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連連點頭,對羅空說道:

「當然可以了,不知道你想要什麼樣的獸卵?「。

羅空思索了許久,對老者說道:

「界主級的獸卵,不要那種各項數值都均衡的,最好每個魔獸都有自己的特長。「。

老者思索了片刻,對羅空說道:

「我看過你那個水陽玉,如果結合你的要求的話,滿打滿算也就能換十枚獸卵。「。

羅空暗罵幾句,笑道:

「當然可以了,十枚獸卵已經超出了我的預期了。「。

老者笑了笑,隨後說道:

「沒想到事情解決的如此順利,羅空小友,這是老夫的晶卡,你先收著,往後你在我們梨渦的商號購買任何東西,都可以給你打八折。「。

羅空起身抱拳,問道:

「不知前輩名諱?「。

老者笑道:

「我乃梨渦商行的客卿長老,張哲玉,你叫我張老就好了。「。

羅空笑道:

「好的,張老。「。

心中想得卻是「這個老東西,怪不得這張卡給我給得那麼痛快,這是拿著公家的錢來辦自己的事情啊。

張哲玉看著羅空,點了點頭,笑道:

「少年,我還有些事情,就先走了,我給你這張晶卡你可一定要保存好啊。」。

羅空也不傻,他的身上現在已經沾滿了張哲玉的氣息,如果張哲玉真要追蹤他的話,根本沒有任何難度。

羅空看著手中的那張晶卡,心裡盤算著該怎麼利用這張晶卡創造最大的利益。

但是半天之後,他突然意識到了一件事情,他現在不能用這張晶卡,如果近期他用了這張晶卡的話,保不齊就會被有心之人注意到,他可不敢保證沒有人會把這張晶卡和今天的事情聯繫起來。

羅空嘆了口氣,心想:

「姜還是老的辣啊。」。

不過這顆老薑還是算漏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羅空如果想走,哪怕是他這顆老薑,也不能輕易地攔截他。

羅空笑了笑,他心裡打定了主意,等到拍賣完成之後,他第一時間就會離開這裡,但在那之前,他需要想辦法把這些人的注意力轉移到張哲玉的身上。

他可不想白給人家當槍使,這事又沒有人感謝他,他幹嘛要上趕著去做呢?

羅空深吸一口氣,將注意力轉回到眼前的拍賣上。

第二次拍賣已經結束,但他剛才注意到,成交價是八千四百萬靈石。

這樣他就能得到七千五百六十萬靈石了,但他轉念一想,拍賣場只是幫忙賣了一下,竟然就拿走了八百四十萬靈石,心情瞬間就不是那麼好了。

羅空一整天都留在了包廂里,一直看到了最後一場拍賣,每一次拍賣的水陽玉都是羅空無法想象的高價,最後一次拍賣甚至都已經達到了恐怖的兩億靈石,這是什麼概念,這是兩億顆相當於鑽石級魔獸晶核的靈石,如果這些靈石全部用來修鍊,足夠羅空到達星系級。

拍賣結束后,羅空操控著木分身來到了結算處。

一進門,就發現張哲玉正坐在裡面,羅空此時的內心萬分凌亂,在心裡將張哲玉罵了數遍。

張哲玉看著羅空,笑道:

「小友,何必這麼著急呢,四億三千兩百萬靈石會一分都不少的給你的,只是拍賣場一時難以籌措到如此眾多的靈石,你且稍等。」。

羅空嘆了口氣,這靈石和拍賣場有什麼關係,都是拍主當場結清,拍賣場只是充當了中間人的角色而已,哪裡需要拍賣場籌措資金?說白了,還是這個老東西怕他跑了,想要留住他。

罵歸罵,羅空明白,自己暫時是無法離開梨渦星了,他只能老老實實地呆在這裡了。

羅空有些恨自己的貪心,他有時候會問自己,幹嘛非要拍賣兩次呢?

羅空對張哲玉說道:

「前輩,今日閑來無事,不如前輩陪我去辦一下事情?『。

張哲玉面色一喜,他笑道:

「當然可以。「。

羅空和張哲玉去辦了違約手續,那些水陽玉的一半被退還給了羅空,羅空轉手將水陽玉交給了張哲玉,張哲玉倒也痛快,直接給了羅空一張金卡,隨後又帶著羅空取回了那四億三千兩百萬靈石。

張哲玉對羅空說道:

「羅空小友,你放心,你在這顆梨渦星上是絕對安全的,你就留在這裡避一避吧,等到風頭過了,從另一邊離開。「,

羅空嘴上答應,心裡卻已經開始盤算撤退計劃了。

羅空來到了空港,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了屬於自己的那艘星舟,隨後,他變出十四個木分身,讓它們操控星舟。

羅空對油條說道:

「兄弟,你就坐著這艘星舟走吧,記住,千萬要收斂好氣息,我能不能離開,就全看你了。」。

油條對羅空說道:

「放心,這麼多年了,我在這方面可從來沒出過岔子。」。

羅空點了點頭,將油條放到了星舟上。

星舟駛離空港,而梨渦星上的眼線還在盯著油條進入的那家酒店。

梨渦拍賣行一刻不停地宣傳著羅空,羅空看到梨渦的宣傳,心裡倒也輕鬆了幾分,畢竟他又可以拿到不少靈石。

不過羅空也不會幹坐著,他來到了梨渦商會,不斷地搜羅著他喜歡的東西,悄悄地記下了它們的位置,他決定了,等到走的時候,他要帶著這些寶物一起離開。

時光飛逝,隨著梨渦拍賣行的宣傳,無數拍主來到了這顆星球上,一時間,拍賣會的准入標準越來越高,驗資標準甚至提到了一億靈石,這是從未有過的情況。

這次是水陽玉的專項拍賣會,水陽玉分為不等量的十份,每份起拍價不等。

拍賣轟轟烈烈地進行著,到後面,每一次出價都伴隨著一聲聲嘆息,因為嘆息的人知道,這種價碼自己是無法繼續跟隨了。

羅空看著這一幕,心中有些急躁,他明白,自己必須儘快想辦法脫身,不然的話,恐怕會成為眾矢之的。

上次他讓木分身和油條一起去取回了拍賣金,現在他只能自己去取了。

羅空讓早已經準備好的木分身離開酒店,前往梨渦商行,拿著晶卡開始掃貨,很快,梨渦商行貨架上的貨就全被羅空掃走了。

。 「陛下,臣有事要奏!」

在這緊要關頭,李淵突然站了出來說道。

「臣要舉報,蕭家圖謀不軌,意圖謀反!」

「臣要舉報,蕭羽妖言惑眾,混淆聖聽!」

「李淵,你tmd在放屁!」

他話剛說完,蕭羽的父親,蕭世賢,便忍不住站了出來,朝著李淵怒罵道。

此時,蕭世賢神情激昂,毫不注意自己的形象,大罵道。

眾人見此,他並未覺得有何不妥。

換成有誰,誣陷他們要造反,估計他們的表情,更為浮誇。

「臣有證據!」

李淵一字一句,堅定地說道。

這話一說,倒是讓蕭世賢愣住了。

同樣,也讓蕭羽心中一陣緊張。

「該不會是那小子(老爹),準備謀反,被人抓住把柄了吧?」

這一父一子,同時在心中想到。

然而,在他們的腦海之中,同時浮現一個想法。

無論李淵怎麼說,無論李淵有什麼樣的證據,反正,他們都得咬死了,絕對沒有造反。

否則的話,全族抄斬。

「你有何證據?」

坐在龍椅上的楊廣,目光深邃的看著李淵。

造反二字,歷來都是各大帝王的禁忌。

「回稟陛下,天降神兵,神軍天降,此等祥瑞,歷來都只有天子,才能享受的待遇。」

「然而,蕭羽只不過是蕭家的一個痴傻而已,有何資格得到神兵天降?有何資格得到神軍追隨?」

「這不是謀反,又是什麼?」

「此乃其一。」

「其二,蕭家有欺君之罪,蕭家三子,在民間傳言本是痴傻兒,為何神志如此清晰?」

「神軍和神兵又從何而來?」

「蕭家是否有什麼預謀?」

「還請陛下徹查!」

李淵一字一句的說,到幾乎要把蕭家逼路死地。

這可不是單單的針對蕭羽,而是針對,五族七望之中的蕭家。

整個家族。

「李淵,你這是污衊!」

「我蕭世賢一生,行得正,坐得直!」

「你竟敢污衊於我,老夫今天和你拼了!」

蕭世賢把話說到這裡的時候,大有一副,要和李淵拼了的架勢。

不過,還未動手,便被周圍的大臣給拉住了。

但是在大殿之下正中央的蕭羽,此時卻是一片平靜。

原來蕭羽還以為,因為自己的到來,暴露了什麼,改變了什麼?

現在看來,這隻不過是李淵的一廂情願罷了。

天賜神兵,神軍追隨,這話他可沒有說過。

要往他的身上扣屎盆子,他是絕對不會認的。

至於兵器和私軍,各大家族都有。

這又能算什麼罪?

坐在龍椅上的楊廣,聽見李淵的這方告狀,呆了一下。

隨後將目光看向蕭羽,發現蕭羽此時,面無表情一臉的鎮定。

看到這時,不免對自己的這一個成龍快婿,更加滿意的幾分。

「李淵,你給朕退下!」

楊廣輕聲的說道。

楊廣說出來的這番話,直接讓李淵驚了!

就連下面的大臣,一個個也是摸不著頭腦,陛下,這究竟是想要幹什麼?

不打算治罪嗎?

這證據,這聲勢,都已經這麼明顯了。

大殿之上,也只有宇文化及這一脈,一個個的默不作聲,靜靜的候著。

「李淵,你給朕退下。」

。 迪恩一臉意味深長地推著兩個孩子回到了選育屋中。

看着他們離去的背影,積木小工們對視一眼,立刻像是家長出門了的熊孩子一樣,歡呼著疊成長梯,把剛剛從積木小工雕像頭頂上拿下來的王冠又安了回去。

金燦燦的王冠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襯得原本莊重的雕像也變得俏皮起來。

這邊選育屋的一切都在正常運行着,迪恩仍舊一門心思撲在書房裏,為了怎麼填充也不夠的選育方案掉著頭髮,而另一邊,兩個剛剛寄生了墜星發妖的購買者,也動身前往了拉萊耶城。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