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夜長嘆一聲,甩了甩紫色長髮,道:“你該回去了,入世修行纔是提升實力的最好方法。”

“這一年多,有個問題我問了你很多遍,現在能告訴我答案了嗎?”華炎走到紫夜面前說道。

如今華炎的身高足有一米八七左右,身材比例堪稱完美,站在紫夜面前二人居然是半斤八兩,而紫夜那一頭飄逸的長髮和華炎披肩的黑色長髮更顯出不同的風格。

兩大美男子相對而立,只見紫夜伸出食指搖了搖,回答道:“你所說的地球我是真不知道,不過它既然真實存在,那應該就處於星空某處,等哪一天你實力強大了,自己去找吧。”

“那麼,我現在所處的世界在哪?叫什麼名字?有這裏的星際座標嗎?”華炎執着的問道。

“呃,這裏……這裏是‘被神遺忘的大陸’。”紫夜不自然的說道。 暴雨過後的原始森林顯得有些陰沉,無論是天上漸散未散的烏雲,還是空氣中那還沒有完全褪去的壓抑氣息都有種讓人窒息的感覺。

一條渾身火紅,大約有三米長的三尾火狼在林中小心翼翼的前進着,一夜的暴雨讓它顯得有些狼狽。

當它經過一片鬆軟的土地時,一旁因爲雨水而坍塌了的高地下突然伸出一隻烏黑猙獰的人類手掌,這一幕驚得它迅速跳起,整個身體如同被電擊了一般繃直起來。

沒有來得及看清楚那是什麼東西,三尾火狼便是迅速逃竄了出去,轉眼間就失去了蹤影,下一刻便是出現在數十丈開外,速度不可謂不快。

而就在三尾火狼消失後的片刻,那沾滿了雨後泥土的人類手掌神經質的抽動了一下,隨後一個渾身被黏溼泥土覆蓋的消瘦人類便是從鬆軟溼潤的泥土中爬了出來。

“呸!”

吐出嘴中的污泥,一個男子緩緩坐了起來,看樣子很是憔悴,尤其是那泛白的嘴脣很容易就暴露出他現在的虛弱。

斜身依在身後的泥土堆上,男子掉臉上的泥土,露出一張年輕的臉頰,只是那雙深邃的眼睛深處卻有着讓人心悸的冷漠。

“幸好有這場雨,不然就麻煩了。”男子摸了摸被鮮血染紅的左臂,只見那裏白骨茬森森,顯然是受了重傷。

“紫夜,你大爺的,等我修煉有成回到欺天魔殿,老子讓你好看!”這男子正是華炎,只是此刻顯得有些暴怒。

那天紫夜並沒有跟他詳細說明這個世界,只是告訴他這裏被稱爲“被神遺忘的大陸”,隨後便是一腳將他從欺天魔殿給踹了出來。

從欺天魔殿所處的奇異空間出來以後,華炎居然又出現在了一座大殿內,只是這座大殿顯得有些殘破,短暫的分析後華炎認定這裏應該是一處遺蹟。

當他從一間破舊的房屋裏走出來以後,赫然被眼前的景象鎮住了。

碩大的廣場上,密密麻麻的到處都是拼死打鬥的人,而地下更是躺着數之不盡的屍體,鮮血匯成一條條小溪朝着遠處流淌,整片空間都充斥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和惡臭味。

但是當華炎走出來以後,嘈雜的廝殺場面頓時凝固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轉移到了華炎身上。

被上萬雙眼睛死死的盯着,華炎感覺這一刻連時間都靜止了。

“媽的,外面的時間靜止了嗎?”華炎嚥了嚥唾沫,他可從沒見過這種浩大的場面,“我可是進入魔殿已經有一年多了,怎麼這羣人還在?”

不等他想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只聽有人大喝一聲,霎那間所有人都朝着華炎衝了過來,那氣勢別提有多唬人了。

“尼瑪,紫夜我艹你十八輩祖宗!”華炎朝着來路撒腿就跑,如今他雖然經歷過混沌元氣洗禮已然成爲了混沌體,但是修爲在這一年間也只是提升了一層而已,如今不過是煉氣四重天罷了,怎麼跟上萬人鬥?


成千上萬的人蜂擁進大殿追殺華炎,嚇得華炎拔腿就跑。不過不知是這些人經過連日的廝殺有氣無力還是這裏壓制了他們的修爲,這些人竟如同普通人一樣,無法提氣更別提飛天了。

正是如此華炎才逃出了生天,等他逃離這處遺蹟以後終於出現在了雲巫山脈深處,可是剛一露面便是被人發現,二話不說便是追殺過來,驚得他只好再次逃跑。

隨着從遺蹟內出來的人越來越多,華炎的信息也就徹底暴露了。

一時間凡是在雲巫山脈尋寶的人都人手一份華炎的畫像,華炎當真是有苦說不出,只能亡命逃竄。

這已經是第五天了,華炎通過這麼多年的殺手經驗和近一年多對《欺天祕典》的理解,一次次成功避開了敵人的包圍圈,可就算是這樣還是身受重傷,險死還生。

“混蛋,如今纔不過是煉氣四重天,怎麼打?”華炎躲在一個山洞內靜靜的療傷,這次的事件真是有些讓人頭痛。

按理說這一年多的時間他應該可以衝到煉氣五重天甚至六重天以上的,可是沒想到他真正成爲混沌體那一天時,他的修爲竟直接降到煉氣一重天。

如今他雖然是煉氣四重天,可都是這兩三個月才突破回來的。不過由此也可以看出混沌體的逆天,修爲提升簡直是一日千里。

這兩天,他也是弄明白了雲巫山脈深處到底發生了什麼。

雖說他在欺天魔殿住了一年有餘,但是在現實世界中才不過過去了四天而已,這四天裏,大批修道人士趕來,而云巫山脈深處的遺蹟也漸漸被挖掘出來。

爲了奪寶,衆人大開殺戒,甚至出現了同門相殘欺師滅祖的不齒情況。

最後有神祕人物闖進了最後藏寶地,有些人奪寶後仗着強大的實力離開了,有些人奪寶後則被衆人聯手劈成了肉泥。還有一些高手被擊成重傷,就連當日那三清宗的通心長老那麼強大的實力都幾乎被人打殘,可想而知最後奪寶地的爭奪有多麼可怖。

而就在奪寶進入到尾聲的時候,華炎居然從最後奪寶地出現,可想而知他將會迎來什麼樣的災難。

等華炎逃出生天以後,衆人進入最後藏寶地的時候發現這裏的寶貝已經被洗劫一空,而那些強大的修者一般人不敢惹,但是像華炎這樣的小修士誰會在乎,所以一窩蜂的,所有人都將目標指向了華炎,希望從他手中搶來一兩件寶貝。

華炎有種罵天的衝動,但只能咬牙承受,誰叫紫夜將他傳送到那麼一個“適合”的時間和地點,而華炎強烈認定這是紫夜故意的。

這一天,華炎剛剛躲開一羣人的包圍,卻又被十餘個煉氣期的修者跟迎面撞上了。


這些人的實力大多是煉氣三、四重天,最強的一個是煉氣五重天的壯漢。

“呸,真他媽倒黴。”華炎吐口血痰,虛弱的倒在一棵大樹上。

“嘿嘿,這對我們兄弟來說,可是天大的運氣。”那煉氣五重天的壯漢手持兩把流星錘,帶着十餘人漸漸將華炎包圍了。

華炎冷冷的掃視了這羣人一眼,道:“你們就真以爲我是待宰的羔羊?”

壯漢一愣,顯然是有些猶豫,衆人放緩了進攻的架勢,但絲毫沒有放過華炎的意思。

“我雖然是從那裏面走出來的,但我可沒得到任何好東西。”華炎攤攤手笑道,像是一個鄰家小夥,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哼,你說沒有就沒有,當我騙大的?”壯漢掃視了華炎一眼,似乎發現華炎身上確實沒有什麼藏寶的地方,不過隨即想到,或許是華炎將寶貝藏在了某個地方,好等以後再去取。

想到這壯漢一挺胸膛,鄭重道:“小夥子,我看你年紀輕輕,不想就這麼窩囊的死在這森林裏吧。”

華炎微笑着點點頭,警惕的看着四周。不過這羣人也沒有妄動。


壯漢繼續道:“小夥子,只要你將寶貝交出來,我可以保證,不殺你,怎麼樣?”

“你的保證,算數嗎?”華炎的思想好像有些鬆動了,這讓壯漢看到了希望。

“自然!”壯漢一拍胸脯,衝其餘十幾個兄弟命令道,“這小夥子的命我保了,只要他拿出來寶貝,我放他一條生路,如果你們到時候誰敢出手,我滅了他!”

衆人聽壯漢如此說,當即點點頭,附和道:“自然,老大說什麼我們聽什麼。”

“怎麼樣,小夥子,我……”壯漢衝華炎嘿嘿笑道,露出一口大黃牙。

然而不等他展露出他自以爲很和善的笑容,華炎便突然從他眼前消失了!

不是消失,而是華炎突然一閃,腳下踩出一條詭異的路線,直接奔到了他面前。

“你……”壯漢下意識的揮起了手中的流星錘,但是下一刻華炎的右手已經擊在了他心口,當場將他給轟飛了出去。

“明明是……四重天啊……”壯漢人在半空便是感覺到心臟已經被震碎,活不成了,一雙眼睛幾乎要噴出血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拳擊飛壯漢,華炎又是一記飛腿直接踢爆旁邊的一名修者,那修者的身體被踢的粉碎,當場氣絕,根本沒有任何懸念。

“什麼?”所有人都懵了,沒想到華炎會突起發難。

剩下的十餘人二話不說當場衝上來,但是華炎已經將包圍圈破開一條出口,這些人失去了合圍之勢。

不過這些人仗着人多,實力也相差不多,根本沒有意識到華炎的真實實力。

“嘭!”華炎一對拳頭橫掃四方,所向無敵,一拳將一個煉氣三重天修者的腦袋轟爆,紅的白的撒了一地,觸目驚心。

“怎麼可能?他只是四重天?”

現在場上只剩下六個人,只是現在他們的心膽都要被華炎嚇碎了,這簡直就是一頭人形暴龍,那一對拳頭開山劈石,生生將他們的兄弟撕成兩半,這哪是煉氣四重天的修者所能發揮出來的實力?

一個打十幾個,現在他們完全是被完虐,這還怎麼打?

“走!”其中一人大喝一聲,六個人配合默契的朝着六個方向狂奔,轉眼便是沒了影蹤,而華炎也沒有繼續追殺,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裏,任鮮血淌滿全身,無動於衷。

“呼!”華炎看看沾滿鮮血的雙手,自語道,“真是爽啊,同境界我可橫掃天下。”

不過下一刻左臂上的痛苦便是讓他從自戀中清醒過來。

隨着時間的推移,他遇到的追殺也越來越少,因爲他已經離開了雲巫山脈深處,只要熬過這段時間就可以了。

正當他放鬆的瞬間,一道破空聲突然傳來,華炎本能的側身躲避,但是左肩還是傳來劇烈的震動,好像被什麼擊中了。

下一刻一片血雨濺起,赫然是一支箭刺穿了他的肩膀,帶起大片的血肉。


“該死!”華炎低吼一聲,放眼看去,只見遠處立着一個眉清目秀的青年,在這青年背後站着三個僕從,兩男一女,此刻四人正盯着華炎,那眼神就像是看着一個死人。

“少爺,好箭法!”其中一個男僕從巴結的笑道。

那青年微笑着點點頭,衝華炎道:“小子,把你從飄雲宮得到的寶貝交出來,我可以賞你一個全屍。”

“哈哈,你的心倒是真狠,剛纔這羣人還準備饒我一命,你居然連我的命都不放過。”華炎腳踏一具殘破的屍體,死死的瞪着青年。

“饒你一命?”青年冷哼一聲,“你算什麼東西,留你一具全屍你就感恩戴澤吧。”

華炎封住了左肩穴道,冷笑道:“不過我不跟你這小白臉一般見識,待會等我宰了你這三個走狗,會留你一條全屍的。”

“混賬!”一名男性僕從當即跳出,一掌拍向華炎的左肩。

掌風呼嘯襲來,華炎不由一怔,這男子實力好強,估計已經到了煉氣七重天了。

側身躲避,華炎右手橫切,以《欺天祕典》中一門至剛至陽的掌法應對。

這段時間的逃亡,他開始漸漸消化《欺天祕典》第一卷的內容,雖然還沒有理解全,但一遍遍的閱讀開文的接引篇,也讓他對祕典這一脈修道有了一個基本認識,所以學習第一卷裏的武功也更加得心應手。

“咦?”那僕從跟華炎過了十餘招,越來越心驚,因爲他發現華炎的掌法大開大合,時而沉穩,時而飄渺,根本捉摸不透。如今華炎身上有傷還能發揮如此水平,莫非這小子背景不簡單?

想到這僕從越來越束手束腳,不過不遠處那青年卻是冷聲道:“放開手的打,打死了我負責。”

聽到少爺的話,僕從只好放手一搏,雖說青年說打死華炎他負責,但如果真是惹到了不該惹的人,到時候被推出來做替死鬼的還是他這個做奴才的。

“呔!”華炎左肩微沉,右掌穿過僕從的手腕,直接按在了對方的胸口。

一股炙熱傳來,僕從立即回身,可是胸口好像被華炎的手掌黏上了一般無法分開。而那股熱氣則順着他的胸口傳遍四肢,轉眼間整具身體都因此變得燥熱起來。

憑藉強大的內息,僕從硬生生逼開華炎,但是自己嘴角卻不知不覺的溢出血來。

“殺!”

華炎一聲長嘯,身如長劍,直奔青年而去,而那僕從正準備阻攔,卻是張口吐出血來,眼前一花,差點一頭栽倒。

見到這一幕,青年背後一男一女立即閃出擋在了青年面前。

只見華炎雙掌大開大合,分別與這對男女對了一掌。

這一對男女實力已經達到了煉氣八重天,但是和華炎對了一掌後竟然感覺一股巨力襲來,差點將他們轟飛,好在內息雄厚抗了下來,可就是這樣,他們的手掌已然通紅,好像被火鉗燙了一般。

“敢爾!”和這二人對了一掌後華炎欺身再上,直奔青年而去,那男僕人立即擋在華炎面前,再次和他對了一掌。

“噗!”

華炎實力本來就不如對方,如此硬撼只能遭創。衝着男僕噴出一口殷紅的鮮血,華炎一記飛腿直接掃向旁邊的女僕,那女僕一怔,沒想到華炎如此情況下還敢以一敵二,立即迎身打向華炎。

與此同時,那先前的男僕調息過來便是朝着華炎衝來,三個人將華炎包圍起來,不給他逃跑的機會。

不過華炎也沒有逃跑的想法,以他如今的傷體根本支撐不了多久了,只能速戰速決,這樣纔有生機。

“小子,掌法不錯,什麼來路?”那先前的男僕心有餘悸的問道,剛纔華炎那一掌可差點要了他的小命。

華炎嘿嘿一笑,如今渾身鮮血,當真如一個血人一般無二。

“死到臨頭還笑!”那女僕回頭看了青年一眼,只要青年一聲令下,三人立即便會將華炎力劈於此。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