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德馬身邊,雷星峰仔細觀察這裡的地勢和禁制。

這是亂石形成的一個巨大向上的坡道,所有的岩石都在積雪下,從坡下,可以看到黝黑石質的底部,整個禁制就籠罩在亂石地帶,沒人會想著飛過去,這裡一定有禁空的禁制,所以只能走過亂石坡才能過去。

而走過亂石坡,就必須通過早就布置好的禁制,這禁制,以雷星峰的眼光,那真是複雜到讓人眼暈的程度,全是節點,那忽隱忽現的節點,讓雷星峰意識到,這又是一個複合型禁制,他不由得捂住額頭,長嘆一聲。

德馬問道:「怎麼了?」

雷星峰苦笑一聲道:「又是一個大型的複合型禁制大陣,非常的複雜。」

青岩心裡駭然,到現在為止,他甚至還沒有分辨出這是什麼禁制,他說道:「是複合型禁制?」

雷星峰有點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他說道:「是啊,很複雜的禁制,我一下分辨不清是幾個禁制陣法複合在一起的。」


德馬問道:「青岩,你能分辨嗎?」

青岩道:「我需要時間,還有……就是需要人沖陣,看反應,看變化,然後我才能推測,行不行,要看沖陣的結果。」他心裡連連叫苦,這禁制太複雜了,尤其地面上那麼多的亂石,讓他的判斷很受干擾。

德馬道:「這樣啊,可以,你來指揮,需要怎麼做,包括我在內全部聽從命令!」

青岩道:「暫時不需要太多的人,嗯,一百多人就行了,對了,實力低於中級道君的人就算了。」

雷星峰都傻眼了,實力低於中級道君就算了?自從到了明澤盟,君王級的高手也見過幾個,說實話,中級道君以上的修鍊者倒是沒有見到多少,沒想到青岩的要求那麼高。

德馬皺著眉頭,說道:「一百多……這個恐怕湊不齊,嗯,八、九十個還是能夠湊齊的。」

就算八、九十個,雷星峰心裡也震撼不已,這玩意太嚇人了,自家秘門,一個中級道君都沒有,這裡隨隨便便就可以找出八、九十個中級以上的道君老祖,想想以後秘門的日子不好混啊。

青岩嘆口氣,他說道:「好吧,八、九十就八、九十吧,那就再留下百來個其他人,輔助一下,嗯,若是這樣的話,有可能會有損傷。」

德馬毫不猶豫道:「那就調懲戒營的人來,我的人可以受傷,但是絕對不能死!」


青岩點頭道:「嗯,那就調懲戒營的人來。」反正是炮灰,他才不在乎是誰,既然是德馬大人的親信,那麼死人的事情就讓懲戒營來干!


很快就調來懲戒營的修鍊者,一百多個道君老祖。

一個個面色青白,他們不想來,可這是明澤盟長老的命令,他們根本就反抗不了。

德馬說道:「調你們過來是為了探測這個禁制大陣,這是必須完成的任務,死了也就算了,如果能夠活著出來,我承諾,完成任務就釋放你們,並且給你們一個進入明澤盟的名額,這就是條件,誰不儘力,後果我相信自己明白!」

**裸的威脅,同時還有絕對的誘惑。

風恆和大眼心裡暗道僥倖,若是他們還在懲戒營,那麼這次任務,他兩相信,一定是跑不掉的。

雷星峰好奇道:「青岩大人,你打算怎麼試探?」

青岩道:「強行探測!」

就這樣一句話,雷星峰頓時明白,他的水平不比青岩差,甚至更高! 這個水平指的是對陌生禁制陣法的認知,其他知識,雷星峰未必比青岩高,但是對陌生禁制,雷星峰就比他高太多了,就是一句強行探測,雷星峰明白,青岩完全看不懂眼前的禁制大陣,必須有人探測,看到禁制的運轉和反應,這才能一點點推測出來。

這時候雷星峰可不願意搶青岩的風頭,他說道:「那就強行探測。」

青岩知道雷星峰很厲害,他說道:「有什麼建議嗎?」

雷星峰拉著青岩蹲下來,在雪地上輕輕畫出一個簡單的地形圖,說道:「這裡,還有這裡,應該是節點最密集的地方,一旦觸動這裡,還有這裡,這三個地方,就可以最大限度反應出,這個禁制大陣的特點了。」

青岩看了一遍,他抬起頭,小聲說道:「阿峰,你怎麼知道?」

雷星峰也小聲說道:「這和上一個禁制大陣有點類似,雖然更加複雜,也許威力更大,但是整體禁制結構很類似,不管成不成,我們先試探一下,反正小心沒大錯的。」

青岩點點頭,繼續小聲說道:「你指揮?還是我指揮?」

雷星峰笑嘻嘻道:「青岩大人,當然你老人家指揮了,嘿嘿,我只是助手啊。」

青岩點點頭,笑道:「你這傢伙,好的,我來指揮,隨時提醒我啊。」

雷星峰道:「沒問題。」

兩人討論了片刻,定下了探測小隊的人員和組成,一共三個小隊,只用了三十人,一隊十人,都是修鍊者高手,帶隊的是巔峰級道君老祖,差一步就可以成為君王級的高手,這些人在明澤盟都擁有極高的地位。

按照雷星峰的布置,三個小隊選擇的進入點,都是禁制的薄弱點。

雷星峰負責指揮一隊,當然,他是不會進入禁制陣的,而是在禁制邊緣指揮,另外一隊由青岩指揮,還有一隊人馬,是青岩帶來的一個禁制大師指揮。

雷星峰指揮的一隊十人,他要盡量探查清楚禁制的變化,並且儘可能保住這些人的性命,要知道複合型禁制大陣,往往會發起一**的攻擊,若是不能很好的指揮,全軍覆沒也不是沒有可能。

在禁制大陣運轉前,誰也不知道這個禁制大陣的威力如何,就算雷星峰可以看到禁制節點,能夠推測一點這個禁制大陣弱點,但是他也一樣不知道這個禁制大陣有多大的威力,這也是他為什麼在破解上一個禁制大陣,需要人進去探測,道理都是一樣的。

隨著一聲令下,雷星峰這邊的隊伍小心的踏入禁制中。

在雷星峰的指揮下,這一隊十人慢慢向前,雷星峰要做到的就是盡量讓他們少接觸到禁制節點,這樣就可以避免立即啟動大陣,只是他忘記了,其他兩個隊伍,並沒有他這種變態的眼睛,所以那兩隊人,很快就觸發了禁制,整個大陣隨即運轉。

無形的絞殺力量陡然增強,對於這股力量,雷星峰相當熟悉,就是上一個禁制大陣的那種絞殺力量,無影無形,威力巨大,雷星峰只能指揮這隊人,避免這種力量的集體絞殺。

女總裁的修真保鏢 ,雷星峰發現,這個複合型大陣的力量,相當的變態,若是自己進去,一旦大陣啟動,估計可以瞬殺自己,就連逃的機會都沒有。

一連串的命令下達,主要是走位和攻擊,這一隊人戰戰兢兢的聽從命令,不敢有絲毫大意,一個錯誤就可以葬送整個隊伍。

隨著雷星峰的口令,這十人漸漸深入。

向左攻擊!集火攻擊!

十人已經習慣了雷星峰的命令,聞言立即一起向左邊發起集火攻擊,他們幾乎什麼也看不到,但是雷星峰看的清清楚楚,一片禁制節點,在集火攻擊下,瞬間將蘊含的力量釋放出來,只是這股力量根本沒有威力,若是再等待十來秒,其威力可以上升到百倍。

不到五分鐘,青岩指揮的隊伍已經困在,他們形成一個圓圈,瘋狂向外攻擊,只是壓力越來越大,他們已經寸步難行了,另外一隊,更是不堪,走出去不到百米,就困在原地,進退不得,那個指揮的禁制大師,滿臉全是汗水,臉上的焦躁誰都看的清清楚楚。

唯有雷星峰這一隊,還在緩慢前行,只是速度極慢,因為在雷星峰指令下,他們不時的需要轉向,需要發起集火攻擊。

這個禁制大陣非常怪異,在禁制外圍看裡面,禁制發動了也看不出什麼變化,唯有在裡面的人,才能體會到那股無形的力量,就像是一台巨大的絞肉機,一旦你抵擋不住,立即就會化作一股血霧。

其中一支隊伍中已經有了傷亡,一個站位不好的傢伙,大叫一聲,然後在所有人眼中,這人就像是被一隻無形大手,瞬間就捏成粉末,彷彿體內有一顆炸彈一般,轟的一聲,一片血霧騰起,身體就沒有保留一塊米粒大的碎片,所有看到的人,心裡當真是哇涼哇涼的,太他媽的嚇人了。

一旦有死亡出現,就不是一個兩個人,十個人,連續不斷的死亡。

德馬頓時急了,他大喝道:「讓他們回來!」

青岩的隊伍中也有死亡,不過,他畢竟是禁制宗師,還有辦法應付,聽到德馬的大叫,他立即開始指揮小隊回來。

雷星峰的隊伍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傷亡,但是這一隊人心裡也是驚恐不已,這不是靠著自己實力能夠突圍的地方,就算是巔峰級道君,心裡也沒有絲毫把握。

青岩一步步引導,終於將隊伍撤退回來,他比較小心,見識也多,所以只是死了兩個,傷了一個,其他人都面露僥倖神情,總算是回歸了。

而另外一隊就沒有那麼幸運,剛才一口氣就死掉了三人,撤退的時候,又死掉三個,剩下四人,一個巔峰級道君,三個高級道君,實力已經超級強悍了,憑藉四人合力,總算抵擋了大陣絞殺,只是也困在原地,再也動彈不了。

雷星峰的隊伍也傷了一個人,好在雷星峰下達命令的速度極快,靠著幾人集火攻擊,還有幾人的掩護,那傢伙幸運的活下來。

青岩撤退自己的隊伍后,立即來到那個禁制大師身邊,毫不猶豫接過指揮權,開始下令,讓四個還活著隊員向回撤,可是隨著陣法的運轉,這四人的位置根本就絕地,大量的禁制節點環繞,攻擊絞殺的力量也越來越強大。

雷星峰撤會自己的隊伍,他立即跑到青岩身邊,說道:「不行,靠自己的力量回不來,德馬大人,請你出手!」

德馬毫不猶豫的說道:「好,你指揮!」

雷星峰點頭道:「我來!」

青岩暗自嘆息一聲,他退後一步,讓出指揮權。

在雷星峰的指揮下,德馬憑藉強悍之極的實力,硬是擊潰四人周邊的禁制節點,強行將四人帶出禁制大陣,要不是有這麼一個超級高手在,隨著陣法的快速運轉,這四人最終還是會被禁制絞殺。

這一次探測,讓德馬,青木,還有青岩等人驚訝萬分,因為雷星峰的指揮簡直不可思議,彷彿他很熟悉這個禁制大陣,指揮得當,鎮定自若,讓幾個大佬刮目相看。

青岩說道:「阿峰,這個禁制,我實在太過陌生了,還是你來指揮破陣吧。」三隊表現,讓他徹底折服,雷星峰在這點上做的比他好的多,他不是一個小心眼的人,尤其在完成任務上,有一個比自己厲害的人,幫助自己完成任務,何樂而不為?

雷星峰說道:「我也沒有把握破陣,還要青岩大人適當的指導。」

就這句話,讓青岩心裡非常舒服,他點頭道:「沒問題,你來吧,若是有什麼問題,我們一起探討。」他現在明白了,雷星峰的修為也許不行,但是對禁制的認識上,絕對是宗師甚至大宗師以上的水準,這眼光實在有點嚇人。

德馬也看出雷星峰的水平極高,所謂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同時指揮探索小隊,最後結果,就是雷星峰指揮的小隊一個沒有死,而其他兩個隊,都死了幾個人,這水平就怕比較,這一比就顯露出雷星峰的高明,他不懂禁制,但是不代表他不會看人。

德馬說道:「阿峰指揮也好,嗯,只要破陣,你可以調配任何人員和物資。」

雷星峰答應了一聲,說道:「我還是需要探查禁制大陣,這個陣法,我也有點搞不明白,需要激發后,看禁制運轉,然後才有破解的可能。」

這是正規的破陣手法,只要是禁制師就懂,當然,有些複雜的大陣,就算讓你看,你也未必找到破陣的手段,這必須是水準很高的禁制師才有的本事。

這個複合型大陣,雷星峰非常希望收攏到自己手裡,前提就是這個禁制大陣的禁制構件和禁制樞紐完整無缺,他手頭有龐大的人力資源,有超級高手,既然自己主持,按照先前得到的兩套禁制大陣,這次沒有理由得不到。 雷星峰開始算計如何破陣。

這個陣法相當高級,有不少地方,雷星峰無法理解,但是他擁有一雙奇特的眼睛,不用推算,就能看到某些現象,所以他不懂就詢問,有青岩這種禁制宗師在,很多問題都能得到解答。

德馬在邊上等待了幾個小時,見到雷星峰和青岩不停的交流,他也有點等的不耐煩了,說道:「要什麼時候破陣?」

雷星峰笑道:「德馬大人,你先留下一部分人保護我們,其他的可以先回去,有些問題我們需要搞清楚,不然盲目的探索,會付出很大的代價,這時候急不得的。」

德馬倒是贊同這個觀點,他說道:「這樣啊,行!你們先討論著,我這裡留下足夠的護衛人手,等到你想到破除禁制的方法,我們再進行!」

雷星峰點點頭,說道:「我需要一兩天的時間。」


豪門奪愛:前妻太無恥 :「好,我們明天過來。」說著他指揮手下,留下兩百多高手,這才帶著大隊人馬離開。

青木也跟著離開,走之前和青岩道:「等這次任務完成了,回到明澤盟,我找你有事。」

青岩道:「好的,大哥,你先去,明天再來,也許就找到破陣的辦法了。」

青木這才離開。

雷星峰取出一頁星蟒錄,將剛才觀察到的禁制節點和變化記錄上去,說道:「青岩大人,你來補充。」

青岩接過星蟒錄,稍稍查看,不由得駭然,說道:「你推測出那麼多?」

雷星峰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記錄的可不僅僅是一點,而是他能夠看到的節點和移動軌跡的圖,根本就不是推測出來的,他說道:「是啊。」這時候是沒法否認的,畢竟都記錄到了星蟒錄中了。

青岩連聲感慨,這也太厲害點了,他記下的節點,也就很小的一部分,仔細查看了一番后,他只能補充很少的一部分,說道:「有這一份圖,想要破除禁制,就少了很多的工夫,太好了,我想再經過一次探測,應該就可以掌握大部分禁制奧秘了。」

雷星峰道:「其他禁制師還有什麼看法?」

青岩可是帶著一隊禁制師,他招手讓其他禁制師過來,同時介紹道:「這是禁制大師雷星峰,手段和禁制學識,大家應該有所了解了吧,在某些方面,阿峰比我還要強,大家來見見。」

一幫子禁制師,個個恭恭敬敬行禮,雷星峰剛才指揮探測時候高超的手段,大家看在眼裡,個個都感覺高深莫測,尤其是德馬大人,和青岩大人都無比推崇,他們是禁制師,知道其中難處,行禮更是佩服之極。

將星蟒錄給禁制師們傳閱了一遍,青岩說道:「有什麼補充的,可以標識在圖上!」

一圈下來,雷星峰再次查看星蟒錄,他失望的發現,沒有什麼太多新增加的東西,他說道:「青岩大人,我們來推測一下。」

有了那麼多的節點和變化,那麼根據禁制運轉的規律,就可以推測出大部分節點運轉的軌跡,然後經過分析,就能夠找到禁制樞紐,按照雷星峰破解禁制的辦法,就是找到禁制樞紐,獲取禁制樞紐,來達到停止禁制運轉的目的。

這其中的好處,就在於雷星峰能夠獲取整個禁制構造,經過改造,以後他還能使用這套禁制,要知道禁制製作不易,尤其是大型複合型禁制,更是很難製造,這裡不僅僅是材料問題,還有設計思路問題。

雷星峰,青岩,還有上次主持另外一隊探測的禁制大師,那人名叫元爺,一個相當小心謹慎的人,沒有太多的存在感,三人在一起推測這個禁制大陣,畢竟元爺也是禁制大師,雖然他現在的水平最低。

一個禁制陣,加一個禁制陣,就是雙禁制,三個禁制陣聯合一起,就可以叫複合禁制了,四個禁制陣,其中一個主陣,那就是大型複合型禁制大陣,這種大陣的層次就高了,而現在這個複合型禁制大陣,他們已經推算出四個禁制陣,卻還有苗頭,可能隱藏著一個禁制陣,當然,禁制主陣依舊找不到蹤跡。

青岩嘆口氣道:「差了兩個禁制陣,不然這大陣沒法解釋,我們觸及的只是皮毛,太煩人了,這禁制怎麼這麼複雜!」

雷星峰也承認這個禁制超級複雜,但是他還是有把握破解,他說道:「只要我們再測試一次,我相信就能抓住關鍵了,不用等德馬大人來,我們自己派人進去測試,我來指揮!」

風恆和大眼都在身邊,聽到這話,都忍不住縮了一下脖子,雷星峰的護衛中,他們實力最強,聽到雷星峰這話,他們幾乎憑著本能,就知道不會有別人去,一定是他們兩人。

果然,雷星峰迴頭道:「風恆,大眼,怎麼樣?你們兩個去!」

風恆和大眼心裡畏懼,若是和人廝殺,他們毫不猶豫,但是去試探禁制大陣,說實話,勇氣有點不足,只是成為雷星峰的護衛后,這工作還真不能推辭,兩人苦著臉,有點可憐的看著雷星峰,一副想要求饒,卻又不知道從何說起的模樣。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