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隨目光牽動,紛紛恍然,萬妖所表現出來的實力,確實可以奪冠。

「原來傲天長老,早已評估了這幾人實力,難怪直接宣布妖王。」

一眾武者紛紛拍著馬屁,讓那些妖獸心裡鄙夷大罵。

「一群無知的人類,這麼自以為是,恐怕要拍龍腳上了。」

擂台之上,傲然站立的萬妖,頗為享受眾人的目光議論。

他當妖王,理所應當。

「真是不自量力,這妖王可是大哥。」

張振生見萬妖的模樣,心中就一陣反感,嘴上也是小聲呢喃著,正好被邊上的魔長空,劍紅春所聽。

當下,他們都是目露震驚的望著台下,那一臉風淡雲輕的夜風。

本來,他們對張振生的話語還有點懷疑,可是在看到夜風的模樣以及結合夜風沒參加妖王之戰的情形來看,旋即對張振生的話語相信無比。

「萬妖,你覺得你的實力,可否擔當妖王。」

傲天望著萬妖,晃了晃手中的儲物袋,模樣很是嚴肅。

「傲天長老,晚輩自認為是這幾人中最強,這妖王,當可勝任。」

萬妖頗為自傲,他目望幾人,面色一冷。

「誰有不服者,可以隨時向我挑戰。」


「哼,本域一嘴便可吞了你。」

黑玄白虎,頗為不屑的望了一眼萬妖,然而,心中所想,並沒有說出口。

只因,它並不想要什麼獎勵,只要它能進入古墳,就能完成自己的大計。

另外幾人,則是嗤之以鼻,因為他們都知曉,這妖王是誰。

「既然無人挑戰,那我當這妖王,便是理所應當。」

萬妖見他們幾人,都未發言,當下,邁出一步,對著傲天抱拳一道。

這一幕,讓眾妖獸,如同看待小丑的望著他,但讓那些眾武者,卻是羨慕無比。


武者做到這樣,簡直太霸氣,一句之下,無人回答,直接冠冕妖王。

「我承認你是這幾人當中最強!」

傲天點了點頭,剛想再次說些什麼,那萬妖便火熱無比的打斷了他的話語。

「既然傲天長老,也這麼認為,那就宣布妖王之稱,賜獎勵吧!」

「別急,我想問你,你可戰勝他!」

傲天面色莫名,說著話語,突然一指人群中的夜風。

「傲天長老這是何意?」萬妖有點不喜,對方這是在挑戰他的底線。

「沒有其他意思,這位夜風小兄弟,已經被我龍族內定了妖王。」

傲天揮手一道,驚起大片驚呼,不可思議。

「多謝傲天長老抬愛!」

夜風洒脫無比,身影一閃,便到擂台之上,走到了王惜然的身旁。

「喂,你真厲害,不用上台,就奪了妖王。」

王惜然上前,挽著夜風的胳膊,一臉的陶醉,這讓萬妖徹底怒火中燒,剛想發火,大打出手,他的心裡響起了一道聲音。

「不要為了一時之氣,毀了自己計劃,只要進入古墳,還怕解不了氣。」

「可是……」

「沒什麼可是,成大事者何必拘泥於此,到時,你榮譽出墳,誰還敢用有色眼睛看你。」

這聲音聽著,旋即讓萬妖壓下了憤怒,讓眾人,好一陣驚奇。

「萬妖,你是否要挑戰妖王!」

傲天感受到萬妖身上,有種不屬於這個世界的陰寒波動,當下,再次出口詢問。

「晚輩,自認實力不濟,並無奪搶妖王之念。」

萬妖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讓眾人唏噓不已,一場大戲,就這樣被前者的犯熊,而扼殺。

夜風亦是心中猛跳一下,他本能的覺得,此事透露著詭異。

不然,一向喜怒無常,好凶鬥狠的萬妖,不會這樣。

不過,只要不是黑袍人,他就不會有絲毫擔心。

想到這裡,夜風目光在台下一掃,瞬間臉色大變。

黑袍人不見了!

這讓他心中恐慌加深,就連傲天賜禮,他都沒心思去接,還是身旁王惜然代接。< 妖王之戰,落選者,不管是獸,還是人,都陸續離開了龍界。

留下的只有前十的各方勢力!

古墳,龍族百萬年來,各先祖安眠之地,據說,裡面聚集了各代龍王的衣缽。

但凡機緣逆天者,皆可獲其造化,所以,歷屆龍族舉行的妖王之戰,都是風靡大陸,讓眾妖獸,前赴後繼。

以往的妖王之戰,都是妖獸參加,像這屆容許人類參加,還是頭一次。

也許是因為某一個人!

古墳,坐落在懸崖峭壁之上,其形乃是一個巨大無比的黃金龍頭,那入口,便在龍牙之間。

古墳之外的高空,懸浮著十二道身影,除了獲勝者十位,那丁淵,傲天也在其中。

丁淵雖實力低微,無法擠進前十,但作為妖王,夜風擅自帶一個人進去,還是可以的。

「皇祖在上,小輩們尋求庇護,得造化,還望

饒恕冒犯,開祖墳!」

傲天懸空而拜,口中念念有詞,一指那巨大的黃金龍頭。

「咻,咻……」

參拜之下,龍鬚翻滾,萬丈光芒,直射高空,捲起風起雲湧。

「咔嚓……」

憑空一道驚雷,高空化過一道紅色閃電,擊在黃金龍頭之上。

「嗡,嗡……」

擊閃之下,龍嘴大開,鋒利無比的龍牙剎那消失,出現了一個波紋光幕。

「祖墳已開,需要注意的事項,我給大家說一下。」

傲天對著夜風他們,頗為凝重的道。

「進入古墳,將會灑落各處,你們要想遇到,那麼,必須自行尋找!」

話落之下,夜風心中一驚,本能的握緊了王惜然的玉手,以及頗為擔心的看向了其他兄弟。

「別擔心,我會照顧好自己!」善解人意的王惜然,當然知曉夜風在擔心著什麼。

「嗯,那好,你好生照顧自己,一進入古墳,我便去尋你。」

夜風將王惜然摟在懷中,小心的囑咐著。

「你也要好生照顧自己,進入古墳,我也會立馬找你。」

丁淵亦是頗為擔憂的望著曉玲,說出了夜風同樣之話。

「我,你無須擔心,倒是你,要小心一點。」曉玲心裡有著甜蜜,但卻從不表現出來。

「你們也小心一點,在裡面盡量找到彼此!」

夜風對著張振生幾人道。

「大哥,你放心,我們會照顧好自己!」張振生幾人異口同聲,那噬血魔妖用吼聲來回應。

「哼,各自分開,正合我意,到時,將你們各個擊破,化為粉碎,還有你王惜然,等著被我揉虐吧。哈哈……」

萬妖臉色陰沉,隱晦的看了他們一眼,接著,凌空邁步到了傲天身旁。

「傲天長老,現在還可進入古墳!」

「可以!」

傲天長老,一指那龍嘴中的波紋,道。

「嗖!」

萬妖一個閃身,摔先奔進了龍嘴中的波紋,轉瞬即逝。

「隱藏在他體內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望著消失的萬妖,傲天心中閃過一絲擔憂。

「帝子,這次萬古龍體的獲取,想必並不那麼容易!」

思念至此,他望向了其他幾人,揮一揮手。


「古墳入口,一旦有人進入,就會在一分鐘內關閉,你們趕緊進入吧。」

話落,劍紅春闊劍一揮,嗖的一聲,凌空奔了進去,魔長空翻滾魔氣,亦在咻的一聲中,飛了進去。

「你們先走!」

重生:帝凰毒後 ,摔先離開。

「大哥……」

「別廢話,又不是生死離別,倒時,我會挨個找你們!」

「大哥保重!」幾人也無法表達心中之意,只能胡亂地說了一個詞語。

夜風點了點,將他們送走之後,轉身招手噬血魔妖。

「吼!」

噬血魔妖凌空邁動巨大的身體,來到夜風身旁。

「惜然,我不放心你,你坐小黑背上,說不得,會被傳送在一起,有小黑在,我比較放心。」

夜風摸了摸王惜然的長發,並且將她哄上了小黑背。

「喂,記得早點來尋我!」

王惜然撅著嘴,便示意小黑竄進了龍嘴之中。

「夜風,裡面一切小心,我懷疑那萬妖有著某種陰謀。」

在夜風即將踏入龍嘴的剎那,傲天攔住夜風,友好的道。

「果然!」

這一刻,夜風做實了心中猜測,只是,那黑袍人,才是他最擔心的。

畢竟,一個大活人,就這樣憑空消失了。

「謝謝傲天長老!」夜風感激的道謝著。

「誒,帝子,我是小傲啊,你真的不認識我了嗎?」

傲天心中閃過一抹悲傷感慨,盯望夜風半晌,似是又想起了什麼,貼著夜風的耳旁道。

「其實古墳內,你最要注意的,還是那隻黑玄白虎。」

「黑玄白虎?」

夜風滿臉驚訝,不明傲天這話是何意,莫不成,那白虎也有著驚天陰謀。


「進去吧,古墳要關閉了。」

傲天笑了笑,並沒有再說些什麼,而是示意夜風快點進入古墳。

「哦!」

夜風若有所思的哦了一聲,便一晃間,沒進了古墳。

「咔嚓!」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