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別人用手機忙活著,蘇北也有點手癢起來。

可惜他不用韓國的社交網路,他唯一常用的社交網路是國內的q空間,大學畢業之後也用的少了。

自己是不是有點落伍?

如今國內圍脖和朋友圈風行,蘇北也是知道的,朋友圈他開通了,但是很少發布內容,至於圍脖,卻連個賬號都沒有。

小板凳做好之後,已經中午時分,到了吃中餐的時間,李正早有準備,打電話給一家送外賣的中國餐館,按照來參加開業親友的人數,點了雜醬面和糖醋肉。

盛世妖顏 ,中午只是對付著吃,等旁晚門店關門之後,另外還有慶祝活動。


如今這年月,也沒有食不言的約束,大家吃東西的時候,圍坐在門店裡面工作區鋪著報紙的空地上,有說有笑,聊著天,氛圍相當輕鬆愉悅。

蘇北也很享受這種氛圍,今天來參加門店開業的,都是李正的親友,都是年輕人,大家又相同的話題,能聊到一起去。偶爾互相開開玩笑,調侃一下,也能引起一片笑聲。

李正和李藝真並沒有說蘇北是財閥公子之類的,介紹蘇北的時候就說是老家北岸島的朋友,蘇北說話也隨意,很快就融入到這種輕鬆的氛圍里去。

蘇北發現李正交的朋友都很不錯,交談聊天的時候,大多內容商量著如何幫助李正宣傳店鋪,顯然今天來的,都是李正真正的朋友,想幫他把木藝店的生意做起來。

這樣的朋友,才是值得結交的。

從這個人的朋友來看這個人如何,由此,蘇北覺得,自己幫助李正開起這家木藝店算是沒幫錯忙。

蘇北坐在人群中間,聽了一會,才插嘴道:「你們說,要是能有藝人到這家店裡來定製木藝品,然後拍照公布到社交網路,這樣會不會對木藝店的生意大有幫助?」

蘇北的話一出口,場面頓時安靜下來,大家都看向蘇北。 “原來是這樣啊,那我倒是能理解了,不過自在,我現在確實是很需要用那慈心木蓮果來,救一個對於我來說很重要的人,所以我希望你能去勸服雲煙獸能給我一顆慈心木蓮果,當然了,就算是報酬,只要我能拿得出來,就一定給他。”在得知了雲自在的經歷以後,聶辰才露出了一副釋然的表情,隨即又連忙對雲自在說道,原來早在雲自在十六歲的時候,曾經誤入過位於雲天國和趙鳳國交界處的雲煙古地,結果正好遇到了當時因爲領地之爭而身受重傷的雲煙獸,實際上那個時候的雲自在也是想要將雲煙獸收復的,不過在看到雲煙獸那堅韌不拔的眼神以後,最終還是升起了一絲惻隱之心,放棄收復雲煙獸的想法,並利用自己的身份之便蒐集各種天才地寶來幫助雲煙獸回覆力量,也就在這段時間裏,雲自在和雲煙獸接下了深厚的友誼,而且到後來雲煙獸恢復視力並奪得了屬於自己的領地以後,在其領地當中的一個洞穴中發現了雲自在現在修煉的那部名爲“混元勁”的神武訣以及兩顆神祕丹藥和那尚未完全成熟的七顆慈心木蓮果,最後那本混元勁歸雲自在所有,慈心木蓮果由雲煙獸保管,而那兩顆神祕丹藥則被雲煙獸和雲自在分別服下一顆,也正是因爲那兩個丹藥的緣故,使得雲煙獸獲得了晉級七級魂獸的能力,讓雲自在能在這短短几年的時間裏就達到今時今日的實力。

“這個,我想應該是沒有什麼太大問題的,因爲當初雲哥就已經答應我,等到那慈心木蓮果成熟以後,就分給我一些,不過老大,別的我不管,我只求你能不去傷害雲哥。”在聽了聶辰的請求以後,雲自在只是稍稍沉思了一下便一口答應了下來,但緊接着又向聶辰請求道,希望聶辰不要去傷害雲煙獸,雖然不知道聶辰憑什麼敢去挑戰已經達到七級的雲煙獸,但云自在相信,既然聶辰已經答應了下來,就一定有把握將其擊敗,所以雲自在纔會懇求聶辰到時候能放雲煙獸一條性命。

“放心吧,既然你和那雲煙獸是朋友的話,我自然也就不會在去動他了,不過還真是可惜了,本來我還想看看我和真正的魂帝級強者之間差距有多大呢。”對於雲自在的擔憂,聶辰則是微微一笑說道,說者眼中閃過了一絲鬱悶之色,既然現在都已經知道雲煙獸和雲自在之間的關係了,那麼聶辰也自然不會去動那個本就屬於他們這一面的強者了,不過,如果可以的話,聶辰還是很想知道自己與真正魂帝級強者之間的差距有多大,而對於聶辰的保證,雲自在也是相當放心,當即便鬆了一口氣,還向聶辰調笑道:“嘿嘿,老大,別說我這個做小弟的不給你面子啊,雖然你的實力很強,但我可以除非是空間裏的那兩位出手,否則,您在雲哥的手底下絕對撐不過十招。”

“我去,你小子就不知道說話含蓄點,我看你就是這兩天的訓練力度又小了,等回頭再讓劍魂好好操練一下你。”在聽了雲自在的“大實話”以後,聶辰的臉色當即黑了下來,無比鬱悶地說道,說完也不給雲自在什麼說話的機會,直接將其收入了無盡血海空間當中,然後便擡起頭看向了遠處的天空,眼中則閃爍着一種名爲野心的光芒……

時間飛快,轉眼間一個星期便過去了,而此時在五行森林當中的宅子外……

“呼……終於要走了啊,本來還以爲要在這裏呆上個幾年以後才能離開呢,沒想到這麼快就要離開了。”看着居住了有段時日的木屋,聶辰的眼中隱約閃過了幾絲不捨的光芒,有些感慨地說道,本來當初在和李曉琪來到這裏的時候,聶辰是打算過幾年等李曉琪在這裏安定下來以後在離開的,但沒想到的是不到半年的時間,就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以至於他和五行宗差點就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雖說現在有所改善,但是關係變了就變了,因爲不是什麼事情都是說後悔就可以一笑而過的。

“好了,阿辰,那些事情本來也不是你的錯,而且我會永遠陪着你的……”感受到聶辰內心的那一絲不捨,一旁李曉琪的眼中隨即也閃過了一絲複雜的光芒,走上前來輕輕握住了聶辰的手說道,而在聽了李曉琪的這番話以後,聶辰的臉上才真正的露出了一副釋然的表情,微微一笑,彷彿被點破了什麼一樣,聶辰的身上開始散發出了一股出塵的氣息,甚至說在隱約之間,還給人以一種與天地相融的感覺。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微微一笑,聶辰轉臉看向了李曉琪悄聲道,而對於聶辰這近乎告白般的話語,李曉琪雖然面色微紅,但卻沒有任何反對的意思,只是悄無聲息的與聶辰靠的更近了起來,也就在這個時候小青和五行修羅等人也紛紛從木宅當中走了出來,又淡淡的掃視了一下四周,聶辰也沒有再說什麼,直接拉着李曉琪的手向外走去,而其他人雖然差異與聶辰身上氣息的轉變,但也似乎不願意破壞這一和諧的畫面,於是也都沒有說什麼,就這麼默默的跟在聶辰的身後……

在五行森林外五行宗外殿的大殿當中……

“真是的,那個聶辰搞什麼鬼,怎麼到現在都沒來,他到底有沒有把我們放在眼裏啊?”看了看天空中那已經高高掛起的太陽,一名身穿藍色長衫的老者皺了皺眉頭頗爲不滿地說道,要知道爲了早點能獲得那慈心木蓮果,他們一大早就來到了外殿等待聶辰一行人,但誰曾想到,一直到現在聶辰等人竟然還是連個人影都沒有,這自然也令這些向來心高氣傲的長老們有些壓不住內心的怒火了。

“好了,那這麼多廢話,別怪我在這沒提醒你們,我不管你們和聶辰有什麼恩怨,但是這回事關重大,如果有誰膽敢在背地裏做些小動作,從而影響了我們整個大局的話,那也用不着聶辰動手,我就會先清理門戶了,都聽明白了沒有。”擡起頭淡淡的看了一眼那名藍衫長老,高鶴山的臉上突然露出了一副嚴肅的表情寒聲道,因爲在昨天的戰鬥當中雖然有不少人都被秦生絕救了回來,但那些也都是之前被其所控制住的人,所以還是有不少長老或弟子死在了那一戰當中,所以也有些長老把這筆賬按在了聶辰的頭上,而在這其中甚至還有幾個人想要給聶辰點難看,因此,爲了以防萬一,高鶴山纔不得不再次開口提醒他們一下,以防止到時候在惹出什麼禍端來。


“放心吧老高,雖然我們幾個都不怎麼喜歡那個叫聶辰的傢伙,但這次任務的重要性我們也是很清楚的,所以不會搞什麼小動作。”在聽了高鶴山的話以後,另一名青衣老者也開口說道,畢竟這一次的事關重大,如果一個處理不好的話,很有可能就會令他們五行宗的實力再次減銳,所以哪怕是爲了自己不成爲五行宗的罪人,他們這一次也不會去對聶辰做什麼小動作的,然而也就在高鶴山他們還在交談着的時候,聶辰等人也終於從五行森林當中走了出來。 見所有人都望向自己,蘇北隱隱的有點不好意思,不是害羞,而是眾多目光聚焦帶來的輕微不適應。

看出了大家的疑惑,蘇北開口解釋道:「fx的鄭秀晶是我的小姨子。」

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頓時讓人震驚起來。

「是李正喜歡的那個鄭秀晶嗎?她姐姐不是少女時代的傑西卡嗎? 獸人巫妻 ……?」

蘇北一聽便知道大家誤會了,連忙又解釋道:「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我未婚妻是小水晶認的姐姐,所以她也算是我的小姨子。」

眾人這才釋然。

有個和李正關係很好的女生道:「要是能請到小水晶幫忙在社交網路上宣傳一下,自然是好的,這等於變相打廣告了。」

其餘的人也紛紛點頭。

倒是有見識的李藝真想事情比較全面,她找了機會悄聲對蘇北說:「一般經紀公司不會輕易允許藝人在社交網路上髮帶有廣告性質的內容,老闆,你要是和小水晶提出這事,有可能會讓她感到為難。」

「是嗎?」蘇北聞言愣了一下,這倒是他沒想到的。

李藝真點點頭,不管她也希望能幫到自己弟弟,猶豫了一下,才道:「不管要是不是很明顯的廣告內容,應該就不會有問題,比如說要是小水晶能夠親自到店裡製作木藝品,然後就此發一條自己親自動手製作的狀態內容,既可以宣傳自己的正面形象,也可以藉此幫木藝店做一次隱秘性廣告。」

蘇北笑著朝李藝真豎起了大拇指,贊道:「你這主意不錯,不愧是當年縱橫首爾的金牌律師,我等下打給電話給小水晶說一下這事。」

李藝真很是自得的享受了蘇北的誇讚,末了,還故作感嘆的道:「唉,提當年有什麼用,現在還不是給你這個大老闆當秘書,我現在哪還有一個律師的風采,純粹就是一個文秘了呢。」

蘇北瞪了她一眼:「怎麼,給我當秘書委屈了你李大律師了嗎?要知道我可是蘇北,再說,你不是牧場的法律部長嗎,而且還在投資公司掛了職,如今北岸烤肉飯店創業,你也全程負責了法律問題……在發牢騷,小心我真的讓你來給我當秘書。」

對蘇北的威脅,李藝真可是一點都不害怕,她現在對蘇北已經很了解了,知道自己這個老闆雖然能量大的驚人,但是人卻很好相處,而且兩人除了上下級的雇傭關係,也算是朋友。

「給你當秘書就當秘書,只要你不怕貝貝小姐吃醋就好了,要知道,我可是一個大美女,讓我當你秘書,估計是再大度的女人也得吃醋了。」她甚至還自賣自誇起來。

蘇北伸出了大拇指,低聲贊了一句:「不愧是臉皮最厚的李藝真。」

待到下午,蘇北並沒有再參與晚上的慶祝活動,而是找了借口先行告辭,回到譚清洞的別墅,就撥通了小水晶的電話。

「姐夫,你在哪呢?還在首爾嗎?」

電話一接通,那頭就傳來小水晶活潑的聲音,隱隱的,蘇北還能聽到海浪聲。

「嗯,在首爾,剛參加完木藝店的開業回來,你們在海邊散步嗎?」

「沒有,我們在游泳,吃的太多了,得好好運動一下。」

兩人聊了幾句,蘇北便提起了木藝店的事情。

蘇北一說完,電話那頭的小水晶立即滿口答應下來:「沒問題,反正李正歐巴也是我的粉絲,等我回來首爾就去,你把地址和李正歐巴的聯繫方式發給我。」

說完這事,兩人又聊了一會,要掛電話的時候,小水晶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姐夫,先別掛電話,上次你不是釀製了猴兒酒嗎?藏在哪呢,我在別墅找了好久也沒找到,問蘇歸爺爺,他也不告訴我,說讓我來問你……」

蘇北一聽頓時笑了:「怎麼,你這麼小就想喝酒,對了,我想起來了,我第一次見到你,你就是喝醉了。那時候,你好像還沒十八歲吧,偷偷去酒的吧?你這孩子,還想喝酒,小心我告訴你秀妍歐尼,讓他好好收拾你。」

電話對面的小水晶一翻白眼:「壞姐夫,不給我喝就不給我喝,幹嘛拿姐姐來嚇唬我。還不是因為是你自己釀製的酒,又跟我說的那麼美味,我才好奇想喝的,算了不跟你說了,我去游泳去了,壞姐夫,再見!」


聽完小水晶像連珠炮一樣說了一大堆,然後就聽見電話中傳來忙音,顯然是真的掛了電話,蘇北不由暗自搖頭,這孩子。

想著自己釀製的果酒猴兒酒度數比啤酒還要低一些,給幾個小姑娘嘗嘗味道也未免不可,而且如今小水晶也過了十八歲了,喝猴兒酒對普通人的身體是有好處的,蘇北便又給蘇歸打了個電話,讓他去釀酒室下面的酒窖拿些猴兒酒給小水晶他們。

蘇北不知道的是,他低估了猴兒酒的味道對普通人的誘惑力,小水晶她們嘗了猴兒酒之後,頓時驚為天人,幾個小姑娘一瞬間便愛上了這種沁人心脾的混合型果酒,那芬芳的純純果香混合著酒香味,一下子征服了小姑娘們的所有味蕾。

喝了第一杯,就想和第二杯,然後是第三杯,……如此下去,最終的結局便是……所有人都被酒精度很低的猴兒酒給醉倒了。

當晚上,蘇歸打電話來向蘇北請罪的時候,蘇北一下子無語了。

酒精度數比啤酒還低的猴兒酒居然都喝醉了,那是得喝了多大的量啊!

「算了,你好好照顧她們休息,好在猴兒酒是攙和了靈液釀製出來的,喝醉了也不傷身體,反而對普通人的身體有好處,晚上睡一覺就沒事了。你也不用在意,是我疏忽了,忘了跟你說少拿點給她們喝,下次注意就好了。」

掛了電話,本來還在碼字存稿的蘇北對一旁正在看電視的貝貝姐說了一下情況。

貝貝聞言不由笑著問道:「你釀製的猴兒酒味道真的有那麼好嗎?度數比啤酒低,但是小水晶她們居然喝醉了,看來味道應該真的很好。剛剛你說和這酒對人的身體還有好處?」

「那是自然,以後你嘗嘗就知道了,味道真的很不錯,而且我在裡面加了一些好東西,人喝了之後,有保健的作用,可是和市場上那些掛羊頭賣狗肉的東西不一樣。」蘇北在男女朋友面前得意洋洋地說道。 陰陽外賣員 ,水靈靈的眼珠子一轉,笑著道:「要是真有那麼好喝,豈不是以後你有多一個財路來源?」

「財路來源?」蘇北愣了一下,很快就反應過來:「你是說把猴兒酒拿去賣嗎?倒也想過,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其實小水晶她們喝的猴兒酒是剛釀出來的半成品,需要窖藏一些時間才算是成品,現在這些猴兒酒只是我的一個嘗試,等我做好了所有的實驗,也許就會把最終的猴兒酒拿到市場上去出售了。」

「噗嗤……」貝貝姐笑了一下,伸出玉手在蘇北的肩膀上輕輕拍了拍:「要是小水晶知道你給她喝的猴兒酒在你口中是『試驗品』,小心她找你算賬。」

蘇北大手一揮,滿不在乎地說的:「我才不怕她那個小丫頭片子呢。」

兩人聊著,蘇北忽然感覺肚子有點餓了,便提議出去找食吃夜宵。

「要不我們去吃路邊攤,就是韓劇里經常出現的那種路邊攤,就像國內的大排檔,搭個棚子的那種。」李貝貝提議道。

對於貝貝姐所說的這種韓國「大排檔」蘇北也知道,韓國路邊攤是韓國比較流行的室外酒家,是韓國老百姓和工薪階層消除一天疲勞,聚在一起和酒的地方,隨著韓劇的流行,這種路邊攤酒家基本上已經形成了一種獨特的小吃文化。

來韓國也有時日,不過蘇北還沒去過這種路邊攤,立即接受了李貝貝的提議。

兩人驅車出了別墅,也有目的地,只是隨意開車,街上行人很多,很快就陸續發現了好幾家路邊攤,蘇北開了十六七分鐘的車,終於選中一家停車比較方便的街邊攤。

這家路邊攤比較大,擺放有十多張桌子,兩人停好車,走過去的時候,裡面已經坐了三四桌,攤主是一對四十多歲的夫妻。

一見蘇北和李貝貝兩人走過來,那夫妻中的妻子立即走了過來招呼:「兩位顧客這邊坐,要吃點什麼?」

蘇北和李貝貝兩人都是第一次吃,也不知道點什麼好吃,這個時候作為老餮的蘇北有經驗,他不動聲色地對老闆娘說道:「第一次到你這來吃,就上點別人經常點的,好吃的,一樣來一點,夠我們兩個人吃就好。」

果然,那老闆娘聞言,立即笑著道:「好的,顧客要喝酒嗎?」

到街邊攤吃東西的人基本上都會點酒,不是啤酒就是韓國最常見的燒酒。作為常看韓劇的李貝貝知道這一點,便插嘴說,來一瓶燒酒吧。

點完菜,兩人坐在帳篷邊上的桌子旁,外邊就是馬路,路上偶爾會有車輛呼嘯而過,抬頭能看到月亮。

「這裡的生意真好,韓國人生活的壓力還是很大的,很多人都會選擇下了班之後和同時或者朋友到街邊攤來喝酒,釋放壓力。」李貝貝看著帳篷里越來越多的顧客,忽然有些感嘆道:「現在社會,不管是哪個國家,中低收入階層的壓力是越來越大了,尤其是韓國,小北你可能不知道,其實韓國的自殺率非常高,尤其是最近幾年,甚至已經超過了以自殺聞名的日本。」

蘇北接過話題,輕聲道:「我能體會到生活的壓力,當初我在星市工作的時候,累死累活,也就賺那麼點錢,想要買房,不知道得工作到什麼時候,還好,後來的際遇,讓我的人生出現了轉機。」

李貝貝好奇地望向蘇北:「小北,你說的際遇就是你以前說的遇到你的師傅嗎?他老人家肯定是個非常厲害的隱士。」

他老人家?

准聖的確非常老了,活了幾十億年。

「是啊,我師傅非常厲害,可惜,他如今已經不在世了。」想到自己為從謀面,只在准聖記憶中見過影像的師傅,蘇北忽然有點唏噓。

對於這位改變自己人生的師傅,雖然不從謀面,但是蘇北從心裡很感激他。

李貝貝伸出手握住蘇北的手,給了他一個溫暖的眼神。

感受著貝貝姐眼神中的關懷,蘇北心裡琢磨著,是時候找個機會告訴貝貝姐一些東西了。

貝貝姐是將來要和自己一起生活的人,自己的壽元最少也會長達數十萬年,要是修鍊有成,甚至會像准聖師傅那要長達數十億年,自己也希望貝貝姐能一直陪著自己走下去,那麼越早引貝貝姐修行越好。

很快,菜上來了。首先上的是兩碗湯,湯是這種街邊攤的必備品,只是每家街邊攤的湯不一樣,這一家主打的是魚丸湯。

蘇北喝了口嘗了一下,依他如今越發挑剔的眼觀來看,還算爽口,根據街邊攤的消費價格來看,很不錯了。裡面的魚丸也很有彈性,料足。

上的第二道菜是無骨雞爪,辣味的,符合蘇北的口味,蘇北吃了好幾個。喜歡吃辣的貝貝姐也沒少吃。

然後還有炒年糕、油炸魷魚、豬肉串等等。那個老闆娘幾乎把她家攤子的每一樣東西都上了一些,蘇北和李貝貝兩人就著燒酒,每一樣都嘗了嘗,然後挑著符合自己口味的東西多了一下,吃到最後兩人都吃的肚子脹了。

貝貝姐的酒量很少,喝了些酒,頭有點暈沉,回到車上就靠在車椅上迷糊。

看著有點喝醉了的貝貝姐老老實實自己睡覺,蘇北輕輕一笑:「酒品真好,果然是我的貝貝姐。」

本來喝酒是不可以開車,但是蘇北並非常人,韓國這燒酒,對於他一個凝氣五層的人而言,跟水差不多。

開車回到別墅,蘇北抱著已經睡著了的貝貝姐放倒她的卧室,然後關好門退回客廳。

蘇北並沒有馬上休息,而是繼續他的事業……碼字存稿。

現在蘇北想早一點把《五行煉仙》寫完,如今已經存稿到三百五十多萬字,再有一百五十多萬字,就寫完了,按照如今的寫作速度,蘇北預計自己能在12年上半年就完工,到時候可以轉身去正式準備把小說拍成電影的事情。 “聶少俠,你們來了。”再見到聶辰等人從五行森林中走出來以後,高鶴山和那些五行宗長老們紛紛迎了上去,臉上毫無之前的那種不耐煩的表情,滿是微笑的對聶辰說道,那樣子就好像剛纔那些話根本不是他們說出來的一樣,而實際上早就在外面聽到他們之間對話的五行修羅在看到這些人的“表演”以後,一個個都忍不住嘴角狠抽了一下,不過相比較而言聶辰則表現得十分淡定,只是在不經意間皺了一下眉頭便開口說道:“好了,高老,咱們這客套話也就不用多說了,什麼時候上路。”

“額,這個,準備我們都早就已經準備好了,只要你沒問題的話,就算是現在出發都沒問題。”在聽了聶辰的話以後,高鶴山也是不由的愣了一下,但緊接着就連忙開口說道,說實在的如果不是要等聶辰的話,恐怕早在幾天以前他們就要離開了,既然現在聶辰等人也都沒問題了,那麼自然是越早走越好了,而對於高鶴山的決定聶辰也並沒有反對點了點頭說道:“也好,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也省得再耽誤時間了。”說着,聶辰也沒跟高鶴山他們客氣,直接霸佔了門外唯一的一輛馬車,並在把負責拉車的馬匹換成小白以後,便將李曉琪和小青請上了馬車,自己則坐在了馬車外主動當起了馬伕(因爲達到了六級的藍炎已經可以自由的轉換大小,所以除非是特殊情況,否則的話,一般變小都是待在聶辰肩上的),而對於聶辰這近乎強盜般的舉動,高鶴山等人只是苦笑了一下,也沒有多說什麼,在招來了自己的專屬坐騎以後便直接離開了……

在五行宗長老中即便是實力最弱的長老實力也已經達到了中位魂皇巔峯級別,而他們專屬坐騎的實力最然也是不俗的,而速度就算是比不上藍炎,但是和小白還是相差不大的,也就是在這些坐騎的幫助下,原本讓馬匹來跑至少要四五天才能跑到的番沐城,只是在天色剛剛有些昏暗時候,聶辰等一行人便趕到了這裏……

“聶少俠,今天就先在這裏休息吧,明天再繼續行進吧。”擡頭看了看已經略顯昏暗的天空,高鶴山連忙叫住還打算繼續行進的聶辰說道,畢竟他們這也跑了整整一個下午,現在無論是人是獸都不由得感到了一股莫名的疲憊,所以即便是繼續跑下去,在速度方面也會大大的減銳,而那樣的話,恐怕不到凌晨的話,也很難趕到下一座城池了。

“嗯,那今天就先在這裏休息一晚,等明天早上在出發吧。”聽了高鶴山的話以後,又看了看那些已經出現疲態的魂獸們,聶辰只是稍稍沉思了一下便答應了下來,說着又驅使着小白將馬車來到了一家看起來比較乾淨的客棧前停下來……

“呦,客官這是打尖還是吃……客,客官,咱能不能先不把繮繩鬆開啊?”見有客人上門,本靠在門旁打盹的青衣小廝連忙迎了過來,只是還沒等他把話說完,正好看到聶辰幫馬車前那身形碩大的小白揭開繮繩,結果被嚇的頓時睡意全無,全身不停顫抖着的對聶辰說道,而聶辰就好像沒有聽到那小廝的話一樣,在將小白身上的繮繩揭開以後,才轉過身來面色淡然的說道:“幫我們準備七間上房,一桌酒菜,自己到外面去找吃的吧。”說着聶辰便小白的繮繩揭開了,而跑了整整一下午的小白,卻絲毫沒有露出任何的疲意,只是點了點頭便化成了一道銀白色的幻影向城外跑去……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