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輕咬着雙脣,任由自己採割的陳怡蕓,凌峯感到了虧欠,這就是在這一年爲了自己默默付出的女人,而自己卻在一個月前才記起那些事情。

輕輕的吻了下去。

此時的陳怡蕓雖然矜持,卻也滿是期待,看着凌峯向自己慢慢的靠近,陳怡蕓輕輕的閉上了雙眼,眼角流露出幸福的微笑。

輕嚀了一下陳怡蕓的雙脣,凌峯吻到對方的脖子上,順着脖子吻到了耳根。

“嗯~~~癢!”第一次感受到這麼親密的動作,陳怡蕓雖不反抗,但是耳邊的喘息聲與脖子上傳來的騷癢卻讓她忍不住的輕聲呻·吟。

聽到陳怡蕓的呻·吟,凌峯並沒有停止嘴上的動作,一隻手慢慢的覆蓋着山峯,另一隻手慢慢的向這下面遊走…… 低頭,看了眼時間,時間還沒到,凌峯便開始這在人潮之中尋找潘若琳的身影!

不過奇怪的是,一遍,兩遍,三遍過去了,凌峯還是沒有看到潘若琳的身影。

怎麼回事?難道潘若琳並沒有來接唐婉君?不應該啊!按照這兩人的關係,不來?沒理由的!

想了一小會兒,凌峯還是決定了第四遍搜索。

當凌峯進行第四次搜尋的時候,一對正緩緩向自己這邊走來的男女突然引起了凌峯的注意,女的自然是潘若琳了,只見她一手挎着包包,另一隻手居然挎着另一個男人的臂膀,兩人似乎還高興的聊着什麼,根本就沒注意到周邊的人!

不好!情敵!凌峯心中時間一凝。

仔細打量着那個男人,年紀二十五六歲,身高一米八上下,身穿着一身拉風的橘黃色夾克衫搭着藍色牛仔褲,看起來很隨意,有些西部牛仔的風格,再看他的臉,棱角分明,鼻正,眼大,眉翹,說是大帥哥都算是貶低他了。

就算是當初的曾誠那小白臉都比不上他!

年紀和潘若琳相仿,身高比自己要高,模樣比自己帥,看起來還蠻有錢的,而且也很有性格,又陽光,又飄逸,又俊朗……

瞬間,凌峯心中產生了極大的不平衡!這是鬧那樣啊?不是上天特地派來懲罰我的吧!

看着潘若琳親密的挎着男子的手臂,凌峯心中一股醋意級莫名的上涌了!

大方的走了上去,凌峯橫檔在了兩人的面前!

兩人正聊得開心呢,突然有一個人擋在兩人面前,着實讓兩人嚇了一跳!

特別是潘若琳,在見到凌峯的那一刻,驚呼的叫出了凌峯的名字!

也是,如果在蕉城區跑到凌峯的話,她也不至於這麼驚訝,可這裏是華朗區啊!

“哦!你就是凌峯啊!聽琳琳經常提起你,一直沒機會見面!”還是男子事先反應過來,謙和的伸出了右手!

沒有理會男子示好,凌峯緊緊的盯着潘若琳那還跨在男子手臂上的芊芊玉手,奶奶的,還不放開……還不放開……還不放開!

見到凌峯沒有理會自己,男子滿臉疑惑的看了眼潘若琳,收回了手,表情有些尷尬!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對於凌峯那已經犀利到不能在犀利的眼神,潘若琳和男子雙雙視而不見!

這頓時挑起了來到心中的怒火,原以爲潘若琳是一心一意的愛着自己,可沒想到自己在一個月沒有和她接觸,她卻跨上了另一個男人的的手臂,而且還當着自己的面!

呵呵!“經常聽琳琳提起你!”這誰都聽得出來,這兩人交往已經很久了。這不是赤·裸·裸的打自己耳光嗎?


“你怎麼會來這裏?”潘若琳問了一句!

原本這句話潘若琳只是好奇凌峯爲什麼會在這裏的,可在凌峯的耳朵裏卻變成了另外一種味道了!似乎是嫌自己礙事了!

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潘若琳,凌峯從來就沒有想過那個單純善良,天真無邪,更重要的是自己深愛着的美女老師居然會薄情到這個地步!

難道以前那些都是她裝出來的嗎?

凌峯的心沒來由的又是一陣抽痛,看了看潘若琳,又看了看男子,最後再看了看兩人緊緊挽着的手,凌峯沉默了!

郎才女貌,或許這樣纔是最好的結局!

男子雖然穿的不像曾誠,賈任毅那樣正派,但凌峯看得出來,比起人品,男子比他們好多了!或許從此以後潘老師就不用在擔心她師生戀的事情了,自己也不用在發愁該找什麼藉口來應對潘若琳和陳怡蕓了!或許她跟這小子在一起會比跟自己要幸福的多吧!

“原本想接一下唐警官的,不過現在看來也沒什麼必要了!”凌峯轉身,淡淡的回了一句,便走向了機場門口!

凌峯走了!是的,他真的走了!

那一刻,他突然有個可笑的發現,他發現他自從重生之後,對於感情的重視太過了,真的太過了,以至於到現在,面對這樣的情況,他居然有想哭的衝動!

說回前世,在執行任務的時候,他什麼事情沒有經歷過,什麼傷沒有受過!什麼刑沒有受過,可他幾時有過想哭的衝動!

離開機場的凌峯並沒有開車離開,而是點燃了一根香菸,靜靜的,一個人坐在停車場的門口!

看着一輛又一輛的車在自己面前進進出出!回憶着與美女老師曾經的點點滴滴,從林校棟開始,再到曾誠,再到野炊,再到……

此時機場內,潘若琳還沒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就看見凌峯有些黯然的離開了!

難道他就沒什麼話想跟我說的?難道他還在怪自己?難道……

“怎麼了?”一旁男子問!

“恩?沒……沒什麼……”潘若琳被男子一問,先是沒反應過來,等反應過來也是無力的回答着!

“真沒什麼?”男子又問!

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男子:“恩!真沒什麼!”

“傻瓜!還不去追那小子,那小子吃醋了!”

“什麼?”潘若琳沒明白男子說什麼!

男子無奈,搖了搖頭。隨後揚起了自己的左手:“是誰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挽着一個陌生男人的手都會上前將那個男人死揍一頓的!”

終於,潘若琳明白了男子的意思,默默的收回了右手,有些失落的低下了頭:“他不是也沒打你麼?”

“難道你沒看到他轉身的那一刻是那樣的落寞嗎?這事我比你懂,那一刻他的心一定很痛!”男子有些神往道!看得出男子曾經也經歷過類似的事情!“看的出來她很爲你着想,爲了你,他甚至可以放棄你!”

“爲了我,放棄我?”潘若琳喃喃着!瞬間她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現在追的話,或許還來得及!”男子提醒道!

還未等男子說完,只見潘若琳的小碎步已經“蹬蹬蹬”的向機場的門口追了出去……

“呵呵!這丫頭,還是和小時候一樣,一點都沒長大,看來叔叔叔母這幾年應該沒少操心纔對! 得,接婉君這小丫頭的任務就交給我了!” 男子自言自語着就往接機口走去! 機場之外,香菸已經燃到了指頭。

但凌峯卻是晃晃不覺!

這算什麼?很大方嗎?回憶這過往與潘若琳的一幕幕,凌峯問着自己!

將自己心愛的女人推給另一個男人,這很大方嗎?

全民學武道

是誰說過要一生一世保護潘若琳的,是誰說在這一世不讓自己後悔的!

不後悔?那自己又在這做什麼?演給誰看?

機場停車場門口,只見一少年,丟掉菸頭,不顧來往車輛,直接橫衝馬路,快速奔向了機場!

是的,不管潘若琳是不是真的已經找到了真愛,也不管以後自己該怎麼去解釋,總之凌峯決定了,哪怕潘若琳已經喜歡上了別人,自己也要拼一拼,就算失敗了,至少自己不是逃避而失去潘若琳的!

機場門口,一男一女隔目相望!

“怎麼還沒走?”潘若琳望着凌峯。

“自從那件事以後,我們都沒有好好談一談。”凌峯並沒有去問剛剛在潘若琳旁邊那個男的到底是誰,他只想找潘若琳好好談談!

潘若琳沒說話,算是默認了凌峯口中的談一談。

機場旁的一處綠化帶旁,一男一女坐在長椅上。

兩人都沒有開口說話,都在享受着兩人獨處的時間!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凌峯終於開口了!

“其實那件事以前……”凌峯想解釋自己和陳怡蕓之間的關係,可剛說道一半卻被潘若琳給打斷了!

“我知道,我看得出,這事也不能怪你,如果我……”潘若琳沒有說下去,她是想說,如果當時她勇敢一點,不顧一切的說出兩人的關係或許現在就不會是這樣的局面了。

她心裏,其實早就知道了陳怡蕓是喜歡凌峯的,而凌峯也是有些許喜歡陳怡蕓!只是可能礙於什麼事情,兩人都沒有挑明罷了!

要不然凌峯也不會兩次捨命救陳怡蕓了,還有那次野炊到沁心園看煙火的晚上,兩人在九曲廊橋的一系列舉動,當時站在閣樓上的她是看到一清二楚的!

“過去的事說了也沒有意義了。”潘若琳終究還是沒有將後面的話在說下去。

不說過去,那說什麼呢?說將來麼,將來會怎麼樣?凌峯還沒想好,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其實凌峯不僅是不知道該怎麼說將來,就算是現在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現在的他已經和陳怡蕓在一起了,他還有什麼資格說什麼?

“走吧!婉君也快到了!我哥還等着呢!”在沉寂了幾分鐘後,潘若琳再次開口了!

“你哥?你是說就剛剛那個大傻個……啊不,大帥哥!”

“你以爲啊!”白了凌峯一眼,潘若琳便邁着小碎步先行一步了!

“原來是她哥啊!他們家族的基因還真好的……”

這一次雖說是談話,但兩人都選擇性的沒有去提起某些事情!有些事情順其自然便好!挑明瞭,反而會讓事情變得複雜!

進到機場,就看見唐婉君與那大傻……不,大帥哥有說有笑的走出來,這大帥哥還有些紳士風度,又是揹包又是提箱的!難不成他喜歡唐婉君?

帶着些尷尬的走了過去“對不起,那個,剛纔,我不知道……”

“行了,都是自家人,沒什麼這個那個的!”只見大帥哥想了想又開口了:“那個,其實你要是覺得心裏過意不去的話,你就幫我個忙!”

“什麼?”

“喏!提着!”說着大帥哥將厚重的行李箱遞了過來!

“……”


“哈哈哈……”見凌峯一臉無語的表情,大帥哥大笑,隨即放下箱子再次伸出了右手:“潘粵”

“凌峯!”凌峯微微一下也伸出了右手!

“行了行了,兩大男人還拉拉扯扯的!我都餓死了,凌峯,你害我被關在京城兩個多月,這一頓你跑不了了!”

“大姐,我還是個學生啊!哪來的錢。不過我看潘大哥貌似海龜來着,他應該是個土豪!”

“我哪是海龜啊,我是在國外混不下去了,纔回國的……哎,不對啊,你怎麼知道我剛從國外回來……”

“……”

一行四人浩浩蕩蕩的走出了機場!

中午四人一起吃的飯,不過到最後卻是潘若琳掏的錢,其他這三人算是夠厚顏無恥了!

當然,並沒有人去在意這些,午飯之後,凌峯與唐婉君二人告別了潘若琳兩兄妹,一同離開了!

他們的時間緊迫,這一次,雖說陳權把潘若琳調了回來但潘若琳畢竟是蕉城區的警察,而金三角與“義會”進行交易的地方卻是寧城區!

愛雖迷路,你是歸途 ,那樣只會打草驚蛇!

再說了,寧城區畢竟還是“義會”的地盤,這就遇見了一個矛盾的問題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