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特也是團隊的負責人,他和史密斯不對頭,現在有這麼好的機會,肯定是把史密斯往死里整。

。 公治乾馬上點頭。

慕容復臉色一動,有些不願。

李道強毫不猶豫搖頭,沉聲道:「抱歉,兩位弟兄的分量、還不夠一千多萬兩銀子。」

鄧百川二人臉色不好看,卻也說不出來。

連他們自己,都不覺得自己的分量能價值一千多萬兩銀子。

「可是我慕容家並沒有那麼多銀子,而且我家公子如果不離開黑龍寨,又怎麼還這筆錢?」鄧百川冷靜道。

李道強一聽卻像是鬆了口氣,輕笑道:「沒事、我要的就是一個安心,也給寨中弟兄們一個足夠的說法。

慕容兄待在我黑龍寨,憑兩位兄弟還有慕容家的掙錢能力,我還是相信的。

而且慕容兄在我黑龍寨,也可以做一些事,來還一些錢。」

一番話,說的三人臉色都是僵硬。

他們當然不可能同意讓慕容復待在黑龍寨。

但是他們也聽明白了,沒有給足這筆銀子前,李道強不可能放慕容復離開。

慕容復越想心中越憋屈,那股羞辱感也來了。

咬咬牙、維持著面子道:「事關重大,李、兄可否給我一些時日,讓我考慮一二,也想想如何籌錢。」

「當然沒問題,慕容兄在我黑龍寨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慕容兄慢慢想、不著急。」李道強立即爽快的答應了。

「多謝。」慕容復嘴裡憋出兩個字。

「沒事,那我就先忙了,明天我再來看慕容兄,如果想好了、也隨時可以讓人稟報我。」李道強友善道。

說完,邁步離去。

離開房門,臉上笑意更濃了幾分。

果然,這世上、還是臉皮厚的人才能吃香啊。

一番稱兄道弟,雖然雙方肯定都心知肚明,不會真的拿對方當朋友。

但雙方之間,也還會維持著一份臉皮。

他要的,就是這份臉皮。

有了這個,慕容復交錢的過程,會好做不少。

同時,以後才能更好的來往。

一個慕容家,可不是一千多萬兩就能掏空的。

代代強者積累下,誰知道他們究竟有多少錢?

對這個世界的有錢人,李道強從來都不敢小看他們的富有。

他自從知道錢的重要性后,他印象中最深的前世武俠影視劇,就變成了天下第一的一段劇情。

鐵膽神候向萬三千要錢,一萬萬兩,也就是一億兩。

萬三千怎麼回答的,一點沒猶豫,只說籌措一下。

可想而知,萬三千究竟有多少錢。

一段時間中,他最想交的朋友,就是萬三千了。

這個世界比天下第一大多了,銀錢流通更是如此。

萬三千是如今的大明國第一首富,只會比影視劇中更加有錢。

而論及財富、宋國可絕對不比明國差。

哪怕雙方之間國力、國土相差不少。

當然,財產跟真金白銀,還是不一樣的。

真要慕容家一下子拿出一千五百多萬兩,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需要時間。

如何運送到黑龍寨,也是一件麻煩事。

不可能都用銀票的,雖然這個世界銀票大行其道,非常堅挺。

但一下子換取大量的銀票,也很可能引起麻煩。

一千五百多萬兩銀子,這筆數目很大。

各方面都不能大意,所以李道強很清楚,他不能急。

更需要與慕容復維持一份臉皮,慢慢來。

而以後,不管是慕容家本身、還是以慕容家為跳板。

都值得他需要那份臉皮。

總的來說,他與慕容家絕不是一竿子買賣,慕容家大有可為啊。

想著,又不禁繼續跟著慕容家這條線,思索了下去。

另一邊的房間中。

見李道強離去,慕容復再也忍不了了,一巴掌拍在身邊的木椅上。

「混賬、欺人太甚。」

「公子、小心隔牆有耳。」鄧百川臉色也很難看,但還是傳音勸道。

同時,施展真氣隔絕周圍聲音。

公治乾也如此做。

兩人合力下,也足以保證談話不被人偷聽。

哪怕對方是宗師強者也不行。

慕容復任他們施為,喘著粗氣,氣憤難平。

「公子、事到如今,我們必須低頭,公子也要儘快離開黑龍寨。

慕容家眾多產業,不能少了公子坐鎮。

還有江湖名聲,也需要立刻解決。」鄧百川冷靜道。

慕容復咬牙,又想起了江湖名聲。

這一戰他敗了,敗的極慘,他已經能想象到武林中人會如何說他了。

想著,就是一陣羞辱感涌遍全身。

但終究,心中夢想大志佔據了上風、壓到了一切。

開口低沉道:「沒錯,我要儘快離開黑龍寨,不過李道強不拿到錢,是不會讓我走的。

這個錢、給他。」

說著,心中極痛。

那都是慕容家歷代積攢下來的錢,為了復國的錢。

見慕容復做出了決定,鄧百川二人都鬆了口氣。

他們就怕公子想不開,錢雖然重要,但公子的安全遠遠的要更加重要。

「公子,就算要給錢、我們也不能直接拿出這麼多錢。

賣產業,借錢,這些我們一定要做。

還有如何把這麼多錢運來黑龍寨,也是一件不簡單的事。

另外,江湖上、我們也必須立刻做出反應,要引導一些說法。」鄧百川細緻的說道。

慕容復、公治乾二人點頭,表示贊同。

他們都明白這其中的意思,很快,三人開始為這些事商議起來。

就在黑龍寨李道強想著如何把錢拿到手,慕容復想著怎麼離開黑龍寨時。

隨著那一萬多的江湖中人散去,離開了浮雲山。

浮雲山中發生的種種事情。

尤其是李道強與慕容復的一戰,飛速向天下四面八方傳播開來。

眾多的信鴿、信鷹穿梭。

無數的快馬加鞭。

甚至是高手奔行。

等等各種各樣的手段下,消息傳播的速度極快。

荊州城、整個荊州。

再是以荊州為中心,風暴一般擴散。

所過之處,真正引起了一陣陣浪潮。

如果說突破到了宗師之境,是名傳天下。

年紀輕輕就突破,是錦上添花。

那麼數招之內打敗生擒一位宗師強者,再加上自身年紀輕輕,對手還是赫赫有名的姑蘇慕容。

這種種加在一起。

就形成了一位年輕的真正天下頂尖強者崛起。

所有人、所有勢力都必須重視的天下頂尖強者。

無數人的嘴裡,開始議論起李道強這三個字。

無數強者的心中,也加上了這個名字,主動去仔細了解這個人的信息。

相比來說,連城訣寶藏、一下子成了陪襯,好像無關緊要了。

這就是這個世界的本質。

強者才是一切。

一個連城訣寶藏,還不足以壓過一位年紀輕輕的天下頂尖強者。

這時,連城訣寶藏,成了李道強應該有、可以有的東西。

那種貪婪,悄然散去了大半。

跟黑龍寨的種種規矩、李道強的貪財,一起成為了無數江湖中人聊天的談資。

這就是實力的作用。

就如回到荊州城中的凌退思。

心裡沒有了謀算的想法,只剩下了不安、恐懼。

李道強不會知道吧?

應該不會的,我做的都很隱秘。

不行,我要想辦法做準備,讓他即使知道了、也不能殺我。

想辦法,必須想辦法。

手顫抖了幾下,像是想到了什麼,馬上開始寫東西。

遠在臨安城中。

賈府。

那位中年人在一天後就收到了消息,眉頭頓時一挑,露出了罕見的驚訝之色。

「好一個李道強!」

嘴裡輕聲道了一句,沉思一下道:「你覺得李道強的真正實力到了哪一步?」

「根據現場的各種跡象情報,李道強實力完全勝過慕容復。

即使慕容復可能有所大意,但李道強的實力、也到了宗師中頂尖強者的水準。」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