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蒼穹一步上前,直接瞬移而至。

他,狠狠一把……掐住了那名男醫生的脖子,將男醫生整個人……懸空提了起來。

「呃……」那名男醫生的面色,瞬間慘白一片,驚恐顫抖……不住掙扎!

「給你一條生路,說出沈恬恬下落,我留你一命。」

秦蒼穹掐著那男醫生的脖子,聲音冷漠道。

那名男醫生聽到『沈恬恬』這個名字,身軀一顫。

驚恐之下,他連連點頭。

「別殺我……別傷害我……我……我帶你去……」男醫生聲音顫抖哆嗦,連連祈求道!

秦蒼穹這才放下了他。

男醫生渾身都在顫抖著,哆哆嗦嗦,走出了辦公室。

他驚恐顫抖著,帶著秦蒼穹……穿過陰寒的走廊,來到了療養院深處的,一間秘密關押囚室內。

而,就在那名男醫生剛走到囚室門口時,他悄無聲息的……將手伸進口袋,偷偷按下了報警電話……

「你,在找死么?」秦蒼穹的聲音,冰冷如寒,倏然……在男醫生的耳旁響起。

『啪嗒~!』男醫生嚇得身軀一顫,手中那隻手機,倏然嚇得摔落在地。

「噗……!」秦蒼穹毫不留情,右手一抬。

四棱軍刺猛地……貫穿了那名男醫生的脖頸!

「呃……」那名男醫生根本來不及掙扎,整個脖頸氣管,直接被穿透。

腥血飛濺。

『呯!』他的屍體,狠狠栽倒在地。

秦蒼穹眸光冷漠,沒有絲毫憐憫之情。

與此同時。

他殺人的動靜,瞬間引起了囚室們口,那兩名把守的男護衛注意!

「喂!你幹什麼?!」兩名男護衛正值班,守候在關押室門口,見到這殺人的一幕,兩人的面色驟變!

可兩名護衛剛要掏出兵器……

但,秦蒼穹的速度更快!

「噗噗……!」四棱軍刺,猛地……從兩名護衛的太陽穴處……貫穿而過!

飛濺起一陣醬汁!

兩名護衛應聲而倒。

秦蒼穹眸光冷漠,出手毫不拖泥帶水。

這群人渣醫生,跟隨周澤韜,在此地為非作歹。

為人醫表,卻如此喪盡天良。

平日里,不知幫周澤韜,干盡了多少道德淪喪之事。

這種人渣醫生,死有餘辜!

秦蒼穹跨過地上的屍體,來到看押病房前。

此時,整個看押病房的房門,緊閉著。

他右手,輕輕一抬。

「轟……!」整扇病房的門,直接當場被轟飛……!

當,看到療養院關押病房內,那一幕時,秦蒼穹的瞳孔,倏然一縮!

他,在病房內,看到了什麼?!

療養院病房內,病床上。

一名瘦弱病懨懨的女子,正驚恐的蜷縮在病床上。 還未出門,陸父就進來了。

趙敏瑤站住不動,看看陸父,又看看陸母,神色冷凝。

「你都聽到了!」語氣篤定。

陸父回手將門合上,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抬眸望向趙敏瑤:「細辛也是我的女兒,我並不願如此。」

說到女兒這件事,趙敏瑤就不懂了。

「陸細辛是你親生女兒,陸雅晴不過是個抱養的,你為何對細辛如此冷漠,反而對雅晴這般寵愛?」

這不合常理啊。

通常情況下,父親跟女兒的關係,因為避諱,並不會太過親近,尤其陸雅晴還是養女。

這就更難以理解了。

陸父脊背一僵,視線往陸母身上瞟了一下,故作鎮定:「當初敏儀精神狀態不好,神智盡失,若不是雅晴,敏儀也不會有今日。

雅晴即便不是我的親生女兒,也是敏儀的恩人,是她溫暖治癒了敏儀。更何況,朝夕相處19年,這些情份都是真的。」

陸父說得動容。

陸母也忍不住回憶。

趙敏瑤不作聲了。

見狀,陸父說得更來勁,「如果不是雅晴,就不會有今日的敏儀,是她治癒了敏儀。如果陸細辛有良心,對敏儀有一分孝心,也不會如此忘恩負義,傷害對敏儀有恩的雅晴。」

這個關係不太對!

陸父這番話能說動陸母,卻迷惑不了趙敏瑤。

商場上叱吒風雲的女強人,可不止這點智商。

她指尖在桌上敲了敲,開口:「說到恩情,也該是陸家對雅晴有恩,她一個孤兒院的小女孩,能被陸家收養,成為海城頂級名媛,這些可都是陸家的恩賜。」

「而且。」趙敏瑤挑了下眉:「當初是你把細辛弄丟,應該是你們虧欠細辛,怎麼倒成是細辛虧欠你們了!」

趙敏瑤說話尖銳,一針見血:「現在都什麼年代了,沒有生孩子即恩情那一套,你們做|愛是為了自己的歡愉,生孩子不過是衍生品而已。還有你,我叫你一聲姐夫,是尊重你,是看在姐姐的面子上,但你一個只是貢獻一顆小小精子的人,有什麼資格對陸細辛的人生指手劃腳!

是你弄丟了細辛,害姐姐精神失常,這都是你的錯,是你虧欠姐姐,即便陸雅晴治癒姐姐,也是對你有恩,憑什麼要陸細辛替你還!」

「敏瑤!」陸母喝止,臉色漲紅,「你胡說些什麼?」

趙敏瑤看了眼陸母一,勉力壓下怒火。

深呼吸了兩口氣,才平靜下來。

她頭痛地揉了揉額角,真不想管陸家這些破事了。

如是三番,即便陸母是她親姐姐。

耐心也用盡。

趙敏瑤拿出手機,神色冷凝:「我會把這件事一五一十如實地告訴細辛。」

陸父擺手:「說吧,省得讓人覺得我這個做父親的冷酷絕情,我也不想把事情鬧得這麼僵,但是手心手背都是肉,我能怎麼辦?難道眼睜睜看着雅晴受罪?

陸細辛若是有良心的話,就主動一點,給彼此一個台階下,放過雅晴,這樣皆大歡喜,多好。」

趙敏瑤一句話都不想跟陸父說,直接撥通陸細辛的電話。

倫敦的時間比海城晚8個小時。

海城現在剛剛到下午,才兩點多,但是倫敦已經晚上10點多。

陸細辛剛剛洗了澡,身上鬆鬆攏了件浴袍,手中拿着毛巾擦拭濕漉漉的髮絲。

她的頭髮長長了不少,長度已經到脖頸處,將原來短髮的利落幹練消減三分,又增添了三分溫柔清雅。

手機鈴響,她拿起手機放到耳邊,開口:「小姨?」

聲線微冷,帶着稍許慵懶。

趙敏瑤的手機聲音是外放的,所以陸父陸母也聽到了這道聲線。

是他們從未聽見過的平和鬆緩,還帶着點小女孩撒嬌似的任意。

趙敏瑤笑了笑,神色放鬆,語聲溫柔起來:「細辛,倫敦那邊是什麼時候,休息了么?」

「10點23分了,正要休息呢。」陸細辛不自覺地撒嬌,清甜的聲線隱帶笑意,「小姨怎麼打電話過來,是想我了么?」

陸母本來認真的聽趙敏瑤打電話,但聽到陸細辛這句話時,神色驀地一僵,微微恍惚。

陸細辛這是在跟敏瑤撒嬌么?

指尖驀地攢聚,陸母手腕隱隱發抖。

恍惚中。

她似乎看到一個小女孩,穿着暖白色的小旗袍,在琴房認真拉小提琴。

被突然進門的她打擾到了,也不生氣,而是歪著小腦袋,軟聲撒嬌:「媽媽是想囡囡了么?」

…… 傳承源球,來自地獄犬一族的古老傳承,融入匹配度高的兵營,可訓練出更強大的兵種。

顧宇查看完新獲得的傳承源球后,滿意的收起來。

再次看向剩下的兩具屍體,他的目光就像看見兩位絕色美女,特別清涼的那種。

「叮!你成功轉化了一名人族英雄屍體,獲得生命精華6單位,獲得特殊物品兵種源球一枚。」

顧宇一愣,剛剛放進轉化爐的是徐良,沒想到又爆出一種新源球。

兵種源球,凝聚了大量對小惡魔一族的相關知識,融入文明之火,可產生一個新的兵種。

還可以這樣玩的嗎?

顧宇恍然大悟,原來只要對某一兵種有相當的了解,也能對文明之火產生影響,創造出新兵種。

想必很多玩家城市的兵種,都是他們以前在現實,或者遊戲世界裏熟悉的。

因為有大量的相關經驗,所以在融入文明之火后,就產生的各式各樣的兵種。

這個徐良,當初在遊戲里,一定對小惡魔非常熟悉,甚至就是選的小惡魔族的英雄。

所以他進入這個世界后,能夠招募小惡魔這個兵種。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