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多聯合文明把殺死的獸族武魂瓜分,售賣,一時間神秘花園裡湧現眾多奇獸,珍獸,甚至神獸級武魂……

那些加入聯合文明的強大獸族根本沒有多少反抗之力,族眾被分割,監察陣的防禦設施控制權力失去,戰鬥力強大的被有針對性的分割,只有苦苦掙扎死戰,倒下的時候仍然不能瞑目。

相比之下花園精靈族的獸族情況已經是無數獸族羨慕的對象了……

但是,最讓眾多獸族羨慕的,還是無雙神族的獸族。

從剛開始加入無雙神族領地的時候,那些獸族的領地就如無雙神族內任何種族一樣規劃,都有為處於邊境的星球,都需要參與防禦戰鬥,都需要如別的種族一樣上繳稅收,星源。

但是,不需要朝貢。

知道眾多獸族滅絕,無雙神族範圍內的獸族仍然不需要朝貢。

有部分獸族恐懼會如那些聯合文明裡的獸族一樣結局,主動懇求定期朝貢,只求換取跟花園精靈族裡的獸族一樣的生存待遇。

結果被拒絕,主持內事的依孜姿逐個安撫,還把無雙神態度明確的情景記錄符拿給他們看,告訴他們無雙神族恆毅在一天,對眾多獸族的態度就一天不會改變。

並且責備眾多要求朝貢的獸族說「對無雙神族而言,你們不是武魂,而是無雙神族的一部分,每一族都如同其它種族一樣,權力相當!無雙神的心意你們到現在沒有明白這很讓人失望!你們是無雙神族的一部分,請你們以族神自居,防守外敵入侵是無雙神族任何種族都需要分擔的責任,貢獻族眾是無雙神族任何種族都沒有的事情,如果再提這種事情,神主就會認為你們不適合擔當族神!」

眾多被責備的獸族族神卻沒有人不高興,反而歡天喜地的拜謝回去,安撫族眾,把無雙神的話和依孜姿的話都說了,於是眾多獸族都因此安心,許多獸族的族神前去七色狐狸族,紛紛稱讚她們當初的選擇,慶幸自己相信狐狸族的智慧而加入了無雙神族。

同時,七色狐狸族,龍族,鳳族,狼人族為首,又一起舉行祭祀。

為那些滅族的、曾經神獸文明的獸族哀傷……

……

眾星聯合文明邊境的傳送陣中,恆毅為首,小赤影,紫滄陽,楚天賜,黑武士,冷紅雲幾個人的身影迅速清晰。

經過四天四夜的時空傳送,終於抵達距離神秘花園較遠的眾星聯合文明。

還沒有來得及飛出傳送陣,恆毅就聽見幾個從傳送陣飛走的商賈道「真是撿了大便宜啊!眾星聯合文明開始對獸族下手,幸虧咱們一直跟遞來族神的關係好,這麼好的價錢收了這麼多珍獸武魂,這筆買賣后我打算在神秘花園開個酒店,不想在東奔西跑的做買賣了,你有什麼打算?」(未完待續。。) 另一個同行的商賈兩眼亮放貪婪的光。「嘿!我會再來一趟,我聽說威斯納的部落秘密安置了很多獸族在星系範圍內的宇宙虛空,我認識他族內的人,到時候一單出售的時候嘿——我認識人答應優先賣我,這筆買賣的錢就只是下一筆的資本。你要跟我再走一趟,賺的比現在多十倍!」

聽見這話的恆毅眉頭微皺,驟然回頭叫住那兩個商賈。「兩位請留步。」

剎時,小赤影在內,紫滄陽一行人全都停了下來。

那兩個商賈回頭望了眼,見恆毅一行的服飾法器,知道不是一般人,便不敢得罪又惴惴不安的對視一眼,這才小心翼翼的飛近過來。「幾位什麼事?我們認識?」

「我剛才聽你說知道威斯納種族在宇宙虛空安置了很多獸族,在哪裡?」恆毅觀察這兩個商賈,前一個說話的性情比較謹慎膽怯,后一個說話的一臉賠笑的低姿態,眼睛卻一直在自己身上的法衣法鞋上打轉,似是姦猾貪婪之人。

「這,這……」後面那人目光閃爍,陪著笑臉望著恆毅。

恆毅明白這人想要什麼,隨手從儲物道符里取出把紫晶遞過去。「我們正要去威斯納族神的領地,對這批獸族很感興趣,我們辦事,威斯納族神該給回報,如果威斯納族神很富有當然不能給我們太少。」

那商賈本覺得恆毅一行不簡單,明顯是聯盟里的人。聽見這話便明白恆毅是要在威斯納種族裡索要好處,想拿獸族的事情當籌碼多要,眼前那閃亮的一大把紫晶更讓他難以移開目光。

「就在威斯納種族裡被叫做隱秘虛空的區域。」那人說著連忙把紫晶拿了過去。小心翼翼的緊緊抱著,彷彿唯恐恆毅說話不算似得。

一旁的小赤影這時候過來,冷冷望著那商賈伸手道「神秘花園的商行令。」

那商賈微微一怔,旋即明白過來對方是怕他隨便胡說,看了商行令將來就容易找到他,連忙把一顆珠子從額頭裡化了出來遞過去。「消息絕對可靠,絕對可靠……」

小赤影取出法符記錄后遞了回去。

「多謝。」恆毅率眾離去。

那兩個商賈長鬆口氣。旋即為這筆意外之財一個歡喜,一個暗暗驚羨。

恆毅邊走邊通過歷練珠傳輸信息給神腦,查詢威斯納種族的秘密虛空區域的信息。

這片區域是威斯納族神所命名。過去曾經是他閉關練功的地方,從過去威斯納的情況顯示,這個人也的確毫無疑問是十星盜了,十星盜被人所知的重大搶劫行動。全都發生在威斯納過去的閉關練功期間。

這個商賈的消息如果正確。恆毅意識到背後的情況一定不是眼前能夠猜到。

作為眾星聯合文明的副族神,自身又是聯合文明中最強大種族之一的族神,在自己的星系領地範圍內為什麼把獸族安置在宇宙虛空?

這批獸族從何而來?

是神獸文明加入的那些?

那更不合理,安置獸族在宇宙虛空,食物飲水都需要專門運送,這還好說,看守的戰士要安排多少?平白耗費的運輸人力完全是不應該的事情。

眾多聯合文明沒有人會把獸族安置在宇宙虛空,根本是費力不討好的事情。

很顯然這個消息有查證的價值。但恆毅是以帶領和平隊協助眾星聯合文明而來,他不可能分身去辦。

小赤影便道「交給我。」

恆毅點頭道「確認情況就行。」

「明白。」小赤影轉身走回傳送陣。消失在傳送陣的光幕,出現在附近最近的宇宙虛空后穿上件披袍,又回到傳送陣,裝作許許多多來往於眾多聯合文明的獨行客模樣,直往威斯納領導的種族而去……

恆毅領著同行的神魂四族的人穿過傳送陣,經過足足八個時辰的傳送,終於抵達眾星聯合星系。

眾星聯合文明成立後效法無雙神族,把每個種族的神星遷移到中心地帶,聚集一起作為行政中星,但不同的是弱族在邊境地帶,越強大的種族距離行政中心越近。

當恆毅一行出現在眾星城的傳送陣時,迎接他們的正是聯合文明的副族神,威斯納。

這是個異常高大的男人,渾身暗綠色的皮膚,其種族全都如此,類人形智慧生物,眼珠子是深綠顏色,身體比恆毅足足粗壯兩圈,高大一倍,胳膊粗的活脫脫就是水桶,加上一身厚重的戰甲,讓體形看起來更巨大,猶如巨人。

威斯納滿臉熱情的笑時,裂開的嘴裡露出細密的兩排牙齒,一對小的不和比例的圓圈形耳朵微微抖動。「歡迎副盟主的到來,請——」


「打擾副族神長的工作了。」恆毅一行隨威斯納飛出傳送陣,指望坐落在天空一片白雲上的眾星聯合神殿。

飛入神殿里時,恆毅注意到神殿內外的能量壁上都有許多用上星源力量製造的裝飾物,如此奢侈的裝飾即使在戰神殿恆毅也只在楚天嬌的寢殿里看見,眾星聯合文明的神殿如此,恆毅原本沒有想到。

但他更留意到威斯納一路上完全沒有介紹神殿內這些奢華裝飾的意思,甚至沒有關注那些裝飾,如此布置的人在迎接貴客到來的時候本該會為自身的傑作而得意,而威斯納身上除了戰甲也見不到其它多餘無用的裝飾物品。

恆毅故意打量沿途牆壁上亮放著星源力量光的兵器飾品,稱讚道「眾星神殿的建造一定花費不少。」

威斯納望向恆毅關注的那些飾品,呵呵笑道「哪裡,都是最近一兩年族神長加建,以前沒有。」


「眾星聯合文明果然團結,近兩年收穫很多,眾多族神如此齊心協力一起出資建造聯合神殿,很好的展示了富饒的財力和整體的團結凝聚力。」恆毅邊打量邊隨意的說話,其實在觀察威斯納的神情變化,後者面掛微笑點頭道「是啊,副盟主的想法跟族神長一樣,族神長也認為眾星聯合文明應該修繕神殿顯示富強,只是族神長不如副盟主考慮的更多,倒沒想到如此還能展示聯合文明的團結齊心,副盟主不愧是無雙族士,思慮過人啊!」

「副族長過譽了。」

說話間已經飛入眾星神殿的貴賓殿,安排好的宴席里服侍的都是眾星聯合文明請的女精靈族和俊美的男子。

「族神長因為航盜的事情沒能來得及趕回來,還請副盟主及神魂族的諸位頂尊不要怪罪,我代表眾星聯合文明歡迎副盟主及諸位的到來,請——」威斯納舉杯相邀,首先喝乾——

恆毅在仰首喝酒的時候留意到威斯納的雙手手腕彎轉的幅度非常奇怪……

……

威斯納種族的星系領地,在聯合文明成立后,威斯納將神星遷移到了聯合文明中間,原本的領地是距離眾星聯合文明行政星系最近的位置,秘密虛空就位處於神星遷移走之前的宇宙虛空。

小赤影飛入茫茫的宇宙虛空,背後的星球迅速變小,變小……

當那顆閃耀綠光的星球完全消失不見的時候,小赤影在虛空中施展陣法,取出搭建臨時傳送陣的昂貴道符,建立了一座小型定位傳送陣,又將信息通過黑暗情報組織聯絡的歷練珠傳送出去。

不久,傳送陣里多了條穿著暗金色披袍的身影。

袍帽揭開后,露出拉希斯微笑的臉。

「真沒想到你那麼快結束了自在的日子。」

「機緣巧合,既然遇上了他,想看的地方也看的差不多,順勢跟隨也挺好。」小赤影淡然一笑,注視著面前拉希斯的臉,多年前的記憶不由自主的湧現腦海……

拉希斯同樣滿臉追憶之色的注視著他……

半晌,拉希斯哂然一笑道「看著你總想起很久以前的過去。哎,也許是心老了,總喜歡回憶。」

「因為那時候很美好。」小赤影有些失落的神情讓拉希斯關切的問道「怎麼?最近過的不好?是不是跟著無雙神讓你覺得不合適?主上說了,如果你不喜歡跟他相處不需要勉強自己。」

「不,我並不討厭無雙神。只是……」小赤影沉吟片刻,輕嘆了口氣道「……只是對他的想法和做的事情,經常不由自主的覺得驚訝又疑惑,他這樣的人過去我沒有見過,總以為他遲早會死在這樣的宇宙,然而觀察他的經歷,他又總能活著渡過難關。」

「世事本來就是這樣,挺過難關的人才有未來可言,挺不過的就是一抹煙塵。」拉希斯哂然一笑,小赤影的感受曾經在希拉星系的時候她也有過。「好了,閑聊只能留到下次,回頭我還有事情要辦。聽說麒麟族副族神自殺的事情了嗎?」

「知道。」

「戰神情報組織有兩個神長老因此遞交了退出申請,到神秘花園找我希望加入黑暗情報組織,我最近沒有時間觀察他們,準備把神秘花園的人手交給你暫時負責,替我留意他們的情況,從動機上來說他們的確很有可能因為麒麟族副族神的死對許問峰心寒,但是他們又不應該知道我加入了黑暗情報組織,雖然交談過程中他們表現的並不確定,可是你明白,他們也有可能是許問峰和黑袍派的姦細。考察他們的事情你負責主持,但不需要露面,絕不要讓他們知道你。」(未完待續。。) 「我會留意。」不必拉希斯說小赤影也能猜到這兩位神長老是誰,戰神情報組織在神獸文明的神長老本來就沒有幾個,獸族出身的神長老們加入戰神組織是因為紅有恩於他們,長久以來紅管轄的戰神情報組織並沒有自身的立場,因此對各方面勢力的調和都做到不錯的結果,眾多神長老能夠長久忠心耿耿,竭盡所能的用心儘力,在這個過程中神獸文明的神長老們也因此獲得不少對自身種族和神獸文明有價值的信息幫助。

如今許問峰繼位,原本紅離開前曾經授意拉希斯,黑袍勸退那些立場明顯跟兩大超級文明和花園精靈族向左的神長老,卻仍然有不少因為感恩於紅沒有聽從。

神獸文明的一共五位神長老,那時候離開組織的有兩位,沒離開的一共就只有三位,麒麟族副族神因為愧對種族而自殺,剩下的兩位心有戚戚也是常理。

拉希斯沉默有頃,突然擠出微笑。「這些事情還是別想太多比較好,十星盜的事情你一旁留心些,不要大意,他們混跡宇宙這麼多年,成為六星頂尊已久,肯定都有些獨特的本事,我這裡有十星盜中三個成員的信息,替我交給神主。神魂聯盟成立時他們已經洗手不幹航盜,現在突然重操舊業非常蹊蹺,因為這些人都是族神,也是黑暗情報組織負責的人,很多信息無法通過黑暗情報組織獲得。我這方面調查的結果總覺得這十星盜本身存在很大的疑點,一會我會見黑袍。看從他那裡能不能得到更有價值的信息。」

「期望應該不大,戰神情報組織的渠道主要在兩大超級文明,神秘花園。其它文明內部的信息渠道現在都不多。」小赤影也知道這件事情很難,黑暗情報組織的原則一向是對所有合作的族神共享絕大部分信息,那些關係眾多族神自身切身利益的信息則列為絕密,不會用自身渠道獲得的信息危害合作人,這方面對所有合作的族神一視同仁,公平對待,也是黑暗情報組織能夠長久單獨接洽族神。取得信任的重要理由。

「先這樣。」拉希斯戴上袍帽,揮手飛入傳送陣,小赤影繼續飛往調查的秘密虛空同時。通過歷練珠告訴恆毅剛架設的定位傳送陣的信息。

跟小赤影分別後,拉希斯通過時空之門出現在另一座虛空傳送陣,正看見抱臂胸前,低著頭臉等待有一回的黑袍。

「知道十星盜的消息嗎?」

「……三百年前一次任務的時候跟威斯納短暫交過手。當時沒打多久。但我感覺他不是人。」黑袍悶聲悶氣的道「其它的也不清楚。」

「不是……人?」拉希斯怔怔思量半晌,漸漸明白過來,神色不由越發凝重。「能跟你交手幾招不落下風,戰鬥力很驚人啊!」

「就幾招試不出多少深淺,威斯納的殺傷力一擊強過一擊,完全超越種族擁有的殺傷力極限,單以殺傷力而言我可能硬拼吃不消,他當時忌憚我的黑影劍也不太願意打下去。」黑袍隨口說罷。又道「恆毅那小子你擔什麼心?再說赤影不是跟他了嗎?」


「一股子酸味!」拉希斯知道黑袍很介懷赤影幫助恆毅的事情。

「……我就不明白,宇宙種族之戰時代許問峰做的怎麼就不對了!連赤影都跟著你一起攙和?非要選擇恆毅那種天真的傢伙!」

「夠了啊!」拉希斯含怒呵斥打斷。「黑袍你找我有事就說。沒事就各忙!別自己心情不好拿我們發泄,更別動不動就把恆毅掛嘴上抨擊,別忘了他現在是我的神主!」

「……我有什麼心情不好?就是知道你在附近約你聊聊嘛。」黑袍底氣不足,聲音顯得沉悶。

拉希斯長吸了口氣,平緩了情緒,轉身邊飛向傳送陣。

黑袍見狀身形一閃擋住去路。「這就生氣了?」

「我知道你因為麒麟卡的自殺心情不好,但這件事情我安慰不了你——」拉希斯突然一把揪住黑袍胸口的衣袍,眸子里燃燒著憤怒的火焰,語氣冷寒的斥責道「因為我的心情也不好!三百年前暗影族一年半調查行動你在我在他也在,那段兇險互助的時光至今歷歷在目,他是什麼樣的人你和我都很清楚,受人滴水之恩湧泉相報,對主上忠心耿耿,為了主上、因為相信你幫助許問峰極力主張麒麟族加入不敗戰神族,許問峰騙別的獸族文明我都沒有指責的話說,他連手底下的神長老的種族都不顧!他眼裡了除了利益還有什麼?他眼裡把戰神組織當作環繞在身邊的親友手足兄弟一樣去愛護了嗎?他眼裡的戰神組織就是工具,跟他手下招募的任何人一樣隨時能犧牲捨棄換取利益的籌碼!」

「……」黑袍默然無語半晌,見拉希斯粗重的喘息平復下來了許多時,才低聲道「宇宙種族之戰時代當領導者不久這樣嗎?許問峰現在還沒有成為至高領導者有時候必須割捨……」

「滾!」拉希斯甩手丟開黑袍,冷冷然警告道「從今以後再因為許問峰的事情跟我說一句話,我馬上張弓搭箭!」

黑袍抬手托著下巴,面對拉希斯的呵斥原本心中有愧,根本不敢再說,原本是想找拉希斯聊聊緩和心情,如今反而成拉希斯宣洩憤怒的垃圾桶。

眼看拉希斯飛入傳送陣要走,黑袍想起這次的主要來意,忙道「喂!還有事——許問峰……」

傳送陣里的拉希斯驟然回身時手裡突然多了金色的瑪雅弓——

頃刻間,一支金光的長箭一閃射過!

黑袍瞬間發動閃移法術絕技,那支光箭穿過他的殘影,遠遠消失在遠方宇宙虛空的黑暗……

「冷靜,聽我說完啊——」黑袍舉手投降無奈狀,神情冷寒的拉希斯張弓搭箭。「趕緊說!」

「許問峰快去神魂星系了,楚天嬌一力主張邀請恆毅同行,你最好讓恆毅別跟著同行。」

拉希斯手裡的金色長弓一閃消失不見,神情十分凝重又狐疑的盯著黑袍,後者無奈道「能是我說的嗎?楚高歌想利用許問峰對付李狂和鄭飛仙,許問峰想亂中取利掌握黑龍族,三大文明抱成一團的局勢讓李狂和鄭飛仙認為需要利用許問峰的力量對付自然王,許諾給許問峰神魂族的力量。」

拉希斯意識到情況的危險,神情凝重的沉思半晌,反問道「什麼時候的事情?」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