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炎的眉頭也是微皺了一下,拿出了地圖一查看,也差點沒驚的跳叫了起來了:「什麼,竟然來到了幽暗之地了,十地之一的幽暗之地,這一路,竟然跑出了這麼遠,小雪的速度還真是太可怕了,還過好在,還只是幽暗之地的外圍邊緣,要是深入到了幽暗之地,那真是大麻煩了,」

幽暗之地, 美女總裁的絕世高手 ,準確來說,其實涼大山荒也差不多可以說的上是幽暗之地的入口吧,說是外圍也勉強說的過去,不過涼山大荒還是屬於蒼玄天的疆土,而石炎現在所在的地方,卻是真正的幽暗之地了,真正不屬於蒼玄天的疆土了,幽暗之地,是異族的地盤,異族的天地,其中最強大的就要屬幽冥一族了,

所以,這片無盡的疆土,也才被稱為幽暗之地,幽冥一族雖然比人族弱小一些,但蓋也是因為人族的數量太龐大太龐大了,說起來,幽冥一族也是極為的可怕了,整個幽暗之地,也是受幽冥一族的撐控,還有諸多其他的異族,

整個玄靈大陸來說,種族無數,百族林立,最強大的,自然就屬人族了,人族獨佔九天之地,佔據了最肥沃的土地,九天之上,靈氣最濃,而十地之地,則是比較貧瘠了,修練的資源來說,人族自然是佔據的最多了,人族最強,一族可敵其他萬族,所以,基本上來說其他的種族都是把人類當作是天敵了,水火不容,

而人族的疆土之上,也很難有其他種族的出現了,

除了人族,還有其他十族最強,也是分別撐控著十地之地,幽冥族是其中一族,

搖了搖頭,既然已經來到了幽暗這地,石炎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石炎看向了小雪,卻是發現小雪氣息虛弱,全身無力的趴在了自己的身上了,

石炎眉頭頓時一皺,馬上關切的問道:「小雪,你怎麼了,」

「主人,我剛才動用了本命天賦神通,消耗精元,元氣大傷,我要閉關養傷了,小雪暫時不能再幫主人了,」小雪聲音無比的虛弱,說完也是閉上了眼睛睡了過去了,

看到小雪的樣子,石炎也是一陣心疼一陣溫暖了,小雪竟然為了救自己而消耗精元,把自己弄成這樣,石炎心中倒也是有一絲的小愧疚了,沒想到,在危難的時刻小雪竟然會不惜一切的救自己,這個靈獸,倒真是收的值了,

將小雪收進了乾坤袋中,石炎也是打量起了四周了,這裡雖然說是幽暗之地的外圍邊緣之地,但是距離邊緣也還有兩萬多里的距離了,而且從這裡到玄空郡城竟然有數十萬里的路程,這個距離,也是讓石炎一陣咋舌了,小雪這一路,竟然帶著他跑了哪此遠的距離了,小雪這本命天賦神通施展起來,還真是無比的可怕啊,

感覺簡直就像是一次次的在動用小挪移符的效果了,而且比小挪移符可好多了,畢竟來說小挪符要動用的話,一定要空間非常的穩定,只要空間不穩定的話,小挪移符是沒有辦法用的,強行的動用的話,甚至有可能會生生的被空間給撕裂了,而這可是自身的速度,達到了如此的地步,著實是太可怕了,

石炎也不禁的一陣愕然了,心中對小雪也是愈發的奇怪了,這根本不應該是一頭中品靈獸所能夠擁有的表現吧,小雪的身上,必定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了,這個,倒也是個意外的驚喜了,

「小雪元氣大傷,她之前說喜歡吃獸核,估計獸核對她是有極大的好處了,借這個機會,我倒是可以多獵殺一些凶獸,多獲得一些獸核給小雪吃,這樣或許她會恢復的快一點了,幽暗之地倒是不能夠久留了,我先在這裡獵殺一些一些凶獸之後,便是直接的離去了,」石炎心中馬上就有了決定了,

「而且來說我這次惹到了一尊天魔,那尊天魔必定不會善罷甘休了,我現在要是回去,恐怕是自投羅網了,暫時,我倒是可以在這幽暗之地闖上一闖,反正這次出來也是做好了闖蕩一番的準備了,天魔一族的魔少,實力還真是可怕的很,估計我不將境界提升到神通四重境巔峰,都沒有辦法跟那魔少去抗衡了,惹上了就惹上了吧,沒有什麼好畏懼的,現在我雖然不是那天魔的對手,不過很快我就會超過他的,」

「有壓力就有動力,現在我多了這麼一個強大的對手,也要逼迫的我快速的提升實力了,希望下次再碰上的話,我不會像今天這麼的狼狽了,」

石炎也是在心中給自己暗暗的定下計劃了,

收起了思緒,石炎也是在幽暗之地小心的闖蕩了起來了,幽暗之地對石炎來說是一個未知的危險之地,所以,他也是小心警惕的很,不敢有絲毫的大意,要是惹出了幽冥一族的話,那就麻煩大了,不過這外圍來說,應該沒有那麼倒霉的到幽冥一族吧,

外圍來說,主要應該還是以凶獸妖魔為主了,凶獸算的上是比較弱的種族了,其實據說在很久之久獸族也是強大到可以跟人族媲美的地步,不過後來不知道為何就慢慢的衰敗了,到如今早就被擠出了十一大種族之裂了,所以凶獸生存的空間也是無限的被擠壓,讓他們像是過街的老鼠一般,在夾縫中生存了,

凶獸還是不難見到的,盤踞在幽暗之地的凶獸實力也都不弱了,最弱也是神通二重境的凶獸了,普通都是神通三重境,甚至也不乏神通四重境的凶獸了,不過好在石炎的運氣不錯,倒是沒有遇到神通五重境的凶獸了,當然了,也主要是因為石炎行事非常的小心,而且身上有隱匿珠這件寶物,所以讓石炎也是如虎添翼,大展神威了,

有了獸核的補棄,小雪果然是恢復速度提快了許多了,能夠這樣拿獸核來當食物提升自己的修為,倒也是一個十分逆天的能力了,這樣的能力,倒是讓人羨慕的很了,獸核有這樣的效果,石炎自然也是不停的斬殺獸凶了,在幽暗之地一呆就是十天,這十天中被石炎斬殺的凶獸也不下一百頭之數了,而且大多都是神通三四重境的凶獸,神通二重境的凶獸石炎都懶得出手了,

而小雪則像是吃糖果一樣的吃著獸核,她的傷勢也是在迅速的恢復了,不過也依然沒有完全的恢復過來了,還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去修養了,

這一天石炎在一個奇怪的深坑之前停了下來了,這個深坑直徑並不大,只有十丈的樣子,但是卻是深不見底,就像是一個深不可測的井一般,

石炎站在深坑之前,目光落到了深坑之中,眉頭也是微皺:「好奇異的深坑,下面氣息氤氳,總感覺下面應該有什麼東西似的,要不要下去看看呢,」

一處未知之地,石炎也是思忖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下去看看了,不知道為何,他心總感覺下面有什麼東西,所以即使知道可能會非常的危險,但也是想搏一下了,

決定了就做,石炎也向來不是優柔寡斷之人,也是直接的踏入到了深坑之中,用手抓住坑壁,然後像個壁虎一般的向下落去,

很快就落下了萬丈了,下面依然是氤氳一片,看不到底,這倒讓石炎也是非常的好奇了,這個深坑到底有多深,

再次的落下了萬丈,依然是深不見底,如此的深坑,石炎也絕對是第一次遇見了,這樣一直落下,還真是給人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了,越是奇怪,也越是讓石炎要下去看個究竟明白了,

忽然,,

下方的空間形成了一個可怕的漩渦,吞噬天地,頓時讓整個空間都完全的扭曲了起來,一切都被吞噬了進去,甚至讓人有種錯覺就是空間都被這漩渦給扭曲吞噬掉了,頓時,一股可怕的吸力作用到了石炎的身上了,將石炎籠罩了起來,空間的扭曲之力,也是讓石炎都無法去反抗了,直接拉著石炎的身體要掉入到那空間漩渦之中了,

「怎麼回事,」石炎臉色也陡然一變,怎麼會這樣,剛才還好好的,怎麼突然變得如此的可怕恐怖了起來,

空間扭曲傳來的可怕的撕裂力量,也是讓石炎的眉頭深皺了起來,不過好在這力量還不算太可怕,還在石炎可承受的範圍之內,只是這吞噬的力量,石炎根本就擋不住,想要掙脫向上逃離這深坑,卻發現根本就沒有辦法做到了,這力量,太可怕了,

石炎也是嚇出了一聲冷汗出來了,怎麼會碰到這樣的事情? 妖異校花 ,那就是不值了,

石炎也是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了,隨時準備向虛影前輩求助了,要真是因為這樣而動用了這個最大底牌,那石炎真是要欲哭無淚了,掙脫不掉,石炎也只能是順著這吞噬這力,直接迅速的向下面落了下去了,這樣的速度,倒是比石炎自己落下要快的多太多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反正過了好一會兒,石炎才感覺這空間的吞噬力量迅速的漸弱了,然後竟然恢復了平靜了,恢復平靜之後,石炎這才發現已經到了深坑之底了,而這裡的視野卻是豁然開朗了起來,這裡簡直就是另有洞天,自成一個小世界了,

石炎抬頭望了望上空,一望無際,根本看不到深坑洞口在哪裡了, 古老的氣息充斥著四周,身臨其中,讓石炎有種穿梭了時間回到了上古年間的感覺一般,蒼古幽幽,氣息森森,身臨其中也是不由的讓人打起了警惕來,不由自主,就會有危機感了,而這種感覺,也自然是會讓石炎小心翼翼的打量起了四周了,

很快石炎的眉頭就是深皺了起來,因為就在他腳下不遠處竟然零星的散落著幾具白骨,有些是比較完整的,而有些則是已經化成了粉末了,不過讓石炎微有些詫異的是,這些白骨身邊都沒有兵器乾坤袋之類的隨身之物了,想來是被人撿走了,如此說來,也是有可能有人離開過這裡了,

石炎不由的抬頭再次的看了看深坑之上,這裡即使有這麼多白骨,那是不是說從這裡根本就出不去了,

石炎想了想,以腳一動也是試一試能不能出去,可是他身體一躍起來,原本平靜的空間頓時就變得洶湧了起來了,一個空間漩渦也是顯現了出來,要將石炎給吞噬掉了,看到這一幕,石炎臉色也頓時一寒,馬上落回到了原地了,一回到原地,那空間漩渦也這才恢復了下去了,

「怎麼回事,陣法嗎,怎麼我一點感覺都沒有,」石炎也是暗驚不小,這裡的空間竟然有如此的奇特之處,竟然可以阻止他人從這裡出去,


石炎也是不由的搖了搖頭:「看來這個地方還真的是很不簡單了,幽暗之地果然不愧是充滿著無數的未知,無數的機緣之地了,沒想到這外圍之地,竟然也有一個如此不簡單的地方了,既然從這裡出不去,那隻能是去尋找別的出路了,即來之,則安之吧,先看看這裡面的情況再說吧,反正我已經做好了最好的打算了,也沒有什麼好怕的了,」

收起了心中的雜念,石炎也是將青源劍握在了手中,同時千星大帝的符寶也是準備隨時動用了,

走出了那裡之後,石炎的目光便是一動,落到了前方遠處,只見那邊出現了一個古老的神殿,巍峨萬丈,氣息幽幽,就像是一尊古老的神邸屹立在那裡一般,讓人不敢心生任何的褻瀆之意了,這古老的神殿,也不知道是過去了多悠久的歲月了,

光是多外表上看的話,都能夠感覺到無數歲月留下來的痕迹了,

整個空間並不算大,基本上一眼就看的盡了,唯一的建築物也就是這一座古老神殿了,

「古老神殿,難道這裡真的是傳聞中的一座古老神殿嗎,」石炎眉頭也是挑了挑,腦海之中也不由的浮現出了他在一本古書中看到的一個關於古老神殿的一些記載了,

傳聞之中十地深處有諸多的古老神殿,每一個古老的神殿都是古老時期的王者甚至是大帝留下來的,每一座古老神殿之中,都會有一門極為歷害的神通法門了,但凡能得到者,都會有一場不俗的機緣了,

眼前的情況確實是跟那古書中描述的古老神殿有些像了,所以也是讓石炎不由的往那方面想了,要是這裡真的是一座古老神殿的話,那也絕對是一件喜出望外的事情了,對石炎來說也有可能是一場大機緣了,

不過古老神殿怎麼可能會出現在幽暗之地的外圍呢,按理來說,古老神殿應該是在幽暗之地的深處才對,想要找到古老神殿,那太難了,就是統治著十地的異族,也難找的到古老神殿了,當然了,無數的歲月,被找出來的古老神殿還是不在少數的,只不過說,這些古老神殿,都是撐控在極少數的無上勢力手上了,


思忖了一會,石炎也是毅然的向那古老神殿走了過去,古老神殿殿門是開著的,裡面散發出來的氣息也是無比的幽森,讓人感覺裡面就是一個人間地獄一般的感覺,這種感覺太是讓人生畏懼了,要是膽子小一點的人,恐怕會嚇的不輕了,

石炎依然是大步的進入了神殿之中,一入大殿之中,彷彿就有一道古老的聲音在他腦海之中響了起來了,石炎的目光一挑,也頓時落到了大殿之中的一具具白骨之上,滿眼看過去,竟然足足堆滿了整個諾大的大殿了,這個大殿方圓可是萬丈,差不多每一處都有白骨,要鋪滿這麼大的大殿,得需要多少的白骨才行,

光是看,就足夠讓石炎頭皮一陣發麻的了,竟然有這麼多人死在了這裡面了,

頓時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也是湧上了心頭了,讓石炎的心神也是一懍,目光一動,石炎忽然看到了一個乾坤袋,也頓時走了過去將那個乾坤袋撿了起來了,打開裡面一看,查看了一下石炎倒是發現裡面還裝有其他十幾人的乾坤袋了,想來是這個主人收集起來的乾坤了,

石炎目光再次的打量下其他的地方,卻也再沒有發現其他的乾坤袋了,

石炎不由的深思了起來:「如此多人死在這了里,每個人都有乾坤袋,而這裡只有十幾個,這麼說來其他的乾坤袋應該是被人帶出去了,如此說來,還是有人可以從這裡走出去的了,只是死的人更多罷了,不過幽久的歲月,無數的闖蕩者,死上這麼多,也是可能的事情吧,」

有了這個發現,倒也是讓石炎心中頓時輕鬆了許多了,既然有人能夠從這裡出去,那至少說明這裡還不是絕地,還有出去的希望了,別人能出去,石炎也更有自信自己也一定能夠出去了,即使別人都出不去,石炎也要出去了,

「先不管這裡是不是古老神殿,這裡面應該也是有一番機緣的了,我先看看這裡到底有什麼機緣再說,」石炎目光也是掃看向了四周,目光落到了四周的牆壁之上,只見那些牆壁之上有著一幅幅畫,除了這些畫,石炎還發現大殿的底部有一條通道,這條通道不知道是通向哪裡的,不過這個通道非常的奇特,具體的石炎暫時也是說不上來了,

「想要離開這裡,難不成是要從那通道裡面走出去嗎,」一個念頭也是馬上的冒了出來,這個念頭一出石炎也是覺得可能性應該是極大的,

石炎身形一動也是向那個通道那裡掠了過去了,很快但來到了那通道之前,通道之中,可以看的到的一條條光線在那裡流淌著,甚是詭異,雖然不知道那些光線是幹什麼的,但是石炎感覺非常的可怕,而且石炎也看到,這通道之上也是被森森的白骨全部的鋪滿了,而且,那些白骨都是被切割成了一段段的,由此也可以看的出來這個通道非常的不簡單了,

石炎手裡出現了一件三品的靈器,直接的向那通道這中扔了過去,頓時一道光線擊在了那件三品靈件之上,也頓時將那件三品靈器攔腰的斬成了兩斷,然後落了下去了,

看到這一幕,石炎的眉頭也是不由的皺了皺了,這通道果然如他猜想的那般非常的可怕了,

看來,想要離開這裡,估計是要通過這通道了,走的出這通道應該就算是通過了一份考驗了,這裡,也必然是先輩大能人物留下來的考驗了,既然是考驗,那不管有多難,總會有一線通過的希望了,而這份希望,應該是跟四周牆壁上的那些圖畫有關了,看到這裡,這裡面的情況也基本上是完全的開朗了起來了,


情況是摸清楚了,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怎麼來從這裡得到啟法,通過這個通道的考驗了,

石炎的目光也是認真的落到了牆壁上的那些圖畫之上,看了一會兒,石炎心中也頓時大動,臉上露出了幾分驚異之色了:「這,怎麼感覺有點像是神行九步神通,這步伐,太像太像了,不過要比神行九步神通高深太多了,但是我怎麼感覺,神行九步神通,是這畫上畫的這門身法神通法門的簡版呢,」

這個發現,也著實是讓石炎驚的不小了,要是這些圖畫跟神行九步神通有些關聯的話,那對石炎來說簡直就是一次很戲劇性的收穫了,

越看,石炎越覺得根本就是神行九步神通法門了,不管是形意都是非常的像了,只不過,是複雜了許多,高深了許多,歷害了許多了,不過,神行九步擁有的,這上面也全部有了,所以,也是讓石炎肯定神行九步神通法門必定跟這圖畫上的有很大的關係了,既然不是的,也有可能是多這上面的神通法門上借鑒創造而來,最大的可能就是簡版了,

一門極歷害的神通法門會有簡版這種事情並不少見了,至少石炎就碰到過了,而且也有修練了,

「要真是這樣的話,那真是我的大氣運了,不管怎麼樣,先試試再說,神行九步只是三品神通,如果能有更高深的話,那完全可以彌補我在速度上的短板了,這對我來說,無疑是次大機緣了,」石炎心中也是不由的有些興奮和小激動了,

速度來說,確實是石炎現在最大的短板了,而這個短板在碰到極為強勁的對手的時候就會顯現出來它的弊端了,所以石炎現在對這方面的提升也是非常的關切了,只不過,沒有好的機會罷了,這也是石炎最近一直都苦惱的事情了,

要是在這裡能夠有一次機緣收穫的話,那說不定就可以彌補上他的這個短板,那對石炎來說意義就是非常的重大了,完全比他境界上提升個一兩重要來的重大許多了,

所以,石炎也是有些抑制不住的興奮了,


平復下了心情,調整了一下情緒,石炎也是認真了起來,拋開心中一切的雜念,心念全空,很快就進入了玄妙的意境之中了,直接進入這樣的意境石炎也是想讓效果達到最大化的地步了,也可以看的出來石炎對這件事情的重視了, 石炎的身心完全的沉浸到了四周牆壁上的那些圖畫之中,進入了玄妙意境中的石炎領悟東西起來的速度也自然是比別人快上許多了,而且來說這些圖畫在石炎看來是跟神行九步神通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的,所以對石炎來說,領悟起來又變得容易了許多了,加上石炎的天賦領悟力本來就是很妖孽驚人的,此時沉浸在其中的石炎也是根據這些圖畫修練了起來了,

身行步伐也是在這大殿之中疾掠了起來,這些圖畫上的信息更為的複雜,更為的精妙,也更為的高深了,這讓石炎沉浸在其中,也是找到了更廣闊的一片天地一般,石炎也是發生了他原先修練的神行九步神通法門中的許多不足之處了,這樣一對比就立馬顯現了出來了,

而有了這個發現之後,也更是讓石炎可以舉一反三了,愈發的覺得這些地圖畫上表現出來的非常的深奧了,

三天的時間,石炎一刻都沒有休息,而是完全的沉浸在了修練當中,三天的時間石炎竟然直接就突破到了神行九步第九步了,這一步也算是姍姍來遲吧,所有的三品神通法門之中,神行九步也是最後一個修練到了極致大圓滿之境的了,這樣的提升速度,也是讓石炎有些驚喜到了,沒想到根據這些圖畫修練進步的速度竟然達到了如此驚人的地步了,

若是之前看到這些圖畫的話,那自己應該早就將神行九步神通法門修練到了九步極致圓滿的地步了,這一份喜悅,也算是來的有些遲了吧,

神行九步提升到第九步后,石炎這才是停了下來,也是稍做的休息了,三天時間來無時不刻的修練,也是感覺遇到了一些瓶頸了,主要是有些地方石炎還是想不通吧,

看了看那通道,石炎還是搖了搖頭:「雖然神行九步已經提升到了九步大圓滿之境了,但我依然感覺還不足以去通過這個通道了,這個通道足足有千丈之遠,那每一道光線都是非常的可怕,都是奪命的利器,沒有足夠的身法速度的話,絕對會死在其中了,這一路都是白骨,完全是用白骨鋪設而成的道路了,也不知道古往今來,到底有多少人從這裡走出去過了,」

「不過,我倒是可以先試一試這通道到底有多麼的可怕了,」

石炎的目光也是變得鋒利了起來了,做好了一切的準備之後,石炎也是直接的施展神行九步第九步,化做了一道流光直接衝進了通道之路,

千丈長的距離說起來其實是非常的短的了,但是在這裡卻是一條死亡的通道,一進入其中,石炎便是感覺到了這條通道的可怕了,那一道道光線激射出來,讓石炎深信不疑的是,只要被這光線給射中,那自己肯定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會被射殺當場了,甚至於,自己都不見得可以來的急向虛影前輩求助了,

石炎只是前百了不到一百丈,便是直接的退了回來了,搖了搖頭:「不行不行,太難了,越往後越難,我現在連一百丈都通不去,這千丈對現在我的來說,簡直就是沒有辦法去完成的事情了,這個通道,還真是太可怕了,怕不得,可以將如此多的人困死在這裡了,能夠來到這裡的人,實力必定都是不凡了,最弱,恐怕也不會弱於神通四重境了,」

「光是我眼裡所看到的,恐怕都是成千上萬的屍骨在此了,如此多的人都死在了這裡,可想而知這通道的考驗是有多麼的難了,」

饒是石炎來說,也是感覺到了一些壓力了,

要是通不過這考驗,自己都要被困死在這裡了,

石炎又是搖了了搖頭,目光掃向了牆壁上的那些圖畫了:「看來想要通過考驗,這些圖畫應該是關鍵了,我現在雖然看的懂這些圖畫,也能從這些圖畫之中領悟許多東西,讓我的神行九步神通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突破到了九步大圓滿的地步,可是來說,我並沒有之後的修道之法了,我怎麼去將神行九步神通提升,」

「想要通過這份考驗,難不成是想要根據這些圖畫修練出高深的神行九步神通法門了,」

這個想法一出,石炎也是覺得可能性非常的高了,除此之處石炎是想不出有其他的辦法可以通的過這通道的考驗了,想要通過這通道的考驗,那就必須要極快的速度,極好的身法,只有這兩樣兼備的話,才有可能的,

剛才石炎也是親身去體驗過了,也確實是如此的,所以,也是讓石炎對這個猜想很是當真了,

「不管了,現在被困在這裡,也只能是繼續的修練了,想要根據這些圖畫就修練出一門高深的神通法門,那確實是太難太難了,怪不得能將無數人都困死在這裡,」

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越是大的機緣想要得到就越難了,越難得到的東西,那肯定就是好東西了,

現在被困在了這裡,也沒有辦法再去想其他的事情了,只能是去領悟去修練了,

好在論領悟力石炎倒是不擔心什麼了,唯一讓石炎有些擔心的是不知道要花費多久的時間了,

「有得必有失,如果這次我能夠通的過這份考驗,說不定就會有一番大機緣收穫,所以現在,也不去想別的事情了,全身心的來對付這場考驗吧,離殤宮的考驗沒有難倒我,千星世界的考驗沒有難到我,我就不相信這裡的考驗可以難的倒我,」

石炎很快就平復了下來,心中的戰意也是無比的高昂了,自信心也是滿滿,


平復下來之後,石炎繼續的沉浸在了修練之中了,再一次瘋狂的修練了起來了,心境玄妙,有這樣的心境,完全可以保證石炎修練的時候不會被任何的事情給打擾了,可以將效率提升十倍甚至是數十倍了,這樣的效果,自然是大大的提升了,

心境的重要性,也會在此時比較好的體現出來了,

沉浸在了領悟的海洋,徜徉其中,也像是掉入了一個輪迴之中一般,石炎一邊領悟,一邊推敲,

時間流失,轉瞬之間三個月過去了,

三個月的時間石炎就像是著了魔一樣的瘋狂的領悟,瘋狂的修練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