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小凡所指的內容,小藍腦海中浮現出自己身穿妹抖服對小凡叫主人的畫面,瞬間她感覺到心底有什麼東西快要炸了,強行壓抑著火氣,從緊咬的牙關中小藍擠出了惡狠狠的幾個字。

「你!想也別想!!」

「啊哈?不裝下去了啊……好嘛,還以為小藍你會陪我繼續玩下去的呢!」

見到小藍這副表現小凡只能無奈的嘆氣搖頭,而小藍卻是冷笑了起來,既然已經撕破臉皮了自己也就沒有什麼好裝的了。

「說吧!你為什麼會認識我!」

「呵呵……認識你?不光是這樣呢,你出生在真新鎮,曾經被人抓走……」

一邊悠閑的喝著飲料吃著餐點,小凡緩緩的開口,而小藍的臉色也是越來越蒼白,看著小凡的眼神也不由的帶上了幾分恐懼。

「你究竟是誰!!為什麼知道這些!難道!」

想到了什麼,小藍猛地站起了身子,扣緊了精靈球。

「安心吧……我不是那個組織的人,我僅僅是一個普通的旅行訓練師罷了。」

就在小藍想要發動進攻的時候,小凡悠閑的開口,又是將那菜單推到了小藍的面前。

「想知道嗎?」

努了努嘴,小凡的意思示意小藍自己看著辦!

緊緊的握著拳頭,看著小凡那該死的臉小藍已經快壓抑不住上去揍他一頓的衝動了。

雙眼明暗的閃動著,小藍在心底暗暗思索著是否能通過武力強行讓小凡開口,片刻之後卻是將這個方案否定。

不僅僅現在是在人流匯聚的地方,更是因為小凡自身的實力。

現在還不清楚小凡是否和米可利有關係,若是有的話身上必須有存在殺手鐧,來自冠軍的殺手鐧可不是現在自己能受得了的,而現在小凡這種悠閑無懼的表現更是讓小藍對這猜測有了幾分肯定。

而知道小凡有著不下於自己的智商,小藍也將那些小手段都給否決掉了,最終她的目光落到了那份菜單。

心底猶豫了許久,若是只是自己一個人的話,小藍這個時候肯定就和小凡拼了,可是想到銀子……小藍最終屈服了。

……

「主、主、人……」

臉色羞憤的漲紅,低著頭雙手緊緊的握拳,身體顫抖,小藍燃燒著熊熊烈火的雙眼緊緊盯著小凡,半響后磨牙間憋出了幾個字。

這!是一種成就感!!滿滿的成就感!!

瞬間的驚艷愣神之後,小凡緊緊捂住了嘴巴,瞬間轉身縮在沙發中,他的身體不可抑止的劇烈顫抖起來,壓不住的笑聲淺淺的傳出。

「要我殺了你嗎?」

看著小凡這副表現,這一刻之前所壓抑的所有怒火爆發了,大概是物極必反吧,憤怒到了極點,小藍反而平靜了下拉,微微眯起的眼中閃過一絲溫柔的亮色,她輕聲開口。

好吧,小凡也是有自知之明的人,知道在這麼下去自己八成就會躺屍在這邊,他果斷強行將那瘋狂的笑意壓進了心底,裝出一副嚴肅的樣子,當然如果仔細看小凡嘴角的話還是能見到那微微上揚的角度。

「嗯……既然你都這樣了,那我就先告訴你一件事吧。」

喝了口果汁壓下心情,小凡頓了下,對小藍露出了燦爛的微笑。

「我和米可利沒有半點關係!」

「所以呢……」

一個十字出現在了小藍額頭,不住的跳動著。

「所以我身上沒有什麼值得你出手的道具!你今天的努力白費了!」

手,握拳,關節被捏得咔嚓作響。

小藍那幾乎就快化為獸爪的雙手緊緊的扣著桌面,雙眸吞吐著厲色凶芒。

「為什麼……」

「只是單純的想和你約會罷了」

沒等小藍說完,小凡輕聲一笑說出了答案。

「你!!!」

就算是小藍這樣的女孩,就算她現在是滿腔的怒火,但是在這如同表白一樣的話,小藍還是做出了正常女生的反應,她的臉瞬間漲紅了,顫抖的手不可置信的指著小凡。

「只是從銀子那邊聽到關於你的談論,她可是對你異常的推崇,所以我才會因為好奇這麼做的,現在看來小藍你果然是個很有意思的女孩。」

「銀子!?銀子告訴你的!!」

先是一愣,小藍瞬間瞪大了眼睛,又是緊緊皺起了眉頭,若是銀子將有關自己的信息告訴小凡的話,那麼就說明小凡是絕對可以信任的人,那銀子必定會告訴自己這情況,可是之前的聯繫中銀子卻是絲毫沒有提前過小凡。


「這個啊……準確的說是健太告訴我的!」

因為在這之前小凡曾經和健太聯繫過,並且發現了一件讓小凡幾乎讓驚掉下巴的事,健太竟然和銀子一起在旅行!!!感嘆於健太的動手速度,小凡卻也明白了一件事,既然能和銀子一起旅行,那麼健太一定是完全得到她的信任,也因此小凡這個時候將健太推了出去,順便報出了健太的聯繫號碼、

「嗯……果然是健太的號碼!如果是他的話那就說得過去了。」

暗暗點頭的同時,小藍回憶起了銀子之前情況的描述。

不知為何,前段時間成都地帶的火箭隊近乎全部出動開始四下搜捕銀子的軌跡,面對這樣的勢力,就算是被那個老傢伙訓練過的銀子好幾次也幾乎就要落入火箭隊的手中,而每當那個時候,健太都會及時的出現了為銀子打破了局面,也正是因為如此,銀子也漸漸信任了健太並認同了他的存在。

聽到小凡說出的號碼,與自己從銀子那邊得到健太的信息完全吻合,小藍沒有在懷疑什麼了。

「嗯~話說,我有個情報或許你會很感興趣呢~」

就在小藍的臉色漸漸平靜下來之後,小凡的眼珠子打了個轉,似乎在想著什麼不好的東西!

「什麼!」

因為各種連帶關係,自己與銀子,銀子與健太,健太與小凡,小藍對小凡的態度也是比剛才好了點,聽到小凡這麼說,小藍下意識問道。


「我知道為什麼火箭隊會一直追著銀子不放哦!」

隱約從健太那邊打探的情報現在完全派上了用出,小凡玩味的笑著。

「想知道嗎?」

輕笑的反問,小凡將剛才的菜單翻過了頁放到了小藍面前。

水手服……空姐制服……護士制服……兔女郎……半裸圍裙……

話說,越到後面好像越來越給力了啊~!

嘴角狠狠的抽搐,小藍覺得自己的某根神經快要壞掉了,自己已經快忍不住殺掉眼前這個可惡的人了。

「小藍你真的不想知道嗎?這可是會影響銀子一生的事啊~!」

吸氣……

呼氣……

吸氣……

呼氣……

……

幾次的深呼吸之後,小藍狠狠的壓制著內心的火氣,惡狠狠的盯著一副不怕死表情吹著口哨的小凡,小藍猛地站起了身子,綻起青筋的雙手緊緊的扣著桌子,幾乎就能聽到那裂開的聲響。

「你!給!我!等!著!!!」

從牙縫裡憋出了這幾個字后,小藍轉身走向了咖啡廳的換衣間。

看著小藍消失的背影,小凡幽幽的一嘆,像是看破紅塵老爺爺一樣的目光看向天空。

「這個世界真是美好啊~!」

……

「這位小姐!不好意思!剛才那位客人說他的母親忽然重病暈倒,所以來不及等你出來就先走了。」

服務員一臉恭敬解釋著小凡消失的原因。

「嘿……母親!?重病?」

沉默了半響,一身兔女郎服飾的小藍忽然冷聲自笑,她眼中閃過一絲暴戾的色彩。

「嗯,他還給您留了一個便條。」

不好意思……哥沒帶錢,所以先走一步了!

看著手中那張紙,小藍恍惚間聽到一聲崩斷的聲音自自己腦海中傳來,貌似某根神經徹底的斷了。

「小姐,要結賬嗎?包括食物果汁,還有這些換裝的錢,總計84062精靈幣!」

耳邊催款的聲音就像是一把油一樣倒入了小藍心底,將她的怒火完全燒起。

曾幾何時,都是自己在坑蒙拐騙偷其他人,今天自己竟然被騙了!還是這種簡單到不能簡單的手法!自己被騙了!!

意識漸漸開始崩壞,小藍臉上露出了殘忍的笑意。

「嘿~!嘿~!嘿~!親愛的凡……小藍我這輩子不會放過你了。」

——————

精靈中心


小凡仰頭望天,一副安詳的表情,今天他的心情異常的愉悅!

而就在這時!小黃驚慌的跑了回來。

「哥哥!哥哥!你給我的錢不見了!連帶行禮的什麼全都不見了!!」

「啊啊啊……」

看著精靈中心自己房間內空無一物的狀況,小凡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


而就在這時一張紙片悠揚的從床鋪上飄下。

親愛的凡~下次再見~!

「嘿~嘿~嘿~」

嘴角依舊帶著崩壞的笑容,小凡將手中的紙片捏成了麻花,他的雙眼亮起,泛著危險的光色,冰冷的聲音回蕩在房間中。

「小藍!爺這輩子不會放過你了!」

————————————————————————————

ps:兩章合在一章寫了,感冒了暈沉沉的,今天狀態很不好,所以錯字多語義不順什麼的請原諒我吧 看著眼前這片空蕩蕩明顯是被某強盜女掃蕩過的房間,也正是自己的臨時房間。

桌子上面那本喬伊蓮送的筆記本已然不在,床頭被翻開,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銀行卡肯定也被拿走了,而當小凡的目光轉到床的一角的時候,他的嘴角狠狠的一抽。

原本被安置在牆角的背包已然消失了蹤影,眉頭不住的跳動,一股壓抑不住的怒氣從心底爆發,就像是火山噴涌一樣,小凡瞬間握緊了拳頭,骨骼捏得咯咯作響。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