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朋友相聚,聊的話題自然特別多,彼此聊了很久,直到太陽下山,韓老才帶着楊非凡、陳嫣和蘇月英離開了雲老的病房。

本來,韓老打算邀請秦老和雲老一起去外面吃飯,不過,秦老卻以要照顧雲老爲由婉言謝絕,雲老根本就不需要說什麼理由,因爲,他需要休養。

無奈之下,韓老搖了搖頭,唯有等下次有機會再邀請秦老和雲老。

吃過晚飯後,韓老帶着楊非凡、陳嫣和蘇月英,來到了蘇遠山特意爲他準備的診室。

診室門上掛着中醫全科大牌,大牌下端備註:主治醫師韓一山,開診時間:週一至週五,晚上八點至十二點。

“師父,開診的時間都是晚上,不是很累嗎?”楊非凡走進診室,掃了一眼韓老的診室。

“累什麼累?這是師父我特意要求的!每天才上班四個小時,有什麼累呢?更何況,週六和週日都不用上班,你說,累嗎?”

韓老拍了拍楊非凡的肩膀,笑道:“師父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爲了騰出更多的時間,白天教你種植中草藥和配製丹藥。”

楊非凡感動得熱淚盈眶,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如何感謝韓老?

就在這時,一大班人從外面蜂擁而至。


韓老等人幾乎同時一愣。

這些人跑進診室後,爭先恐後地將掛號單放在韓老的辦公桌上。

“韓醫師,聽說你今天來這裏開診,我特意從老遠的鄉村趕來這裏請你看病。”一個矮矮胖胖的中年男人喘着大氣,一臉崇拜地道。

“我也是!”

“我也是!”

……

衝進診室的人,你一言我一語,齊聲附和。

“大家別急,排隊等候!”韓老稍微清點了一下數量,發現不到一分鐘,診室裏面就擠滿了三十多個病人。

再看一眼診室的外面,密密麻麻地排滿了病人,粗略地數了一下,至少有一百多人。

這些病人,得知德高望重的韓老坐診後,紛紛慕名而來。

“恭喜你,師父,開門大吉,哈!”楊非凡嘿嘿笑道。

話音方落,那些慕名而來的病人,紛紛將目光轉移到楊非凡的身上。

當他們看到楊非凡的時候,震驚、興奮、激動……

總之,各種表情夾雜,簡直無法形容!

“咦,你不是楊神醫嗎?”不知道是誰,第一個興奮得歡呼起來。

隨後,所有的病人都爲之歡呼。

不用問都知道,這些病人肯定是看到了特大的新聞報道,才知道楊非凡的大名。

這個時候,楊非凡不知道是該多謝美女記者謝月麗好,還是該罵她兩句好?

都是記者惹的禍!

十分不願意發生的事情,終於發生了,事到如今,楊非凡只好順其自然。

“你們認錯人了吧?我並不是楊神醫,我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實習醫生。”楊非凡並不想高調,只是含含糊糊地表明瞭自己的身份。

楊非凡所說的話,有一半是真,有一半是爲了隱瞞身份,而刻意說的假話。

“怎麼可能認錯?剛纔,新聞還報道你的英雄事蹟呢?新聞主播說,你是在世華佗,就連整個華夏國都無法醫好的怪病,都被你醫好了,呵!”

“什麼啊?我有這麼厲害嗎?”楊非凡被人捧上了天,感到相當的意外!

“雲老的病是華夏國公認的不治之症,你不是將他治好了麼?”


“是啊,是啊!”

……

病人立刻起鬨,紛紛附和。

楊非凡很是無奈地搖了搖頭,新聞都已經報道出來了,事到如今,還能說些什麼?

“楊神醫,求你幫我看看病吧!我的喉嚨痛得要死,看過了不少醫生,吃過了不少藥,都不見好轉。”

“我也是,我的風溼病,怎麼看,都看不好。楊神醫,求你幫我看看吧!”

……

一時之間,診室中的所有病人,都在懇求楊非凡幫他們治病。

韓老、陳嫣和蘇月英同時一怔,繼而,哈哈大笑。

“你們搞錯對象了,這個診室是我師父的,他纔是主治醫師。”楊非凡快要抓狂了。

看來,樹大招風這句話,說得一點都不錯!

做人,還是低調一點好! 楊非凡說得一點都不假,這個診室,本來就是他師父韓一山的,他不想因爲自己的到來,而搶了師父的風頭。

當然,韓老是不會介意的。相反,他恨不得楊非凡,可以爲他分擔一部分壓力。

這麼多病人,要在短短的四個小時之內看完,談何容易?

“正因爲你是他的徒弟,所以,你爲你師父分擔一部分壓力,也是應該的!”其中,一個矮矮胖胖的病人笑道。


楊非凡無語,於是,看向韓老。這種眼神,分明是在徵求韓老的意見。

韓老還沒有回答,陳嫣就憤憤不平地道:“楊非凡身體還沒有徹底地康復過來,所以,他不能給你們看病。”

蘇月英點頭附和,她和陳嫣負責照顧楊非凡,倘若照顧不周,那麼,她的父親必定會怪責她失職。

陳嫣和蘇月英處處爲楊非凡着想,楊非凡除了感動外,還是感動!

“無妨無妨,我的身體無妨,能夠幫師父分擔一些壓力,也是理所應當,哈!”楊非凡笑道:“師父,你不會怪徒弟搶了你的飯碗吧?”

“怎麼會呢?師父多謝你還來不及呢,又怎麼會怪你?”韓老拍了拍楊非凡的肩膀,笑道:“師父老了,以後,醫學界就是你們年輕一輩的天下了,呵呵!”

“薑還是老的辣!師父您老人家,老當益壯,哈!”楊非凡一邊笑,一邊暗暗地觀察着診室中的病人。

望聞問切,是中醫慣用的診斷疾病的方法,楊非凡用得最多的是望診。

由於楊非凡的能量只是恢復了一部分,所以,他不敢動用能量開啓天目,來觀察病人的身體。

原因很簡單,因爲,至今,未來小精靈還昏迷不醒,他需要用能量來孕養未來小精靈的神魂。

這一次望診,楊非凡只是用了中醫最基本的方法去望診。

坐了下來後,楊非凡和韓老分工合作、並肩作戰,分別利用自己的醫術,去醫治病人。

“你臉色蒼白,舌苔白膩,脈沉濡,是因爲吃了太多肥膩的東西,以至於損傷了脾胃,開三副中藥給你調理一下脾胃,你的大便就可以恢復正常了。”

楊非凡笑了笑,安慰病人不要緊張,然後,給他開了三副調理脾胃的中藥。

此刻的陳嫣和蘇月英,充當韓老和楊非凡的助手,拿着他們開出的藥方,在診室存放中藥的櫃子上忙碌地抓藥。

這些藥材,都是韓老親手種植的中藥,這次,他坐診羅源市第一人民醫院,於是,就把大量的中草藥運送到這裏。

韓老免費提供藥材,院長蘇遠山自然十分高興。

陳嫣充當韓老的助手,蘇月英則是爲楊非凡效勞,這時,她們都忙得不亦樂乎!

“你臉色蠟黃,雙目無神,眼睛通紅,舌苔厚黃,脈弦數,是肝膽溼熱實火所致,因爲你頭痛失眠,睡眠不足了,所以,纔會雙目無神,眼睛通紅。”

楊非凡拍了拍病人的肩膀,安慰道:“不要害怕,也不要大驚小怪,我開五副龍膽瀉肝湯,外加一些寧神安心的中藥給你,很快,就可以沒事了。”

“楊神醫,要服那麼多中藥嗎?”高高瘦瘦的病人,頗感意外。

“你肝膽臟腑不是太好,需要好好地調理一下。放心,醫藥費不是很貴的,只不過是收取基本的成本費用。”

楊非凡笑了笑,然後,看向韓老,問道:“師父,您說是不是?”

韓老微笑地點了點頭。

得到了韓老的肯定後,楊非凡筆走龍蛇,在龍膽瀉肝湯的基礎上,加上了寧神安心的石菖蒲、酸棗仁等中藥。

“小徒弟,麻煩你過去抓藥,哈!”楊非凡將寫好的藥方遞給蘇月英,嘿嘿笑道。

“注意一下場合,好不好?”蘇月英喵喵嘴,狠狠地踢了楊非凡一腳。

“你打賭輸了,我不叫你小徒弟,叫什麼?”楊非凡玩味地笑看着蘇月英。

“你這個臭無賴,少叫一聲,會死麼?”蘇月英狠狠地瞪了楊非凡一眼。

“好吧!小徒弟、小月月,那就有勞你了,哈!”楊非凡再次將藥方遞給蘇月英。

蘇月英冷哼一聲,接過藥方,走到藥櫃旁埋頭抓藥。

與此同時,長峯山上某處森林中。

一個身穿黑色寬大和服,頭戴斗笠,負手而立的中年男人,正迎着晚風,極目遠眺。

他似乎在想着事情,又似乎在等待着一個人的到來。

這晚,月朗星稀,長峯山上的景物清晰可見。

就在這時,一條人影急若流星般飛到,落下來的地方,正是中年男人的背後。

“山泉大佐。”

詭異的聲音從中年男人的身後響起,不過,中年男人並沒有因此而轉身。

“你終於來了。”一句簡短的話,卻表達出中年男人山泉大佐,早就已經等得很不耐煩了。

“系!”這種回答,完完全全是用倭國人的口吻來回答。

“事情辦成怎樣?”山泉大佐冷冷地問道。

“刺殺雲老的任務失敗!”

“巴格!你要本大佐在這裏等你這麼久,得來的結果卻是失敗?”山泉大佐雙目中閃出了濃濃的殺意,手骨握得咯咯地響。

“對不起,大佐,讓你久等了!其實,我也是爲了躲避警察,所以,到現在才趕到。”

很顯然,這個人正是開槍打傷雲老的蒙臉黑衣人。

“左藤木,本大佐不是想聽你解釋,而是,想知道前因後果。”山泉大佐冷哼一聲。


雲老是一個厲害的人物,他只要一天不死,就會對倭國,乃至山泉家族造成極大的威脅,所以,山泉大佐纔會想方設法除掉雲老這個眼中釘。

之前,雲老被一槍打中後腦,中了慢性之毒,完完全全是倭國人所爲。

之所以倭國人一直都沒有再對雲老痛下殺手,是因爲,他們覺得雲老中了慢性之毒,必死無疑。

不過,自從山泉大佐聽說雲老被送往羅源市第一人民醫院醫治後,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於是,暗暗派人留意雲老的一舉一動。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