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盛軒是第二次見面,白盛廷則是初見,陳風不由得偷偷打量起兩人,雖然沒察覺什麼,可向來謹慎的他,始終覺得兩人並沒有那麼簡單。

好在彼此不熟,兩人也只是簡單聊了兩句就告辭離開了。

“你…你不進去坐會嗎?”

衆人在門口呆了一會,因爲風大,所以衆人紛紛回屋,白靈兒臨走前呆呆地看着陳風問道。

“不了,我家裏還有事,下次。”

陳風笑着對對方擺手,將車鑰匙遞給了白盛南。

“你在江城沒車,這車你留下開吧,不礙事。”

白盛南倒是大方,又將車鑰匙遞給了陳風。

“哈哈,這怎麼行呢?怎麼說也是一輛上百萬的豪車。”

陳風笑着瞄了眼身旁那部黑色奔馳。

“十部車也不及我妹妹的安全重要,開去吧。”

白盛南大方的擺了擺手。

“還是別了,如果白董真想謝我,倒不如幫我個忙?”

陳風笑着說道。

“哦,什麼忙?說吧,在江城,我白盛南還是說得上話的。”

白盛南扯着嗓子答道。

陳風也不再客氣,將自己的計劃告知了對方。 “你要在江城搞地建廠?”

白盛南驚訝地問道。

“對,至少100畝。”

陳風答道:“可我在江城沒什麼勢力,有些周折。”

白盛南頓了一下,轉身看着白靈兒,眼見着對方低垂着頭面無表情,他也不曉得對方是否有過什麼承諾。

“白董,事實上我只要你幫我牽線即可,其他事情我自己來辦。”

陳風看着對方不說話,索性降低了要求。

“不…你別誤會。”

三世獨尊 :“我們白家在開發區有塊地,不大,20畝左右,目前只是作爲倉庫,如果你需要,倒是可以給你。”

“真的?”


陳風詫異問道。


“當然,我說過白家欠你一個人情,任何東西跟我妹妹比起來,都不值得一提。”

白盛南邊說邊看着白靈兒:“只是地方不大,距離你的要求還很遠,所以我有些猶豫。”

白靈兒聽到對方的話,擡頭看了眼白盛南,眼神對焦之際,她又默默移開了。


“哈哈,沒事,其實我也可以一步一步發展,反正一口吃不成胖子,有這地方,絕對能幫上大忙。”

陳風對着白盛南拱手感謝。

“只是我很好奇,你都在西川站穩腳本,這次又想倒騰什麼廠?”

白盛南打量着陳風問道。

“呃,這個嘛……”


陳風沒想到對方居然對自己的小生意也有興趣,頓時噎住了。

“別緊張,我只是隨口問問,涉及商業機密就算了。”

白盛南倒是大方,看着對方猶豫,索性不再深究。

陳風也沒進一步解釋,只是微笑着聳了聳肩。

“你再陪陳風聊會,外面風大,早點進去。”

白盛南看着白靈兒關切說道,可對方始終沒有迴應,他也只能靜靜走開。

“怎麼?還不原諒你哥啊?”

陳風笑着推了推白靈兒說道:“差不多行了,怎麼也是你哥,看他爲了你多大犧牲。”

“哼,他除了會給錢,會從物質上補償,他還能幹什麼?”

白靈兒傲嬌地撇着嘴一臉嫌棄,隨後輕輕踢了陳風一下:“老實交代,你要土地建廠,準備搞什麼?”

“哈哈,商業機密,小打小鬧,大小姐你不會有興趣的。”

陳風隨意打趣搪塞着。

“什麼商業機密,你不說怎麼知道我沒興趣?”

白靈兒伸手掐住了陳風的手臂嗔怒道:“你說不說?不說我把地收回來。”

“哎吆,大小姐,你別每次動不動就掐人啊,是真疼。”

陳風嫌棄地掃開了對方的手,揉着生疼的手臂一臉不滿。

“誰叫你不老實的,快說,別考驗我的耐性。”

白靈兒再次擡起芊芊玉指威脅道。

“行了,怕了你啦,我的姑奶奶。”

陳風舉起雙手投降,順便把計劃告訴了對方。

“什麼?電子製造廠?生產手機?”

白靈兒聽完陳風的想法,詫異問道。

“對啊,不搞點有技術含量的,難道一輩子當你家的二道販子?”

陳風微笑着答道。

“可手機的技術含量很高啊,你有人才嗎?你有資金嗎? 重生都市之絕世帝尊 ?”

白靈兒接連問了好幾個問題。

“哎呀我的姑奶奶,你啥時候變成問題寶寶的。”

陳風一臉嫌棄:“凡事都要一步一步來,沒人找人,沒錢找錢,沒市場開發唄,我去西川的時候,不也什麼都沒有。”

白靈兒仔細端詳了陳風一會,抓着下巴點了點頭:“這點我倒是相信,反正我不管,你的電子廠,我要入股。”

[綜英美]英雄時代 昂?”

陳風驚呆了:“姑奶奶,你又整什麼幺蛾子啊?入股?我自己都不知道靠譜不……”

“哈哈,沒事,反正地是白盛南的,虧錢也得虧他的。”

白靈兒翹着嘴角笑道:“我看上你這個人就行。”

突然間聊天內容有些曖昧,陳風有點傻住,白靈兒還沒意識到自己的話有問題,依舊笑嘻嘻面對着陳風,直到看着對方一直直勾勾看着自己,她才意識到話有歧義,一下子漲了個大紅臉。

不過白靈兒沒做解釋,只是拍了拍陳風的肩膀笑道:“反正我不管,你的廠我必須入股,不用多,5%都成。”

說完,白靈兒蹦蹦跳跳地走開了。

看着對方離去的背影,陳風無奈地微微一笑。

秋日的太陽落山早,夕陽斜照,映出天邊一片紅霞,萬丈光芒漫天射,一切希望在人間。

“嗡嗡嗡,嗡嗡嗡……”

此時陳風懷裏的手機發出震動的聲響。

陳風掏出煙,邊抽邊往車邊走去。

“喂,彈弓,什麼事?”

電話一接通,陳風笑着問道。

“瘋子,你在哪?怎麼老不接電話啊?”

郭奇偉焦急地問道。

“昨晚去了鄉下辦事,沒信號,白天忘了看手機,怎麼了?”

事實上今天一直在逃命,陳風還沒機會看手機。

“哎,你媳婦,慕雪要生了……”

郭奇偉慌張說道。

“什麼?”

陳風驚呼一聲問道:“那…那雪兒現在人呢?什麼時候的事?”

“昨晚凌晨,慕雪突然羊水破了,雲佳一直找不到你,最後找了喇叭,喇叭找了我……”

郭奇偉解釋道:“我連夜幫着叫了救護車,這會在人民醫院待產呢。”

“我艹,我太糊塗了……”

陳風罵了自己一句問道,急忙扔了煙,邊啓動車子邊問道:“那…那雪兒現在怎麼樣?生了沒?”

“沒呢,因爲是羊水先破,醫生說只能躺着等待,早上開始肚子疼,這會開了六指……”

郭奇偉吭哧吭哧說道:“文菁在幫忙照顧,我和雲佳在外頭等着,你在哪?趕緊過來。”

“我在路上,開車呢,你幫忙照看着點,很快到……”

陳風邊開車邊說道。

“行,你自己小心,快點。”

郭奇偉交代了一聲,然後掛斷了電話。

陳風隨手扔了手機,心急如焚,恨不得把車子開出飛機的速度,一路上不斷超車,愣是縮短近20分鐘時間就抵達人民醫院。

“待產區……”

陳風一進醫院,就按照路標指示牌方向一路狂奔。

因爲電梯太慢,他還爬了四層的樓梯,剛踏出樓道,遠遠地就看見幾個人焦急地等在門外。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