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就要到手的生意卻被別人這樣搶走了!江振華心裏很是不甘,狠狠的拍在桌子上!

剛走出門的那一男一女相互對笑了一眼,揚長而去!

“邵青剛!咱們走着瞧!”江振華狠狠地扔下一句話,破門而出!

尹麗萍緊緊跟在他的身後!

“振華,這可能是個誤會,在事情還沒有搞清楚之前,你最好不要衝動!”尹麗萍一路小跑地跟在江振華的後面開導着他!

江振華憤怒的表情讓尹麗萍都感到了可怕。

出了酒店,江振華二話沒說,徑直走到車前,打開車門鑽了進去!

“我來開!”尹麗萍制止了將要開火啓動車子的江振華!

“你就別再…”尹麗萍的話沒有說完,被電話打斷了.

“喂,媽媽是我玲玲!你現在在哪,怎麼還不會來?”電話裏傳來了江玲的聲音.

“玲玲,你怎麼在家裏?“尹麗萍和很是驚訝!

江玲沒有回答她的話,“你在哪怎麼還不會來?”

“我們馬上回去!就這樣了,等回去了再說!”關掉電話,尹麗萍啓動車子向家裏開去!

“怎麼不說話?啞巴了?”一路上尹麗萍見江振華一句話也沒有說,感到無聊想擺脫這樣的局面.

“沒什麼可說的!你開你的車!”江振華沒好氣地說。

見江振華還是很生氣,尹麗萍也不再討沒趣,也不再說話,專心地開着車!

心裏想着江玲肯跟自己說話了,不由得笑了起來! 第五十章 如此審訊!

現在的監獄算起來只能說是看守所,雖然說方堯和邵華進去之後,並沒有所謂的逼供,但是卻也受到了審訊!

審訊室裏,審訊官面帶凶色,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邵華。


“說,爲什麼要在醫院裏打架?”

“你想知道嗎?”邵華一臉不屑地說。

“你這是什麼態度?到這裏就是我說的算,你最好給我老實地回答,其他的話不要多說!”審訊官惡狠狠地對邵華說,一股不滿之氣由心中升起.

“你別嚇我,我好害怕!“邵華惡作劇似的說。

那審訊官也夠傻逼的,竟然這樣明顯的話,他都沒有聽得出來是折損自己的話,不過說起來他也挺可憐的。誰讓他自己沒文化呢,一箇中學沒有畢業的,竟然能當上審訊官,真不知道是上司無能,還是關係硬?

“知道害怕了,那就老老實實地交代,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嘛!“那審訊官一臉得意的樣子,旁邊的陪審忍不住笑出聲來。被他狠狠地瞪了一眼!

儘管如此,那陪審依然還是笑着,只是那審訊官不知道他爲什麼笑而已!

“有什麼好笑的,看你那副德行!”那審訊官訓斥着陪審。

“老嚴,你怎麼就沒聽出來他的話呢?”陪審提示着他,用鬱悶的眼光看着他!

“什麼話?”那審訊官不解地問道。

“就是剛纔他說的話!”陪審真的有些受不了,這麼一個草包怎麼就能當上審訊官呢?難道真的是找不到有點學問的了,那爲何不考慮考慮自己呢?

“小子,剛纔你說什麼了?”審訊官看着邵華,詢問道。

“我沒說什麼.”邵華一臉的無辜。

“不要狡辯!不要忘了這裏我說的算,不想吃苦的話,就把剛纔你說的話重複一遍。“審訊官威脅着邵華。

“你真想知道?”邵華說着,一臉驚奇的看着審訊官。

看着審訊官肯定的眼神,邵華也只好重複自己剛纔所說的話。

“剛纔我只是說了一句我好害怕而已,其他的就沒有什麼了!”

審訊官轉過頭看着陪審,“這話好笑嗎?”

陪審看着審訊官兇狠的樣子,沒有敢笑出來,只是心裏卻把審訊官的祖宗十八代都罵過一遍了!

看着邵華得意的樣子,陪審真狠不得把邵華給狠狠地揍一頓,方解心頭之恨!

“說話,怎麼就不說了?”審訊官還在那裏審訊着陪審,弄得邵華有點不好意思了,看着他們兩個人的滑稽的樣子,邵華竟然毫無顧忌的笑了出來!

他們二人看着邵華,審訊官一臉不解,陪審咬牙切齒!

“你笑什麼笑?”審訊官看着笑意正濃的邵華迷惑的問。

“我…我當然是笑好笑的事了,難道我還會傻笑?”邵華笑着,連話都有些說不清楚了,旁邊的陪審卻是忍不住了。


“不要再笑了,你以爲這裏是你家!想怎樣就怎樣!”

那審訊官這時才恍然大悟,明白過來!氣得臉色發紫,牙齒打顫。

“別笑了!”他嚴厲地說着,看向邵華,眼裏露出兇殘的目光!

“這是在審訊室,我問你什麼就回答什麼,其他的不要多說。”

“可是我什麼也沒有說,怎麼能說我多說呢?你這不是冤枉我嗎?”邵華一點臺階都不給他留,直接接了過去.

“你…好,從現在開始我不問話你就不許說話,聽到沒有?”審訊官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只好儘快結束審訊,讓他離開這裏。

“名字。”

“邵華!”

“性別。”

“跟你一樣!”

“你…年齡。”審訊官沒有跟他一般見識,繼續問他的問題。

“21.”

“爲什麼要打架?”

“因爲他該打。”

“就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邵華沒有在意審訊官的神情,一味地回答着他的問題。

“具體情況,說清楚點!”審訊官對邵華的回答很是不滿意。

“你不是知道了嗎?還問什麼!”邵華不想回答他的話,想到那事他就來氣!

方堯這個可惡的傢伙,竟然這樣對待江玲,出去了以後一定還要狠狠地揍他一頓!

“我問你,你就回答,不要那麼多事!”審訊官很是生氣,只是對邵華他一點辦法也沒有。無奈,只好壓住自己的火焰!

“我這不是回答着來嗎?”邵華很不在乎他的反應,只要自己高興,其他的人怎麼樣對他來說都無所謂!

“我問你爲什麼要打架?你回答的是什麼!”審訊官真的有些受不了了,火爆的脾氣終於控制不住!

“我不是說過了嗎,那是他自己找打。我有什麼辦法!”邵華並沒有因爲他的改變而有所改變,這樣的事情他見的多了,根本就沒有那他當回事!

“你這是妨礙公務,我有權拘留你!”審訊官大吼道。

“隨便,反正我在你手裏。要走要留還是你說的算!”邵華閉着眼,不願看到他可憐的樣子。

“我就不相相信我拿你沒有辦法!把受害人給我帶過來。”審訊官對門外的人喊道。

門外的那人聽到審訊官殺豬似的大喊,轉眼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審訊室裏陪審坐在那裏不敢說話,邵華在那裏閉目養神,而那審訊官卻在那裏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來回的在那裏走動着!還不時的訓斥陪審,明明是自己往陪審身上撞去的,反倒怪起陪審來了,你說陪審冤不冤? 第五十一章 我是自願的

灰暗的審訊室裏,邵華得意的笑,審訊官一臉憤怒,時而向旁邊的陪審發泄着自己不滿的情緒。

審訊室外,由遠及近傳來了腳步聲。不用說也知道是剛纔那門衛把方堯帶來了。

邵華沒有表現出任何像別人那樣驚恐的表情。只是心中的憤恨卻油然而起,拳頭握的緊緊的,對於方堯來說,現在的邵華只想再揍他一頓。其他的根本沒什麼好說的。

一時地衝動讓兩人來到了這個地方,但他卻從來都沒有後悔過,爲了所愛的人,他認爲這樣做值得。

邵華真的不明白,方堯爲什麼要這樣做!爲什麼要如此傷害江玲,也只能怪自己經不住方堯的誘惑,上了方堯的當!

邵華狠狠地瞪着走進審訊室裏的方堯,眼中的怒火可以燃燒所有的森林!

雖然方堯也怔怔地看着他,但卻沒有因爲他的表情驚住。他知道他一定會有如此的反應,既然選擇了這樣,又何必把所有的一切都說得太清楚呢?何不讓過去的都過去,讓該忘記的都忘記,這樣不是更好嗎?

堅定着自己的信念,方堯來到邵華的身邊坐了下來。雙眼看着正對自己的審訊官和陪審,心裏既然有一絲的輕鬆感.

“名字。”審訊官依舊按照舊規審訊着方堯。當這一切情況和程序走完了以後,審訊官終於把話題轉到了正題上。

“說吧,他爲什麼要打你,還有你爲什麼不肯還手?”審訊官用尖刻的口吻問道。

“因爲他想打就打了,而我不想還手就不還了!”方堯輕描着他們打架的理由和不肯還手的藉口。

“就這麼簡單?”審訊官狐疑地看着方堯追問道。

“就這麼簡單。”方堯毫不猶豫地回答着。

審訊官看着得意的邵華,心裏很不是滋味,從來沒有受到過如此的侮辱和待遇,沒想到今天竟然別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乳臭未乾的小子給弄得狼狽不堪。

再看着邵華在一旁那副得意的樣子,他心裏能好過嗎?

心裏想着一定要給這小子個教訓,免得以後他目中無人,這樣看他以後還敢不敢在如此囂張!

“你大膽地說,不要害怕,有什麼事情我替你扛着。”

“我沒有什麼好怕的,事情就是這樣子,信不信你自己看着辦。”方堯根本不理會審訊官,連說話都把頭轉到了一邊,不願意再多看他一眼。


“你…你真的不肯說嗎?”審訊官很生氣的問着方堯,似乎以爲用這樣的口吻就能夠嚇倒方堯,讓他說出實情!

只是他的如意算盤卻打錯了,方堯根本就不吃這一套,而旁邊的邵華卻得意的吹起口哨。

“住嘴,這裏是審訊室,你以爲是你家,想吹回家吹個夠!”審訊官對邵華的無禮似乎達到了極限,沉積許多的怒氣想要發泄到邵華的身上。

邵華一臉不屑,依然肆意妄爲,根本就不把審訊官看在眼裏。

“你不要以爲這樣不說就可以沒事了,我告訴你,你們最好把事情給我說清楚,否則…”審訊官威脅道。

“否則你能怎麼樣?”邵華說道。

“否則…否則我就拘留你們!”審訊官憤怒地說道。

看着邵華和方堯他們各自的反應,審訊官得意地一笑,因爲他看到方堯的焦急,雖然邵華依然是那樣的表情,但畢竟方堯被他的話鎮住了。看來事情是怎樣的馬上就可以知道了,他不禁地佩服着自己的聰明機智!

“你有那麼大的權利嗎?”邵華輕蔑地神情讓審訊官氣炸了!

“有沒有到時候就知道了。”審訊官雖然很是生氣,卻依然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是嗎?那我真的想看以看哦。”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