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間的安靜之後,谷連生出價了,他剛纔就看中象牙扇子了,只是被人搶先出價。

十六萬,對於他來說是一個很小的數字,相對於他對象牙扇子的喜愛,更高價他也願意出。

對方也不是省油等,馬上就跟上。

看到兩人拼殺,其他人開始看熱鬧,本打算出手的人,也偃旗息鼓了。

兩人一路拼殺,一直漲到二十三萬,對方不跟了,谷連生纔拿到扇子。

然而二十三萬的價格,已經接近市場價了,短時間內,即使出手最多也就能賺少許辛苦錢。

“好東西,不管是收藏增值還是把玩,都不錯。”看谷連生到手的扇子,陸晨不禁稱讚道。

然而他的興趣不在於此,他玩古玩,雖然也有增長經驗,增加對古代文化傳承認知的目的,可這些都不是主要的,他最大的興趣在於撿漏,就像剛纔的雙龍鼻菸壺,僅僅十萬就拿到手了。

如果把真面目還原,拍賣,恐怕要千百倍的增值,要得就是這份刺激。

接下來拍賣的古玩,要麼就是假貨,高仿,要麼就是真品,不過價格接近市場價。

對於這兩種拍賣品,陸晨都沒興趣,沒出手,反而是谷連生,又拍下一件金絲楠木的鎮紙,也是一件難得的珍品,保養得當一點破損也沒有,可惜也是被很多人看中,最終拿下的價格,接近現在的市場價。

谷連生不在乎,東西對就好,他打算收藏起來,沒打算再拿出來交易。

接下來兩個人都沒出手,不是沒好東西,不過陸晨只撿漏,而谷連生也沒再遇到喜歡的古玩。

一件件古玩拍出去,本次黑市已經接近尾聲了,目前爲止還沒有出現流拍的古玩。

“唐朝上等陰沉木珠一顆,請大家上臺鑑賞。”最後一件拍賣品,只一個比雞蛋略大的木珠。


看起來像經常看到的,在手裏把玩的健身球,材料是陰沉木,燈光下金絲閃現,引人注意,陸晨走上臺仔細查看,木珠毫無特徵,就是一塊陰沉木經過打磨而成,也沒有任何裝飾圖案。

“你看出來什麼沒有?”就在陸晨身邊,有兩個人的交頭接耳,顯然他們也遇到同樣的問題了。

“陰沉木!”另一個人搖搖頭,他只能確定是陰沉木製成,至於年代等信息根本無從考證。

古玩,斷定年代的時候,一般是根據工藝特點來斷定的,然而陰沉木木珠上,一沒有圖案,二沒有雕刻,根本就沒有任何特點體現,毫無特點的木珠想要斷定年代,只能進行同位素鑑定了,需要用科技手段。

然而在黑市拍賣上,全憑眼力,即使想要用科技手段鑑定,也只能拍下來帶出去之後進行。

陸晨小心拿起來看看,初看像是陰沉木,然而入手的手感,卻又像是石頭,重量也像是石頭,在衆人手理論轉一圈,也沒一個人看出來歷,有的眉頭緊皺,有的乾脆放下走人,不買了!

“看來只有動用金光的特殊能力了。”不同於其他人束手無策,陸晨,還有一個底牌沒有動用。

金光開啓,瞬間籠罩木珠。

然而令陸晨意外的是,金光雖然包裹木珠,卻沒有透進去,和以往的經歷截然不同。

他更感興趣了,金光沒透進去,恰恰說明木珠的特殊,並不像是外表看來得毫無驚奇之處。

“給我透!”陸晨加大力量,金光全力向木珠入侵,他倒要看看木珠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一次,失敗了,沒成功!

再來,第二次,金光穿進去一點又被逼出來了,雖然又失敗了,卻讓他看到了成功的希望,如果第三次還不能成功,就說明他的能力不足,他就會買回去,然後慢慢嘗試直到成功的一天。

第三次,決定成敗的一次,全力以赴!金光,透視!

成功了,金光闖進木珠中, 壯士求放過

貌不驚人的木珠內裏,竟然蘊含着和金光同源的力量,只不過被木珠完全限制在內部。

“太好了!”陸晨興奮了,如果能把這些力量全部據爲己有,金光將再次獲得大幅度成長。

就在他興奮的時候,令他震驚的突變發生了。

木珠中,突然傳來一股強大的力量,拉住他的金光,就像要把他的金光從身體裏拽出去。

力量太強了,一瞬間,就讓已經在他身裏安家的金光,有鬆動的趨勢。

“絕不!”陸晨大驚失色之後,馬上涌出一個鑑定的念頭,就是死,也不能丟掉體內的金光。

他如今的風光,都是金光帶來的,一旦失去金光,他也就只剩下一個勤奮努力的長處。

然而勤奮的人多了,成功卻要等到幾時?

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上百分之一的天分,然而最難的的,恰恰就是這百分之一的天分,陸晨不缺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只缺百分之一的天分,他體內的金光就是百分之一的天分。

給我回來!

陸晨咬牙切齒,全力以赴阻止金光離開。

也許是感覺到他的意志,金光停止向外流的趨勢,並且開始從木珠中向外撤離。

然而木珠的力量太強了,金光撤離的過程,充滿艱辛,讓陸晨有幾次差點都支持不下去了。

終於,一陣恍惚,金光有驚無險的,全部從木珠中退出來。

陸晨的後備已經被冷寒溼透了,太危險了。

剛纔的經歷令他心有餘悸,也給他提了一個醒,今後用金光鑑定的時候要提高警惕。

身子一軟,馬上就有一個人扶住他,讓他免於摔倒。


“小夥子,鑑定不出來也不用沮喪,你還年輕,以後有的是機會學習。”讓他避免摔倒的,竟然是在鑑定雙龍鼻菸壺的時候,他差點撞到的好心大叔,大叔標誌性的笑容讓人很難忘掉。

“謝謝,我沒事了!”陳晨站好,剛纔的險惡經歷,雖然像很長時間,可實際不過兩三秒,然而驚險的鬥爭,讓他的心力大幅度耗損,就像一個人好幾天沒睡,精神疲憊,臉色蒼白。

“沒事就好!”大叔笑笑離開了,陸晨也隨即回到座位上。

“你的氣色看起來有點糟,沒事吧?”陸晨前後的臉色變化太大,被谷連生看出不妥了。

“沒事,只是有點累。”陸晨已經好多了。

上去鑑定的人已經陸陸續續回來了,除了陸晨,無一例外的鑑定是一顆普通的陰沉木珠子,陰沉木在古代很珍貴,因爲古代挖掘能力有限,即使地下儲量不少,卻很少被人挖掘出來。

現代就不一樣了,隨着陰沉木不斷出土,價格也不斷跌落,只有少數品種的陰沉木價格不降反升。

“廢話不多說了,今天最後一件拍賣品,陰沉木珠,起價一千,隨便加價。”顯然地下黑市的人,早已經做過鑑定,知道是一個普通的陰沉木珠子,要不是看在是古董的份上,可能根本就不會上拍。

第二次出現冷場,第一次冷場是雙龍鼻菸壺,最後被陸晨給買走了。

“一千一百!”第三次詢問有沒有人加價的時候,陸晨加了一百,近乎底價的價格。

儘管木珠讓他差點失去金光,可並不代表木珠不是好東西,木珠裏含有大量金光同源力量,只是他目前的金光還不夠強大,才差點被奪走了,等他金光進一步增強的時候,就可以反過來,把木珠裏面的力量據爲己有,一旦能把木珠裏的力量吞掉,他的金光必然會提升到新的層次。

所以木珠他勢在必得,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木珠,在他心目中比雙龍鼻菸壺更加珍貴。

沒人和他爭,陰沉木珠子並不珍貴,用不着在地下黑市買。

結果內有乾坤的陰沉木珠子,被陸晨以高於底價一百的價格拿到,謹慎的貼身放好。

地下黑市結束,像來的時候一樣,仍然是矇眼,被帶他們進來的小王送到古玩集市的停車場,整個過程前後也就是兩個多小時,對於生活在城市裏的人來說,距離睡覺還有一段時間。

шшш ▪тт kan ▪C O

古玩集市上燈火通明,人竟然一點也不比白天少,熙熙攘攘人來人往的。

“時間還早,我們一邊走一邊看看吧!”谷連生提議。

“好!”陸晨也同意了,儘管他明知道,古玩集市上的古玩,多數都可以說是假的,真貨少。

兩人一路走下去,慘不忍睹,遍佈高仿,偶爾有一個真貨,開出的價格也誇張到令人生畏!

兩人很快就沒興致了,直奔古玩集市的出口,打算取了車子回去了。

古玩集市的入口外,擺攤的人也沒走,令陸晨想起一件事,好象有一個攤子上有些真品古玩,兩個多小時前他們趕着去參加地下黑市,時間緊只只匆匆掃了一眼,沒來得及仔細鑑定。 陸晨看了一下,攤位還在,攤位後面那個三十多歲的女人,正在照顧身上明顯有問題的孩子,剛纔路過的時候,陸晨就是看到這個攤位上有一些真品,品相不錯,價格合適就值得出手。

陸晨知道小孩子叫亮亮,兩個多小時前路過的時候,女人喊過小孩子的名字。


小孩子明顯平衡能力有問題,走路的時候搖搖晃晃,女人時刻盯住,要摔倒的時候馬上扶住。

“大兄弟,你想要點什麼,我這裏都是真品。”聽她說的話就知道,不是一個買賣人不長擺攤。

一般的擺攤的,都把自己攤位上的古玩,吹噓得天花亂墜,就是一顆玻璃珠也能吹成龍珠。

他拿起一個耳釘,不用金光就能鑑定出來,鉑金打造的,鑲嵌了一顆小鑽石,是真品!

陸晨能走到今天的地步,金光無疑是功勞最大,不過他自身努力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每天他都會找一些相關書籍,或者是在網上查資料,充實知識儲備,增加古玩的鑑賞能力。

每次鑑定,他都會先做常規鑑定,用自身的知識儲備,去鑑別真假好壞,然後用金光確認,可以說即使沒有金光的能力,依照他的努力程度,終有一天,他也會成長爲一個古玩大家。

“你看中什麼了?”谷連生也走過來,和陸晨一起蹲在攤位前。

“你又來幹什麼?”還沒看好貨,女人就發火了,是對着一個走過來的滿身酒氣的醉漢發火。

“張華,你是我老婆,我就不能來找你嗎?”醉漢顯然喝的不少,東倒西歪的一路走過來。

醉漢一身的酒氣,搖搖晃晃的樣子,讓他身邊的人全都躲開,誰也不想被一個醉漢撞到了。

“滾,你給我滾,你只知道整天喝酒、賭博,從來都不知道照看這個家,你是不是又輸光了,我告訴你我沒錢了,你給我滾,快滾。”張華的情緒非常激動,聲音尖銳,旁邊亮亮都給嚇哭了。

她連忙把亮亮拉到身後,一邊安撫哭泣的亮亮,一邊警惕的看着醉漢,就像是看一個仇人。


“臭娘們,你給我閉嘴,你是我老婆,我拿你的怎麼了?”醉漢揮手就要去打張華,結果喝多了,被躲開了,反而是他自己一個沒站穩,咕咚一聲就坐到地上,罵罵咧咧的又站起來。

兩個人的爭吵,頓時引起附近的人的注意,已經有人開始聚攏過來,打算看熱鬧了。

“缺德的該死鬼又來了,可憐的母子倆,什麼時候才能擺脫這個惡魔。”

“這種混蛋怎麼不早點死,還能爲國家省點糧食,少造點孽。”

“哎,你沒聽說過一句話嗎?好人不長命,禍害活千年,老天不長眼睛啊!”

聽周圍的人議論,陸晨就知道這樣的事,不是第一次發生了,他嘆口氣搖搖頭,看不起醉漢!

鄙視他!

作爲一個男人,喝酒賭博,反而讓一個女人在外面擺攤賺辛苦錢,鄙視他!

他有新管管,不過一想畢竟是人人家的家務事,他們自己會處理好的,實在不行就訴至法院。

陸晨這時候正拿着一個鐲子,感覺不錯,正要細看卻被醉漢的到來打斷了,還沒來得及放下,爬起來的醉漢,正好看到陸晨手上的鐲子,竟然一大步竄過來,從陸晨手上搶過鐲子就跑。

陸晨大吃一驚,他根本沒想到醉漢會這樣做,一點也沒防備,結果居然被醉漢的給搶走了。

帝少嬌寵︰人魚甜心,萌化了 你不能拿走,那時我和孩子唯一的希望,你拿走鐲子,還不如殺了我們母子倆。”張華尖叫着衝上去,搶鐲子, 婚途有染 ,撲上去又抓又咬,像一隻受傷的野獸。

“滾!”醉漢猛然一推張華,畢竟是個男人,而且身材高大,居然一下把張華推倒在地上。

很用力,陸晨沒看出醉漢念一點夫妻情分,也不管推出去,張華人會不會摔倒,摔傷。

他唯一的念頭,大概就是把鐲子拿走,賣掉,換一點酒錢,或者是換一點賭資,繼續醉生夢死。

看到這些,陸晨也和剛纔的人產生同樣的念頭:“這樣一個惡棍,怎麼就活到現在還沒死呢?”

“壞……壞人……”不知道什麼時候,行動有問題的亮亮,竟然撲到醉漢的腿上緊緊抱住。

陸晨清晰的看到,亮亮清澈的眼睛裏,竟然很清楚的表現出厭惡和憎恨。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