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風一一記住了。他靈魂力超於常人,記憶力也比平常人好了許多。

歐陽炎亮見他很快就記住了,心裏也忍不住讚許幾聲。他看附近十丈外有一棵幾人合抱的大樹,對秦風道:“你看着,我只用一成的力量。”

伸手朝大樹輕輕一擊,只見深綠色的火焰如飛,無數火焰疊加在一起,瞬間包裹了整棵大樹,一聲巨響,整棵大樹還來不及燃燒就被炸成了灰燼。

秦風眼睛都直了。

太誇張了,一成力量就有如此威力,想到自己也許有一天能成爲這樣的高手,秦風不禁對未來充滿了渴望。

接下來十來天的一路上,秦風沉浸在萬焰訣的練習之中,對火焰的控制力大爲提高,雖然只能擊出一個點,但火焰疊加的數量卻大有增加,從最初的兩三點已經增加到二十來點。

更讓他驚喜的是,一路上吸收的地下能量雖不多,但和在練習萬焰訣的過程中提高的天賦能力加在一起,他的天賦又升了一級,達到了賦衛五級。

這一天,秦風很久沒遇到村鎮,身上糧水斷絕,正當他又飢又渴的時候,前面突然出現了一條小河,秦風大喜,忙從馬上翻身而下,俯身捧水拼命往嘴裏灌。

心滿意足之後,秦風正要站起來,突然發現水裏多了兩個小小的人影,正呲牙裂嘴地朝他笑。

他一驚,回頭一看,居然又是黑白雙煞! “哈哈,小子,想不到吧,又是你黑爺爺。”黑煞得意地笑道。

他們自從被秦風騙了以後,好半天才恢復正常,白煞本來想算了,黑煞卻咽不下這口氣,終年打鷹,如今叫鷹啄了眼,叫他如何心甘?

再加上五十萬兩金子的誘惑,他們一路追趕,終於在這裏趕上了秦風。

白煞也笑道:“你小子也真能躲,你白爺爺差點就不想追了。”

他好幾次想放棄,要不是黑煞堅持,他早就回去了。

秦風一路專挑偏僻的路走,怕的就是遇上追兵,沒想到還是被這個瘟神給追上了。

黑煞突然“啊”了一聲,隨即笑道:“你小子不錯嘛,天賦又升了幾級,不過可惜了,賦衛五級跟我們倆一比,還是相差太多。”

白煞睜大了眼睛一看,果然如黑煞所說。

他對黑煞道:“老大,這小子身上肯定有問題。”


黑煞點了點頭道:“嗯,別再上他的當了,等我們解決了他,再看看清楚也不遲。”

白煞爲自己難得能得到大哥的誇獎而得意:“放心,再也不會啦。”

秦風可憐地道:“我幾天沒吃東西了,你們能不能給點吃的,讓我做個飽死鬼。”

先示敵以弱,再伺機下手。

黑白又煞哈哈大笑,他們從來沒見過一個人,要死了還想要吃的。

無形中自然放鬆了些警惕。

黑煞笑道:“我們也沒東西吃了,不過馬上就有烤肉吃。”

秦風一怔道:“哪來的烤肉?”

白煞笑得上氣不接下氣:“把你殺了,不就有烤肉吃了,哈……”

秦風變了臉色,慢慢站起來道:“我的肉不好吃,又酸又臭。這樣吧,你們跟了我這麼久,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乾脆隨我到南興城去領賞金算了。”

白煞不解地道:“什麼賞金?”

秦風道:“你們護送我回去,我肯定比肖皇子出更多的錢。”

白煞的心一動,心想這話倒不錯。

黑煞比白煞聰明得多,笑道:“你少來這一套,從這裏去南興城,最少還有將近半年的路程,再說到了你的地盤,我們有沒命花也還不知道?老二,別跟他廢話,殺了他。”


秦風慢慢往後退,道:“你們反正也左右無事,跟我走一趟又如何,我說的話絕對算數。”

白煞又有些心動了,對黑煞道:“老大,他說的也有道理呀。”

黑煞踢了他一腳:“你怎麼那麼笨?還要不要命了。”

就在這裏,蓄積已久靈魂力的秦風向黑煞出手了。

擒賊先擒王。他知道黑煞不論天賦、心智都比白煞更難對付,只要先殺了黑煞,白煞會好解決一些。

“萬焰訣。”

十幾二十道白色火焰疊加在一起,閃電般地擊向黑煞。

黑煞一驚,哪裏想到秦風會突然對自己發難,想要躲避已來不及。

只聽“轟”的一聲響,幾乎所有的火焰同時擊在他身上,形成一股巨大的爆炸力,黑煞慘叫一聲,胸前被轟出了一個大洞,直挺挺地飛了出去,倒在地上,一動不動,餘下的火焰繼續在他身上燃燒。

他的眼睛仍然瞪得大大的,似乎死也不相信自己會死在一個和自己實力相差了將近一個大的等級的人手裏。

這一下突變陡起,白煞甚至還沒反應過來什麼回事。

等他清醒過來,看見的已經是黑煞的屍體。

“大哥……”白煞號啕大哭,向地上的黑煞屍體撲去。

在他心目中,黑煞就是他的神,他的魂,黑煞死了,他方寸大亂,竟不知道立刻向秦風出手攻擊。

而秦風殺了黑煞之後,靈魂力耗費過多,也無法立刻向白煞出手。

白煞熄滅了黑煞身上的火,又哭了一陣,這才咬牙切齒地轉身對秦風道:“你竟敢殺了我大哥,現在我要替我大哥報仇。”

藍色火焰瘋狂涌動,向秦風不停地擊去,瞬間包圍了秦風全身。

秦風現在靈魂力已恢復得七七八八了,一個白煞,他還是可以對付的。

白煞已經錯過了最佳報仇時機,他的天賦雖然較秦風高,秦風卻有吸收能量的天賦,任白煞怎麼進攻,也只是送能量給秦風用而已。

看着秦風被澎湃的火焰包圍,連還手之力都沒有,白煞哈哈大笑。

“大哥,我給您報仇了!”

洶涌的火焰突然消失,出現了秦風譏誚的臉。

“喂,蠢白,還沒呢。”

他創造了一個“蠢白”的外號給白煞,自鳴得意,白煞卻把嘴給氣歪了。

“你一個賦衛五級的小傢伙,小樣,以爲殺不了你。”

白煞加劇靈魂力的催動,力圖一擊把秦風給解決了。

更劇烈的藍色火焰向秦風撲去。

秦風現在靈魂力已恢復得七七八八了,一個白煞,他還是可以對付的。

白煞已經錯過了最佳報仇時機,他的天賦雖然較秦風高,秦風卻有吸收能量的天賦,任白煞怎麼進攻,也只是送能量給秦風用而已。

白煞大口大口地喘着氣,靈魂力幾乎損耗殆盡,他沒想到自己盡最大力發出的火焰對秦風居然人畜無害。

而且擊出的火焰似乎一到秦風身上就沒了蹤影。

見鬼了,這是什麼天賦?

秦風依然神閒氣定,笑道:“蠢白,現在該輪到我了。”

“萬焰訣”。

秦風知道自己和對方的差距較大,只有用這絕招才能快速解決戰鬥。

無數道白色火焰疊加在一起,以常人無法想象的速度向白煞擊去。

帝國第一寵婚:甜妻,乖一點


可惜,強弩之末,勢不能穿魯縞。

白色火焰衝破了藍色火焰的屏障,大半的白色火焰團集中在一起,擊在白煞的身上,發出轟的一聲響。

白煞慘叫一聲,飛了出去,倒在地上。

胸口登時出現了一個洞,洞的四周仍然還在燃燒,空氣中散發着肉骨的焦味。

他所受的傷雖然沒有黑煞這麼嚴重,可傷勢也足以要了他的老命。

秦風冷笑道:“可惜我不喜歡吃人肉,不然這麼多肉還真吃不了。”

忽覺體內氣流涌動,那股強烈的吸收力量竟然脫體而出,瞬間包圍了地上的兩具屍體,只見屍體裏的能量被一絲絲抽出,瘋狂地涌向自己的身體,全身上下無數個毛孔形成無數個小漩渦,瘋狂吞噬着這些被抽出的能量。

一會兒,兩具有血有肉的屍體就變成了兩具乾屍。

乖乖,秦風控制不住這股吸收力量,他沒經歷過這種場面,還以爲是靈魂出竅呢。

看看周圍沒人,秦風不敢大意,趕緊上馬走人。 離北定城皇宮幾條街處有一座特別宏偉的府第,雕欄玉砌,遠遠便能看見,這是肖恨的王府。肖恨不但天賦極高,而且聰明能幹,胸懷大志,在衆皇子中可謂是鶴立雞羣。肖寅特別喜愛這個皇子,封他爲明王,賜宅第於此。

此時肖恨正在接見一名禁衛軍軍官,這名禁衛軍軍官是在北寧城死裏逃生的禁衛軍副校尉吳清。

肖恨問道:“我叫你們抓的人呢,韓啓呢,怎麼他不來見我。”

吳清嚇得全身發抖,戰戰兢兢地跪下道:“回……回稟殿下,人……人已經跑了,韓……韓校尉殉國了。”

“什麼?”肖恨大驚,“跑了……韓啓是怎麼死的?你快說。”

韓啓職位雖不高,卻也是他的親信之一。

吳清吞了吞口水,竭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回稟殿下,韓校尉被那小子給打死了。”

肖恨一把抓住吳清胸口的衣裳,顫抖地問道:“你是說韓啓被大遠國那廢材給打死了。”

吳清面無人色:“確實如此,屬下也中了他一槍,幸好沒傷到要害,這才立刻趕回來稟告殿下。”

肖恨大怒:“廢物,都是廢物,連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都對付不了,我養你們有什麼用。”

吳清羞愧地低下了頭。

肖恨突然又問道:“北寧城的守將呢,他難道是吃乾飯的,不懂把人給攔下來?”

吳清的汗又下來了:“他被那小子擒爲人質,放跑了那小子。”

肖恨的手一下捶在身旁的桌子上,砰的一聲,桌子碎裂。

“你馬上傳我命令,把北寧城守將給我抓起來,就地處決。然後飛鴿各地傳我命令,官兵提得秦風人頭者,賞金一百兩,官升三級。其他人如殺掉秦風,賞金一百五十萬兩。”

吳清道:“是。”

他滿頭大汗地退下了。

肖恨望着吳清遠去的背影,冷冷地哼了一聲道:“秦風,遲早有一天,我要把你的頭骨拿來當夜壺用。”

他轉身喊了一聲:“來人。”

一個侍衛進來,跪下道:“殿下有什麼吩咐?”

肖恨在他耳邊言語了幾句,侍衛領命而去。

……………………………………………………………………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