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這一切的張林,對於申公豹沒什麼好感,不過現在,他只想知道使用魔丸的口訣。

要不是爲了不讓申公豹懷疑,張林都想直接問使用魔丸的口訣了。

張林作出思考的模樣說道。

“你說魔丸該如何使用,這一切真的是這樣嗎?哈哈哈,原來父母囚禁我,突然是這個原因。”

此刻的張林,演技大發,猶如獲得奧斯卡小金人的影帝一般。

申公豹也同樣演戲般說道。

“哎!師叔能做的就這些了,我現在說一遍口訣,你自己記住,至於以後會怎麼樣,師叔也無法幫助你。”

張林點了點頭,對於申公豹,露出一個好感的表情。

然而張林的內心卻是,這傢伙,結結巴巴的,半天不說。

申公豹緩緩說道。

“口訣是,日月同生,天靈重元,天地無量乾坤圈,急急如律令。”

聽到申公豹念出咒語,張林臉色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

申公豹唸完之後,張林也想跟着念一遍。

“日月同生……”

張林剛剛念出這一句,手上的乾坤圈馬上發揮了作用。

一旁的申公豹見到這一幕,趕緊捂住了張林的嘴巴。

“慢,這口訣可不能隨便念,等你父親他們要動手的時候,你在考慮一下吧!”

申公豹生怕張林念出來,一但張林念出來,解開了魔丸的力量。

張林在魔丸的力量加持下,瞬間便會失去抵抗力。

魔丸控制住張林,張林的實力將會得到巨大的提升,他申公豹要對付也有些困難。

除此之外,魔丸封印被解除,天罰便會到來。

天罰的力量,是無差別攻擊的,到時候他在張林的身邊,說不定要受到牽連。

張林點了點頭,也知道這其中的厲害,當即也不念了。

申公豹見到張林如此,放下了心,不過他還是怕出現意外情況,因此儘快離開這裏比較好。

申公豹也不多說,一個蹦跳,逃也似的離開的這裏。

見到申公豹一走,張林忍不住吐槽道。

“這老頭,這麼怕死的嗎?若不是現在不是好時機,我到是想知道這魔丸的力量解除之後有多瘋狂。”

不再多想,一切都按照劇本來吧!原先的劇情當中,哪吒在衆人的幫助下,應該是沒有死。

否則下一部的姜子牙,哪吒怎麼可能出現。

而且以哪吒的背景,也沒有那麼容易死,哪吒註定三死三生。

這次的天罰,估計也就讓得哪吒肉身被毀。

換做是張林的話,這就有些說不準了,如果在天罰的攻擊下,張林能不死,哪吒肉身也得被毀滅了。

到時候,張林就只剩下一道意識了,只有意識,也算是沒有死,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完成了副本世界的任務。

完成了估計也不行, 陽間陰差 ,除非除外特殊的情況下。

也就是說,張林意識活下來,也算是死了,他得想想其他辦法。

想着這些,張林不知不覺的睡着了。

…………………………

申公豹這邊,他離開了哪吒的房間之後,朝着東海的一座島嶼奔去。

如今一切事情都搞定了,只要跟老龍王說一聲,接下來就等着哪吒魔化了。

想到這些,申公豹的心情喜悅不已,來到島嶼的火山當中。

老龍王從岩漿中冒出了頭,看着申公豹,不等他結巴的說話,直接果斷的說道。

“道長,我這裏有一件由數萬龍族核心龍鱗打造的萬龍甲,你幫我帶給敖丙。

這次的事情,必須成功,我龍族可是賭上了一切,還請道長不要讓我失望了。”

申公豹笑着說道。

“請老龍王放心,這次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哪吒那邊已經安排好了,我這就去找敖丙徒兒,讓他做好準備。”

這次申公豹,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計劃得逞,格外的高興,說話都不結巴了。 清晨一抹朝陽,照射進張林的房間,張林悠悠然的醒了過來。

張林沒有去萬里江山圖中,他得去找敖丙,明天便是他的生日,同時也是天罰降臨的時間。

到了明天,一切就都開始了,張林得把敖丙找來,這天罰,他一個人無法抵抗。

剛剛走出房間,張林就被李靖給攔住了。

“哪吒,你不是在萬里江山圖當中嗎?現在怎麼出來了,仙長有說些什麼沒。”

李靖此時有些嚴厲,因爲時間已經不多了,明天他便會帶哪吒抵抗天罰。

他死了之後,哪吒會變成什麼樣子,他這個當父親的,再也沒有機會知道了。

張林聽到李靖的話語,看他的樣子,明白他說的是什麼。

到了這一刻,張林還是他自己嗎?在哪吒意識的影響下,或多或少,張林跟這個身份已經有了融合的趨勢。

李靖在天庭求了一張符咒,天罰降臨,憑藉那張符咒,可以把天罰引到血親之人上。

也就是說,李靖已經做好了爲張林負死的準備。


知道這一切的張林,其實可以什麼都不用做,就等着李靖幫他抗住天罰就好了。

明明知道這便是最好的辦法,可張林不願意去做,因爲哪吒的這個身份,不允許張林這麼做。

一旁的哪吒母親,見到張林半天不說話,還以爲是李靖的嚴肅話語,刺激到了哪吒,她趕緊說道。


“吒兒,你爹都是爲你好,你要理解他。”

張林點頭道。

“知道了,娘。明天就是生日了,我想去請我朋友來參加生日宴會,所以我要出去一趟。”

聽到張林這麼說,李靖跟哪吒母親相互看了看,無奈的笑了一聲。

天價前妻:老公慢點疼

“打開陣法,讓吒兒出去,吒兒早去早回,這次父親,必然會讓陳塘關百姓知道,你不是妖魔,你不會爲禍陳塘關。”

張林淡然一笑,這些都不重要了,劇情的事情,他自己有數就行。

剛纔這麼說,也只是讓李靖打開陣法,這次張林可以堂堂正正的走出李府了。


出了李府之後,張林直奔東海而去,來到東海邊。

張林看着海浪滔天的海水,從褲帶裏拿出了一個海螺,這是敖丙給他的。


敖丙跟他說,只要在東海邊,吹響這個海螺,前者便能聽見,他便會來見張林。

拿起海螺,放在嘴邊,張林吹了一下。

海螺發出悠揚的聲音,聲波通過大海的波浪,傳向了東海。

隨着海螺的悠長婉轉,白衣少年踏浪而來。敖丙那帥氣的身影,在東海上,猶如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張林對着敖丙揮手說道,

“小白龍,這邊。”

敖丙臉上佈滿了笑容。


這幾年來,他都在師父申公豹的訓練當中度過,一直都是一個人,不久前才結交了張林這麼一個朋友。

對於這難得的友誼,敖丙可謂是極爲重視。

敖丙露出一個帥氣的笑容說道。

“哪吒,這次玩什麼,還玩踢毽子嗎?我早已經準備好了。”

說着,敖丙拿出一個毽子,踢了起來。

張林笑嘻嘻的說道。

“這次不玩,我來這裏是告訴你,明天我生日,你來不來,記得給我送禮物。”

敖丙點頭。

“原來你明天生日,放心,我一定到。”

張林點頭,得了敖丙的承諾之後,其他的也沒什麼事情了,直接把地址說了出來。

“陳塘關李靖總兵府,我等你來。”

說完這一句,張林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敖丙看着張林遠去的身影,思忖片刻,不禁會心一笑。

在這個副本世界當中,張林跟敖丙就這麼一個心心相惜的朋友,也算是難得可貴。

回到總兵府的張林,看着四周的下人,開始忙活起來。

哪吒的母親,來到張林身邊說道。

“吒兒,你來的正好,你爹已經宴請了陳塘關的所有百姓。”

“你明天的生日宴會,一定很熱鬧。”

張林雙手插在褲帶裏,不在意的說道。

“熱鬧又怎麼樣,那些百姓又不喜歡我,來不來都一樣。”

哪吒母親苦笑着說道。

“吒兒放心,除了這個之外,你爹把那魚頭怪也抓住了,魚頭怪把一切都交代清楚了。

到時候,魚頭怪會跟陳塘關的百姓,把一切事情都說清楚,你是陳塘關的大英雄,不是小妖怪。”

張林打了個哈欠,也不多說,直接回房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