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形勢是,少林對付血營,並且派出達摩院三大金剛協助天朝。花網,武當,峨眉,丐幫,天朝,少林達摩院三大金剛形成聯盟對付燕軍和妖界五大派聯盟。逍遙和蜀山互相牽制。花網,武當,峨眉,丐幫對陣妖界四大山脈,分別是天山山脈,由花網鎮守。武夷山山脈,由丐幫鎮守。祁連山脈,由峨眉鎮守。蒙古山脈,由武當鎮守。天朝和少林三大金剛合力鎮守妖界最大的山脈-萬獸山山脈。其他古系、新系的幫派則態度不一,有些被血營收買的則是幫忙對付少林,有些幫派雖然表面上中立,但確暗地裏阻止燕軍的騷動,爲天朝分擔了不少負擔。

看來我和血魁羅剎一戰,引發了天下戰亂。 與血營的衝突牽動了天朝的氣運。導致天下大亂。這個是我意想不到的。目前,我顯然已經成爲血營的大仇人。

我們隨着商隊一路北上,這隻商隊要前往天山。對鎮守天山的花網幫派進行物質供給。商隊此行是沒有利潤可言的,後來才知道這個商隊都是由單身商人組成。前往天山尋求受傷的花網戰士,如果中意的話只要對方願意,便可以帶下山療傷,然後結成夫妻。我也是到現在才明白,花網幫派中全是女性,而且都是單身女性。

我對找老婆這種事情不太感興趣,因爲我有老婆了。雖然小菜也想去天山看看,但半路還是追隨我下車了。我們在蒙城下了車。

李晟說蒙城有一卦摩羅碎片。不知道持卦者有沒有到少林去參戰。想到這,突然想起血魁羅剎。如果血營再次召喚血魁羅剎,不知道少林如何應付。雖然少林藏有幾個老不死的。但是我還是擔心。算了,現在離少林這麼遠。心有餘而力不足啊。進入蒙城,人並不多。凌亂的街道無人打掃。這是戰爭致使民不聊生。但是做生意的人還是有,一些商販販賣的都是基本的生活用品。平常的小玩意兒可以看見散落了一些在街上。慶幸的是客棧都有營業。

小菜找了間客棧,名叫:福來客棧。女人對名字都愛講究。結果客棧房滿。連續跑了幾家客棧,都沒有空房。幸運的是當我們準備放棄找客棧時,看見了最後一家客棧,一問居然有空房。說是剛走了房客。在蒙城奔波了大半天。人已經很疲憊了。我招呼了些小菜和五斤牛肉。找了張桌子坐下休息。小菜也很疲憊,坐下後就趴在桌子上。這個客棧可都不是普通人啊!從武者到武宗。其中武師居多。隔壁桌的一夥人正在談論。

“聽說,蒙古山脈昨天又發生衝突!武當真人啓動了北斗七星陣,阻擊了妖尊。而且擊殺了不少妖王。”

“哎,我來這裏都兩個月了。什麼東西都沒有。在幫助武當阻擊妖軍時,只得到了一枚中妖內丹”

“你實力不濟怪得了誰。聽說蒙古客棧的獨行者已經取得了三枚妖皇內丹了。”

“哎,在這裏擊殺妖怪取內丹賺得了幾個錢。有本事去擒拿那個少林戰佛啊!血營可是出了一千萬兩黃金懸賞呢!”

“誰知道這是不是血營的詭計?什麼少林戰佛,我看根本就是血營憑空捏造的,爲攻打少林找個藉口而已。”

“誒,這你就不知道了。確實是有戰佛這個人。因爲戰佛出現可不止一次兩次了。聽說這個戰佛相當了得呢!”

“不了得怎麼移平燕山,那次對決後戰佛消失了大半年了。估計也已經死了。畢竟受了致命傷。”

“來咯,客官,您的菜已經給您備齊了,請慢用!”我聽得入迷,被小二叫醒。我發現小菜已經睡着了。我抱起小菜,叫住小二。

“誒,客官。您吩咐!”

“我妻子睡着了,不方便在外面吃。把菜送到我客房來。”

“好咧”小二開始收拾飯菜。我上樓了。我剛給小菜蓋好被子。小二就敲門了。進來擺放好後準備出去時,我再一次叫住了他。

“客官,您吩咐!”小二服務態度很好。總是半鞠着身子。

“我想知道有關於血營懸賞的事,你可有聽說到什麼沒有?”

“客觀,來的客人談論中小的聽說血營懸賞少林戰佛。活捉可領賞金一千萬兩黃金吶,死屍也可以領到一百萬兩白銀。這可是不得了的懸賞啊。普天下也只有血營纔拿得出手啊!”

“還有其他的嗎?”

“這個嘛…哦,對了。血營還懸賞了少林俗家弟子。至於具體情況小的就知道了。客官還有什麼要問嗎?小的忙去了?”

“你等一下。”這個店小二我很喜歡,我回頭取出一兩銀子遞給店小二。

“客官,這可使不得。被掌櫃知道了就不好了!”

“拿着,我的事不許對外人說起。”

“謝謝客官,謝謝客官。”小二顫抖的接過銀子,顯然是不曾擁有過這麼多。


血營啊血營,你做得過分了。懸賞俗家弟子可不是明智的選擇。 俗家弟子的力量可是你不可估量的。 我站在屋頂,看見不遠處有一條山脈。巍峨雄偉,非常廣大。山脈中的妖怪數量非常的龐大,而且不等量的抱團在一起。想來那就是蒙古山脈了。在靠近蒙城的地方有一個小平原。駐紮着不少人。那裏的熱鬧程度遠比蒙城好多了。


這個客棧聚集的是武人,這個世道有個不成文的規律:武人不太喜歡魔術師或黑暗者,所以一般會分開聚集。我回到自己的客房,小菜還在酣睡。我開始吃着已經涼了的牛肉和小菜。邊吃邊想着那個獨行者。居然取得三枚妖皇內丹。看來修爲不淺。明天先打探下摩羅碎片,然後再去前線的武當陣營中看看。

深夜了,我輕輕的叫醒小菜。小菜眯着眼睛趴在我身上,想繼續睡。我告訴小菜,我準備探探蒙城。小菜一聽說我要離開,馬上來了精神。睡了那麼久,這下精神很足,蹦蹦跳跳的跟在我身後。我停下來,讓小菜伏在我背上。蒙城裏高手衆多,小菜是很容易暴露身份的。我探查着蒙城裏的氣息。在一個大戶人家的院子裏落了下去。然後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一個人的客房。我用天目發現此人身上的氣息是少林的七十二絕技之一:無相神功。所以纔來找他。我放下小菜,收起加持在小菜身上的靈力。讓小菜散發出妖力。果然,無相神功馬上招呼了過來。被我輕輕化去。小菜躲在我身後。我用靈力壓制着這個少林俗家弟子。點亮了油燈。

“啊,邢湛!居然是你?”這麼快就認出我了。我仔細一看,原來是當初在達摩院被我蹂躪的那個小鬼啊!

“原來是你啊,蒙戰。已經長大了嘛。哈哈哈。”

“邢湛老大,你戰佛狀態完成了吧?都把燕山移平了。”

原來蒙戰是個富家子弟,從小就被送去少林學藝。才26歲就已經是巔峯武宗了。我們兩個小談了一會兒。彼此互相瞭解個大概後。我詢問起摩羅碎片的事。這個時候小菜伏在我的背後,雙手環抱着我的脖子。閉上眼睛,把頭倚在我肩膀上。完全不關心我和蒙戰的談話。

“你知道摩羅碎片嗎,哦,還有那個獨行者什麼來頭?”

“哇,你真會問啊!獨行者不就是持有摩羅碎片的魔術師。”

“這麼巧!跟我說說獨行者。”

“獨行者是血營的魔術師。”一聽到這裏,我頓時大笑起來,血營啊血營。真是冤家路窄啊!

“獨行者名字叫萬山銘。是呼風魔術師。管理蒙城的血營分派。最近妖界衝擊武當防禦。他也去了前線。估計還沒有回來。想找他麻煩,最好等他回蒙城。畢竟武當是不會讓你亂來的。”

“我可等不了,他要是死在妖怪手裏。我找摩羅碎片不是又麻煩了。明天就去。”

任憑蒙戰如何阻止我都沒有用了,最後蒙戰只能是和我一起去前線。獨行者將摩羅碎片和其他東西拼成神盤。並且可以利用神盤使用禁斷之術,可以對抗高一個等級的對手。以獨行者的實力無非可以對付落雷或者武聖級別的對手罷了。但凡是禁斷之術對施術者都會又反噬,量獨行者也不會輕易的使出來。小菜拉着我不讓我去,不想讓我再冒險了。不過以我的性格是一定要去的。

第二天,在蒙戰帶領下,我們來到了武當駐紮地。果然不愧爲武當。均勻分佈了勢力形成一條防禦線。讓我吃驚的是這條防禦線的組成人物個個都很恐怖啊。可以和擁有三大金剛的達摩院的實力比肩啊。後方是武當弟子,數量不少。再後方是炊事營。然後再往後聚集了許多人,在地上用布一鋪,上面擺滿五顏六色的內丹。時不時有人路過詢問價格。這些人賺錢賺得不要命了啊!小菜對那麼多內丹反感,我也沒有多逗留,就往前方走去。

獨行者並不難找,因爲整個前線的呼風魔術師並不多,在蒙戰指認下,排除得就只剩下前方大營裏的那個魔術師了。那個大營是武當主營。我馬上朝大營奔了過去,蒙戰趕緊阻止我,怕我又和武當結下樑子。可是,他哪裏阻止得了我。

“哈哈哈哈,萬山銘,你出來。”巨音驚動整個前線。蒙戰雙手合十,不斷的念:佛祖保佑,佛祖保佑。。。。。。

這時候從大營內出來一夥人。其中有一個披着黑袍的魔術師是獨自一個人,並沒有混在其他人裏。其他人一看就知道是道士。魔術師手握着法杖,法杖上鑲嵌着一個神盤。我回頭看看蒙戰,蒙戰點點頭。原來這個就是獨行者嗎。 我毫不給面子的招呼出了獨行者。當然,並沒有冒犯武當之意。不過看那些個道長們好像不是很喜歡我。



“何方小輩,竟如此無禮。”咦?這個獨行者喉嚨被踢碎了嗎?聲音又啞又粗。好難聽。

“少林戰佛-邢湛,嘿嘿嘿。我來取你的摩羅碎片。”

“哈哈哈哈,原來是少林垃圾。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待老夫來擒下你。”這個獨行者還真是自大。

“老鬼,交出摩羅碎片。我不再追究你侮辱我少林之事。乖乖的做你該做的事去。”我放出最後通牒。

獨行者突然散發出強大法力:“真是狂妄啊!讓老夫試試你這垃圾吧!”

“且慢,不管二位有什麼恩怨!請不要在此動武!貧道風清,武當與少林素來交好,還懇請賢侄看在貧道的薄面上將個人恩怨放後。現在大敵當前,若因此亂了軍心,妖界必然來犯。也請獨行者萬前輩三思。”原來是武當風清道長。果然有領袖風範。

“我本無意挑起爭鬥,只要獨行者交出摩羅碎片。侮辱我少林一事我可以不再追究。”我做出退步。希望萬老鬼不要欺人太甚。

“不是老夫不給武當面子,此乃毀我幫派之人。有不共戴天之仇,老夫豈能坐視不管。今天必定擒下此孽畜。”萬老鬼爆發出強大的法力,震得營帳不斷顫抖。

風清道長爲了大局,被迫發出氣息,阻止萬山銘造成破壞。這萬老鬼真是不識好歹,我打開天目,眼神中散發出一種強大的威懾力,幾乎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這是何等的威懾?神識歷經混沌無限輪迴的我將天目的威力發揮得更上一個層次。

當我眼神掃向萬老鬼的法杖時,神盤開始顫抖起來,萬老鬼急忙雙手震壓神盤。有什麼東西在呼應我?我加強了天目的威力,萬老鬼的法杖突然脫離了他的雙手,漂浮在萬老鬼的頭頂。萬老鬼上前阻止,但是法杖上的神盤突然掙脫法杖,然後嘭的一聲分裂成了十幾塊碎片,其中一塊向着我飛過來。我一驚,難道是摩羅碎片?我伸出手接住一看,果然是摩羅碎片,和在少林寺密室中看到的那個一模一樣。沒想在天目面前,摩羅碎片居然自己做出了迴應。

“哈哈哈哈,萬老鬼,借用你一句話:得來全不費功夫。想要回摩羅碎片就跟這我來啊。”我朝蒙古山脈飛奔而去,小菜突然撲上來抱住了我,隨我一起飛了出去。風清道長一直在觀望,沒有出手相助任何一方。看來萬老鬼並沒有和武當搞好關係嘛。

獨行者萬山銘,我必須把戰場移開,如果你跟上來了,我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和你算算侮辱我少林之事,也不會太爲難風清道長。但若你不跟上來,回到蒙城,我也不會就此罷休的。被奪了摩羅碎片的萬老鬼暴怒,雙眼都充滿了血絲。咆哮着追着我出了武當的防禦線。來得好。

來到了武當和妖軍作戰的空地上,我停下來。還沒等我喘口氣,緊跟而來的萬老鬼就爆發出強大的法力,揚起漫天的沙塵。萬老鬼的法力滲透進沙塵中,控制着這漫天沙塵。形成三條沙塵飛龍,從三個方向向我攻擊而來。萬老鬼怒吼道:“受死吧。”現在的老前輩都這麼目中無人嗎?明明都失去了法杖,實力大減。還如此的囂張拔絝。李晟就是教你們這樣不知死活的橫衝直撞嗎?你法杖在手,我尚會懼怕你三分。可惜你現在爆發出來的力量不過一個低級呼風而已。蒙戰說你除了倚仗神盤可以發動一種禁斷術外,你還會另一種禁斷術,而且反噬後果非常嚴重,不到生死關頭都不會輕易使用。現在這麼憤怒的萬老鬼,我可不想看你放什麼禁斷術來對付我。

“萬山銘,記住我乃少林戰佛。”我啓動戰佛,迎向萬老鬼的法術,釋放靈力迎擊沙塵飛龍。釋放的靈力逐漸在空中匯聚,形成巨龍的形態。靈力巨龍仰天怒吼一聲,一招神龍擺尾衝散了萬老鬼的沙塵飛龍。我抓住機會,突襲進萬老鬼的禁區,對着萬老鬼胸口放出了強力的內突。萬老鬼頓時噴出一口鮮血,鮮血中夾雜着內臟碎片。這魔術師的身體素質就是差,遠沒有武術者的強悍,一招內突便讓你失去性命。萬老鬼的眼神慢慢失去了生機。我返回到小菜身邊,用靈力護住小菜。因爲我感覺到了蒙古山脈山腳突然出現了數量龐大的小妖,以排山倒海之勢衝擊而來。果然引來了妖界的進攻。

我帶着小菜迅速退去。突然,有四個妖皇朝我們追擊過來。我全速撤退,武當的援軍已經向我這裏過來了。當妖皇就快追上我和小菜時,出現了四道藍色影子,擋下了妖皇。風清道長也趕了過來。

“速速退回,妖界出動了大量的小妖衝陣,想紊亂我軍心。大家退回防禦線備戰。”風清道長果然臨危不亂,沉穩的指揮着。

“道長,這是我妻子。她是白狐妖。能否請道長先行帶我妻子回去,我隨後就到。我妻子很善良的,不會傷害任何人的。希望道長不要歧視她,晚輩還得解決下自己惹出來的事。”

“老公,我不要離開你。”小菜開始緊緊抓住我的手。

“聽話,一些小妖而已。如果妖皇再出現我就馬上退回去。”我將小菜交給道長,道長們強行用氣息包裹小菜,帶了回去。並囑咐我一定要以大局爲重,切勿個人主義。

我落下底面,開始吸收大地之靈。已經是可以看見密密麻麻的小妖們衝過來了。這時候傳來一個聲音,是妖尊。

“小鬼,你是何人?”我吸收大地靈力,撼動大地的震了幾下引起了妖尊的注意了。

“少林戰佛-邢湛。”說完,我發動天目最強狀態。爆發出了能震碎靈魂的霸道之威懾,掃射着衝過來的小妖。這些小妖的神識都極其的脆弱,被我天目的威懾之力掃過,頓時兩眼無光,神識被我震碎。整片整片的小妖倒了下去。凡是衝過來的無一倖免。一萬,兩萬,三萬…當小妖倒下去五萬之數時,終於恐懼佔據了他們的內心,全部掉頭往回跑,再沒有誰敢衝上來。這個時候妖尊突然衝了出來。我趕緊全速後退,向防禦線飛去。妖尊爆喝:“留下爾之性命。”

天目的過度使用讓我疲憊不堪,不然的話我又何須如此狼狽的逃跑。不過妖尊還是晚了一步,我成功的逃進了防禦線內。妖尊身後追隨着好幾個妖皇。看見我進入武當設置的防禦線後合力朝我發出最後強力的攻擊。

“北斗七星陣。”武當道士看見妖尊發動攻擊,立即佈陣,替我阻擋下了這次攻擊。妖尊忌憚北斗七星陣,不敢再前進半步,帶領妖皇迅速撤退。畢竟損失了五萬小妖。蒙古山脈駐紮的妖界聯盟軍算是元氣大傷了。

我一陣疲憊,讓小菜攙扶着。風清道長很高興的把我迎進了主營。 身體上的損傷,我是可以自行修復的。但是神識受到損傷,就沒那麼簡單了。上次對戰血魁羅剎,幾乎打散了我的神識,之後纔會墮入混沌輪迴中。這次超負荷使用天目,又對神識造成傷害。不過傷害沒有那次那麼嚴重,至少還是能夠勉強的啓動戰佛。但是靈力的控制就不能隨心所欲了。這對戰佛的發揮至關重要。我進入營帳後馬上打坐調養神識。這還是我第一次打坐,方丈曾經說過武的最高境界就是修煉神識,當修煉出神元后就可以飛天成神了。所以和尚們幾乎天天打坐,休養生息。

從來都沒有打坐過,完全不懂得如何定神。總是一陣暈眩,然後很疲憊,想睡覺。這次是萬萬不能睡,上次一睡睡去了我七個多月的時間,而且睡過了還不知道有沒有完全恢復神識。我實在是無法集中精神,我看了看小菜,小菜一動不動的,很是緊張的盯着我。爲了安慰小菜,我告訴她自己只是神識受損,沒有受傷。小菜反倒放心下來了。

“嚇死人家了,神識受損只要定神就可以慢慢恢復了!”小菜講得好像很簡單似的。

“老婆,教教我,怎麼個定神法啊!”趕緊學習學習。

“嗯,其實不難啊。我們妖修煉的時候都要先定神的。就和人類的法力修煉者一樣啊。只要把全身肌肉都放鬆,然後調整好呼吸。放下所有的雜念,讓自己進入最舒服的狀態就好了。”聽上去好像是很簡單。

我照小菜說的試着定神。但是很難吶!摒棄雜念,我總是沒辦做到。總有揮之不去的雜念突然衝擊我的大腦。我開始慢慢煩躁起來。耳邊傳來小菜的聲音:“老公,不要煩躁哦。如果無法甩開雜念,就接受他們啊。煩躁可是定神大忌啊。少林寺的和尚們打坐時不都念念有詞嗎!老公也可以念念啊。我想老公應該知道念什麼吧。小菜不敢接近少林寺,因爲正氣太濃郁。所以不知道和尚們整天唸的是什麼。”

小菜的話提醒了我,我開始慢慢接受雜念的衝擊。一條一條理清楚,然後放置一邊。接着口中重複默唸着:南無阿彌陀佛。我盤起雙腳,上身筆直,雙手合十。慢慢的,我開始進入一種虛無的狀態中。被我理出來的雜念在一句一句的南無阿彌陀佛中慢慢消失。我全身無比放鬆起來。

突然,我被小菜叫醒了,醒來才發現自己飄離了地面。一醒過來就掉了下來。屁股重重的摔在了牀上。小菜湊過來說:“風清道長剛纔在簾外叫你。我說你睡着了,讓他等一會兒。”

我在營帳內的休息室中,休息室用簾子隔了起來,然後再擋了塊屏風。屏風外就是道長們商量的地方。裏面的休息室說話小聲點,外面是聽不到的。因爲在休息室,大家是不會無聊到用氣息探測聲音的。所以我大可以放心的和小菜談話。

“小菜,我怎麼飄起來了。每個人定神都可以這樣嗎?”對於剛纔自己飄起來我很不解。

“老公,小菜沒有猜錯的話,老公可能已經進入了修煉神元的境界了,因爲老公進入了這個境界,所以風清道長來纔沒有叫醒老公。就在剛纔,老公吸收靈力的速度突然加快了,我怕驚動了道長。所以叫醒老公的。”

“修煉神元?”

“對啊。老公的神識已經慢慢開始實體化了。小菜猜想可能是上次老公的神識墮入混沌輪迴中,已經將神識磨練得很強大了,現在只要稍微修煉,就開始慢慢匯聚出神元了。當神識修煉到一定程度後,開始慢慢吸引自然靈力。由靈力洗滌神識,神識就會慢慢的有形化。這個過程非常的漫長。妖界中的傳言是:千年修煉神元方可得道。”

“神元?神元可以感應得到嗎?”我對於這個一直模棱兩可。

“神元可以探測得到啊,一般聚集在丹田處吧。小菜猜測體內的異空間或者魔空間最終應該都會化成神元的吧。”

“是嗎?我怎麼什麼都感覺不到啊!自從修煉易筋經開始,我丹田處根本沒有什麼氣。”我越來越一頭霧水了。

“小菜也不解啊。剛纔老公確實是在修煉神元。雖然小菜從沒有見過。但是小菜的直覺是這麼告訴小菜的。老公修煉的易筋經就是通過打開所有心脈,以便於控制自然靈力。控制自然靈力可是要非常強大的神識的。所以,幾乎所有的法術修煉者都對控制自然靈力是望眼欲穿的,但是從來沒有人像老公這樣吸收爲己用。因爲大家身體都受不了的。這麼說的話想要修煉易筋經肯定要有非常強大的神識了。我想易筋經中應該有修煉神識的心法吧。比如有關恐懼,興奮,絕望,疼痛之類的。這些都是鍛鍊神識的方法之一。”

“你說的恐懼絕望倒是不曾有過。但是疼痛是家常便飯啦。”

“是不是疼得暈過去的那種啊?”小菜好像找到了一點思路。

“是啊,每次打開一個心脈,都會全身劇痛。每次都會疼到暈過去。而且還不一定成功打開心脈呢。我花了二十一年纔打開所有心脈的。爲了開所有心脈,我想我至少疼暈了五百次左右吧。現在想想還直讓我冒冷汗呢。所以後來我創出戰佛時才能忍住那股疼痛進行戰鬥。不過自從開了天目後,戰佛狀態就沒有那麼疼了。”

“嘻嘻,小菜猜的沒錯的話,老公修煉的易筋經其實是借開心脈的妙用,間接修煉神識。可謂是一石二鳥啊。當老公的心脈全開時,神識已經強大到了可以駕馭自然靈力了。易筋經果然很逆天哦!”

“聽你這麼分析好像有點道理啊,不過,我的神元呢?既然我開始匯聚神元了。我的神元跑哪裏去了?”

“老公,你現在感覺怎麼樣?還會像剛纔那樣疲憊嗎?”

“額,這倒不會。我感覺很好。剛纔受損的神識好像已經恢復了似的。”

“這就是最好的證明啊,雖然不是很清楚到底有沒有修煉出神元。但是至少恢復了神識不是嗎!神元這東西太過奇妙了。已經幾千年沒有人修煉出來過了。所以也不必太在意呀!”

小菜說的也是,至少我恢復了最佳狀態。隱隱約約的感覺到我控制靈力的能力有所提升了。看來下次有機會要常常打坐。沒有神元也可以提高靈力的控制。只有越嫺熟的控制越多的靈力才能對付那些老變態。才能保護小菜。修煉了二十幾年的易筋經,到現在才被小菜點破。我真的是當局者迷呀!

好了,該出去接見風清道長了。 我越過屏風後,才發現天已經黑了。我看見議事廳只有風清道長了。正在那兒打坐,我一出來就驚動了他。手上的浮塵隨手一揮,一把椅子滑了過來。風清道長的修爲很深吶。我坐上椅子。盯着道長。

道長睜開了眼睛,然後深深吐了口濁氣。看着我,首先打破沉寂:“真是英雄出少林啊,沒想到你年紀輕輕已經有如此修爲。上午妖軍來犯。貧道本以爲你是鎮暈了小妖。但卻萬萬沒想到五萬之數的小妖瞬間斃命。你所使用的招式太過逆天。上午的事已經傳了出去。必定會引起天朝的重視,貧道猜測天朝定會派人對你進行招安。”

“道長的意思是想留下我交給天朝處置?”

“貧道本也考慮過。後來又再三思量。覺得未完全瞭解你之前不作任何表態。畢竟你是少林寺的人。你上次轟平燕山,少林寺替你扛下了所有責任而不曾派人抓你回去。說明少林寺對你非常重視。若貧道此時發難,恐怕會引起少林寺不滿。對武當少林的交好會有所影響。”

“那道長的意思是?”

“我已經說服這裏所有武當弟子,你趁現在趕緊離開這裏吧!莫要做出傷天害理之事。否則,到時候恐怕少林寺都保不了你的。”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