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台下面的人一片嘩然。

好強大的人,白晶石鍛造的比武台都承受不住他的力量。

白清寒見此,也有些驚訝,看來魔界這一次是對鳳凰神鼎志在必得,他又何必去碰這個石頭,反正還有墨藍。

想到這,白清寒出招也快了起來。

水無殤見此,冷哼一聲,「不自量力。」

手中的摺扇一揮,一大片的火焰橫空出現,弄的白清寒根本就靠不近他的身。

就在這妖嬈的火焰中,水無殤穿過火焰徑直朝著白清寒而去。

距離很短,所以白清寒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水無殤一掌打下了比武台。

不比剛才幾人,白清寒是受傷最重,也是最慘的一個。

「你……!」白清寒有些氣憤,他是想到了會輸,但是沒想到水無殤會這麼不留情面。

水無殤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並沒有說話。

「靠著一把帶著火焰的扇子贏,也沒多少本事。」

高台上面,墨藍若無其事的說道。

鳳凰炎見此,嘴角一勾,白痴就是白痴,還真的以為全是那把扇子嗎?

水無殤本身就是火系元素師。

話雖如此,鳳凰炎還是好心提醒道,「墨公子,等鐘聲響,你不下去,這鳳凰神鼎就是水公子的了。」

聽到這句話,墨藍也沒有再耽擱,直接飛身下去了。

看著他下來,水無殤的雙眸開始出現紅色詭異的光芒,整個人變的有些妖異,黑色的魔氣越來越多。

珈藍見此,有些驚訝,這才是他本來的樣子嗎?

「魔化了。」小白淡淡的說道,「沒有壓制,他的力量將會全面爆發。」

「小白,你能看出來他們兩個誰更厲害嗎?」珈藍蹙眉問道。

「水無殤。」小白看了那個比武台一眼,再次說道,「他是火系元素師。」

珈藍聞言,有些驚訝,居然還是火系元素師,看來這鳳凰神鼎要花落他家了。

看著水無殤的變化,墨藍表情有些僵硬。

水無殤冷笑一聲,身子快速移動,整個人都變的虛幻起來,就像是只是一道影子,而不是一個魔。

墨藍不敢大意,立刻召喚出了他的武器,鎮魔劍。

這把劍乃是當初神王送給他的,是對付魔族之人的武器。

看著那把劍,珈藍變的有些不舒服起來。

修鍊了修羅訣的珈藍帶著很大的魔氣,雖然全部被封印隱藏,但是對於敵對的東西,多少有點抗拒。 好在只是有點抗拒,並沒有出現其他的事情。

水無殤手中的摺扇每扇一次,便會出現騰空的火焰,讓人措手不及。

剛才看見白清寒吃過虧,墨藍自然不會這麼輕易的上當。

所以火焰每每出現的時候,他都會急速後退。

珈藍幾人再上面,自然可以清楚的看到比武台上面的情況。

兩次攻擊過後,水無殤整個人消失在了魔氣裡面。

白清寒和魑魅見此,有些驚訝。

下一刻,魔氣開始散去,而裡面卻沒有水無殤的影子。

「後面,墨藍,小心後面。」白清寒顧不得其他的,大聲說道。

然而,他開口晚了。

獨家强寵:億萬老公太囂張

感覺到後面的氣息不對,墨藍快速轉身,這一轉身,剛好被水無殤一腳踢在了腹部。

墨藍也不含糊,舉起鎮魔劍就朝著水無殤的腳砍去。

水無殤見此,快速收回了腳,周身力量一動,一掌就打在了墨藍身上。

強大的力量導致墨藍直接被打下了比武台,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看見墨藍被自己打下比武台,水無殤聲音沙啞的說道,「算你運氣好。」

不然的話,他絕對會殺了他。

墨藍又怎麼會不明白他話里的意思,咬咬牙,沒有再說話。

他和水無殤的力量差距太大了。

水無殤的表現,讓那些在這裡的魔呼喊了起來。

鐘聲響起,決定了最後的贏家。

聽著那鐘聲,白清寒和墨藍都咬了咬牙。

該死的,還是被他搶到了。

鳳凰炎見此,拍了拍手,說道,「水公子果然厲害。」

水無殤看了鳳凰炎一眼,最後將目光停在了珈藍的身上。

珈藍見他看著自己,有些疑惑,好端端的怎麼看著她了?

她好像沒做什麼吧?

不光珈藍自己疑惑,就連枯木都有些遺憾。

水無殤蹙眉,不知道為何,他總覺得那個夙夜有點奇怪。

搖搖頭,不在去多想,水無殤說道,「城主大人,是否可以將鳳凰神鼎交給我?」

「自然。」鳳凰炎站起身子,「本座說話算數。」

話落,修長的手一揮,那道籠罩著鳳凰神鼎的紫色結界就消失了。

水無殤見此,一步一步朝著鳳凰神鼎所在的位置而去。

面帶興奮,珈葉戰神的東西,他終於可以帶回去交給王了。

等到了鳳凰神鼎身邊,水無殤伸手,一道強悍的力量就打碎了那些玄鐵鏈。

然而,就在玄鐵鏈被解開的一瞬間,鳳凰神鼎光芒大盛。

萌妞不乖:總裁,求寵愛!

高台上面,鳳凰炎蹙眉看向花冷心,「這是怎麼回事?」

花冷心搖頭,說道「主人,我不知道,檢查的時候鳳凰神鼎都是好好的。」

離鳳凰神鼎最近的水無殤見此,伸手就要去抓鳳凰神鼎。

卻在要抓住鳳凰神鼎的一瞬間,被鳳凰神鼎釋放的力量給傷了。

所有人見此,都睜大了眼睛。

難道鳳凰神鼎已經擁有了器靈?

鳳凰神鼎在旋轉了幾下之後,就停住了旋轉,只是火紅色的光芒卻沒有消失。 看到鳳凰神鼎停下,眾人都以為不會再折騰了。

水無殤也送了一口氣,卻暗中驚喜,不愧是珈葉尊者的東西,都快擁有器靈了。

下一刻,水無殤的臉色就震驚了起來,只見鳳凰神鼎快速閃過,就朝著高台而去。

高台上面的珈藍見此,忽然覺得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她怎麼覺得這個神鼎沖著她來了。

不得不說,珈藍的直覺是對的。

只見那鳳凰神鼎飛到珈藍上空的時候,火紅色的光芒連帶著珈藍一起給籠罩了。

火紅色的光芒之下,枯木第一個想要把珈藍給拉出來,只是一碰到那火紅色的光芒就停下了手。


「主人,主人。」火紅色的光芒裡面,珈藍清楚的聽到了一道稚嫩的聲音喊她。

珈藍不知道外界的情況,也不知道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是誰?」這種情況下,珈藍只有先吧喊她的人揪出來。

「是鳳兒。」那聲音高興的說道。



外面,一道金色的陣法出現在了珈藍的腳底,那是武器契約。

枯木見此,眼前一亮,難道是藍兒強行契約了鳳凰神鼎?

枯木哪裡知道,事情剛好相反,鳳凰神鼎,強行和珈藍締結了平等武器契約。

「你幹什麼?」珈藍又不是傻子,看到那陣法,自然知道那是什麼。

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她…她居然被一件神器給強行契約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契約結成的一瞬間,小白高興的說道,「鳳兒,快進來。」

說完,就讓珈藍打開空間。

空間打開的一瞬間,小白就讓鳳兒進入了空間,而它自己還是待在珈藍的懷裡。

事情已經這樣了,珈藍便快速關閉了空間,想辦法應付外面的人。

咬咬牙,對小白說道,「小白,等一下如果危險,就帶著師父我們一起跑。」

小白見此,認真的點了點頭,表示它知道了。

火紅色的光芒漸漸散去,只出現了一身黑袍籠罩的珈藍,鳳凰神鼎已經無影無蹤。

水無殤見此,飛身到了珈藍前面,就要對珈藍出手,卻快一步被枯木攔下。

「水公子,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水無殤冷笑一聲,「把鳳凰神鼎交出來,不然的話,就算是你的徒弟,我也要殺了他。」

枯木蹙了蹙眉,說道,「你講點道理可好,那鳳凰神鼎突然朝著夜兒來,我還沒問你,是不是你搞的鬼,當時可只有你離鳳凰神鼎最近。」

「廢話,我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情。」水無殤有些憤怒。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