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髮男子冷笑:“再多一個又如何?今天你們都得死!”

蘇武一笑:“那可未必。”

張炳文譏笑:“區區三境武者而言,也敢大言不慚,就算你是特等學員又如何?現在的你太弱了。”

話音未落,他已消失在原地, 校草來襲,神經丫頭有點甜


五境力量武者的速度太快了。

蘇武面前突然出現一頭殭屍,通體紫銅色。

張炳文一驚:“銅屍?”

很快,六頭銅屍憑空出現,把張炳文團團圍住。

蘇武笑道:“張炳文,想動我,先打贏這些銅屍再說。”

在冥船的時候,他和沈冰一起練習控屍術,捕捉了不少殭屍收藏在紙片世界裏面。

蘇武又不傻,大老遠跑過來送人頭。

這時七頭銅屍瘋狂的撲向了張炳文!

張炳文知道屍毒的厲害,急忙反擊,他是水序列武者,出拳之間水汽蒸騰,幾頭殭屍瞬間被淹沒在水霧之中。

紅髮男子臉色微變,憑他們三人的力量,想要殺掉李魚和宋雨桐還是有些難度的。

突然,紅髮男子笑了。

兩條黑影閃電般飛來,漂浮在半空中。

“恭迎兩位神將大人!”

紅髮男子恭敬行禮。

來到居然是悼亡族的人。

悼亡族都是成對出現的,這兩個悼亡族的神將氣息極強,幾乎已經是神將巔峯。


兩個巔峯神將聯手,甚至可以傷到六境武者!

瞬間,蘇武他們陷入了險境。 神將一出,似乎已經決定了宋雨桐他們的命運。

幾乎同時,七頭殭屍全部被張炳文重創,失去了戰鬥力。

張炳文瞧見神將到來,急忙行禮道:“張炳文見過兩位神將大人。”

其中一頭神將說道:“就是這個人類殺了我們的族人嗎?”

張炳文看着宋雨桐說道:“沒錯,神將大人。”

那頭神將的六隻眼睛全部盯着宋雨桐,六道銀色光芒突然射出。

宋雨桐橫移閃開,銀色光芒洞穿大地,方圓數百米之內的地面蛛網一樣撕裂開來。

一擊之力,居然強大如此!

李魚臉色凝重,這頭神將太強大了。

張炳文戲謔道:“你們不是說金鴻飛就在附近嗎?”

蘇武笑道:“金總督日理萬機,估計有事耽擱了,不過有位老前輩想來會會你們。”

張炳文色變。

一股強橫的氣息突然出現在不遠處。

瞬息之間一個白衣男子便出現在蘇武旁邊。

“你……你是汪河圖?”張炳文瞳孔一縮。

這白衣男子年紀絕對不會超過五十歲,長得和汪寧非常相似,根本不像之前已經垂垂老矣的汪河圖。

李魚也聽說過江北王汪河圖的大名,但汪河圖不是早就已經死了嗎?

汪河圖大笑:“蘇武兄弟,代我斬了這些人作爲謝禮。”

紅髮男子冷笑:“大言不慚!”

看着兩個神將,他說道:“兩位神將,請允許我先斬了這狂徒!”

其中一個神將笑着說道:“這人類氣血旺盛,戰氣沖天,已經到了你們人類的五境極限,你不是他的對手。”

紅髮男子色變,儘管心有不甘,卻不敢多言。

那神將看着汪河圖笑道:“你可願意臣服我們,我封你爲天堂教的護法。”

汪河圖吐了一口濃痰,冷笑道:“封你媽個頭!”

一擡手,一把厚重的達九孔大刀出現在手中,劈向神將,霎時間刀光四溢,金光沖天。

汪河圖主修的乃是金序列能量,其刀鋒之銳,江北第一!

當年誰不知道,江北有個狂徒,名爲汪河圖,手中有口九孔大刀,名爲“砍神刀”。

那神將虛空一抓,一個黑色的旋渦出現,他從旋渦中抓出了一杆骨槍,迎着砍神刀擊出。

碰一聲巨震,神將居然被迫退後了幾步。

蘇武讚歎,汪河圖儘管狂,但確實有狂的資本。

另外一頭神將也加入了戰場。

兩頭神將聯手激鬥汪河圖!


“哈哈,這是汪某人的大江東去第一斬。”

汪河圖狂笑,揮刀猛斬,刀氣縱橫,衆人似乎看到那些刀氣匯聚成一條滾滾東去的大江。

這就是汪河圖的刀法,大江東去!

兩頭神將聯手抵擋才化解了這一擊。

那紅髮男子色變,他這才意識到自己跟汪河圖確實有一段差距。

汪河圖大笑:“張炳天,老子知道你鬼鬼祟祟躲在暗處打算偷襲,滾出來吧,當年的恩怨我們也該算一算了。”

宋雨桐色變:“張炳天也來了?”

“恭喜汪大哥重獲新生。”

又來了一個人。

此人與張炳文有幾分相似,但看起來比張炳文還要年輕幾歲。

他就是張炳天,張家的一號人物,宋氏集團的五大元老之一。

汪河圖見到張炳天,冷笑一聲,一刀劈向了過去。

張炳天頓時被劈成兩半,化作一絲絲水霧散去。

片刻之後,遠處又出現一個張炳天,很顯然這個張炳天也是他用祕術所化。

蘇武心中一動,這張炳天絕對就在附近,但是他卻不願意露面。

張炳天笑道:“兩位神將大人,我正處在關鍵時期,暫時不能過來,還請兩位神將把這些人殺了,否則後患無窮。”

兩頭神將幾乎同時開口:“你只管負責好你的事情就行。”

神將的氣息暴漲!

接着兩頭神將的身體重疊起來,居然化作了一個神將,一股堪比六境武者的氣息席捲開來。

宋雨桐瞳孔一縮。

李魚苦笑,“這可如何是好?打不贏啊。”

“大局已定。”

張炳文終於鬆了口氣。

張炳天突然看着汪河圖道:“不對。”

蘇武冷笑,你們以爲我給他的能量源液是白給的嗎?

汪河圖的氣息也隨之暴漲,一股六境武者的氣息自他身上散發出來。

“六境!”

張炳天兩兄弟和紅髮男子等人皆驚。

宋雨桐看着蘇武,見蘇武一副平靜的樣子,暗道這小子居然不告訴我。

“轟!”

汪河圖一刀大江東去,直接把神將劈飛出去,神將一份爲二。

張炳天等人大驚。

兩頭神將居然打算逃走。

但就在這時,兩張巨網突然從天而降,把兩頭神將籠罩在了網中。

儘管神將實力強大,但居然無法從網中掙脫。

“張炳天,你們可知罪?”

一道冷漠的聲音響起。

那兩張巨網上方凌空站着幾個人,爲首之人氣息比汪河圖還要強大數倍。


“金鴻飛!”

張炳天兩兄弟擡頭一看,猛的一驚,心不由沉了下去。

宋雨桐鬆了口氣,她和蘇武制定的計劃,最後一步就是由金鴻飛來完成的,大魚出來,金鴻飛就會出來收網。

張炳天突然化作了幾絲霧氣,他的本尊此刻只怕已經開始潛逃了。

金鴻飛露出譏嘲之色,他豈會沒在張家佈下局。

那紅髮男子、白人男子和少女突然分頭遁走。

金鴻飛冷笑,身影一晃消失不見。

汪河圖大笑:“那紅頭髮的交給我吧。”

金鴻飛率先回來,他一手提着一個人,是那白人男子和少女,兩人都昏死過去。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