!


月神殺竟然已經來到了自己與蕭焱前面?

她怎麼可能相信呢?!

不過,她又如何不肯相信呢?!

這話若是從別人口中發出,她自然是不會相信,但是,這話卻是從蕭焱口中發出!

而從蕭焱口中發出的話,就算是假話,她也一樣相信!

孤芳雪對於蕭焱,無論是在什麼時候,都是那麼的信賴。

所以,這種時候,她也更加不會懷疑。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