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突然寂靜,車廂中只剩下呼吸聲,胖子的目光已經不敢停留在我身上,他的腿在不斷的顫抖,不停的嚥着唾沫,吸允着嘴角的鮮血。

車廂中的他雙腿顫抖,他的小弟雙腿也在跟着一起抖,恐懼的旋律在蔓延。

審問室裏,只有我一個人,看來他們都喜歡用這種手段,讓人靜靜再說話。

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還有一個穿着警服的人走了進來,我的手上帶着一個筆記本,緊接着又有一個人走了進來,手上抱着一臺筆記本。

一段視頻被播放了出來。

這視頻的主角自然是我,而另一個主角,就是那個司機。

“這人是你嗎?”警察拍着桌子,朝着我大聲的呵斥。

“是你殺了他?”

“我這是自衛。”我理所當然的說着:“我已經跟你們說過了,我這是自衛。”

“你明明可以報警的,至少你走後應該報警。”

他不停的拍着桌子,指着我。我知道他們只是在掩蓋恐懼,讓他們是警察,但是他們並不能做到視人命如草芥,而我卻可以。

“不用怕,我不會殺你,可是國家的人。”我想拍拍胸脯,但是雙手卻被銬着。

“國家的人?”

“這就是你可以殺人的理由嗎?”他在指着我質問,聲音很大。

“會有人來保我出去。”我平靜的說道。

我的做法幾乎無可挑剔,因爲該說的我都說了,除了沒有報警之外。

門外響起了腳步聲,隔着透明的玻璃,我可以看到女人來了。

他的身邊是一個穿着西裝的律師,這傢伙我認識,是我當年最好的兄弟,也是那筆100萬欠款的主人。

隔壁響起了說話的聲音。

“這是正當防衛。”

“你有見過這樣的正當防衛?”

他們應該也看到了視頻,看到了上面的人,見證了我那天干的事情。

沉默,又是良久的沉默。

“可是他這依舊是正當防衛。”

“是。”

“我承認他這是正當防衛,但是有這樣的正當防衛嗎?”有聲音在咆哮,就像是指着律師的鼻子一樣。

“可是你們不能不承認事實,正當防衛就是事實,他沒有罪。”

審訊室的警察也沉默了,大概十分鐘過後,他們纔再次開口。他們看着我“這就是你的依仗嗎?”

“如果你認爲這樣就能肆無忌憚的殺人嗎?”

隔壁再次傳來了聲音“他這明顯不是第一次殺人,看到他的表情了嗎?這是囂張,這是絲毫不把法律放在眼裏。”

“可是,這一次的事實就是他是正當防衛。”堅定的聲音在隔壁響起。

“律師不是你的依仗,是遵紀守法的公民的依仗,法律的空子不是你能鑽的。”警察指着我的鼻子,大聲的呵斥。

“你犯的罪行總有一天會公佈於衆。”


“他們並不是我的依仗。” 末世女攜家穿越 ,看着門外穿着軍裝的人。

“你身後的纔是。” 房門再次被打開,一個穿着軍裝的人在白襯衫的帶領下走了進來。

那人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看着我,眼神中不帶絲毫的感情。

“你就是周正宇是吧?” 名門梟寵︰老婆,乖一點

“是的,我就是。”燦爛的笑容掛在我的臉上,我看着這個人,說道:“你是來帶我出去的吧?”

那人冷哼一聲,看着我“這是給你的。”隨着他的言語,一個紅色的小本子被扔到桌子,正面是國徽,和國安局的標誌。

“打開看看吧。”我看着兩個警察笑道:“打開看看你們就知道我的依仗是什麼了。”

小本子在我的視線中被兩個警察打開了,我能清晰的看到上面我的照片,還有職位上那個少校。

我沒想到公安局居然還有軍方,但是這並不影響什麼,特別是權限那一欄上,只要有那個可以殺人的權限,什麼職位有什麼重要的?

手銬被解開了,我也拿上了這證件,我得意的神情,讓那個軍人很不喜。

他只對着我冷哼一聲,轉身就走了。

“這是怎麼怎麼回事?”警察看着白襯衣“局長怎麼可能?”

“不會是假的吧?”

“上面打電話來了,一層一層的往下。”局長也拍着桌子看着我“一層一層的往下,就是爲了這個人。”

“就是爲了你。”指着我“你到底是什麼人?”

“這和你沒有關係。”我攤攤手走了出去。

推開了隔壁的房門,看着裏邊的幾人,朝着他們擺了擺手,打招呼道:“你們好啊。”

“你怎麼進來了?”

瞬間子彈上膛的聲音就在房間中響起,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我的眉心,我沒有閃躲,只是看着他。

“你知道嗎?我現在可以殺了你。”

我的語氣平淡,這是他說的。

他的手扣在扳機上,看着我。

“把槍放下。”白襯衫走了,看着那個警察“放他走吧。”無奈的語氣,讓我覺得很開心。

“我沒事了,可以走了。”我笑着走到律師身邊,和他握手,說道:“你看,我用殺人的手,來和你握手,這是對你多大的信任。”

我帶着笑意的語氣聽着卻令人毛骨悚然,因爲這個笑容他們也見過,就在那個視頻裏。

我走出警局,看見了,在門口等着自己的軍官“我要的東西呢?”

一個文件袋被他遞給了我。

“裏面是保險單,還有你的死亡證明。”

看來這個人是見過我的,知道“我”已經死了。

再一次坐在昨天的沙發上,我能感覺到她對我的態度,那種刻意保持的距離感。

女總裁的特種戰士 小正去哪兒了?”

“在他奶奶家。”

聲音中的冷漠畏懼,是那麼的令我感到不快。

我站起身來,看着這個只有1米6的女人,低頭俯視着她。


她退後兩步,她的手在顫抖,手上的拖把,時刻準備着,要舉起來,跟我來個正面對抗。

“你在害怕?有什麼好怕的?”我走近了兩步,直視着她的眼睛。

她又退後了兩步,她的背已經靠在了牆上,瞳孔中滿是畏懼,偏着腦袋,嘴脣在顫抖。

而我卻沒有停下腳步,再次臨近她的身前,俯視着她。

在她的顫抖中,我吻上了她的脣。

她想要反抗,在不斷的掙扎,拿着拖把的手在不停的揮舞着,手足無措,慌亂。

我沒有因爲這個就停下動作,直到她要咬住了我的舌頭。

這疼痛讓我的眉頭皺了起來,但是我並沒有停下,我的動作從上至下。

撕扯,暴力,她的眼角帶着淚水,顫抖,無助。

我的力量很大,攬住了她的腰,把她扔在了牀上。


我抓住她的胳膊,再一次撕撤,我就像一隻飢渴的野獸,獸性和慾望,在我的腦海中沸騰。

一次接着一次,一次接着一次。

不甘的聲音,傷心的聲音,無奈的呻……吟,從這個女人的口中發出。

天色暗了下來,可是這裏燈火通明。

我撥通了120,走出了這間屋子,離開了這個原本屬於我的地方。

我的心情並不是很好,大概就是一種被自己戴了綠帽子的感覺,這種感覺很奇妙。

路上響起了救護車的聲音,我看着他她我身邊疾馳而過,直到消失在我的視線中。

住在最好的酒店裏,看着盛海最好的風景,可我的心裏卻只有殺虐和戰鬥,殺人的慾望,充斥在我的腦海裏。

我報了一家旅行社,到南邊兒的旅行社,我打算跟着他們去看看這個國家畢竟過不了多久我就要離開這裏,去另一個地方。

我沒想到我居然是坐大巴去的,整整3000公里,坐在我身邊的是一個妹子,梳着馬尾辮兒,相貌清秀可人。

這很難不讓人不升起佔有慾,不過對我而言,只是用來發泄慾望而已。

我對我的長相向來很自信,從妹子羞紅的臉就能看得出來,她似乎注意到了我的視線,看我的眼神有些躲閃。

我看着她笑了,多可愛的小姑娘,不知道在牀上是一副什麼樣的光景,放得開嗎?應該放得開,畢竟這種事情爽的不是一個人。

到滇南這是兩天過後了,一路的奔波,讓車上的人都沒有什麼好精神。

汽車停在一個看着不錯的酒店,我被分到了一個雙人房,幸運的是雙人房的另一個客戶就是那個妹子。

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最怕空氣突然凝滯。

“你,你,你是個好人吧?”

她的目光躲躲閃閃的,臉頰羞紅,我知道,我報了一個廉價的旅行團,但是卻沒想到居然男女同房這種戲碼。

我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怎麼,看着她,緩緩的靠近她,坐在了她的牀上,看着她。

她隨着我每一個動作,都有反應,或者退後,或者挪動身子,最後甚至站了起來,羞得雙頰通紅。

“我當然是個好人。”

我再一次撒謊了,看着她,嘿嘿笑道:“你看我長得像壞人嗎?”

“啊?”妹子愣了一下“嗯…”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