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導演頓時神色大變,製片也在一旁,立即怒吼道:

「還等什麼!安保呢!備案聯繫是鬧着玩的嗎!趕緊保護藝人疏散人群!!將鬧事的人控制住!」

「好、好的!這就去!!」

總台立即忙碌起來。

此時彈幕里的留言評論已經刷的快速到看不見畫面的程度。

——私生diss!腦殘粉diss!搞事情別帶我肅哥的粉籍!!

——還在這洗你嗎呢洗!某影帝的粉絲都是未成年還是怎麼着?不想要你家愛豆和女藝人合作,那你出資保養他啊!

——顏焱真的是最好的師姐啊!她第一時間擋在了芒果前面!

——我真的哭死了!她身上的油漆還在滴,她還在問熊芒有沒有被嚇到!

——冷肅這是生氣了吧,好可怕,這男的的肯定有暴力傾向!

——暴擊你嗎!換你被忽然潑一身紅油漆我看你生不生氣!

——北台不是自稱安保第一嗎!這就是你們的第一!!卧槽!我芒姐要是出了什麼事,我天天投訴國君電話女馬的!

——服了!!這種時候安保都幹什麼吃的了!保護好藝人啊!

——如果這是用藝人的安全支撐起來的公益節目,那我一分錢都不會再投,連一個眼神都不會給!一點合作精神都沒有!

——潑油漆那女的誰認識??查出來!!祝她不得好死!

……

與網上瘋狂刷屏的彈幕相比,另一頭好不容易掙脫出人群圍堵的三人成功回到冷肅的保姆車上。

冷肅第一時間連顏焱身上的外套以及最外面的裏衣脫掉,檢查油漆並沒有清透到裏面,才從一旁的柜子裏拿出備用外套幫顏焱穿上。

「你別沉着臉,怪嚇人的。」

顏焱聲音很虛。

一旁上車后就被無視徹底的熊芒原本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聞言顫顫抬頭。

冷肅此時的表情看起來十分可怕。

猙獰,陰鷙,只看一眼便令人心生恐怖。

方才就在台上,冷肅甚至還用過更可怕的眼神瞪着她。

好像再說——

都怪你害了顏焱!

都怪她。

如果不是她等不及主動給顏焱發信息邀請參加這個節目,今天也不會發生這種事情。

可——

出事的那瞬間,顏焱第一時間將她護在了懷裏。

那一刻,熊芒就知道,即便如此,她也不會後悔發出今天的節目邀請。

顏焱還是那個顏焱。

還是那個無論她遇到什麼危險,都會第一時間站出來支持她,保護她的顏焱。

世人只知道熊芒和顏焱是強者對強者,強強聯手在舞台上大放光彩。

可沒人知道,熊芒究竟都在貪婪什麼。

熊芒還記得,她第一次從自己的老師嘴裏聽到關於顏焱如何如何在舞蹈上多有天賦時,她心裏的不屑一顧以及不可否認的嫉妒。

更別提後來她還聽說顏焱在每一個系院都找了老師拜師。

顏焱有一段時間成了老師教授們口中的天才,天賦異稟,學什麼都快,學什麼像什麼,天生就該站在舞台上。

嫉妒和不服輸中,熊芒重要接到了老師讓她和顏焱合作的作業。

這在她的意料之中,顏焱想在舞蹈系選修課拿到滿分,就必須過她這一關。

卻不想——

那次合作,她被受邀前來學校觀賞宴會的企業老闆堵在化妝間里騷擾猥褻,在她絕望之際,顏焱彷彿如同救世主一般從試衣間走出來。

顏焱一出現立即引起了那位老總的注意力,色心瞬間轉移到了顏焱身上,而熊芒也終於得救,七手八腳慌亂得整理自己身上的衣服。

然後等她反應過來時,那位老總已經被顏焱踩在腳底下,一支道具長槍就插在那位老總雙腿之間。

「……哪來的勇氣跑來我面前撒野?」

熊芒一輩子都無法忘記身材高挑的顏焱,一身裂開半腿長裙的她,踩着7公分高的高跟鞋,一腳準確無誤的踩在了那位老總私密上。

老總當場就痛暈過去。

再後來,顏焱報警叫來警察,並說自己被騷擾,為了自保才動了腳。

而熊芒成了目擊者。

那一夜過後,顏焱成了被差點猥瑣的校花,聽說過這件事的人明面上看到顏焱都噓寒問暖滿臉憤怒,背地裏卻是各式各樣的討論,用異樣的眼光看着顏焱。

彷彿再說:

——活該!長得那麼好看招色狼!

——該不會不是未遂,而是已經那啥了吧?

——天啊!我真佩服她!發生這種事情了還能在學校繼續待下去!換做是我早就轉學了!

——她也真是厲害,聽說把那人那玩意兒都踩斷了,賠了不少錢!

……

這樣的言論,如果放在熊芒身上,她也許早就撐不住轉學離開。

可顏焱依然每天獨來獨往,一副忙的腳不沾地的樣子,依然還是老師們搶手的好學生,依然受各個院系老師的歡迎。

好像那些言論中心被議論的人並不是她一樣。

帶着這樣複雜的心情,熊芒開始觀察顏焱的一舉一動起來。

她發現顏焱真的很忙,並且忙的十分有計劃性。

她會分清早上適合開嗓練基本功,下午對線表演配音,晚上她多半會去無人的教室複習……

熊芒也看到她生理期臉白得跟紙一樣還要繼續練習,為了一個舞蹈動作她會來回扣動作到最佳完美的狀態……

太多太多,和她太像的地方。

等熊芒反應過來時,顏焱自己朝她伸出了手,問她:

「要不要一起練?」

「好。」

就這樣,兩人形成了默契的配合練習。

久而久之,熊芒才發現,原來顏焱真的不在意校內那些流言蜚語,她總是每天我行我素的,忙的將自己的世界都縮小在學習上。

她就像是一個不停吞噬知識的機械人。

然而同時……被她護在身後的人,不計其數。

這就是熊芒這些年來始終放不下這個失蹤多年的好友的原因。

這樣閃耀這人間的星星,沒有理由就這麼不明不白的隕落。

而既然星星重新閃耀,那就應該大放光彩。

「你再黑著臉,你粉絲該說我奪筍了!你看看你的粉絲,澄清的速度比嗑我們CP的速度還快!他們就這麼不看好我們啊?」

顏焱帶着笑意的聲音在低壓的車內響起,同時也打亂熊芒的思緒。

直接前排,顏焱坐在冷肅懷中,那些手機哈哈大笑。

而臉色發黑的冷肅,身上那股煞氣已然消失,剩下濃厚的無奈。

……

。 「NB啊兄弟!」

「我人都看傻了,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啊。」

「卧槽卧槽卧槽,我沒看錯吧,那傢伙就這樣掛掉了?」

「兄弟你那技能是什麼啊,也太NB了吧。」

….

戰鬥結束,等了好一會眾人才緩了過來。

他們沒有覺的憋屈。

反倒覺的秦昊實在是太強了,強到令人髮指,這種操作他們連見都沒見過。

而且看武器。

秦昊應該是一名戰士職業。

戰士VS騎士。

本應該是騎士充滿優勢才對,畢竟他身上可是還帶着七個BUFF的,這都能輸,簡直是丟人丟到姥姥家。

連秦昊自己都沒有想到,這群傢伙態度居然轉變的那麼快。

管他呢。

反正五片礦石碎片已經到手,也懶得和他們繼續糾纏下去。

趁亂帶着沐清水溜之大吉。

眾人卻還是在興奮之中,就算是之前那個氣急敗壞的戰士,此時也是滿臉崇拜的表情。

「我人都看傻了,這才是真正的戰士嘛!」

「NB!」

「我一個法師現在都想轉戰士了,那麼酷炫的嘛?」

「兄弟們,剛剛那一幕我已經錄成視頻,馬上就上傳好了,大家記得來看看~」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