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一看荊幽幽的樣子,便是極為驕縱。

「見朋友。

」林風如實而道。

彷彿那雷霆暴雨之中的大樹,屹然而立。

「你!」荊幽幽氣結道,「你可知我是誰!多少人想邁入我荊家一步……」

「我沒興趣。」不待荊幽幽說完,林風便是直接打斷。

再說下去也是浪費時間,況且,不得罪也得罪了,管她什麼荊家三小姐。如今在林氏一族,大家同為煉器師學徒,自己何須賣她面子。正待轉身離開,林風目光卻是一炯,遠處一道白光徐徐綻現。

荊幽幽氣的滿臉漲紅,耳環叮叮輕響。

她長這麼大,還從未被人激怒成這般模樣,但眼下······

「導師來了,集合。」林風望著荊幽幽,不咸不淡的開口。

言罷,也不待荊幽幽開口,便往人群中而去。

望著林風的背影,荊幽幽輕撫耳環,秀鼻一擰,「哼,等著瞧,林風!」


林冷沫,到來。

高挑的身材,宛如冰玫瑰般冷艷。歲月並未在她臉上留下任何痕迹,反而增添一分女人的成熟韻味。相比起她的女人味,荊幽幽的嫵媚無疑青澀許多。尤其是那高高聳起的兇器,更非荊幽幽所能相比。

「集合。」聲音冰冷,毫無感情。

眾人不敢有半分耽擱,旋即便是靠攏。

林風站在眾人之後,隨波逐流。既來之,則安之,成為煉器師學徒,自然要學習煉器。

「就如父親所說一樣,身為林氏一族的族人,怎能不會煉器?」林風心中微忖,當年父親也是一點一點,從煉器師學徒爬起,如今自己也是走上這條路,不得不說冥冥中自有安排。

「嗯?」林風心微微一凜。


感覺林冷沫掃過眾人時,彷彿在自己身上停留了一下。

「是錯覺么?」林風微念,抬起頭,見得林冷沫此時已是在看星晶表·神se凝然。

「應該是。」林風暗道自己多心。

目光旋即落在星晶表上,此時距離辰時,還剩十秒鐘時間。

一點,一點。

很快耗盡。


「啪!」林冷沫關閉星晶表·目光冷然,「時間到。」

話音剛落,遠處疾飛而來一個灰衣男子,驚慌失措,「不好意思,導師,我修鍊時忘記注意時間……」

霎時間——

「蓬!」灰衣男子身影被一股強大氣勁彈開。

腰間別著的身份令牌瞬時到了林冷沫手中·『叭嗒,一聲便成碎片。

灰衣男子面se霎時慘白,「導師!」

「連基礎時間觀念都沒有的煉器師,沒資格成為我的學生。」林冷沫沉然道,「收拾你的東西,立刻離開林氏一族,滾!」最後一個字,如雷霆爆發,讓的那灰衣男子噤若寒蟬·一句話也不敢說。

一諾千金!

既是開口,便絕對不可能挽回。

場內一片肅靜,林風目光粼粼·心中輕明。

眾人沒有任何的同情,旋即便是跟上林冷沫,往山谷正zhongyang行去。

那是一座巨大的堡壘。

炯炯的光澤閃動,如一顆巨型的蛋,看不到邊際。

這個山谷中最大的建築物,佔據山谷足足一半面積,相當之震駭。


「學徒坊。」林冷沫手指前方,介紹道,「你們是這批招收的煉器師學徒中資質最好的一百個,實力最差的也已經到達星主級·所以給予你們的培訓也和其它九十九組不同。」

眾人聞言頓時驚喜不已。

林風亦是目光一灼,暗暗點頭。

「難怪這裡沒有星海級的武者……」林風暗忖。

錄取一萬個煉器師學徒,星海級武者有不少,但自己在一組中卻未曾見到一個。

「你們的訓練方式,和林氏一族的子弟沒有任何區別。」林冷沫手中光芒一閃,一張黑se的磁卡發出『嗶,的一聲長音·那巨大的『學徒坊,便是轟隆聲動了起來,一道大門徐徐開啟。

「進來。」林冷沫一馬當先進入。

此時眾人臉上無不充滿欣喜之se,迫不及待的進入。

加入時,他們還一直在擔心,如今卻是放下心來,暗道自己選擇沒錯。

「太好了!」李浩緊緊握拳,「林風兄弟,我們快進去,嘿,我都已經熱血沸騰了。」

輕點頭,林風微笑踏步而入。

林氏一族。

「哦,連你也聽說了,族長?」林衍靄靄而笑,輕撫長須。

「這麼轟動的消息,我就是想不知道都難,哈哈。」笑聲爽朗大氣,那是一個身著褐se大褂的中年男子,雙眸炯炯有神,端坐在大椅上保持著笑容,卻給人一種磅礴的威勢。

林氏一族,族長『林臻,!

星域級強者,地階煉器師!

在乾羅區,是一個跺跺腳便能地震的大人物。

「聽人說,僅僅只是個二十剛出頭的青年,嘖嘖,年紀輕輕便已是五品刻紋師,當真不簡單。」林衍眼中流露出濃濃讚賞。

「豈止,連我們的燕大師都看好,不止要收之為徒,更把其當繼承

」林臻眼中jing光閃動,「可想而知此子潛力有多大,恐怕能與上屆『新銳刻紋師之星,比賽的冠軍『盧倩兒,相比了。」

林衍贊同的點點頭,笑道,「湊巧那孩子還姓『林,,你說他要是我們林家子弟那該有多好?」

「哈哈哈哈!」林臻開懷大笑,「老衍,我說你還真敢想,這釋羅郡姓『林,的何其之多,難道都是我林氏一族的么?」

兩人相視而笑,隨意的閑聊。

正在此時——

門外,一個林家子弟單膝跪地,拱手道,「族長,燕青燕大師來訪。」

「哦?」林臻和林衍互望一眼,卻感驚訝。

(第一更~~) ()

四大副職,並非競爭對手。

倘若同是煉器大師,競爭的意識可能極強,但······

煉器師、刻紋師、星符師、星丹師之間,卻是相輔相成,合作關係居多,除非因為其它原因鬧翻,但在各自副職這一塊中,並無利益衝突。林氏一族,作為釋羅郡排在第三位的煉器師家族,與許多副職大師都保持著良好關係。

同是排行第三位,燕青和林家的關更是相當不錯。

「哈哈,燕大師,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林臻和林衍笑著迎了上去。

對於燕青這等資歷輩份的超然存在,倘若由普通武者迎接,無疑是一種不尊重。

「自然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燕青背負雙手,舉止優雅,淡然微笑。

身後,安陸、琴小雨兩人一左一右跟隨,神se各不相同。

「噢?」林臻雙目一炯,頗感訝異,「裡邊請,燕大師。

青點點頭,便是進入大堂之中。

半炷香時間后。

「什麼?!」林臻和林衍大眼瞪小眼。

「哈哈,燕大師真愛開玩笑。」林臻開懷笑道,「林氏一族要有此等天才,我豈會不知?」

「就是說,,你就別拿我這糟老頭打趣了。」林衍輕撫長須,靄靄笑道,「說,有何事要我這把老骨頭幫忙,是否替你徒弟煉製星寶,又或者訂製『刻紋筆,?」

燕青微微搖頭,「族長,老衍,我也知你倆難處,如此人才誰肯放手?」

輕嘆一聲,燕青目光霎時炯然,「還望看在我們的交情,通融一次。只要你們肯放人條件任開,只要我燕青做到的,我決不皺下眉頭。」

語氣,相當委婉。

甚至……


帶著一點請求對於燕青來說,確實易得天下財,難得一個真正

衣缽傳人!

完全懵住了。

林臻和林衍對視而立,有點木然。

剛才他們還在開玩笑的說著,如今莫名成了現實,反倒有點不知所措。以他們對燕青的了解,能讓一個xing格孤傲的刻紋大師說出這番話此事怎會假得了!

「族長,老衍,我也不兜圈子,直話直說。」凝望著兩人,燕青正se道,「術有專jing,你林氏一族雖jing通煉器師一脈,但刻紋師一脈並非強項就算讓你們留住林風,ri后其成就也不會太高。」

「倒不如將此子讓於我,大家各取所需。」燕青目光炯然「而且,燕某這一脈隻身單影,無家族牽挂,我可以讓他保留林氏一族身份,對你們來說應該有百利而無一弊。」

林臻和林衍面se無比凝重。

燕青,已是將底牌**裸的攤開,不斷讓步。

若真是如此的話,確實對林氏一族有百利而無一弊。

但…···

長的沉吟,林臻望著燕青,肅然道「還望燕大師見諒,此事我確實不知,這樣,大師你在這稍等片刻,我這就傳令下去,讓所有名為『林風,的子弟立刻過來如何?」

「那倒不需勞師動眾。」燕青露出微微笑容,「這個『林風,是貴家族分系一脈,出身蠻荒。」

「什麼?!」林臻極感震然。

學徒坊。

走進這片巨大空間,林風甚感好奇。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