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酒從他的臉上落到了襯衫裏。

本來已經弄好了的髮型,在這一刻被紅酒灑了進去,軟軟的垂了下來,顯得狼狽不堪。

“操!陳驍,老子他媽要弄死你!”

肖一山忽然大吼一聲,緊接着一把就掐住了我的脖子,“你給老子跪下來,把我的鞋舔得一乾二淨!不然今天老子讓你回不去!”

肖一山似乎已經忘了前幾次的教訓,對着我大聲斥責。

“紅酒似乎沒沾到你的鞋上。”

我聳了聳肩膀,無所謂的模樣,讓肖一山心中的怒火更甚。

“保安!快把保安叫進來,這裏有一個司機混了進來,這麼高級的宴會,你們怎麼能讓一個司機混進來,你們是怎麼做事的?!”

肖一山叫來了保安。

我們是在角落裏面,所以關注到的人很少,不過這其中已經有幾個富二代把眼神轉了過來。

這場宴會上來的富二代可不少,他們當然認識肖一山。

肖一山想要教訓的人一般都沒有什麼好下場,這些富二代顯然想要看熱鬧,所以都聚集了過來。

“給老子把他抓住!老子今天就要給這混小子一個教訓!”

肖一山指着我對着保安囑咐。

保安不敢違抗他的命令,連忙的走了過來,一左一右地想把我架住。

我眼神一冷,翻身一跳,站在了沙發後面。

“肖一山,你以爲,這場宴會是想混就能夠混進來的?看來我的紅酒不僅僅是灑在了你的臉上,還倒進了你的腦子裏啊。”

我嘲諷的語氣,讓肖一山更惱怒了。

“你們沒聽到嗎?我讓你們把這個狗雜碎給我抓住!”


他大聲的嘶吼了一句,幾個保安齊齊朝我撲來。

我沒有反抗,那幾個保安就把我架到了肖一山面前。

“老子打死你這個有娘生沒娘養的雜種!”

肖一山說完就舉起拳頭,狠狠朝我打來!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我對肖一山的隱忍已經到達了頂點。


這一拳如果現在打在了我的臉上,那簡直就是明晃晃的羞辱。

兩個保安一左一右的架着我,我的雙拳自然沒辦法動彈,但是,就在肖一山的拳頭即將要打到我臉上的時候,我伸出腳狠狠的踹翻了肖一山。

肖一山瞬間就狼狽的倒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驚呆了。

在他們眼裏,肖一山不可以得罪。

可是現在,在他們眼裏就是一個窮屌絲的我居然敢對肖一山出手。

“肖少!”

其他人紛紛瞪大了眼睛,連忙的扶起了肖一山。

“操!給我打死這個臭小子,我要讓他付出代價!”

肖一山捂着大腿根,臉色滿是痛苦。

保安一聽,瞬間就拿出了手裏的警棍,要對我出手。

“你們能用腦子想想嗎?”我退了一步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保安開口就說,“沒有邀請函,你們以爲真的能私混進來,還是你們以爲張老的生日宴會治安就這麼差?”

其他人紛紛的對視了一眼。

是啊,這種生日宴會本來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混得進來的,更何況只是一個窮屌絲。

“你們別特麼相信他這小子,現在就是在嚇你們,趕緊給我動手,出了什麼事情我來負責!”

肖一山朝着那些保安大吼一聲。

保安被他吼的失去了理智,舉着警棍就朝我打來。

這些警棍要是落到了我身上,只怕當場我就得倒下。

如果是拳頭就算是承受了幾十圈,我也未必會倒下,但是這種放電的警棍可不一樣。

這種分分鐘能把人給電倒。

“你們在做什麼?!”

就在我準備踹沙發擋住那些保安的警棍時,一道突兀的聲音響了起來。

所有人的視線往後看去發現居然是小顏!

他們當然認得張老的孫女。

“張小姐你怎麼來了?”

保安瞬間就收起了警棍,討好的說道,“那裏混進來了一個窮屌絲,我們現在就把這個屌絲趕出去,您可別生氣!”

“誰告訴你們,他是窮屌絲的!”

小顏狠狠的瞪了那幾個保安一眼,“你們以爲窮屌絲能夠混得進來嗎?看來你們的腦子全部都是被狗屎糊住了的,一羣蠢貨!”

小顏的訓斥,讓圍觀的富二代以及保安都愣了。

“這可是齊爺爺帶過來的人!你們都不要命了是嗎?”

小顏昂揚着下巴,說出來的話,卻讓其他人驚悚的看了我一眼。

在他們的眼裏大概怎麼也沒想到,我居然會是齊周帶來的人。

“剛纔是誰找的事?”

小顏看了所有人一眼,隨後就把眼神看向了正中心的,“肖一山,又是你找事對吧?”

肖一山神色僵硬了下去,“張小姐我知道你想針對我,但是你也不能這麼撒謊吧,這個窮屌絲的身份我還是知道的,只不過就是一個小司機而已,怎麼可能會是齊周帶來的人?”

而此時葉倩倩的臉色已經徹底的僵硬了下去。

她忽然想到了自己之前的猜測。

在拍賣會上那間包間裏面的聲音,這倩倩一直懷疑是我的,只不過是沒有得到我正面的答案,所以在將信將疑之下就否定了猜測,

畢竟我在葉倩倩的眼裏一直都是個窮屌絲,窮屌絲怎麼可能會一時之間就變成了鳳凰?

所以現在聽到小顏說,我是齊周帶來的人,葉倩倩就開始不安定了。

她心裏面忽然泛起了一種極爲不好的預感。

“誰騙你了,你以爲你是誰,本姑奶奶有必要騙你嗎?姑奶奶告訴你,你信不信我爺爺要是在這裏一定會把你趕出去的,這可是我爺爺特地請過來的人,誰讓你們動手的?”

小顏說着就走到了我的身邊,指着肖一山就罵,

“在這裏該滾的人是你纔對,一天到晚仗着自己富二代的身份,就到處蠻橫的做事,你以爲本姑娘真的不知道?爺爺的生日宴會上纔不歡迎你這樣的人,趕緊給我滾!”

小顏的話,讓其他人紛紛退了一步。

他們都害怕這個姑奶奶會把怒氣遷怒到他們的身上,真要是從這裏被丟出去,那可就真是丟臉丟到了家門口。

“你可真是個慫包,他們這些人都這麼針對你了,你居然還忍得下去?看你之前懟本姑娘的那樣,還以爲你是個多了不起的人呢,結果就是個紙老虎!”

罵完了肖一山,小顏似乎還覺得不解氣,又轉過頭來對着我就嘲諷,

“出去你可別說是齊爺爺帶出來的人,不然到時候啊,人家還得笑話齊爺爺!”


小顏朝我翻了個白眼。


這一次我難得的沒有開口。

不管怎麼說,小顏好歹是替我解圍了。

就在這時一個富二代撞着膽子,上前一步,帶着幾分心虛的問道,

“張小姐,我能不能問一問,現在你身旁站着的這個人到底是誰呀?”

“這你們還要問?”小顏有些不滿的撇了他一眼,“我剛纔的話不是已經很明顯了嗎?既然是齊爺爺帶來的人,當然就是他的繼承人!”


“什麼?!這怎麼可能?”

“齊周什麼時候找了繼承人?怎麼這個消息一點都沒有透露出來?”

“這不可能啊,如果他找了繼承人,應該早就已經被媒體大肆報道了,怎麼可能會隱藏的這麼深,再說了這男的我們從來都沒有聽過,怎麼可能會是圈內的人?”

所有的人指着我開始議論了起來。

的確在他們的認知裏,齊周現在可還沒有找到一個真正的繼承人。

而葉倩倩的神色已經完全的呆愣住了。

她震驚的微微張着脣,一股悔意在心裏面不停的流蕩着。

她後悔了!

而周舒就像是被嚇到的退後了一步。

“你們怎麼都是一副震驚的樣子?難道你們不知道他的身份?”

我抽了抽嘴角。

這小妮子反應還真是慢半拍。

居然到了現在才反應過來,這些人並不知道我的身份。

這要是知道我的身份,怎麼可能還讓保安出來對付我? “不可能!你一定是騙人的!”

肖一山反應激烈的指着小顏,“這個窮屌絲怎麼可能會是齊周的繼承人!”

“愛信不信。”

小顏翻了個白眼,“你肖家也許很多人都怕,但是我可不怕,不要在這裏給我裝的趾高氣揚的樣子,惹怒了姑奶奶,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的確,肖一山的身份,也許很多人都懼怕,但是小顏不怕。

張強完全就是強入的來了陽市,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但是卻沒人敢提出任何意見。

由此可見,張家的身份絕對不低。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