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水婉兒仰起了臉,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墜,像是斷了線的珍珠。突然嘴角上揚,綻放出如陽光一樣燦爛的笑容。

這一刻,她梨花帶淚,像是顆在暴雨狂風后依然堅挺着的小草,掛着一絲的雨露,卻是見到了風雨後的陽光。

凱勝不由分說,狠狠的把碧水婉兒抱住,像是要放進身體裏,融化在一起。

碧水婉兒試圖着掙扎兩下,隨即不動,也伸出手把凱勝的後背抱住。

微微的閉着眼睛,依然掛着淚珠,只是從來沒有這麼安心過,從來沒有這樣一個肩膀可以這麼溫暖的依靠。

半個小時後,骨頭的背上,坐着一對依偎着的男女,正是凱勝和碧水婉兒,這次凱勝帶着碧水婉兒一起爬到了骨龍的背上,他的手指着遠處的骨山和一些骨獸,嘴裏說着什麼,頗有一番指點江山的氣質。

嘩嘩……嘩嘩……下面發出了巨大的響聲。

凱勝低頭看去,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到了血海的上空,從這裏看過去,簡直是一望無際。

平靜的血海又開始澎湃了起來,掀起了沉浮在上方的巨骨,骨龍在上空飛行的速度突然慢了下來,原地盤旋了幾圈,仰頭髮出一聲長嘯,猛地低頭向着血海衝了下去。

“小心!抓好!”凱勝撲倒碧水婉兒,死死的抓住了骨龍背上的骨刺,大聲提醒道。 一百多米長的骨龍何其的龐大,長嘯一聲,震動九霄。巨大的身軀從天而降,轟隆一聲,先是小山般大小的龍頭插入了血海,剎那間,血海掀起了十幾丈高的血浪,骨龍入水的地方凹下去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整個血海狂暴了起來。

緊接着是龍身龍尾隨之進入了骨海,此刻那些被掀得飛了起來的血浪才從天空落了下來,骨龍的整個身軀被血海淹沒,消失在血海上空,天空上朵朵烏雲飄過,幾隻骷髏鳥哇哇的大叫着飛過,片刻後,血海又恢復了平靜,似乎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凱勝和碧水婉兒緊緊的抱着骨龍身上的一塊骨刺,隨着骨龍潛入到了血海中。

上一次他們是在血海中昏迷,什麼也感覺不到,現在兩人頭腦清晰,都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血海的詭異。

碧水婉兒身上的青色大魚活靈活現,吐出個泡泡把他們兩人包裹,使得血紅色的海水不能近身。

凱勝從泡泡中可以看見血海中沉浮着的巨大骨骼,有的骨頭不知道生前是什麼生物,足足佔據了幾十平方米的地方。

血色的海水不斷的像後退,凱勝感覺骨龍越潛越深,不知道要去哪裏,血海中到處都是血紅,像是處於一片血腥的世界。

“這麼久還麼有到底,這血海到底有多麼深啊!”凱勝感嘆道。

碧水婉兒雙臂抱着凱勝的手,臉色雖然也是驚恐,但是卻是難得的露出了堅毅,似乎有凱勝在身邊,就算是龍潭虎穴也可以闖上一闖。

正在此刻,前方不遠處的血海中突然翻滾起來,海上中的骨骼全部都飛舞了起來,無數的血紅色的眼睛若隱若現。

那是什麼!凱勝一眼就發現了前面的異常,手中的死神鐮刀悄悄的握緊。他就知道,這麼詭異的血海中不會平靜的。

隨即距離的接近,凱勝逐漸的看清了那些眼睛的主人,居然是一條條長約三米,水桶粗細的血蛇!臉色剎那間也變得緊張了起來,死靈氣息不由得散發出來。

“我們一起上!”碧水婉兒雖然臉上害怕,但是還是義無返顧的說道。

凱勝剛想拒絕,但是看見碧水婉兒那幽怨的眼神,猶豫下還是點了點頭,摸着碧水婉兒那如瀑一樣的黑髮,叮囑道:“別逞能,跟着我!”

“刺啦!刺啦!”就在這時,一直靜止着的血蛇不約而同的撲了過來,在血海中飛射過來,帶起了一排的血泡泡。


衝過來的血蛇大約有幾百只,每一隻血蛇都張着巨大的嘴巴,露出裏面猩紅的舌頭還有雪白的牙齒。

這些血蛇長年生長在血海中,靠着血海中的神祕力量變異進化,早已經達到了七級中期的實力了,每一隻血蛇都有自己的絕招,組合起來,就算是一隻真正的龍也要退避三舍。

“給我去死!”凱勝死神鐮刀斬出,瞬間把靠近的一條血蛇攔腰斬斷。

噗嗤聲,血蛇身體中無數的鮮血噴射出來,使得本來就鮮紅的血海更加的紅,呈現出妖異的色彩,旁邊的血蛇聞到味道,蜂擁而上,瞬間就把那隻還在掙扎着的血蛇吞的之剩下一條白骨,緩緩的向着血海的深處沉沒下去。

“這些東西如此嗜血!”凱勝見此,心中寒意大冒,居然會殘殺同類。

“喝!”碧水婉兒這個時候也一聲嬌喝,把一條偷襲過過來的血蛇擊飛,“碧水泡泡!”從她的手腕上露出一個黑洞洞的洞口,裏面青光一閃,射出一個拳頭大的泡泡,速度飛快,瞬間就追上了血蛇,啪!的炸了開來,把那血蛇炸的是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凱勝唰的一道刀氣劃了過去,那血蛇的頭顱立刻被斬了下來。

轉過頭,對着碧水婉兒豎起大拇指“好樣的!”

碧水婉兒一笑,居然露出了淺淺的酒窩,這種笑容凱勝第一次見過,不由得呆了,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小心!”碧水婉兒手腕處又射出了個泡泡,炸飛了一條趁機在凱勝背後偷襲的血蛇。

凱勝回過神來,不好意思的一笑,開始抵擋起血蛇越來越密集的進攻,心中卻還是在回味着剛纔那動人心魄的一笑,真是一見傾城,再見傾國啊!

骨龍的背上,凱勝和碧水婉兒和一羣血蛇大戰,本來一直下潛的骨龍,不知道何時,已經開始慢慢的減速,最後居然停了下來。

一直注意着骨龍動靜的凱勝敏感的發現周圍血海中有股血色的能量正在不斷的往骨龍的身軀裏面鑽,被血色能量滋潤的地方,原本粗糙的骨骼變得光潤起來,看來骨龍是在此吸收能量,強化衰朽的身軀的。

凱勝穿着黃金戰甲,如同神王下凡,行走在血蛇中間,每一次停頓,必然會有一個血蛇炸開,他現在利用黃金戰甲的速度優勢,在衆多的血蛇中如入無人之境。

碧水婉兒此刻身上包裹着一個巨大的青色泡泡,血蛇的利齒咬在上面發出難聽的嘎吱聲音,泡泡也開始變形,但是就是不能把那個看似脆弱的泡泡給打破,碧水婉兒則在其中,不斷的發射着碧水泡泡,像是在玩遊戲一樣,擊飛一個個靠近的血蛇。

凱勝在雖然在戰鬥,但是時刻關注着碧水婉兒那邊的情況,只要有什麼意外出現,他下一瞬間就會出現在她的面前。

看見碧水婉兒強悍的防守和不弱的進攻能力不由得點起頭來。

幻獸士,本來在他看來是一個比較雞肋的職業,現在看來的確有可取之處,那個碧水青天獸吐出的防禦泡泡就比較有用,甚至連七級的血蛇都拿她沒有辦法。

當然這一切也有凱勝在旁邊壓制的功勞,他包攬了大多數的攻擊,使得血蛇不能對碧水婉兒形成有效的衝擊,不然,以她六級巔峯的實力,早就崩潰了。

現在戰鬥節奏已經成功的把握在凱勝的手中,獲勝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就在此刻,異變突生。

從遠處閃過一道血紅色的虛影,上一刻還在五十米開外,下一刻就在四十米遠的距離了,等靠近了,凱勝赫然發現,飛速過來的虛影居然是一條長着九個頭的血蟒,這血蟒十米的長度,長着九個頭,其中八個頭都是一個血蛇的樣子,只有最中間的頭是蟒的樣子。

“喝!”凱勝周身死靈氣息一震,身形瞬間化爲虛影,片刻間就在十步之內走了一圈,在這中間的所有血蛇,脖子上都有着同樣的一條細線,當凱勝在中間定住,現出身影的時候,所有的血蛇頭顱齊齊掉了下來,血狂碰了出來,在血海的反作用力下,使得已經死亡的身體倒退了好幾步才沉下海底。

“吼!”九頭血蟒大吼聲,向着凱勝撲過來,身體化爲虛影,凱勝險之又險的躲開。

擦了下額頭上的冷汗,暗暗道:“這個血蟒,速度真快,穿着黃金骷髏戰甲都差點被追上”

不等他喘口氣,旁邊閃過紅光,脖子側了過去,險險的躲過,巨大的蛇尾掃過,攪的血海翻滾。

血蟒又撲了過來,凱勝化爲黃金色的影子閃過,手中死神鐮刀順勢一劃,一顆巨大的頭顱隨之掉落,九頭蟒的蛇頭被斬下了一顆。

吼!

變成八頭血蟒的怪獸大叫聲,原本被斬去頭顱的地方蠕動起來,再度長出了一個嶄新的頭顱。

重新變成了九頭血蟒,中間頭顱的眼中暴露出兇狠和瘋狂的兇光,氣勢更勝,又向着凱勝撲來。

這一次,凱勝沒有躲的開,胸部被狠狠的擊中了,但是他也趁着這個機會再度斬下了一顆巨大的頭顱。

本來他以爲這次該不會重新長出頭顱了吧,可是九頭血蟒直接用行動顛覆了他那麼點的僥倖心理,又一個嶄新的頭顱重新長了出來。

碧水婉兒遠遠的看着,心中擔憂,眼神若有所思,似乎想起了什麼,突然雙手放在嘴邊形成個喇叭狀大聲喊道:“這樣不管用的,他是傳說中的遠古魔獸,九頭蟒,必須要在同一時間斬掉他的所有頭顱他在會死,這樣他只會越來越強大!”

“什麼?那個仙人闆闆的神皇神王了!”凱勝氣急之下唸叨出了無名的招牌口頭禪,“同一時間斬下所有頭顱?不如要我去死,當我會瞬移啊!”

看着再度氣勢強盛猛撲過來的九頭血蟒,凱勝欲哭無淚,“都碰到些什麼變態生物啊,上次是個全身臭水的蛤蟆,這次是個速度奇快的上古魔獸。”

“九頭血蟒啊九頭血蟒,你連腳都沒有,怎麼跑那麼快的呢!”凱勝再次險之又險的躲開九頭血蟒的尾巴橫掃,嘀咕着。

這下凱勝無比的糾結,空有無比巨大的力量,風騷的死神鐮刀,但是卻是不敢斬下九頭蟒的任何一個頭顱,他可不想敵人越來越強大,但是這樣又陷入了死戰。

凱勝像是一個跳蚤一樣,在九頭血蟒的攻擊縫隙裏面前突左衝,狼狽無比。

九頭血蟒卻是越戰越勇,速度也是越來越快,給凱勝的壓力逐步的遞增着。

就在此刻,一直安靜着的黃金戰甲陡然爆發出沖天的金色光芒,一個個的字符從中間跳了出來,流轉到凱勝的心田。

《逆天九步》四個金色大字熠熠生輝,照射的凱勝心田一片雪亮。

緊要關頭,當年亡靈統帥封印在骷髏戰甲中的神訣被激發成功,當初亡靈統帥在四大骷髏戰甲的裏面封印無數的絕世神術,只要穿上他都有機會領悟一個最適合自己的神術。

上一次在殭屍洞中,凱勝領悟到了戰天骷髏戰甲裏面的亂戰神訣,這也是他得以越級挑戰的根本,是他一直以來的招牌技能。

現在,又領悟到了無名骷髏戰甲裏面的逆天九步,凱勝心中狂喜,真是好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逆天九步,逆天而行,踏破時間,洞穿空間,望穿古今,領悟到最高境界,可以穿越過去未來,洞穿歷史長河,凱勝念着逆天九步的說明,心中無比的嚮往,更是對亡靈統帥無比的欽佩,如此神術,也只有他能拿的出手。

猛地擡起了頭,身體懸浮在血海中,看着遠處對着自己露出兇牙的九頭血蟒,凱勝的嘴角突然泛起了絲若有若無的微笑。

碧水婉兒,雙手捂住胸口,雙眼迷離,她熟悉這個表情,這是凱勝要發威之前的特有動作。 嗖!凱勝右腳詭異的向着前方一步踏出,身形卻出現在十米之外,緊接着左腳往後退了一步,奇怪的事情出現了,凱勝不退反進,身體漸漸的消失,出現在九頭血蟒的頭頂。

逆天九步,逆天而行,踏破天地。

嘴角上依舊掛着那自信的笑容,死神鐮刀微微傾斜,上面無形的冥焰嗖嗖直冒,可以灼燒人的靈魂。

九頭血蟒似乎感覺到了什麼,中間的頭兇狠的擡起,哇的吐出一口血氣,像是根利箭穿過血海,瞬間就到達凱勝的面前,毫不停留,直接刺穿了凱勝的身體。

哇!碧水婉兒在遠處,手捂着嘴,驚呼一聲,但是這不過是一場虛驚。


凱勝的身體又出現在九頭血蟒的左側,剛剛被刺穿的人形漸漸消失,原來只是個虛影。

“亂戰神訣,逆天九斬!”凱勝第一次把兩大神訣融合使用,身形在不斷在血海中消失又出現,九頭血蟒的身邊出現了九個凱勝的身影,每一個身影都從不同的角度揮舞出死神鐮刀,或是劈,或是掃,或是撩,或是斬……

每走出一步,凱勝都要用亂戰神訣斬出一刀,九斬一氣呵成,渾然天成。

這一刻,凱勝猶如行走在世間的無敵神王,神出鬼沒,出手間石破天驚。

“吼!……”九頭血蟒九個頭全部仰天咆哮起來,但是剛剛發出聲音就戛然而止了。

啪啦啪啦,連綿不斷的斷頭聲音,九個頭在同一時間全部掉落下來。


而這一刻,凱勝正站立在血海中,雙手後負,面朝碧水婉兒,笑容燦爛如花。

他的背後,“噗嗤!”從九個斷裂的頭部處噴射出鮮紅的血液,如同噴泉爆發般沖天而起,瞬間就染紅了那片的海域,使得本來就鮮紅的血海,更加的妖異起來。

遠處的剩餘的幾個血蛇被眼前的場景一嚇,不敢再上來爭搶屍體,轟然而散。

凱勝身披着黃金骷髏戰甲,紫發在血海中輕柔的飄動,嘴角的笑容若有如無,一步步向着碧水婉兒走來。

自從他對着碧水婉兒表白後,無論何時,都很注重自己的形象了。

碧水婉兒嘴角噙着絲笑容,突然一個踉蹌。

凱勝臉色大變,就要衝來,沒想到碧水婉兒輕輕擡起頭,甩給她一個得意地笑容,皺了下瓊鼻道“騙你的,大笨蛋!”

“呵呵!”凱勝手撓着後腦勺,傻笑着,風度全無。

就在此刻,一直安靜不動的巨大骨龍突然顫抖了起來,碧水婉兒和凱勝兩人相視一望,都隱約知道要發生什麼事情。

果然,一直吸收血海中能量的骨龍長長的尾巴一甩,身體綻放出妖豔的色彩,一層紅色的霧氣從他的骨骼中散發出來,環繞着身體,爆發出更加強勢的氣勢。

“吼!”骨龍巨大的龍頭猛地上揚,四周的海水全部排開出去,那裏瞬間出現了一個二十米立方的巨大空間。

凱勝握緊碧水婉兒的手,把身體貼在骨龍背上,緩緩道:“小心,它要走了!”

碧水婉兒不說話,只是緊緊的握了握凱勝的手,算是回答。

骨龍的身體距離的搖擺着,從深深的血海深處猛的上浮,速度奇快無比,比鑽進血海的時候快了一倍有餘。

凱勝只感覺無數的紅色從眼角劃過,其中沉浮的白骨也都成了紅幕中的一絲白點。

不一會,凱勝就感覺到四周的水壓開始下降,頭頂上空的亮光度也越來越大。

“轟隆!”亡靈大峽谷的底部,無盡血海的最中央,一隻巨大的龍頭破水而出,掀起了巨大的血浪。

這骨龍全身的潔白如雪,但是骨骼的中央隱隱有紅光流過,全身泛着鮮紅的霧氣,先是頭冒出了血海,悠揚的龍吟聲浩浩蕩蕩,在亡靈大峽谷的上空久久徘徊,接着是猶如世界最美麗的工藝品的龍身浮現出來,在它的背上,凱勝和碧水婉兒猶如兩個小螞蟻緊緊的貼在上面,無論這骨龍如何搖擺都不動分毫。

最後,優雅的骨尾緩緩出現,尾尖對着血海猛地一抽,陷下去一個巨大的漩渦,激起了十幾丈的浪花。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