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王超沒有答話,中年男子繼續說道:“我早讓你修煉魔龍變,此功法乃是能夠越階戰鬥的極品功法。你以前總不肯練,現在是不是可以練了?”

PS:大家喜歡的話,便給個收藏,拜謝! 聽着中年男子的教訓,王超皺眉反對道:“父親,那魔龍變是張家傳承之法,沒有張家的血脈,終究難以承受功法的反噬!不論我們是通過何種手段獲得此訣的,都應該還給張家纔是,只有身懷魔龍血脈之人才能修煉此訣!”

“混賬!從小就讓你向堂兄學習,你什麼時候才能像徐光這麼懂事!若是再發生敗給練氣弟子的事情,休想繼承我王家傳承!”

中年男子大聲呵斥王超一番,繼續跟徐光說道:“光兒,你便按照自己的計劃行事。舅舅答應過你,只要你爲我王家貢獻足夠,我親自爲你賜下姓氏,甚至傳你家主之位也不是不可能的!千萬不要像超兒一樣,讓我失望!”

……

神祕洞穴中,林山聽從忘憂女的吩咐,沒有跟過去,心中卻猜測前方到底有些什麼。

能夠讓元嬰期修士看重之物,通常爲功法或者法寶,看此處的樣子,大概是藏有什麼法寶。

正在林山思量時,突然臉色一變!鋪天蓋地的劍意呼嘯着從前方向他衝來,避無可避!

“疾!”

前方的忘憂女祭出飛劍,化作漫天劍影,斬向虛空中的無形劍意。

一連串金戈相交之聲傳來,似乎洞穴中的虛空中有無數道劍芒一般,到處火花四射。

感受着撲面而來的強大劍意,林山雙拳緊握,渾身噼啪作響,卻根本無法移動分毫。

這道劍意很純粹,似乎要斬盡周圍的一切,強大的氣機壓制得林山無法反抗。他只能看着忘憂女在前方全力出手,希望此女能夠抗住此番攻擊!


“噗!”

此女被劍意所傷,噴出一口鮮血,倒飛而回。與此同時,凌亂的劍意大肆衝入她的體內!

見此情景,林山心念一動,一道金色光芒透體而出,在自己身前形成了一隻金色護罩。

正是林山危急之下祭出了金剛罩,雖然他被劍意的契機鎖定無法行動,但是依然能夠靠着心念之力激發此物。不過連忘憂女都無法抗衡眼前劍意,林山也只能全力對抗。

臉色一白,林山感受到一股劍意衝入體內,瘋狂肆虐起來,似乎要摧毀他體內的所有經脈!

忘憂女“嘭”的一聲摔落到林山身邊,顧不上多想,勉強盤坐起來,單手一指眉心,一個和她模樣相似的小人爬上他的頭頂,正是此女的元嬰。

小人似乎有靈智一般,感受到前方的劍意之後,面色一肅,便和忘憂女一同施展法訣起來。

忘憂女手臂一震,兩隻銀白圓環向前方飛出,迎風而長,發出刺眼靈光。

“素女鐲,疾!”

伴隨忘憂女一聲低喝,兩隻銀白手鐲嗡鳴一聲,激發出一道道靈光,衝向前方的虛空之中。

此時的林山雖然不好受,但在金剛罩的守護下,也還勉強能守住。讓他疑惑的是,忘憂女承受的壓力似乎比他要強百倍。難道說那些無人操控的劍意,居然還能針對高階修士不成,又或者是自己的金剛罩有着特別的防護作用?

林山不知道的是,那些劍意之所以針對忘憂女,除了她實力強大之外,還有其他原因。那便是忘憂女看到了前方的一道劍痕,在她看到劍痕的同時,劍痕上的強大劍意幾乎將她撕裂開來。若不是此女還算謹慎,只怕已經隕落於此了。

忘憂女雙手掐訣,一道道靈光不斷注入素女鐲之中,眼看着法寶不敵,靈光暗淡起來,此女一咬牙,大喝一聲:“同心帕!”

一道白色錦帕如波浪板飄出,擋在了身前,錦帕之上繡有一副太極圖案。

見到此帕,林山面色一滯,以低不可聞的聲音說道:“太極錦?”

沒錯,忘憂女祭出的錦帕,和他從趙立名手中得到的太極錦十分相似。

感受着同心帕散發出的靈光之後,林山心中暗道:“果然如此!”

被錦帕散發的靈光籠罩後,林山和忘憂女身上的靈力波動迅速消失不見,此物功效居然也和太極錦十分相似。

隨着同心帕將兩人身上的靈力波動掩蓋起來,林山身上壓力驟然一鬆。

擡頭看着身邊忘憂女的神色,發現此女也沒有先前那麼痛苦了。

“前輩你沒事吧?”林山張口問道。

翻手將一枚圓潤丹藥丟入口中,忘憂女雙手掐訣,再度向同心帕注入靈力。

瞥了眼林山,忘憂女冷哼道:“不想死的話就別動!老實告訴你,我這一方同心帕乃是殘缺之物,只要你一動,氣機便會外泄!那樣的話,外面的劍意足以將你撕成碎片!”

林山眉頭微皺,打量了前方錦帕一番。此帕外觀和那太極錦一模一樣,若是放在一起,只怕他也區分不開。

“若是懷疑我說的話,你儘管試試!”見到林山打量同心帕,女子譏諷道。

雙眉一挑,林山回道:“晚輩怎會懷疑前輩的話,只是這同心帕如此神奇,居然能夠隔絕靈力波動,晚輩一時好奇罷了!”

單手掐訣,體外元嬰回到眉心之中,忘憂女冷哼道:“哼!隔絕靈力又算得什麼,此寶乃是上古流傳之物,若不是缺少另一半,莫說是靈力,任何能量都能夠隔絕!”

林山不信地問道:“晚輩雖然見識淺薄,對此卻不以爲然。若是真有前輩所說的那般神奇,能夠隔絕任何能量波動,豈不是可以隨意出入各種禁制之中了?”

“能想到這點,你這小子倒有些頭腦!不怕告訴你,若是此寶完整的話,我現在就可以輕易地得到這裏的傳承,哪裏還會向現在這般被動!”忘憂女眯着眼,一臉不甘地說道。

“得到傳承?此地歸青雲山所有,前輩這般強盜行爲,就不怕被外人恥笑麼?”想要知道傳承相關的信息,林山故意如此說道。

瞥了眼林山,忘憂女譏諷道:“真是笑話!這道劍痕便是我青女峯祖師遺留之物,什麼時候歸青雲山所有了!”

林山心念飛轉,青女峯他也略有耳聞,按照其他弟子所說,他們這些年沒少欺壓青雲山一脈。

讓林山疑惑的是,此女居然是爲了一道劍痕而來。若是她所言非虛的話,前方僅僅是一道劍痕,釋放的劍意連元嬰修士都無法抵擋,實在是匪夷所思。

爲了弄明白心中疑惑,林山繼續周旋道:“前輩莫不是戲耍晚輩,若是一道劍痕便能重傷前輩這等高手,那留下劍痕之人,豈不是堪比仙人了?”

忘憂女似乎陷入思考,一臉嚮往地說道:“青女祖師自從出道以來,走遍修真大世界,未嘗一敗!她有何等實力,根本是你這等低階弟子無法想到的!”

林山心中也想起宗門內記載的資料:沒有人知道青女從何而來,只知道她手中武器是一支竹棍。她劍法極強,僅憑手中竹棍便橫掃修真大世界。就連當時最爲強大的逆靈宗,也被她入主過,更是留下了六合分支之外的青女峯。

對於此等傳說中的人物,林山也是心中敬仰。一名青年女子,僅憑一支竹棍便橫掃天下,這是何等風姿!

無法想想青女的境界實力,林山收回思緒,觀察起眼前危機。

“前輩,若是這般無法移動,我二人豈不是永遠要留在這裏?”林山開口問道。

瞥了眼林山,忘憂女不屑地說道:“怎麼?現在怕死了?放心好了,外面的劍意沒有目標,過不了多久便會慢慢消散的!只要我們多堅持些時間,小命還是保得住的!”

一個時辰之後,忘憂女面色凝重地看着同心帕,汗水順着她的臉頰流淌下來,直到白皙的頸部。

林山自然看出此女的異常之處,忍不住詢問道:“前輩還能堅持麼?”

狠狠地瞪了眼林山,忘憂女咬牙再度施展法訣,張口噴出一道血箭,沒入前方同心帕之中。

同心帕微微一顫,發出刺目紅芒,繼續和外面劍意對持起來。

忘憂女面色一白,身形搖晃着險些栽倒。

林山神色一動,開口問道:“前輩你沒事吧?”

……


在林山和忘憂女苦苦堅持的時候,青雲山上風莫問和四大長老正站在一起討論着什麼。


“宗主師兄,難道我們就這麼任由那忘憂女進入迷燕谷?不管怎麼說,那裏也是我們青雲山的地盤。就算她進階元嬰修士,也不能如此狂妄!”說話時,問心長老很是氣憤。

“宗主,問知斗膽建議,我五人聯手,將她驅逐出去!若是不然,我青雲山的名聲必定被此女所毀!”

問天長老也表示抗議,願意一同前往向忘憂女討個說法。

最爲年輕的問道長老,一隻保持沉默,似乎在思考什麼。

搖了搖頭,風莫問嘆道:“四位長老的心情,風某又如何不明白?只是我修煉之輩,向來都是以實力爲尊。忘憂女既然已踏入元嬰修士行列,我等便沒有和她平等說話的資格了,除非太長長老回來,否則根本是自取其辱!”

“宗主師兄,難道我青雲山就這麼坐以待斃?忘憂女如此狂妄,分明是沒有將我青雲山放在眼裏!問心就算粉身碎骨,也要捍衛我青雲山的尊嚴!”說話時,問心氣得渾身顫抖。 見到一向寡言少語的問道長老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風莫問開口說道:“問道長老,你有何看法?”

問道長老眉目清秀,看起來十分年輕。

他拱手說道:“回稟宗主,雖然忘憂女有挑釁行爲,可是問道卻認爲,我們最好不要過問此事。首先,忘憂女依然是我等的前輩,根本無需在乎我等的反抗,她完全可以向我等出手。”

“其次,迷燕谷中危機四伏,大家應該都還記得,數年前魔龍使最後出現的地方,便是迷燕谷。他當時的實力還在我等之上,我們貿然前去,實爲不智!”

“另外,傳承儀式即將開始,青女峯的無憂女自然也會出現。我等現在即便聯手能夠對付忘憂女,也無法向無憂女交代的!她可是元嬰中期高手,我等聯手也毫無機會!”

聽着問道長老的三大理由,其他幾人也現出猶豫之色,顯然都認爲問道講得有道理。

看到大家開始思量,問道繼續說道:“只是,可憐了那名守護弟子,遇上忘憂女,只怕生死不知!”

風莫問長眉抖動,擺手說道:“問道師弟儘管放心,那忘憂女雖然對我青雲山有意見,但絕不會向低階弟子出手的。等她離開之後,我們補償一下那名弟子便是。”

……

林山看着忘憂女漸漸不支,連說話的力量都沒有,神經緊緊地崩了起來。

“嗤拉!”的一聲傳來,前方同心帕終於無法支撐,居然被撕裂開來!

心神相連之下,忘憂女發出一聲悶哼便昏倒過去。

看着守護在前方的同心帕法寶被毀,林山體內元力蠢蠢欲動,此時情況危急他自然不會留手。

正欲出手時,林山感到儲物袋中一陣異常,神識一動,便將一塊黑白兩色石取了出來。

兩色石剛一出現,便震顫不已,發出嗡鳴之聲。

心念一轉,林山心中有了一絲猜測,擡眼望去,前方同心帕破裂之後,果然也掉落出一塊黑白兩色石。

“嗖!”

在前方的兩色石出現的同時,林山身前的兩色石突然不受控制地衝了過去。緊接着,兩塊石頭爆發出刺目靈光,最終融合起來。

與此同時,一道狂暴的劍意透體而過,林山忍不住噴出一口逆血。

面色一白,林山正要出手時,卻發現外界的劍意突然消失不見。看來忘憂女此前已經抵抗了劍意之威,不過是沒堅持到最後一刻罷了!

單手一招,融合之後的兩色石便落入手中。林山仔細打量一番之後,發現兩色石外表幾乎沒有變化,但卻隱隱感覺到石頭周圍有微小氣漩出現。看來無論是太極錦還是同心帕,都是靠着這兩色石的作用,才能起到隱蔽靈力的作用。

按照忘憂女所說,同心帕和太極錦只怕原本就是一體的,不知道後來發生何事,才被拆分開來,更是分散在兩個不同的世界中。

心念一動,林山擡手打出一道靈力法訣,沒入兩色石之中。

兩色石一顫,向着林山發出一道道氣流漩渦。與此同時,林山身周的靈力波動變得微乎其微起來。

面色一喜,林山將兩色石握入手中。有此物在手,幾乎各種陣法禁制他都有信心闖上一闖了!

低頭看着忘憂女重傷昏迷的樣子,林山微微一嘆,並未向她下很手。

畢竟先前此女全力抵抗劍意,也算對林山有恩。直到她昏迷時都沒向林山出手,也算不上敵人。林山是恩怨分明之人,自然不會趁機出手對付她。

看着忘憂女先前去過的有亮光地方,林山猶豫起來。

按照忘憂女所說,前方是了不得的劍法傳承。可是此女先前的慘狀,他可是記憶猶新!堂堂一名元嬰初期高手,被一道無主劍意所傷,可見前方之物非同一般。一不小心的話,只怕會隕落在此。

思量片刻之後,林山心中有了決議。所謂風險和機遇並存,修煉界哪有一勞永逸的事情?想要有收穫,必要的風險是值得的!

最爲重要的是,林山對手中的兩色石有信心!

單手一握,林山體內靈力源源不斷地注入兩色石中,激發了數道漩渦在身邊。

感受着身上靈力波動幾乎完全消失,林山手持兩色石,緩緩向前走去。

一步,兩步……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