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白夫人訓完話,喬安等幾位姨太太都被留在了靈堂內。

幾人跪坐在軟墊上,在吳老爺的靈位前邊哭邊燒紙。

靈位後邊,就是吳老爺的棺材。

喬安跪坐在軟墊上跟著其他幾位姨太太一起燒著紙錢,心思卻已經飄遠。

喬安此刻心中還有許多疑問需要理清,比如吳老爺的死因。

故事背景只是說一切恐怖皆是隨著吳老爺的死開始的。

也就是說這個吳老爺的死,是之後一切事件解迷的關鍵。

想要查清楚誰是無頭夜叉,先要搞清楚吳老爺的死因。

或許吳老爺的死因當中,就隱藏著關於誰是無頭夜叉的秘密。

不過在開始調查之前,她或許應該先找到其他除靈師。

除了她之外,還有五位除靈師進入了這個副本,也不知道他們在副本內的身份都是什麼。

以前進入副本之後,所有除靈師基本上都是前後腳出現,或是直接一起出現。

可這回卻是一進副本就被全部分開,光是把那五個人找出來,只怕就要花上一些時間。

守在靈堂內燒了一會兒紙錢,喬安借口內急,起身暫時離開了靈堂。

離開靈堂后,喬安避過所有人跑到了前廳,利用精神力將自己隱藏起來。

這次進入副本后,喬安發現她的精神力果然還是受到了限制。

不過好在喬安已經習慣了,對於精神力被限制什麼的,多進幾個副本也就適應了。

「周隊長,你要的人我都已經帶來了。」吳家的管家吳用,帶著四個下人來到了周熊面前。

這幾個下人都是吳老爺死亡當天,隨行侍候在吳老爺身邊以及最先聽到動靜並發現屍體的下人。

「說說吧,把你們當天看到全部說出來,不得有半點隱瞞!」周熊厲眼一掃,嚇得四人紛紛低頭。

這四名下人,分別是兩名家丁和兩名丫鬟。

家丁吳三兒是貼身侍候吳老爺的,吳老爺出門應酬的時候不方便帶丫鬟,每次出門都是帶的吳三兒。

這個吳三兒在吳家人面前,也算是比較得臉的奴才。

家丁吳六比起吳三兒就要遜色多了。

和吳三兒不同,吳六就是一名普通家丁,他平時也就在吳家打打雜,哪裡需要哪裡搬,並沒有在主子跟前侍候。

兩個丫鬟小桃和小娟都是在三太太身邊服侍的丫鬟。

本來每個姨太太身邊都只能有一個貼身服侍的丫鬟,但三太太不一樣。

三太太雖然比不上白夫人的出身,但在所有姨太太中絕對是出身最好的一個。

再加上她又是除了夫人之外唯一生下男丁的姨太太,能享受一點特權也就不奇怪了。

「是,小的不敢隱瞞,一定據實以告。」四人戰戰兢兢的回道。

「那就說吧,先從你開始,他若有什麼地方沒有說到,你們三個補充。」周熊隨便指了名家丁。

「小的名叫吳三兒,案發當日,也就是三天前的晚上,老爺應好友劉老爺的邀約出去吃酒。

等老爺和劉老爺吃完酒已經深夜了,老爺因為喝多了,連道都走不穩,還是小的將老爺扶上的馬車。

老爺回家的時候,絕對還活著,這個門房可以幫小的做證,馬夫也能做證啊!」

吳三兒就怕被當成兇手給逮了,說話的語氣都帶著幾分急切。

吳三兒知道,他們四個會被帶來問話,八成就是安全隊的人在懷疑他們。

可天地良心,他可真沒殺人啊!

就是借他三個膽子他也不敢對老爺下手啊!

「行了,別急著喊冤了,你冤不冤等我們治安隊調查過後,自有決斷。」周熊可不吃這一套。

「繼續交待,你家老爺被你扶回家之後呢,之後又發生了什麼?」

吳三兒:「之後……本來小的是想把老爺扶回夫人房中休息,可老爺說想去六太太屋,我們做下人當然只能聽老爺的吩咐行事。

小的扶著老爺朝著六太太的屋過去,剛走到一半兒,老爺說他內急,想如廁。

本來小的是想把老爺扶到茅廁去方便,老爺大概是累了不想走那麼遠,就揮開小的手,自己踉踉蹌蹌的走向了荷花池的方向……」

「小的本想跟過去,可這時候小桃出現了,她見小的這麼晚了還在院子里轉悠就好奇的過來詢問。

被小桃這一耽擱,小的追上去的時候,老爺就不見了!」

「你是說,當時是小桃叫住你,吳老爺才不見的?」周熊看向兩個梳著辮子的丫鬟。

兩上丫鬟看著都只有十五六歲的年紀,正是花朵一般嬌艷的時候。

雖然兩個都算不上什麼大美人,倒也清秀苗條。

吳三兒點點頭:「是是,當時就是小桃叫住了小的,小的才跟丟了老爺!」

小桃一聽這火燒到了自己頭上,嚇得趕緊站出來。

「不關我的事,老爺的死真的和我沒關係呀!」小桃嚇得瑟瑟發抖,聲音都在顫。

「別緊張,你說不關你的事,那你倒是解釋一下,你一個丫鬟大晚上的不睡覺,你去外頭瞎轉悠什麼?

你不覺得自己出現的時機太過巧合了嗎?」。 眼淚,止不住的流淌下來。

李子涵眼眶裏的淚水,就如同是斷線的珠子,她的心裏滿是委屈。

五年前!

自己未婚生育,淪為天北市的笑柄。

五年後,消失整整五年的葉天傾終於回來了。

可是,自己對她的身份卻是一無所知,這讓她的心裏很委屈。

有那個妻子,不知道丈夫身份的?

又有哪個妻子,不知道自己孩子的父親是做什麼的?

現在葉天傾在她的眼裏,就是一團迷霧,她完全的看不清葉天傾,所以她也在擔心。

擔心忽然有一天,葉天傾就會像是五年前那樣,消失的無影無蹤。

「子涵,你,你……別哭,我,我……」

葉天傾看着她的眼淚,不知所措。

「老大,我都看不下去了,你就跟嫂子說實話吧。」

忽然,辦公室的門被推開。

龍一滿臉正義的走了進來。

葉天傾:「???」

啥情況,我讓你進來了嗎,你進來湊啥熱鬧?

他滿腦門黑線。

「嫂子,我實在忍不住了,其實……你真的誤會我老大了。」

「他之所以瞞着你,是因為他被部隊開除了,他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所以才瞞着你的。」

龍一沉聲說道。

葉天傾:「???」

我啥時候被部隊開除了?

我雖然是七星將軍,可我根本就不歸華夏管理好嗎,我只不過是挂名罷了。

龍一則是繼續,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嫂子,五年前老大是被召集會部隊了,他也不知道你懷孕了,否則他不可能消失五年的。」

「而這次他回來的時候,因為侯家的事情,他被開除了。」

「我老大乃是五星將軍,華夏最年輕的將軍,也是最年輕的五星戰將。」

「上次他回來后,一怒之下直接將侯家滅掉,雞犬不留,他是為了你和女兒才這麼做的,結果事情鬧大了,他被開除了。」

啊,什麼?

將,將軍?

最年輕的五星將軍?

李子涵愣住了,她瞪大眼睛,滿臉不可思議的看着葉天傾。

葉天傾也愣住了。

他轉頭看着龍一,眼神里儘是蒙蔽,似乎在說:「你小子,這都是胡說八道的些什麼啊?」

「嫂子,我說的都是真的!」

龍一則是滿臉正經。

「你,你……把侯家滅掉了?雞,雞犬不留?」

李子涵滿臉震驚的看着葉天傾問道。

葉天傾獃獃的點頭。

「嫂子,當時是去鬧得很大,所以老大就被開除了,他之所以一直都瞞着你,他是不想給你造成心理壓力,不想讓你覺得虧欠他。」

「所以你真的是誤會殿……不,誤會老大了。」

龍一險些將殿主脫口而出,好在及時糾正。

李子涵的臉上再度佈滿眼淚。

只不過,這次是感動的淚水。

她看着葉天傾,眼睛紅腫的道:「他,他說的都是真的嗎?」

「殿主,我只能幫你到這了,我先撤了……」

龍一傳音入密,旋即逃之夭夭。

「待會在收拾你小子,你在這胡編亂造一番,還覺得我會獎勵你不成?」

葉天傾傳音入密回應道。

他的眼睛則是跟李子涵對視着:「都過去了,我也不喜歡戰場上那打打殺殺,我最大的理想就是可以守護在你和女兒的身邊,一輩子都不離開你們。」

「傻瓜,你為什麼要瞞着我,為什麼不早些告訴我那。」

李子涵哭成淚人。

葉天傾頭皮發麻。

雖然龍一是好意。

但龍一說的這些,驢唇不對馬嘴,雖然他滅掉侯家是真,可被開除是假,所以這算是在騙李子涵,使得他心裏有些沒底。

「子涵,都已經過去了。」

「戰場上也不安全,說不定哪天就掛掉了,以後咱們就在天北市好好的生活,好嗎!」

葉天傾深吸口氣,緩緩的說道。

回應他的是李子涵的深吻,她勾住葉天傾的脖子,主動的吻了上來。。 EWG基地,主教練辦公室,

茂凱一邊翻著辦公桌上的文件,一邊漫不經心地問著身旁的領隊。

「我記得昨天GMO戰隊跟我們的二隊約了一場訓練賽吧,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已經打完了。」

「這麼快,」茂凱看了一下手錶,現在是晚上的九點鐘,據他所知,訓練賽是七點鐘開始的,現在剛過去兩個小時。

「約的是BO3?」

茂凱有些記不清了,具體的事情是雙方領隊談的,他只是有個大概的印象,如果不是林棟出面,即便是EWG二隊的訓練賽,也不是那麼好約的。

他們二隊的戰鬥力可以媲美聯賽中游的隊伍了,茂凱甚至覺得他們二隊的實力要比聯賽墊底的GMO戰隊還要強。

「BO5,已經三比零結束了。」領隊的目光有些閃爍。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