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歌做事完全不顧及後果,也不在乎唐家會怎麼樣。

唐家外,來賓如數皆至。

無數人緊盯著唐家外圍。

他們看著這些人,無不欣喜不已。

婚禮剛開始,秦歌便已經出現。

唐家的人紛紛在議論。

首發網址et

「沒想到,她出面這麼早。」

「看來新娘子也知道秦家的實力,有些等不及了。」

「我要是女人,也會心動!唐昊怎麼說,也是人中龍鳳。」

人群之中,議論紛紛。

唐昊卻從人群中,看到秦歌的怪異之處。

但他不在乎。

只是嘴角一陣冷笑,心道:「和我玩?你,玩不起。」

眼看著秦歌怒火衝天的走過來,唐昊只是淡然一笑。

隨後,一股濃濃的淡煙,從他手裡流逝出來。

頃刻之後,吸入秦歌的鼻息。

「你,只有聽話的分。」

「乖,跪下。」

淡煙入秦歌的鼻息,唐昊靠近又說道。

秦歌身體猛顫。

她這才想起,唐昊,絕世唐門,可是用毒的門派!

在用毒這方面,沒有人是唐門的對手。

秦歌雖然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但腦海里的意識還是在隨之發生變化。

隨著秦歌意識的模糊,唐昊的聲音里,笑意越發的明顯。

秦歌只能聽到,唐昊在她跟前問道:「秦歌,你願意嫁給我嗎?」

秦歌身軀微微顫抖。

她不停的想要搖頭。

但那頭,竟然就像是被固定住一般。

挪動不開。

更神奇的是,秦歌的嘴竟然也微微的張開。

「我願意。」

秦歌的嘴裡,還是說出來了這句話。

她的表情,也開始變得慢慢桃紅。

就像是完全被人控制了一般。

但唐昊……還沒完。

他抿嘴一笑,盯著秦歌再次加大聲音:「光嫁給我,還不夠。你知道,當我唐昊的女人,應該怎麼樣做嗎?」

秦歌最後薄弱的意識,在顫抖。

唐昊這混蛋,還要她做什麼?

正當秦歌猶豫不決的時候,唐昊笑得更誇張。

這哪裡是婚禮,這是在侮辱秦歌。

更可怕的是,唐昊剛笑完。

秦歌的雙腿,忍不住的往下跪。

完了,完了!

所有秦家的來賓,孟氏,以及秦歌都知道。

徹底完了。

自己,玩不過唐昊。

但……

與此同時,一個聲音從遠處悠遠的傳來。

「唐昊,你敢!!」

一個聲音,震撼唐昊的耳膜,讓他渾身都在起雞皮疙瘩。

他猛的回頭,滿臉錯愕。

完全不敢相信!

這是,陳天選的聲音啊!

那個男人,還活著??

這不可能,這不科學!!! 聊天群的成員們都在說着玩笑話。

但有個人卻在認真的看着群里的公告。

殭屍世界。

一身凌然正氣、濃眉國臉的九叔,看着群裏面新發的消息,露出了喜意。

「這下有救了!」

九叔在屋子裏走來走去,不停自語道:

「該用什麼獎勵請群里的道友出手呢?要不就那個吧?」

他臉上一陣糾結,捂著胸口:「嘶,有點心疼啊。」

「師傅,你心疼什麼啊,說出來讓我們分擔分擔。」

「是啊,是啊。」

文才和秋生從門口跑進來,嬉笑着說道。

九叔一看見他們就氣不打一處來,怒罵:

「我心疼什麼,還不是你們兩個孽畜做的好事。」

「你們趕緊走吧,或許過了今晚我們可以再續師徒之緣。」

說完直接將兩人趕到門外。

「這兩個小兔崽子,氣死我了,次次都要我來擦屁股。」

九叔氣的眉毛都要飛了起來。

他找個位子坐下。

進入聊天群,第一時間發佈了一條求救任務。

一本正經林鳳嬌:「咳咳,諸位道友,我那兩個弟子不小心把我大師兄唯一的兒子,搞的魂飛魄散永不超生,今晚估計我大師兄就要打過來了,我干不過他,特來求救。」

喜歡嘴炮小蜘蛛:「真孝順!」

本子最多郭大俠:「我早就說過教導弟子一定要嚴厲,像我兩個弟子就很尊敬我,還經常帶他們師娘出去玩。」

華山君子陰陽人:「這種弟子該斬就斬,就像群主大大告訴我的命運后,我直接就把我大弟子砍了。」

大古熬湯希望光:「實在幫不了,來回二十萬積分,群里沒人有這麼多積分。」

執念復琳波帶土:「@群主凌娜萌萌星月團,群主大大實力通天,想必可以解決林道長的麻煩。」

這話一出,群裏面是一大片@群主的消息。

而此時的群主雲月團正在裝死,咬牙切齒的。

「該死的宇智波帶土,沒事扯上我幹嘛。」

她平時靠着坑蒙拐騙才有了那麼一點點弱的可憐的實力,現在只想躺平,不想打架。

居然還想讓她去殭屍世界打boss,簡直了,那可是差點把萬界聖師九叔吊起來打的狠角色啊。

「不回應,堅決不回應。」

然後就這樣過了很久,群里還在不斷@她。

雲月團裝不下去了,兩隻眼珠子狡黠的轉動。

有了。

群主凌娜萌萌星月團:「林道友不好意思,我這裏有一尊顛倒蒼生的妖神出世,我需要護佑天下,實在走不開,你問一下其他道友吧。」

發完這段話,她直接溜了,直奔客廳冰箱。

「我真是天才美少女。」

她趴在沙發上,滿意的舔著雪糕。

殭屍世界。

九叔看着群里的消息,身體晃了晃,有些失望。

「看來是命中有此一劫!」

從小到大他和大師兄石堅的比試就沒贏過,更不要說他此時的境界比石堅還低了一籌。

「罷了罷了,先把秋生文才他們安排出去吧。」

雖說這兩個兔崽子總是給他闖禍,但終究跟了他許多年,他們之間的關係更多是像父子了。

九叔滿臉憂愁。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