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舒跟在對方身後,心裏卻在盤算:既然國主府找上了燕家,那燕家父子肯定有的忙了。

答應要幫寧清若他們救李紅霜的,正好趁此機會,把人找到!

……

另一邊。

從醫院回來的褚臨沉正準備動身前往濱城。 「兒郎們,隨吾衝鋒!」

劉唐渾然不知前方危機重重,豬突猛進直接扎進那險地之中。後方趕來的索超,見劉唐率先自己一步向賊人衝殺過去,亦是不甘示弱,揚鞭催馬領著麾下的士兵往劉唐處去。

此時的陳勝、吳廣等人已經抵達安全區域,也不急著逃竄,振臂一呼,號令全軍停下歇息,目視著袁軍二將進入陷阱之中。

可笑至極!陳勝、吳廣如此行徑,傻子都可以看出來有陰謀,偏偏那劉唐等人急忙貪功冒進……

「不好,有埋伏!」

待到了陷阱中央處,劉唐這才發現不對勁。此地植被枯黃乾燥,且被人為鋪置了許多易燃物,不出意外的話,定是那賊軍將領設下的陷阱。

劉唐心中涼了半截,額頭冷汗直冒,打了個哆嗦,抬手示意麾下士兵快往後方撤退。

可惜為時已晚!

陳勝麾下大將鄭布,一把大火將那地上的枯草等易燃物點燃,火勢瞬間燎原,哪怕劉唐等人再長上兩條腿,也跑不出去。

不單單是火攻,吳廣還命令五千士兵弓箭準備,在西面處,也就是火攻唯一可逃竄的地方待命,待劉唐等人逃出來,直接千箭齊發!

除弓箭手外,陳勝還命令麾下大將,庄賈、召平、秦嘉、鄧忠、鄧說、召騷、陳餘、伍餘等人攜六千精兵在弓箭手後方待命。

蟻多咬死象,再說劉唐索超二人也不比他們強上多少,再經過火攻以後,三千精兵只剩下五百人逃出。

又是一波箭雨落下,五百人減少至三十人……最後那六千賊兵,劉唐被庄賈、召平、秦嘉三將聯手擊傷,最後被那召騷給撿了人頭,劉唐被梟首挑與槍尖之上!

至於那索超,則是拼盡全力,從那鄧忠、鄧說、陳餘、伍餘四將的手中逃出,身受重傷只得是俯在馬背之上,憑藉寶駒腳力,堪堪逃回下邳城中。

賊軍那裡原本士氣低迷,在經過此戰以後,士氣迅速回升!加之陳勝技能蠱惑的發動,全軍士氣、行軍速度、防禦力等皆大幅度提升。

賊將召騷,長槍之上懸挂著劉唐之首級,耀武揚威的隨軍進發曲陽縣……

再讓我們回到戚繼光和晁蓋這裡!

那晁蓋領先鋒官之職,攜臧霸、楊志及三千精兵,火速抵達劉唐殞命之處。

卻見一片狼藉,入目皆是烈火焚燒殆盡后露出來的黑跡,數千焦炭屍體,晁蓋等將士雙目赤紅,太陽穴處青筋暴起,咬牙握拳怒目遠方。

繼續行路,又是一地!只見地上密密麻麻都是羽箭,其中屍體橫七豎八的躺著,皆為袁軍士兵……

再到一地,屍體少之又少,醒目之處便是那中央的無頭屍體。晁蓋虎目含淚,滿是不敢相信,翻身下馬噗通跪倒在地,將那無頭屍體攬入懷中細細打量!

「賊子,吾晁蓋發誓,定要將汝等碎屍萬段。」

無頭屍體正是劉唐,晁蓋心態炸裂,仰天長嘯,暫時發泄心中怒火。卻聽一士兵上前稟報,賊軍向曲陽縣方向進發!

晁蓋雙目赤紅,整個人變得有些癲狂,鐵齒咬緊,目眺遠方,大手一揮,示意全軍向曲陽縣進發。

「晁蓋將軍,不可意氣用事。咱們應該等戚將軍到來以後,在一同趕赴曲陽,滅了那賊軍。」

臧霸提議勸說,卻遭到了晁蓋的否定,其言賊軍剛入曲陽縣,正是歇息整頓之時,此時出兵定可打那賊軍一個措手不及。

未等臧霸反駁,晁蓋便下令全軍向著曲陽縣方向進發。大軍行動,臧霸只好閉嘴!

半個時辰功夫,先鋒軍抵達曲陽縣城外,正值那賊軍燒火做飯的空檔,晁蓋見時機較為妥當,下令全軍攻城……

一時間吶喊衝殺聲此起彼伏,驚的曲陽縣內賊將統領放下手中吃食,急忙拿起兵器、跨上戰馬向城牆處趕去。

「第一個登上城牆者,吾晁蓋賞其黃金五十兩,美妾一人。」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士兵們架雲梯,舉盾向上攀爬,欲要成為那被賞之人。

晁蓋身先士卒,帶著麾下士兵向那城牆之上攀爬,不到一盞茶功夫,便帶著十幾名士兵登上城牆,與賊將進行交鋒。

「漢狗拿命來!」

賊軍將領鄭布見晁蓋等人登上城牆,趕忙提起手中兵器前來支援,欲要斬殺晁蓋等一眾登上城牆的袁軍。

「叮!鄭布技能『刀將』發動,武力值提升2點。」

「叮!檢測人物,請稍候……

鄭布,五維屬性:武力值87,統帥值57,智力值46,政治值32,魅力值60」

這陳勝部下,一群酒囊飯袋、臭魚爛蝦、插標賣首,中看不中用之輩,只是可惜了那赤發鬼劉唐……

見賊將向自己衝來,晁蓋怒不可遏,一刀將面前賊兵劈成兩段,戰鬥準備。

「區區小賊,讓吾來。」

晁蓋後方傳來一句豪言,定睛一看竟是隨軍一同作戰的楊志,其亦是登上城牆,見晁蓋這裡有賊將襲來,便主動上前助戰,好讓晁蓋可以騰出空去尋那陳勝、吳廣等人。

「叮!楊志技能一『刀王』發動,武力值提升3點

技能二『青獸』發動,起手武力值提升5點。戰意當前達到滿值,提升6點武力值!

效果3尚未發動,當前武力值提升至109(110)」

楊志一個眼神示意晁蓋快去尋那陳勝,這裡則是留給自己便可!晁蓋拱手感謝,便拎起兵器去尋賊軍統領陳勝、吳廣等人。

「哼!漢狗看吾斬殺汝,砍下首級當兵器掛件。像之前那個漢將一樣……」

鄭布揭了袁軍的傷疤,使得揚志面色陰沉,己方將領殞命后,頭顱竟然被賊將挑於刀刃之時,簡直是奇恥大辱。

一言不發,楊志向著鄭布衝殺過去,只是一刀,便將其手中兵刃磕飛數丈遠。

再來一擊,那鄭布脖頸處現出一絲血痕!未等鄭布反應過來,其頭顱便從脖頸處掉了下來……血液飛濺,死的透亮。

賊將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何懼之有?

揚志心中暗暗唾罵一聲,甩了甩刀上的血跡,繼續向著其他地方衝殺過去。 「砰砰砰砰……」

隨着一隊乾人夥計放完火銃,對面那一大批那抱成一團的土人馬上就被打得不知所措,接着就有一大堆歸化土人和東瀛人組成的隊伍向那些土人沖了過去。

那些乾人夥計也不上去追,甚至每個人身邊都有兩三個歸化土人或者東瀛人殷勤伺候着他們。

康洋瞅了瞅自家掌柜手裏的地圖,笑着問道:「這下抓到的土人應該夠用了吧。」

那掌柜點了點頭道:「應該夠了,要是再多,咱們就不太好管了,不過以後咱們可以換個法子,聽說其他地方有人通過支持一些沒人性的土人強盜,肆意劫掠那些林子裏的土人,然後再出面庇佑那些普通土人。

那法子聽說效果絕佳,咱們也可以試一試。」

說完后,掌柜扭頭瞅了康洋一眼,直接就是一腳踹了過去,怒罵道:「你個狗崽子,爺爺給你說了多少次了,火銃一定要給老子拿在手裏,要是再敢讓土人……

算了,這次回去以後,把你火銃交上來。」

康洋連忙把自己身後土人拿着的火銃搶到自己手裏,苦苦哀求,再三發誓自己絕對會把火銃收好,最後那掌柜也就沒有忍下心。

畢竟現在的蠻勒國中,所有的乾人加起來也就將近兩百人,在這異國他鄉,關係都很緊密,沒必要把事情做絕。

這些年乾人在蠻勒國的產業增長得很快,不過在蠻勒國生活的乾人卻沒有多多少。

因為他們挑了一批比較聽話的東瀛人在那些土人中當惡人,乾人都是那些土人中的大好人,因為他們會經常喝止那些把土人往死里打的東瀛人。

不過那些土人不知道,他們眼裏異常可惡的東瀛人,經常會因為對他們不夠兇惡,導致不能完成生產任務,而一直被乾人罰工錢。

過了一會,烏春歸這類女真人還有那些東瀛人帶着大量土人俘虜回來,康洋打了個哈欠,就讓他收攏的土人奴僕把轎子抬過來,等會他要坐着轎子回去。

烏春歸也到了康洋身邊,瞅了一眼康洋手裏的火銃,眼底深處有了一絲艷羨。

之前他和康洋在那些土人眼裏地位都差不多,都是得罪不起的人,可有火銃后,他只是個人,而康洋就成了神。

再加上懂漢話,願意當惡人的東瀛人越來越多,他的地位也就越來越低了。

見到烏春歸回來,康洋笑着打招呼問道:「老烏,這次收成怎麼樣?」

烏春歸又成了那副憨傻的模樣,「挺好的,上千了。」

康洋鬆了口氣道:「那就好,這下終於不用再跑了。」

烏春歸那副憨傻的面孔下,卻在盤算另一些東西,那就是蠻勒國將來的飢荒會餓死多少人。

沒錯,每年可以給乾國提供大量糧食,一年三熟的蠻勒國要鬧飢荒了,原因也很簡單。

那些大乾商人控制得產業越來越多,可他們只會用地去種植香料一類的經濟作物,加上他們又要收攏大量糧食運回大乾。

並且現在蠻勒國已經控制了魏忠賢給他們劃分下來的一半疆域,可以採集到的糧食也越來越少,加上土人越來越多,蠻勒國註定會發生一場飢荒。

烏春歸可沒有心情救那些土人,他只想讓自己在將來那場飢荒中獲得足夠的利益。

「那些乾人第一次來的時候,給王上教會了什麼叫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這句話我以為不只是一個讓王上您成為大乾屬國的理由。

還在說一個合格的王,應該擁有他轄地內包括河流山川的一切東西,乾人就是讓那些普通人不能在竊取您的財富后,才幫您樹立起來了權威,畢竟那樣您的國民才會意識到自己是靠着您的恩賜活下去的。

現在,我要教您另一句話,叫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您覺得自己國家內的一切都是您自己的,可大乾皇帝認為那些東西都是他,您只算是他的臣子。

不過如今有一個可以成為真正的王的機會就擺在您面前,那些東瀛人中有很多人都是東瀛統治者刻意派過來的,準備藉此當做反攻大乾的基石,而且除了大乾外,所有人都想讓那些乾人受到一些教訓。

到時候那些東瀛人都會是王上您的助力,加上您的國民支持,只要把乾人趕出去……」

不等烏春歸說完,穆勒就不想聽下去了,拔出刀后冷道:「說完了嗎?說完了就跟着我去見那些乾人。」

見穆勒沒自己想的那麼傻,烏春歸又換了一套說辭,「大乾確實國力強盛,王上現在出面,確實有些以卵擊石的意味。

不過若是那些東瀛人作亂后,王上將他們剿滅了,只是有些不及時,導致乾人全部遇難。

並且所得之物被一些東瀛人帶到了深山老林里,不知所蹤,那就對王上百利而無一弊了。

大乾所依仗的就是火藥和一些火藥武器,若是王上再想辦法囚禁一批乾國匠人為你所用,解開其奧秘,那王上您將是真正的王。」

穆勒思慮良久后,點了點頭道:「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之後看着烏春歸的背影,眼裏有了一些遺憾,那烏春歸確實是個人才,可實在是不能信任,利用烏春歸得到乾人的火藥武器后,他也要想辦法弄死烏春歸,讓他真正的親信去抓些乾國匠人,研製火藥和火藥武器。

然而背對穆勒的烏春歸也露出了十分滿意的笑容,只要穆勒心動了,他的計劃就已經成功了一半,另一半就看能不能忽悠住那些乾人了。

在大乾,王安石也在講什麼叫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論調都差不多,都是在講世間所有東西都是皇帝一個人的,不過範圍大了很多,變成了只要是大乾勢力能觸及到的所有東西,都是皇帝的。

聽課的是秦構那已經五歲,稍微懂事一點的大兒子。

秦構在一旁聽課,看着自己那滿臉茫然的兒子,有些心疼,也有些無奈,畢竟他的兒子將來的處境可不會很好。

但聽着王安石講課的內容,秦構忍不住插嘴道:「王卿,你覺得那些東西對嗎?」

王安石應道:「臣不知。」

他對於秦構的決定是真的想不懂,莫名其妙把他叫到皇宮內,還拿出皇家的帝王學典籍讓他給秦構兒子叫怎麼當一個好皇帝。

這誰能想明白?他講的東西都是秦構祖上傳下來的,就算他心裏不同意,也不敢講自己的見解。

而秦構自己都不是一個好皇帝,對於怎麼教出來一個好皇帝,他是真的一點頭緒都沒有,所以才把王安石喊來幫忙,畢竟他也能看出來王安石是有真本事的。

接着追問道:「那王卿覺得,什麼樣的皇帝才叫明君?」

「如官家這般。」

秦構皺眉道:「那王卿你能教出一個好皇帝嗎?」

王安石皺眉思慮許久后道:「臣願意一試。」

秦構一咬牙道:「那朕就將戈兒交給你了,每七日可回宮探視一天,以後秦爾,秦巴他們也都會這樣。」

王安石聽了之後人傻了。

7017k 當然,只有熱武器才能做到特別安排一個人,進行邊打邊補充彈藥操作,遠程冷兵器不行,因為熱武器的供彈模式是分成供應倉和儲藏艙的。

每打完一個炮彈或一個彈夾,另外一個炮彈或彈夾才會從儲藏艙里跳出來,重新進行補彈操作。

補充彈藥隻影響到儲藏艙,所以不會幹擾到攻擊。

而冷兵器無法做到弩箭一直存放在攻擊彈槽里,是下了攻擊命令,從供應倉里弄一支,裝弩箭,射擊,一套流程進行的,也因此冷兵器的攻擊速度慢些。

如果要手動裝填弩箭,巨型弩機就要重新複位,進入待機狀態,裝填完畢,再移出來進入戰鬥狀態,進行攻擊。

城市大炮也一樣,手動裝填炮彈的話,更加麻煩,城市大炮的炮位要整個移回裏面,裝填完畢,再將炮位移出來,進行攻擊準備。

因為城市戰鬥武器是城市的設施,屬於城市武裝的一部分。

所謂手動裝填不能算是這種武器作戰的一部分,是利用的城市戰鬥武器完全進入待機狀態下的操作。

也可以說是利用了這個漏洞,只是到了炮彈越來越大的時候,這個方法也會失靈。

因為聯通城市大炮的炮位通道太小,起重機之類的設備也進不去,完全人工,到時候就做不到了。

一般能用這個方法的城市,都是兩手準備,包括西部森林城,他們已經派了一隊戰士待在城市大炮炮位通道里。

如果即時製造炮彈跟不上,他們才會進行手動裝填,那也要很久,但一次性可以將三十發炮彈全部裝入儲藏艙,大概需要兩個多小時,比這個城市規模下的炮彈製造速度快。

第二次炮擊,西部森林城繼續命中神龍城,以大炮的攻擊速度,還有城市的體量,以及附近的狹窄地形,打中並不難,但也只是再次製造了一個大範圍裂痕。

神龍城在繼續靠近。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