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件是白苦竹的臺屏,白苦竹是蘇聽雪的偶像,隨意,蘇聽雪心中發誓一定要拍下來。

最後,由於競爭激烈,加上6號在裏面故意擡價,蘇聽雪用了220萬,才拍下這一個小小的臺屏。

下面的拍賣也有條不紊的進行着。

8號拍品是鄭板橋的花鳥話,起拍價150萬,每十萬一次叫價。最後,經過數輪的角逐,終於被76號沈雲飛以320萬給拿下。


“老爺子的生日禮物終於搞定了,三百多萬啊!”沈雲飛道,“你看中什麼?”

“這個~”高揚一指10號拍品一塊白色的玉佩道,“我喜歡玉~~~”

9號是一個名家的畫,最後以600多萬成交,找着拍品的價格走勢來看,價格是越來越高的啊,看來這個玉佩價格不會底啊!

“下面是10號拍品,10號拍品是一塊白色的精美玉佩,這塊玉佩具體的年代不詳,但是專家鑑定,是遠古的物件,相傳是女媧補天所用的石頭所雕琢,傳說,有神奇的力量~~~”這個拍賣師極盡渲染之能事,把神話傳說都牽扯出來了。

地下的買家個個議論紛紛,大多不相信拍賣師所言,但是隻有高揚,深深的相信,這個玉佩的確擁有神奇的力量。

“10號拍品300萬起拍,每50萬叫價~”拍賣師吼道。

高揚估計應該沒有多少人喜歡這麼一小塊玉佩,而且300萬起價,在遠古有什麼用。

但是高揚完全低估了華夏土豪們的消費能力,拍賣師的話音剛落,立馬有買家舉牌。

率先舉牌是2號,接着13號,35號,107號等買家相繼舉牌參與角逐。

高揚自然也在這麼多的買家當中,但是心中無比鬱悶,看來,這場競爭勢必激烈。

“輝少,那個138號舉牌了耶!”6號同伴提醒道。

“好,我就陪他玩玩!”6號將號牌遞給同伴道,“你幫我舉,我讓你舉,你就舉~~~”

幾輪下去,金額已經漲得了800萬,最後只剩下高揚的138號,第二排的2號,以及35號。

“好,138號850萬~850萬第一次~”拍賣師激動喊道。

這次850萬的價格將2號給弄退了,終於少了一個,但是35號又舉牌了。

“35號900萬,900萬第一次~”

高揚正想舉牌,突見又一個買家殺了出來,是那個6號。

“1000萬!”6號同伴高舉牌子喊道,他在6號墨鏡男的授意下喊出了這個驚人的數字。

“1000萬第一次~”

“1000萬第二次~”拍賣師又拖長了聲音。

“輝少,138號不會就這麼放棄吧,我們1000萬買塊玉佩?”6號同伴緊張道。

“不會的,這個138號,我注意了,從第一輪300開始,他就舉牌了,十幾輪下來,他肯定想得到這塊玉佩,今天就讓他多出點血~”叫輝少的6號狠狠道。


果然。

“138號,138號1050萬~1050萬第一次~”

“6號,6號1200萬~1200萬第一次~”拍賣師再次震驚了。

“138號,1250萬~第一次~”

高揚知道6號肯定是在報剛剛自己幫20號的仇。高揚摸出手機,迅速發了一個短信出去。

這邊競拍繼續開始。

“1250萬第二次~”

“138號再次舉牌,1300萬,1300萬第一次~”拍賣師激動了,自己的拍賣師生涯從來沒有這麼多次震精過。

這次,一名工作人員走到拍賣師身邊耳語了幾句,拍賣師頓時更加興奮了。

“各位,剛剛有神祕客人用電話報價1500萬~”拍賣師激動喊道,“1500萬第一次~”

“呵呵,輝少,不是你讓人乾的吧?”輝少同伴激動道。

“幹你妹啊,我不是在現場嗎!”輝少怒道,遂又會心一笑,“這樣也好,不用我出手,有人出這麼高的價~”

“1500萬第二次~”拍賣師望了望高揚這邊又望了望6號那邊。

“1500萬,成交!”拍賣師敲了錘子。

這邊,高揚接到了鄭文傑的電話:“小少爺,按照你的吩咐,已經將那塊玉佩拍下來了~”

“好,幹得好!”高揚讚道。

“諸位,神祕客人還留話了,願意將1500萬拍下的這塊玉佩贈送給138號先生!”拍賣師大聲喊道。

“輝少,我們上當了!”輝少同伴提醒道,“這個神祕客人恐怕就是138號安排的!” “靠,要你說,我不知道啊!”輝少怒道,“138號,跟我作對,敢戲耍我,我不會放過你的~”

輝少盯了盯高揚,高揚回了一個笑容,勝利的笑容。

而20號蘇聽雪也回頭望了望高揚,想到剛剛這個傢伙也用了這一招幫自己拍到第一件拍品筆筒,這次故技重施,竟然又得逞了,心中忍不住暗笑。

拍賣會結束,高揚和沈雲飛都感覺自己餓了,找個間大排檔就坐了下來。

“老弟,你還真不講究,這樣的大排檔,你也吃!”沈雲飛讚道,“不服不行啊!”

“我也是老百姓出身,你讓我天天大魚大肉的,我還不習慣呢!”高揚笑道,“所以,你不能忘記本分,老百姓就是本分,你看好多貪官污吏,就是忘了本分,自然要被人民唾棄了!”

“剛剛你牛逼啊,一下子花了1500萬啊~”沈雲飛剛剛看到高揚在競拍時的搏殺,可謂驚心動魄啊,不禁又多一些佩服高揚了,“一個在拍賣會花掉1500萬的富豪,轉眼可以在150可以吃飽的大排檔消費~~~你呀~~~真是奇葩!”

“唉,你沈家三少爺,可比我有錢多了啊!”高揚笑道,“是吧?”

“啊?”沈雲飛直接震驚了,驚訝半天,方道,“我的身份,你都知道了啊!”

“你也不看看我是幹什麼的,我是國安的特工嗎!”高揚笑道,“你嘛,是京城四大家族,蔣、沈、韓、楊之沈家的三公子~”

的確,高揚自從跟沈雲飛認識之後,看到沈雲飛言語間,貌似又話未盡,所以就讓葉湘兒查了一下,竟然發現沈雲飛是京城四大家族沈家的三公子,然後,又進一步瞭解了京城的一些勢力,一些家族,什麼的,發現自己就是放在京城,那也是排得上號的公子哥了啊,因爲自己有一個華夏中央常委的外公啊。

“不要調戲我了,你肯定知道我的資料了!”沈雲飛喝了一口啤酒道,“我只能算豪門棄少,表面很風光,其實,我在沈家一點地位都沒有,而且,連基本的繼承權都沒有。”

“不要想那麼多了,活在當下,及時行樂!”高揚舉杯笑道,“來,喝!”

“別說,在這種路邊的大排檔,喝起就來,特別的帶勁啊!”沈雲飛說着說着突然露出驚恐的表情,“不好~~~~”

只見從路邊冒出十幾個手持鋼管、砍刀啥的混混撲了過來。

高揚一看,這幫混混,是奔着自己這桌的啊!

轉瞬間,一根鋼管已經襲來,高揚迅速起身,一把抓住鋼管,一腳就踹了出去,持鋼管的直接倒地哀號,這邊,沈雲飛,畢竟是普通人,拿起凳子,抵擋了幾下,被鋼管擊中幾下,倒下了,靠,這麼不經打啊!

高揚踢飛鋼管,又踢到一個手持砍刀的,然後以閃電的速度,將這十幾個小混混全部制伏。

扶起沈雲飛:“沒事吧?兄弟?”

沈雲飛苦笑一聲道:“沒事!”

高揚一把抓住一個小混混,上去“啪啪”就是兩個大耳光,打得小混混不停嚎叫。

“說,是誰派你們來的?”高揚怒道,“不說,我讓你變太監!”

這個小混混還很有骨氣,閉着嘴脣,不啃聲。

高揚伸出腿就是一腳,直接踢在小混混的褲襠。

“啊~哦~~~”小混混發出一聲比剛剛的嚎叫更爲慘烈的叫聲,“咦~哦~~啊~”


“我說過,不老實讓你變太監!”高揚怒道,“說!”

“是輝少讓我們來的。”小混混這才痛苦說道。

“輝少是誰?人呢?”高揚問道。

“我們是文青會的人,輝少是局長的公子。”小混混一下子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了,“輝少跟我們老大是朋友,輝少讓我們老大派幾個人過來幫忙~~~輝少剛剛還在那邊~~~”

小混混往路邊的一輛奧迪Q5望去~ Q5裏張望的人一看勢頭不對,慌忙發動轎車,準備閃人。

可是,已經遲了!

高揚宛如獵豹一般,飛馳而出,然後幾個騰躍,就追上了已經開出數百米的Q5。

此時的Q5裏,輝少開着車,而副駕駛則坐着他的同伴,就是拍賣會幫忙舉牌的那個人。

“文青會這幫混混,真他媽沒有,幾下就被打趴了!”輝少一邊開車一邊怒罵道,本來以爲可以帶人修理一下這個拍賣會上的138號的,沒有想到自己一卻要落荒而逃。

“怎麼辦?”這個輝少同伴叫小光,“輝少?”

“怕什麼!”輝少惡狠狠道,“我聯繫金錢幫的人,秒秒鐘滅了這個138號!”

突然之間,輝少感覺車頂有什麼重物砸了下來,車頂從車內看,就是一雙腳印深深地凸顯出來。

輝少恍如見鬼般一踩油門,Q5疾馳向前。

此時的車頂上,正站着高揚。剛剛高揚追上Q5,然後一躍就上了車頂。

高揚一跺車身,Q5開始顫抖起來,終於,再高揚跺到了第五下的時候,驚慌失措的輝少開着Q5撞倒了街邊一根電話杆上。

高揚躍下車頂,拽出輝少,發現這個傢伙正是拍賣會上的6號買家。高揚一想就明白了,原來是拍賣會上得罪這個輝少,纔來尋仇的。

高揚上去就是兩巴掌,一下子把迷迷糊糊的輝少給扇醒了,裝逼的墨鏡此時也掉落在地。

“放開我!”輝少痛苦掙扎着,“你知道我誰嗎?”

“我管你是誰!”高揚笑道,“你找人先打我,還不讓我自衛反擊啊!”

說完,刷刷又是兩圈,直接搗在了輝少的肚子上,輝少頓時身體弓成一個蝦米癱倒在地。

“你~~你不怕死嗎?”輝少的跟班小光驚恐道,“輝少的老爸可是住建局局長~~~”

靠,一個住建局局長的兒子,也這麼囂張,老子可是連龍城的副市長,警察局局長都搞掉的人,還在乎你一個住建局局長?

這個住建局,可是油水很大的局,比什麼財政局、警察局等等單位強數倍不止啊,因爲這幾年,房地產發展迅猛,所以,這個住建局就發財了,哪個局長,不是撈個幾千萬啊!

錢多,勢大。這個住建局局長自然囂張,而他的兒子,也就跟着老卵了。但是不幸的是,你遇到了男主角高揚,這就註定了你悲慘的命運。


本來這個跟班不說話,高揚都可以忽略了這個人,但是運氣不好,開口說話了,高揚一把將這個跟班拽了出來,然後給了兩巴掌,就開始躺在輝少身邊一起哀嚎了。 高揚將輝少及跟班一頓猛揍,然後離開了。接着打了一個電話給龍城市~長唐遠山,說要查查住建局局長,唐遠山立馬錶示市政~府配合。

當天晚上,被大的傷痕累累的輝少回到別墅。

“怎麼了?”輝少老爸,龍城住建局局長廖君凱喝道。

“被人打了!”輝少一下子撲到沙發前,哭訴起來,“老爸,我被人打了,那人下手好狠啊!”

“就知道給我惹是生非!”廖君凱道,“誰幹的?你沒提我的名字?”

“我也不知道那人是誰,我是在拍賣會上看到的,你不是要過生日了嗎,我尋思給你拍了禮物,哪知那小子非跟我搶,後來我就找人修理他,哪知他身手就跟超人似的~~”廖小輝哭訴道,“我到是提了你的名字,他打得更加狠了!”

“什麼人,這麼囂張!”廖君凱道,“不用怕,老爸給你做主!”

廖君凱隨後打了一個電話給金錢幫幫主:“老將,我兒子在你地盤被人打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