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萬一轉身,所有人都瞪了凌魚歌一眼,那意思是說:都是你個丫頭惹的好事,說什麼新來的組長很不好相處,人品很差,讓大家給他點顏色看看,這下好了,得罪組長了。

凌魚歌俏皮的吐了吐丁香小舌,隨即興致勃勃的說着:“來,來,來,我來爲大家介紹介紹組長。”

萬一大馬金刀的坐在了大殿中央的位置上,心中卻也想着,這小姨子今天弄這麼一出,也算是無形中給自己增加了威嚴,相信剛纔自己的實力已經震住了這些隊員。

大夥在凌魚歌的招呼下,也就紛紛上前,萬一看了看在場的隊員,說着:“大家好,我想剛纔只是一場誤會,大家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了,我叫易萬,是你們的新組長,大家都做個自我介紹吧。”

凌魚歌倒是活潑,不等衆人介紹,她就搶着爲萬一一個個噼裏啪啦的介紹起來。

“組長,這個我想就不用介紹了,你們見過的。”凌魚歌拉着那個和她一起進來,兩鬢有些微白的男子笑着說道。

萬一微微一笑,說着:“你應該是韓雲武兄弟吧!”

“組長好眼力。”韓雲武微笑着看着萬一。

“韓兄,你可是叫我‘易兄弟’來的,大家以後一起爲華夏工作,那就更是兄弟姐妹了,大家都不需要這麼拘束。”萬一對着所有人溫和的說着。


“組長,我還沒給你介紹這位美女呢。”

凌魚歌將藍若冰拉了過去,一臉興沖沖的說着:“這可是我們西南片區天組的第一美女,藍若冰。”

萬一看了看藍若冰,總感覺藍若冰看自己的眼神很是怪異,莫不是自己剛纔脫口而出的那句話被她發現了什麼?

萬一也不知道說什麼,只得微笑的看着藍若冰說着:“你好。”

“你好!”藍若冰也是淺淺一笑回着。

衆人忍不住好奇的看了看萬一與藍若冰二人,總感覺二人之間似乎氣氛有些異樣。

凌魚歌這個鬼靈精眼神在萬一與藍若冰之間來回掃視,隨即說着:“組長,你和藍姐以前該不會就認識吧?”

萬一心頭一跳,急忙開玩笑似的說着:“哪裏啊,我只是覺得藍若冰的氣質太像大明星了。”

“呵呵!”

凌魚歌一笑,俏皮的說着:“組長,你這泡妞的伎倆有些老套哦,想要追求藍姐,這樣可是行不通的哦。”

“死丫頭,你說什麼呢。”藍若冰忍不住狠狠瞪了凌魚歌這丫頭一眼。

萬一也是一頭黑線。

不過,其餘隊員就就覺得萬一這個新來的組長似乎也很好相處嘛,哪像是凌魚歌剛纔說的,特別是那金髮男子金焱更覺得冤,聽了凌魚歌的慫恿,結果害得自己剛纔被萬一打得噴了一口血,回頭一定好好教訓你這鬼靈精。

萬一微微一擺手說着:“好了,大家還是言歸正傳吧,相信各位兄弟姐妹都已經知道了如今江大的情況,冰鳳,你說說有沒有那陰蠱的消息了?”

凌魚歌一聽,也是收起了玩心,隨即說着:“組長你說的那個懷疑對象曾飛,我們已經查了,但奇怪的是,他失蹤的這些天,在市裏根本沒有他的蹤跡,好像是他人間蒸發了似的。”

“哦?”萬一聽後,習慣性的一皺眉:“你確定他沒有出現在市裏任何地方?”

“這個以我們的手段,百分百肯定。”凌魚歌十分自信地說着。

萬一點了點頭:“那就只有一個可能性要大些了。”

韓雲武接口說着:“曾飛根本就沒出過江大。”

“若是曾飛真的被陰蠱附身,藏在江大,但過了這些天也應該有動靜了纔對?”萬一不僅想起了那個被陽蠱附身的小燕那恐怖樣,只感覺頭皮發麻。

韓雲武又說着:“以我對蠱的瞭解,有些蠱在碰上一些特殊宿體的時候,或許會發生變異,說不定曾飛就是那種特殊宿體,藏這些天很可能在發生某種變異或者說是進化。”

“如果真是這樣,那就更加棘手了,必須立刻對江大展開地毯似的搜索,一定要找到這個曾飛。”

萬一語氣慎重的說着,如果真如韓雲武所說的那樣,一旦那陰蠱發生了變異或是進化,後果不堪設想。

“或許還有一個可能性,那就是陰蠱已經被苗黎族人所得。”韓雲武又說着。

“不管怎樣,都要找到那個曾飛,確定情況,江大,是我們重點排查的地方。”萬一又強調着。

凌魚歌又說着:“我們還探知到,苗黎族的人可能在最近幾天,可能會對江大采取大行動,勢必要找到蠱樹。”

萬一點了點頭,看了看衆人,忍不住問道:“這西南片區天組就只有我們幾個人嗎?”

“還有些兄弟姐妹在其他市裏執行任務。”金髮男子金焱說着。

“我見識過苗黎族那些傢伙的手段,一旦他們大規模的出動,就憑我們幾個,應付起來恐怕有些吃力,冰鳳,你下去聯繫,務必儘快將其他兄弟姐妹調回來支援。”萬一隱約感覺到,一場大戰要來臨了。

這次凌魚歌沒有抱怨啥了,點頭說着:“我儘量,他們畢竟都有自己的任務,有些的確難以脫身。”

“好吧,今天就到這裏,大家打起精神,準備應對苗黎族。”萬一起身說着。

“組長,你不在山莊吃飯?”那魁梧男子鄭剛突然蹦出一句,看那樣子,就知道是個吃貨,不然咋長那麼高。

“你請客嗎?”萬一隨口問着。

“哈哈,這裏可是我們天組的產業,當然是組長你請咯。”鄭剛大笑着,沒有絲毫拘束。

“什麼?”

萬一陡然一驚,差點沒咬着舌頭,乖乖隆的咚哦,這牛鼻的山莊竟然是天組的產業,不得了啊。

“爲了慶祝組長不知道這件事,大家今天晚上狂吃他的。”凌魚歌頓時拍手叫好。

萬一頓時一頭黑線。

此時,藍若冰卻說着:“我還有事,你們吃吧,我先走了。”

“藍姐,今天大家都是第一次見組長,難道你就不陪陪組長?”凌魚歌眼神怪異的看着藍若冰。

“有你們陪就夠了,組長,我先走了。”藍若冰又對所有人點了點頭。

萬一知道藍若冰肯定是要回去接小丫頭,當即點頭說着:“好吧,以後大家有的是機會聚,你有事就去忙吧。”

一行人來到一間裝潢氣派的房間中,一桌美味佳餚很快就上來了,每一個傳菜員那都是姿色上佳,身着古裝長裙的美女。

萬一心頭瞭然,果然,這山莊走的就是復古路線,看着一桌的美味,那鄭剛抹了一把口水,雙眼冒光的說着:“終於又能嚐到滿漢全席了。”

萬一心頭猛跳,我擦,這竟然是滿漢全席,其餘人也是頗爲意動,就在萬一準備說幾句開場白時。

突然,他的手機竟然響了起來,萬一對所有人說了聲‘抱歉’,走出了房間。

拿出手機,一看之下,竟然是凌魚卿打來的。

萬一剛一接通電話,還沒來得及說話,電話那頭,頓時傳來了凌魚卿驚慌失措的呼救聲:“萬一,救……救我……” “老師,你別慌,你在什麼地方?”

萬一一聽凌魚卿那驚恐的聲音,心頭也是慌了,但轉眼間冷靜下來,得先問清楚凌魚卿的地址。

“我在宿舍,啊……”

那頭突然傳來‘啪’的一聲,似乎是凌魚卿的電話掉在地上了。

“喂喂……”

電話那頭,再沒有迴應,萬一心頭大急,推開門丟下一句:“你們先吃,我突然有急事,保持聯繫。”而後閃身飛奔向山下。

凌魚歌等人面面相覷,個個衝出房門,哪裏還有萬一的身影,凌魚歌忍不住打趣的說着:“這個組長,不會捨不得錢吧?”

“管他的,反正這些都是記在他的賬上,我們先吃,吃了立刻各自行動。”鄭剛可不管那些了,回頭坐在位子上,開始大吃起來。

萬一出了山莊,全力飛奔向江大,煙雨山莊距離市中心都還有一段距離,而江大更在雲江的北區,剛纔電話中,凌魚卿那驚恐的聲音,宛如一根針深深的刺在萬一心中。

萬一此刻恨不得自己擁有一雙翅膀,能夠瞬間趕到江大,去到凌魚卿的身邊,凌魚卿是萬一去到江大認識的第一個女子,更是萬一的老師,雖然相處不久,但二人之間,卻已經生出一種彼此間都會意卻沒道明的情愫。

郊外道路上,萬一全力飛奔,心急如焚,體內的邪龍血在萬一情緒的刺激下,漸漸沸騰起來,不知不覺中,萬一的速度變得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夜色下,萬一宛如一頭獵豹,瘋狂奔襲,他似乎有無窮無盡的力量,雙**替的速頻率不斷的提升,邁出的步伐也越來越大。

剛纔凌魚卿在電話中的驚恐語氣,讓萬一意識到,凌魚卿那頭肯定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自己必須更快,更快的感到凌魚卿的身邊。

不夠快,不夠快,還不夠快!


萬一不斷的加力,體內的邪龍血翻滾如火,漸漸的,萬一雙**替的速度快過了他的意識。

就在那某一瞬間,萬一只感覺體內傳來一聲怪異的響聲,好似是有什麼壁壘被突破了一般,整個人也似乎突然間變得輕盈起來。

也就在那一瞬間,萬一腦中一道莫名的靈光一閃而過,他下意識的猛然一跺腳,整個人竟然騰空而起,在空中滑翔而過數百米方纔落地。

落地的萬一微微一愣,隨即興奮得大吼了一聲,而後驚訝的看着自己的雙腳:“我突破了,我能騰空滑行了。”

萬一知道,在這一刻,他進入了武修的先天巔峯境界,距離御天境界不過一步之遙,而這突破,完全是因爲對凌魚卿安危的極度關心,急於感到凌魚卿身邊的急切心情,刺激了萬一體內的邪龍血。

萬一來不及細想剛纔突破那一刻的感覺,縱身而起,快速向市裏趕去,奔襲途中,萬一連連撥打凌魚卿的電話,電話中卻傳出無人接聽。

萬一是心急如焚,不要命似的奔襲,終於在最短的時間內趕到了市區,萬一沒有選擇打的,而是認準了方向,取直線向江大趕去。

途中,萬一是越牆翻壁,爲了不被人認出來,萬一順手在一家陽臺上抓了一條絲襪就套在頭上。

終於趕到了江大,途中,萬一又撥了兩次凌魚卿的電話,他是多麼的希望,電話那頭會傳來凌魚卿的聲音,哪怕只是剛纔那驚恐的聲音也好,起碼能讓萬一知道,凌魚卿還暫時沒事,然而,回答萬一的仍然是無法接通,

萬一一顆心宛如被瞬間掏空了一般,他腦海中只有一個意識,那就是儘快趕到凌魚卿的宿舍中。

當萬一趕到凌魚卿的宿舍時,只見凌魚卿宿舍房門緊閉,一切看似毫無異樣,但萬一卻分明聽見,凌魚卿房中,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古怪聲音。

“砰!”

萬一一腳將宿舍門給躥開,頓時一愣,緊接着頭皮一麻。

只見凌魚卿房中,不論是地上還是牆上,甚至是天花板上,竟然都爬滿了黑色的怪蟲。

而那些怪蟲,竟然和那天夜裏在樹林中所見的那些屍蠱差不多,萬一心中立刻涌出一股強烈的恐懼感。

他生怕,生怕進了房間,見到凌魚卿已經被這些蠱蟲給啃噬或是附身了。

一見萬一進來,密密麻麻的蠱蟲立刻向萬一瘋涌而來,萬一一聲怒吼,雙掌連連斬出。

狂暴的力量所過之處,蠱蟲瞬間化爲灰燼,但這些蠱蟲卻前仆後繼,渾然不知死活。


“萬一,是你嗎?”

就在此時,浴室中竟然傳來了凌魚卿的呼喊聲。

萬一一聽,差點沒興奮得流出了眼淚,老天有眼,凌魚卿沒事,當即,萬一激動地大聲回道:“老師,是我,你別怕,我馬上就來救你。”

“萬一,真的是你!”

浴室內,凌魚卿也是一喜,突然卻是一聲尖叫:“啊,萬一,快……”

萬一心頭猛然一顫,雙掌猛然一推,內氣猶如狂風巨浪一般翻涌而出,直接清掃出一條血路。

萬一閃電般的衝到了浴室門口,只見浴室中,早已經爬滿了那可怕的蠱蟲,而穿着一條寬鬆的淺綠長裙的凌魚卿,躬身蹲在洗漱池上,雙手似乎握着什麼東西,手中那東西還不時散發出淡淡的金光。

那金光似乎能對這些可怕的蠱蟲取到一些震懾作用,以至於這些蠱蟲竟然只敢在洗漱池下轉悠,一時間也不敢上去,如若不然,此刻的凌魚卿哪裏還有命在。

“老師,你別怕,我馬上救你。”萬一出聲安撫着凌魚卿。

凌魚卿雙手微微有些顫抖,看着門口的萬一,詫異的問着:“你是萬一?”

萬一一愣,隨即回過神來,將頭上罩着的絲襪一把扯掉,露出了真正的面貌。

“萬一,你怎麼套只絲襪在頭上?”凌魚卿好奇的問着。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