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軒轅峯這邊有兩個傷員,算起來也就軒轅峯自己還能戰鬥的了,另外兩個人幾乎可以不計算。

而軒轅劍那邊則是還有五六個精英,剛剛被戈子浩幹掉了二三個,再加上一個劉叔,他們對軒轅峯圍攻的話,軒轅峯是必敗無疑的。

頂多能夠多堅持一會罷了。

“軒轅峯!你快投降吧,我這個做弟弟的,可以保你一命!哈哈哈!咳咳……”

軒轅劍顯然是太過激動了,引發內傷,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不過那軒轅劍貌似是受傷還是高興的,一口血噴完,又仰頭大笑了起來。

“你還是小心你自己的身體吧,別再到時候我這個做哥哥的還得幫你收屍那就不好了!還有一點,你放心好了,我是絕對不會輸了,就憑着這些人就想幹掉我嗎?你想的太多了!”

“哈哈哈哈!是嗎?!軒轅峯,我看你這時垂死前的掙扎把?!”

軒轅劍大笑着說道。

軒轅峯臉上掛着很是自信的笑容,一點也不像臨死的樣子。

軒轅劍心裏也忍不住打鼓,難道,難道軒轅峯有什麼底牌?

不過,隨後一想軒轅劍就又笑了,他有底牌,難道自己就沒有了嗎?

“軒轅劍,你看好了,看看我是怎麼打敗你的!”

說完,軒轅峯朝着那劉叔和那五六個精英就衝了上去。

眼看軒轅峯朝着他們衝過來了,他們幾個臉上也全是興奮的神色。

只有那個劉叔,眉頭一皺,懊惱的表情浮了上來,然後一咬牙,衝着離自己最近的那個人就打了上去。

“啪!砰!”

那劉叔一個手刀直接砍到了一個精英的脖子上,然後轉身一腳踢向另一個人。

瞬間,這邊的精英兩個人失去戰鬥力。

軒轅峯微微一笑,奔着其他人就上去了。

剩下的三個人很是驚愕,面對着突如其來的變化,這三人節節退敗,軒轅峯和劉叔兩個人馬上就能殺掉他們了。

至於軒轅劍和李叔兩個人,則是睜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發生的一切。

兩個人的嘴巴都是長的很大很大,眼中也充滿了震驚!

本來是滿懷希望地將整個事情都寄託在劉叔身上了,沒想到這劉叔竟然是軒轅峯的人!竟然是軒轅峯派來的臥底!!!

本來自己應該是取勝的這一方的,可是,可是現在情況急劇轉變!

自己,自己這面竟然變成了完全的劣勢!

眼看那劉叔不停地攻擊着自己的人!軒轅劍心中震驚萬分,慢慢地震驚都轉化成了震怒!

本來是最爲尊敬的劉叔!自從自己奪取軒轅家之後!那劉叔就一直附和自己,幫助自己,到後來,自己甚至想讓他成爲新的軒轅家族的大管家!

要知道,那大管家的勢力可是非常的大的!在某種意義上,這個大管家甚至代表了整個家主!

而且,最爲重要的不是這個,最最重要的是自己的所以機密的東西全部都告訴了劉叔!

包括自己最後保命的底牌!也告訴了劉叔!沒想到啊沒想到,現在這劉叔竟然是軒轅峯的人!

軒轅劍越想越憤怒,終於,一個忍不住,“噗!!”

軒轅劍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咳咳!咳咳!!”

軒轅劍劇烈地咳嗽了起來,整個人本來蒼白的臉瞬間充血,整個人憤怒到了極點,卻頭握的緊緊地,太陽穴上青筋暴起,非常的憤怒!

“砰!咔嚓!”

那劉叔爆發出了比剛纔強上一倍的力量!

想來應該是之前劉叔故意隱藏實力呆在軒轅劍身邊的。

捏掉最後一個人的脖子,劉叔一鬆手,那具屍體倒在了地上。

“劉叔!”

軒轅峯叫了一聲。

劉叔緩緩地轉頭,看着軒轅峯。

“劉叔!辛苦你了!這次多虧了你了!”

軒轅峯笑的很開心。

誰知道那劉叔卻是微微地搖了搖頭,“家主,現在不是敘舊的時候了,我們還是快逃吧,啊,不對,是您帶着那兩個傷員快逃吧,我在這裏阻攔一下!”

劉叔面色很是凝重地說道,眉頭緊皺。

聽到這話,軒轅峯也是一愣,隨後疑惑地問道,“爲什麼要逃?現在就剩軒轅劍和李管家兩個人了,而且兩個人還是重傷,爲什麼要跑?我們現在已經贏了啊!”

軒轅峯一臉的不解。

那劉叔又是搖了搖頭,然後嘆了口氣,“家主,你不知道,軒轅劍把所有機密都告訴了我,他也是十分的信任我,所以,我知道他還有一張底牌的!這張底牌,也是十分的強大!”

那劉叔臉上滿是愁容地說道。

聽見這個,軒轅峯的眉頭也皺了起來,“什麼底牌?”

那劉叔正準備回答,就聽見一聲響聲。

不知道軒轅劍發了什麼信號,然後緊跟着軒轅府邸中就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砰砰砰……”

腳步聲十分的有力,就像是很多人一樣。

一聽這個,軒轅峯的臉色一臉就黑了下來。

“哎~~看來這軒轅劍是叫他們出來了,本來我還想在瞞軒轅劍到他拿出底牌的時候呢,誰知道你這麼早就要暴露我,哎~這下完了,就憑我們兩個,不行的……”

劉叔一臉的絕望,整個人也是頓時蒼老了幾分……

“劉叔……有多少人?”

軒轅峯臉色很是凝重,也有着一絲的疲倦,軒轅峯慢慢地問向劉叔。

那劉叔看了眼軒轅峯,緩緩開口,“五個人……”

“五個?!”軒轅峯顯然是驚訝了一下。

“你可別小看了這五個人,家主,你,應該知道藥劑吧?”

一聽這個,軒轅峯的臉色一下就變了,變得有些白。

“劉叔,你,你是說那五個人,是,是喝了藥劑的?!” “沒錯。”劉叔點了點頭,“只這五個人就是喝了藥劑的五個人,軒轅劍畢竟和劉鳳打叫道打了那麼久,怎麼會連一兩瓶藥劑都沒弄到呢,雖然是半成品,但也是很厲害的,一共兩小瓶,不過他只是一直祕密保存着,直到通過鄒忌知道了藥劑的強大,然後他才又下決心培養這五個人,總之,我們這次完了,你快逃,我應該還是能夠拖他們一會的。”

劉叔一臉的愁容。

“不行!”

軒轅峯直接拒絕了劉叔,“我不能讓你冒險,要逃一起逃,我不會撇下您的!不然的話,我來拖住他們,劉叔你帶着他們逃!”

軒轅峯神色堅定地說道。

“哎~”劉叔嘆了口氣,“你這又是何必呢,哎~”

“劉叔,你走吧!”

劉叔擡起頭來,“不走的話,那就戰鬥,直至戰死!”


軒轅峯目光閃爍了一下,“我是同意,不過,就怕他們……”

軒轅峯看向了那邊地上的戈子浩和李威。


正當軒轅峯準備上前問他們的時候。

軒轅府邸的大門,出現了五個身材魁梧的大漢!

每個人足足有兩米多高,身上肌肉塊頭很大很大,就像是五個巨人一般!

“哈哈哈!哈哈哈!軒轅峯,看這下你往那裏逃!”

軒轅劍靠在門旁顯然是很開心。

一指軒轅峯,“給我殺了他們!”

“吼吼!!”那五個人頓時一拍自己的胸口,像個黑猩猩一樣,緊跟着朝着軒轅峯兩個人就跑了過去,但是速度不是很快。


與此同時,遠處的一個山上,距離他們戰場有五百米的距離,軒轅峯他們也沒有發現。

這裏有一個人站在這裏。

這人看起來大概六十多的年齡了,雙手背在後面,一頭的黑髮中夾帶着幾縷銀髮。

整個人仙風道骨很是氣派,一身長袍更顯得他不是凡人。

這人看着下面軒轅峯等人陷入了危機,頓時眉頭皺了起來,而且拳頭也握緊了。

眼看軒轅峯他們危在旦夕,這人身子一顫,好想要下山。

可是,就在同一時間,離這個人一百米的地方,唰唰刷飛過幾道人影。

這人一下就不動了。

那些人沒發現這裏還站着一個人,一個個飛快的朝着軒轅峯跑去。

這人眉頭皺的更緊了,只不過依舊是站在原地。

———-

眼看這五個人已經跑到了軒轅峯和劉叔的對面了,軒轅峯和劉叔對視了一眼。

很明顯,現在就算想要逃跑也是不可能的了。

兩個人一咬牙,對視一眼,然後同一時間朝着那五個人就跑了上去。

兩個人的速度都很快,幾乎是瞬間就到了他們的身邊。

“砰砰!!”

兩個人快速地出拳,可是,聲音很像,但是挨拳的兩個巨人根本沒任何的反應。

“吼!!”

那兩個挨拳的人,大大地吼叫了一聲。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