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何乃軒看到剛剛跑出去的賈也跑了進來,手裏還舉着一個不知道從哪裏搶來的黑白電視。

“尼瑪,老八,你從來偷得?”何乃軒傻眼了,賈也放下電視機得意的回答道:“從隔壁光明正大拿的,那羣牲口出去聚餐了!”

“你不怕他們回來跟你拼命!”張飛撇撇嘴,頓時將黑白電視機扔了下去。

賈也剛想解釋什麼,頓時“轟隆”的一聲巨響,真的沒想到一個電視機的顯像管啊什麼的炸裂居然能發出那麼大的聲音。

別說是張飛和賈也,何乃軒江東語還有蘇峯,就連對面13樓的一棟樓的老鳥們都被嚇住了,頓時大三的老鳥在那叫:“13樓的小鳥們,的你們他孃的扔的是什麼啊,該不會是去化學實驗室做了個***吧!”

“乖乖。”賈也也徹底被嚇住了,真是太兇殘了,頓時12樓的牲口們瘋狂的吶喊起來:“13樓的來一個,快來一個!”

“今日我以晉大爲榮!明日晉大以我爲榮!”12樓的這邊開始無比風臭屁的喊了一句12樓的口號之後瘋狂的挑釁着13樓的那羣老鳥。

頓時,13樓的那邊扔了數個東西下來,可是聲音都沒有12樓的這邊大,13樓的人狠狠的怒吼了一句:“12樓的,你們夠狠…”頓時,蔫了。

看到13樓的那羣老鳥徹底被打趴下了,看着張飛江東語無比飛揚的臭屁樣子,張飛突然看到不遠處的手電光頓時說道:“那是什麼玩意?”

何乃軒嘿嘿一笑,今天玩的真爽,他對着幾個人說道:“睡吧,今天算是完了,13樓的蔫了。那是學生會來收尾了!”平日裏,蘇峯帶個耳機睡得早,根本不參與這些,今天玩的也很嗨。

江東語張飛他們幾個人溜回了宿舍,立刻撤離陽臺戰場,學生會的牲口馬上就要來了。

何乃軒呼了一口氣,忙碌了許久的心情突然很是放鬆,索性徹底放鬆到底! 第二天,何乃軒起來跑完步回到宿舍樓面前的時候,果然在宿舍樓面前的公告牌裏邊發現了剛剛貼出的告示。

學生會通告:12A舍,13B舍數次違反學校規定,半夜亂扔雜物,擾亂其他學生休息,學生會上報學校,經研究批評決定!通告批評!如若兩舍再發生如此情況,必將做出嚴懲!

何乃軒也就看一看,他買了一個二手自行車,是從一個即將離校的大四學長手裏拿來的,也不算太舊了。在學校不能買太新的,何乃軒記得聽過張飛說過,12舍的一個男生八十塊自以爲便宜買了一輛七成新的山地自行車,可是呢?去了趟圖書館,還沒半個小時出來車子只剩下一個輪胎,而且還多了一把鎖子,便成了兩把鎖子。

不能買太新的車子,破一點沒事能騎的長一點,何乃軒騎着自行車拿着江東語還有賈也的身份證去學校附近的火車票站點買票。

今天下午沒有課,何乃軒他們坐車差不多十點多的時候就到西安了,玩兩天,星期天的晚上就回來了。

買回來火車票放到易居園,剛一出門,何乃軒碰見了孟文瑤,後來幾次聯誼寢聚餐,他都沒有去過,也好久沒有見過孟文瑤了。

看到孟文瑤的時候,何乃軒猶豫了一下還是打了個招呼,孟文瑤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馬甲還有棉絲襪,看起來十分的漂亮。

“好巧!”

之所以要打招呼,只是不想那麼尷尬,畢竟都是同學,還是聯誼寢,這個關係擺在那裏也不好說什麼。

孟文瑤似乎沒有將夏格格的事情放在心裏,她笑了笑,明媚的臉上看上去有些疲憊的說道:“大帥哥沒課吧,出去喝杯奶茶吧!”

看着孟文瑤指着校門口的奶茶店,何乃軒也不好意思拒絕,點了點頭。

兩個人並排朝着奶茶店而去,此刻奶茶店的人並不多,坐在裝飾精美的奶茶店裏面兩個人點過奶茶,一句話也不說。

安靜了一會,孟文瑤突然開口了:“聽說你前不久在追大二的學姐?”

何乃軒稍稍愣了一下,果然是好消息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啊。他只是點了點頭,卻沒說話。

孟文瑤卻繼續說道:“你打星際不錯啊,多才多藝。”

何乃軒苦笑了一聲,搖搖頭看了看窗外說道:“一般,多才多藝又怎麼樣,人家還是看不上啊!”

說實話,認識了何乃軒這麼久,孟文瑤這是第一次在何乃軒身上看到不自信的表現。

“我聽學姐們說,米可可是不少男生的夢中情人,當然有難度了!”

聽着孟文瑤的稍稍開玩笑的話,何乃軒有些覺得面前這個女孩並不是特別不懂事,他呵呵一笑回答道:“你不也是嗎?”

孟文瑤白了他一眼,將剛剛端來的奶茶遞給他,兩個人聊了一會別的。

這家奶茶店很會做生意,還不聽的放着輕音樂,讓人覺得很安逸的心血,老闆是一對小夫妻,他們奶茶店的名字也很溫馨,小小奶茶屋。

突然,何乃軒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走進了奶茶店,真是冤家路窄啊,他居然看到了劉覃。

劉覃進來奶茶屋買了兩杯奶茶,四處打量的時候,看到了何乃軒,他愣了一下,臉色陰沉的走了過來。

“呦,這不是何烏龜嗎?聽說那天在體育館不戰而逃了?”

孟文瑤剛剛覺得何乃軒就不對勁,當她看到劉覃出來的時候就明白了,那天劉覃在衚衕口被何乃軒打的事情她也有所耳聞。

“劉覃,別沒事找事。”孟文瑤不高興的看着劉覃,伸手指着她說道。

“呦,聽說追米可追不上,又來和長腿美女勾搭,文瑤,這種人渣離他遠點,你不怕被耍……”

看着劉覃那副嘴臉,孟文瑤有些氣急敗壞,今天好不容易有時間靜下心來和何乃軒說說話,剛有點氛圍,就被這傢伙給破壞了。

還不等孟文瑤再說什麼,何乃軒開口了:“是不是那天那頓打還不夠慘?下次多叫幾個人來!”

簡單的一句話就讓劉覃臉色越發的陰沉,那天晚上失手,導致淪爲整個學校的男生圈笑談,他可是記在心裏。

“回家照照鏡子吧,你家裏還有兄弟姐妹嗎?”

突然何乃軒話題像山路十八彎一樣轉的很快,問起了劉覃有沒有兄弟姐妹,一時間一旁的孟文瑤也懵了。

劉覃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居然搖搖頭說道:“沒啊!”

何乃軒撇撇嘴,站起來招呼孟文瑤離開,扔下一句話:“我也覺得沒有,因爲你爸媽害怕再生出你這麼一個失敗品!”

“噗哧!”


孟文瑤捂着嘴一下子笑了出來,這個傢伙太壞了,這麼打擊人家,劉覃還想說什麼,何乃軒他們已經出了奶茶店,劉覃惡狠狠的靠着何乃軒,小子走着瞧。

和何乃軒比罵人,還不看看自己是塊什麼料?何乃軒是幹什麼的?他可是重生的電子編輯!

何乃軒頓時覺得一陣舒暢,這個劉覃還是要抽時間想法狠狠的教訓一下,讓他安穩一點,上次的事情還不算完,這個心胸狹隘的傢伙指不定做出什麼事情。

出了奶茶屋,因爲被劉覃這麼一打攪,何乃軒和孟文瑤交談了幾句,便說要去籃球館打籃球,運動運動。


可是,沒想到孟文瑤居然說自己也沒事做,想看他打籃球,何乃軒也不好拒絕便帶着她朝着籃球館走去。


走進校門口的時候,何乃軒突然覺得腦袋有些大,今天是怎麼了?出門沒看黃曆?剛纔見了一個不想看見的人,現在呢?看見一個見到就會難受的人!米可!

米可和和郭靜兩個人站在校門**談着什麼,看到何乃軒的時候,兩個人都不說話了。看到朝她走來的何乃軒,米可的眉頭皺了皺,似乎有些不耐煩,倒是郭靜看不出什麼表情。

何乃軒已經將米可的表情全部收在眼底,身旁的孟文瑤想說什麼卻也沒說什麼,擦肩而過!真的是擦肩而過!米可沒有想到的是,何乃軒就那麼從自己身旁擦肩而過,一句話也沒有和她說。

如果我們只是擦肩而過

有什麼遺憾

如果牽手只是一場浪漫

愛過以後風輕雲淡

哭過一次敞開胸懷

把幸福裝滿

當手中的花瓣雨後風乾

再愛一場難道不是孤單

這就像是宇桐非的《擦肩而過》歌詞中那樣的寫道,我們擦肩而過,有什麼遺憾?真的沒有什麼遺憾,起碼要比沒有交集,沒有遇見,沒有面對面擦肩而過要好的多。

女人,是很可怕的,但是沒有女人卻又是萬萬不能的。女人可以給你帶你溫暖,給你帶來家的感覺,給你生命存在的另一個意義。

何乃軒知道現在的擦肩而過只是爲了以後,他並不是不愛這個女人,相反是他愛這女人愛的很深,愛的無藥可救。可是,他現在什麼也不能做,只能就這樣擦肩而過。

米可突然心裏有些說不出的滋味,那天在圖書館簡單何乃軒的第一眼,她分明從何乃軒眼睛裏看到了很重的興奮之情,感受到了一種曾經相識的意味,尤其是奶茶這個小名,他是怎麼知道的?

還有那天在體育館,他大殺四方的樣子也挺帥的,不過真正讓她注意的不是這個,而是何乃軒離開體育館的時候那個孤獨的背影,那種孤獨就好比這個時間沒有一個人會懂他一樣。

米可看着離開的何乃軒和孟文瑤的背景,突然心裏很亂。 “哥,你能不能不推我?”

“兄弟,我們這個就沒有推過別人的,你放心!”

……

“哥,我能自己跳嗎?”

“能……”

“哥,你讓我平復一下心情!”

“……”

“哥,你說跳下去啥感覺!”

“……”

“哥,這上面風餐露宿的,辛苦不??”

“……”

“哥,我第一次,疼不?”


“……”

“哥,繩子能斷了嗎?”

“……”

“哥,下面的湖裏面有鱷魚嗎?”

“湊!你還是下去吧!”

“啊~不是不推……”

“老子踹的!”

何乃軒,江東語還有賈也三個人直奔西安,當天晚上抵達後,就直奔著名的未央湖公園蹦極。

江東語這傢伙差點讓人笑噴了,這傢伙非要第一個上去蹦極,牛叉哄哄的。可是坐着電梯到達八十米的地方後,他臉白了,在蹦極臺上愣是和工作人員磨蹭着,不敢跳,按規定超過五分鐘不敢跳的人就不能跳了,而且不退還門票。

最後,那個看起來脾氣非常好的大哥終於被江東語唐僧般的語氣折磨到了底線,一腳將他踹了下去,江東語哇哇大叫起來,這讓在臺上後面看好戲的何乃軒還有賈也笑的肚子都疼了。

“26號!”

蹦極的每個人都要在下面簡單的填寫有無病歷證明,還要量身高體重,以及編寫號碼。江東語是25號,何乃軒26號,賈也27號。

如果不是非要按照編號來跳,江東語一定會選擇最後來跳,何乃軒說實話有些激動緊張起來。

雖然上一世他玩過這個,但是到了面前再玩一次的話,他還是心“嘣嘣”的跳了起來。

留着大鬍子的工作人員讓何乃軒將鞋帶繫到腿上,以防止一會鞋子掉下去,然後又纏了一圈透明膠帶幫他把衣服固定好,防止曝光。最後將護具套在他的腳上,接下來便是等着蹦吧!

蹦極真正刺激的只有那幾分鐘,江東語已經停止了慘叫,底下的遊船已經過來接走了江東語。工作人員開始操作機器收縮那粗壯的繩索,何乃軒長長的呼了一口氣,越發的緊張。

終於,江東語蹦極下去的那根繩索已經完全被拉了上來,那個看起來特別脾氣好的工作人員開始提醒何乃軒準備。

何乃軒帶着興奮無比的心情慢慢一步一步挪到唯一沒有欄杆蹦極的那個缺口那裏,開始雙手向上的舉着,他閉着眼睛。

“等下下去的時候,雙手抱頭舉着向上舉,但是千萬不要試圖抓繩子,挺胸擡頭……”

其實,這個時候,工作人員已經在用話語分散何乃軒得注意力,試圖趁着何乃軒不注意將他推下。

何乃軒此刻心裏卻突然沒有了害怕,沒有了心悸,不等後面的工作人員說什麼,他雙腿繃直,身體筆直的倒了下去。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