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小子展示出實力來,老子再宣布弄一個執法堂什麼的,把管理權慢慢的不露聲sè的轉給你,到時候你想一走了之都不行,嘿嘿……

趙庸可不知道自己的這個看似慷慨的老大哥的齷齪想法,一聽他們同意給自己找修鍊的地方,也是高興的屁顛屁顛的,哪裡還去想什麼那觀禮賽中有什麼玄機,得到他們的同意自己就趕緊告辭出來了。

趙庸剛剛出來就看見小鳥一臉怒容的看著自己,手上一個巴掌大的火球正發出炙熱的氣浪,就差和趙庸打個招呼了。

趙庸心裡也納悶,這個丫頭怎麼知道自己來了這裡?

轉念一想就明白了,可能是那老鳥給自己的那個靈心之火有古怪,怪不得那個老鳥有那麼的好心,原來是怕自己出去禁嶺以後把小鳥給甩了,弄個他的什麼靈心之火,估計就是自己藏得再隱密,這小鳥也能憑藉這靈心之火的感應找到自己。

「停,停!你要是不想別人發現你的身份你就儘管燒好了!」

趙庸也知道僅憑小鳥的火球別人也根本不會知道她的身份,可是要讓人看見她突然展現出來的實力估計會給自己帶來不少的麻煩,就是要自己解釋就得解釋上半天,而且還是那種解釋不清,越解釋就越亂的麻煩,自己也不得不拿她的身份來嚇唬她了。

「我就是來找學院的兩個老前輩讓他們給我們弄一個修鍊室什麼的,我總不能讓你在學院裡面拿火球扔來扔去的吧,再說了,你這一燒不打緊,我可就解釋不清你的來歷了,你那麼厲害那你父母遇害的謊話可就穿幫了,我可不是躲著你不陪你修鍊!」

趙庸得給這個丫頭解釋清楚了,不然她一發起火來後果很嚴重。

「嗯,這還差不多,你可讓我發現你是騙我的,不然的話……」

小鳥話雖沒說完趙庸卻知道是什麼意思。

「我哪敢騙你啊,等他們找到了地方我安排好了我們開始,你也別老是跟著我,這很容易讓別人誤會的!」

趙庸說完就轉身回去了,自己有那麼多的事要做,可沒時間陪這個小鳥在這裡閑嘮嗑。

「你站住,說清楚誤會什麼啊?」

「你那麼一個漂亮的小姑娘,老跟在我屁股後面,人家還以為你看上我了呢!」

趙庸遠遠的拋過來一句話就沒了影,要不然這小鳥不管不顧的砸過來一個火球就麻煩了。

「哼,跑那麼快,要不然不把你烤熟了才怪!」


雀兒嘴裡不依不饒的嘀咕了一句,心裡卻莫名的湧起一絲悸動。

趙庸跑出了好遠發現小鳥沒跟上來才舒了口氣,卻迎面碰上了柳青兒兄妹和南宮平兄妹一行人。

「庸哥哥,幹什麼去了,那麼慌裡慌張的!」

南宮燕兒人直嘴快,人還沒到就遠遠的喊上了。

「沒啥,兩個老頑童找我去問話,順便有點事麻煩他們,這段時間我不在,你們有沒有偷懶啊?」

趙庸模稜兩可的說了句就趕緊轉移了話題,這個南宮燕兒小孩子脾氣,要不然會問起來沒個完。


「沒有啊,現在青兒姐姐都是高級魔法師了,可是我的步法老是追不上青兒姐姐!」

南宮燕兒噘著嘴氣嘟嘟的說道。

「呵呵,沒什麼,青兒本來就是武修,我教你們的步法是靠靈氣催動的,所以這是正常的,你只要肯努力,會趕上她的。」

「是啊燕兒妹妹,你會趕上我的!」

柳青兒也是含笑的看著這個天真可愛的南宮燕兒適時的進行安慰。 ()「真的嗎?我會努力的!」南宮燕兒一臉的認真。

「南宮兄,過幾天我可能要閉修一段時間,他們還要麻煩你多多照顧了。」

「呵呵,找兄弟不要客氣,我們現在可是朋友,朋友幫忙是應該的!」

南宮平一聽,這個傢伙是不是修鍊上癮了,這剛剛從落魂山回來又要閉修!

柳青兒點點頭,他知道趙庸這麼瘋狂的修鍊全都是為了她,從這一點來看,自己沒有愛錯人,他是一個值得庸一生去愛,去依賴的人。

學院外的一家藥鋪內,藥鋪掌柜正在櫃檯前噼里啪啦的打著算盤珠,抬眼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被灰sè外袍包裹全身的,兜帽遮住半邊臉的人,又低下頭自顧自的算起賬來:「有什麼事嗎?」

「請問掌柜這裡寄售丹藥嗎?」

灰衣人把手中的幾個瓶子「啪」的一下放在櫃檯上。

「丹藥?」

店鋪掌柜聞言一愣,自從學院取消了製藥一門課以來好久都沒有人來寄售丹藥了,自己的藥鋪現在也都是賣些跌打損傷的葯,就是有一些丹藥也是高價從其他商販手裡買來的低數丹藥,在這片區域內還沒有人來直接寄售的。

「納氣丹五數丹藥、魔力丹五數丹藥、破修丹六數丹藥、破階丹八數丹藥!」

那店鋪掌柜眼越看睜得越大,看到破階丹那架在鼻樑上的眼鏡差點掉在櫃檯上。他自從學院取消製藥課以來就很少見到四數的丹藥了,現在這個人竟然一下子拿出那麼多,而且其中竟還有八數丹藥!

這丹藥的品質是按藥草的種數來計算的,丹藥內藥草的種數越多,品質就越高,當然煉製起來也就越困難,難道此人是個煉丹師?

「寄售,當……當然寄售!」

掌柜一手扶了扶眼鏡,一手顫抖的摸索著那幾個小瓶子,激動得聲音都發顫了,要知道,這幾種丹藥擺出去,估計馬上就會賣光!

那納氣丹可以增加武修時靈氣的吸納速度,要是配合破修丹使用,在斗戰靈者以下晉修的時候,有百分之五十的突破成功率,特別是配合破階丹使用更是在斗戰以下晉階的時候有百分之五十的突破成功率。

破修倒還可以說,可是破階就不同一般了,有的人沖階一旦失敗,不知道又要耗費多少的時間才能再次達到破階的機會,這可是武修者夢寐以求的寶貝啊!

那魔力丹也可以在短時間內使魔導士以下的使用者增加百分之五十的魔力,可以想象這增加的百分之五十魔力會讓使用者的實力提升多少,這在雙方對戰的時候增加了多少勝算!

更重要的還不是這些丹藥巨大的作用,而是這些丹藥給自己帶來的利益,如果把這些丹藥全部售出的話,光是寄售的費用就抵得上自己這個小店一年的收入了,一想到這裡藥鋪老闆就激動不已。

「不知道您這些丹藥打算多少價格出售?」

藥鋪掌柜小心翼翼的問道。

「多少就看你的本事了,賣出的價越高,你的寄售費用就越多,你儘管賣,寄售的費用你一分不少的扣掉就行了,過兩天我過來拿。」

趙庸其實也不知道這些丹藥應該賣多少,自己在空閑的時候就在那些瓶瓶罐罐當中找到了這些品質比較低的來試試,而且這些丹藥的煉製材料自己都有,就是賣了有那個神奇的丹爐隨時都可以煉製出來,不過自己也不能讓藥鋪掌柜看出來自己是個菜鳥,除此之外自己還應該震懾他一下,免得自己被當成冤大頭被宰。

「掌柜,這些丹藥只是九牛一毛,只要賣的好了,還會有更多放到你這裡寄售,所以我希望老闆要以誠信為本才好。」

說完趙庸伸出手來,在櫃檯上按了一下,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了。

掌柜看著櫃檯上被悄無聲息留下的焦黑的手印,頭上的汗珠從臉頰和額頭上不斷的滾落下來。

雖說自己不是什麼高手,出來混的多多少少也是有點實力的,可是自己硬是沒有感覺到那個灰衣人任何的靈氣或者魔法波動,甚至沒有感覺到一絲火的炙熱,就被他那麼輕輕的一按,自己面前的櫃檯上就留下了一個被燒得焦黑的手印,本來自己還打算宰上他一把,現在看來自己真要是這樣去做了,估計也是有命拿沒命消受了。

對這一效果感到震驚的不止那藥鋪掌柜,就是趙庸自己也是感到震驚不已!


那黑炎也是自己第一次拿來試用,也不知道那個乾屍生前到底是什麼人,竟然弄出那麼一個古怪的黑炎,它本身既不會發光,火焰之外也感覺不到炙熱的高溫,但會瞬間把沾上它的一切東西化為烏有,而且引發的時候也不會有任何的波動。

要是白天弄出來就跟手上拿著一團黑sè的東西一樣,憑誰也想不到它是一團火焰,要是在晚上使用,絕對是偷襲暗殺的利器。

趙庸回到住處,越看那黑炎越是愛不釋手,看來自己得好好研究研究它了,這可是一個出奇制勝的寶貝。

趙庸左手一張,一朵紅紅的火苗就在手掌之上跳躍了起來,不知道這魔法弄出來的火焰和這黑炎相比那個更厲害,趙庸剛想拿這兩種火焰來試試威力,那右手上的黑炎就好像看見了什麼好吃的食物一般,一個跳躍過去,就像一個開了大口的皮球一下子把那左手上的火焰給吞了下去,然後好像心滿意足的樣子又回到了趙庸的右手之上,那黑炎似乎又長大了一分。

「我靠,這是什麼情況!」

趙庸下了一跳,黑吃黑啊,沒想到這黑炎還能吞吃其他火焰來壯大自己,這不是成jīng了嗎?

趙庸收回黑炎,心想自己有時間得從那乾屍給自己的jīng神力裡面找找這黑炎的來歷了,可是他那jīng神力被自己給同化了,不知道其中的有關的記憶還存在不存在,要不就從他留下來的那些書籍和戒指里東西找找看,是不是能從中找到有關黑炎的記錄。只是現在自己以提升實力為第一要緊之事,關於其它的自己有時間只有慢慢弄了。

在趙庸搗鼓黑炎的時候,藥鋪那裡卻是另一番景象。

那藥鋪掌柜剛剛把招牌打出去,就有幾個人進來,價錢也不問,一股腦的就把那些丹藥全部買下了,然後按老闆開的價格一分不少的扔給了他,就好像他們扔出的不是錢而是垃圾一樣。

而且隨後還有人陸陸續續的進來,詢問還有沒有那些丹藥,甚至有的人還拿出錢來做定金,要他有貨的時候留給他。

當下老闆就後悔得腸子都青了,他知道這些都是武修和魔法師夢寐以求的東西,自己也把這些丹藥的價格提到自己認為最高了,沒想到這些丹藥受歡迎的程度還是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他們聽到他開出的價錢眉頭都沒皺一下就把那些丹藥全部攬入懷中,生怕被人搶走了似的,早知道就再把價格提高些了。

我在諸夏當大王 ,老闆的眼睛都笑沒了。

現在他似乎忘記了那櫃檯上留下的黑手印帶給自己的驚懼,盼望這那個灰衣人再次給自己送來那些丹藥,現在他可是自己的財神啊!

可是一連等了兩天,那個灰衣人也沒出現。 ()直到第三天晚上自己要關門的時候,才被門口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灰衣人給嚇了一跳,這個傢伙就像個幽靈一樣,就那麼悄無聲息的突然出現了。

「喲,大爺您來了,快裡面請!」

掌柜一臉的笑容,眼睛就差笑成金幣的模樣了。

「嗯,賣的怎麼樣?」

趙庸不緊不慢的進來還真跟大爺似的自己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來。

「呵呵,多謝大爺的眷顧,一共賣了六萬,除去百分之十的寄售費,這是您的五萬四,您收好!」

說完一指幾個個沉甸甸的袋子。這個藥鋪是個小店,可沒有什麼錢卡之類的,只能以現金的方式給付了。

趙庸一聽也是心裡暗暗吃驚,沒想到就那麼幾小瓶丹藥竟然可以賣出那麼多,可是這藥鋪老闆也夠可以的,百分之十的寄售費,我靠,比搶錢還厲害,就那麼幾睜眼幾閉眼的時間就弄了六千,這也太黑了吧?

趙庸也不客氣,眨眼間就把那些錢裝進了乾坤袋:「不知道掌柜怎麼稱呼?」

「呵呵,小的那恩。」

「那恩掌柜,今後百分之五的寄售費,同意的話今後我的丹藥就會都在你這裡寄售了。」

那恩聞言沉思了一下,點點頭答應了,就算是一下子把寄售費降低了一半,如果自己真能把這位大爺的丹藥壟斷在自己藥鋪里寄售,那也是一筆可觀的收入,可比自己在這裡熬死熬活的一年弄那麼一點僅僅夠養家的小錢多得多了。

「嗯,這是這幾天的丹藥,不過你要記住,這幾瓶丹藥要分三天賣,而且數量上是從多到少,記住了嗎?」

趙庸知道物以稀為貴,越是少的東西價格也就會越高。

那恩初聽也是一愣,那麼多人來買還不夠,怎麼還分開來賣?

可是他略一轉念就明白了,他也是經商了好多年的老油條了,怎麼把這點給忘了?

「好的,小的記住了!」

那恩也是對這個灰衣人深感好奇,自從學院製藥一門課取消以後在製藥方面稍有潛力的人都轉投了他處,現在這個地方也沒聽說有什麼厲害的製藥師,這個人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

儘管好奇,自己也沒那個膽子敢掀開那遮住半邊臉的兜帽去看個明白,自己真要是去那麼做了,估計臉還是看不到,自己卻被那個傢伙一把給燒焦了。

趙庸離開以後心裡也是美滋滋的,那個煉丹爐不叫煉丹爐,應該叫做聚寶盆,這來錢也太容易了,看來今後自己也不會為錢而發愁了。

趙庸現在白天要去那修鍊室做陪練,晚上才有時間搗鼓搗鼓那些東西,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自己就是想破腦袋也想不到那個乾屍生前怎麼會收集那麼多關於製藥和銘文書籍和捲軸,還有一些連學院都沒有的魔法技能捲軸。


自己自從傳承了那乾屍的jīng神力,再加上龐大的靈氣做後盾,自己要是願意的話,就是大魔導士階別的魔法也能施展出來,由於有了在靈氣谷的教訓,自己也不敢再貪多,僅僅讓自己停留在魔導士的水平,就是這樣也是超出了人們所能想象的速度了。

不管趙庸現在是如何的忙,反正現在那恩已經被弄得焦頭爛額了。

當他再次打出出售丹藥的廣告后,自己的小藥鋪門口就差點被擠掉了,儘管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高丹藥的價格,還是有人奮不顧身的衝進來,而且自己還不敢全部賣給一個人,一人只能購買一粒,生怕犯了眾怒把自己這個小藥鋪給砸了可就虧大了。

直到自己賣出了那批丹藥的三分之一多一點就宣布丹藥售盡,還是有人不願意離開,自己磨破了嘴皮子才打發了一撥出去,可是又有一撥闖了進來,一天下來弄得那恩聲音嘶啞,都快說不出話來了,中午的飯都沒時間吃。

別說飯,可以說從廣告打出去以後自己是粒食未進滴水沒沾,到晚上關門的時候自己癱軟在地上,是一動也不想動了。


這那恩的藥鋪熱鬧,學院之內也不平靜了,幾天來那些學員也不像平常一樣安心的進行修鍊了,全都一窩蜂的跑出去了,現在他們口中的話題只有一個,那就是那恩藥鋪寄售的丹藥,買到的自然的喜不自勝,沒買到的也無心修鍊了,時時刻刻惦記著那藥鋪的下一批丹藥什麼時候到貨。

這學院進來的學員像趙庸這樣窮的可能少之又少,能來的不是什麼王公貴胄的公子小姐,就是什麼商賈大家的子孫,就是經濟實力不濟點的也比趙庸強了好多,所以遇見那麼稀有的丹藥自然不會吝惜金錢。

金錢沒了可以再賺回來,可是這得到稀有丹藥的機會錯過了還會再來嗎?

那武極和司空圖在學院導師再三的訴苦后也沉不住氣了,要是這麼下去這學院還有個學院的樣嗎?

除了那個變態的小子就進了幾天的教室就整天玩失蹤之外,本來一切還算正常,可是現在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丹藥把個學院攪得一塌糊塗。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