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白色煙霧爲葉寒等人提供了不少掩護。

趁着這個機會,葉寒轉身對着獨一刀說道:“快跑!”

獨一刀一咬牙,獨臂夾着左毅,轉身往山下跑去。

獨一刀離開後,葉寒大聲喊道:“日本的廢物們,你爺爺我在這裏。”

聽到葉寒的喊聲,幾名忍者連忙端着槍往葉寒的方向跑去。

而藏在暗中的僱傭兵也慢慢的開始往葉寒的方向移動,狙擊手也鎖定了葉寒所躲藏的岩石。

白霧中,葉寒撕碎自己的外套,捂住夏紫嫣的嘴巴和鼻子,然後拉着她的手,緩慢的移動着。

有着白霧做掩護,葉寒移動起來有了一絲保障。

畢竟狙擊手再牛逼,也不可能那麼輕易發現他的位置。

佐木等人很自信,因爲他們堅信,在這麼多人的包圍之下,葉寒就算再牛逼,也不可能安然無恙的離開。

三名上忍端着槍,戴着防毒面罩,在白霧裏追蹤着葉寒的位置。

而葉寒,就是等着他們過來。

只要葉寒槍一到手,那麼這些人就只能等死了。

佐木相信,今天就是葉寒的四期。

雖然葉寒殺死了不少上忍,但這一次,山口組是派出了最強的戰力。


十幾名上忍一起行動,這是山口組有史以來從未有過的。

這些人都是忍堂的精英,比一般的上忍還要牛逼多了,而如今,這些人一起行動,其戰力要超越一支精英部隊。

而大部分日本人都有一個特點,就是自大。


山口組被葉寒教訓了兩次,結果現在還敢來找葉寒的麻煩。

葉寒已經決定了,等這次事情結束,派人把梅川紀子給抓回來,給她一次教訓。 珊瑚島雷家,在得知近期內仙女清靈將要降臨於此,這段時間每時每刻都在時刻準備著接待『仙女』的儀式。

雷家對清靈除了尊敬之外那就是感激,感激清靈傳授的**,讓雷家的力量簡直是一日千里的在穩固變化,兩年時間能夠有現在的繁榮昌盛也都是因為清靈的給與。清靈對整個雷家來說都是恩人,如同再生父母。

珊瑚島雷家建造繁華的後院中,塗斗、洪蜀、駱布、范伽、黃刮五位長老齊聚一堂,焦急的等待著『高人』清靈的到來。

「大哥,你說前輩真的會來嗎?」洪蜀有些著急,他清楚清靈身份非凡,怕她對珊瑚島上的這些小事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塗斗的紙鶴傳信一點用都沒有。

駱布也是擔心,他更想證實的卻是自己五人在『前輩』的心中到底有沒有一點點的地位,能被『前輩』放在心上。

范伽相對於其他人來說倒是淡定,只是時時向外張望的眼神暴露了他的內心。

黃刮認真的盯著塗斗,卻在揣摩塗斗心中的想法。

坐在高位上的塗斗雙目緊閉,可是猛跳的心思也能說明他在等待中也是時刻緊張的,若是前輩不來,那他這個面子可是大大丟盡了,若是前輩來了,他該怎麼說動前輩一起去海月島的事情?

就在這樣的糾結之下,終於,珊瑚島迎來了清靈的到來。瞞過了所有人的視線和感知,直到清靈站在五位供奉的面前,五人才揉揉眼睛,意識到這位心中至高的『前輩』真的來了!——「你們找我究竟是什麼事情?」清靈沒有時間lang費,直接切中主要的來問。一路上精神力掃過整個珊瑚島,她發現島上的人流量比兩年前多了整整兩倍!並且從各方面都要比以前好的多。都這樣了,還能出現什麼事情讓這些小供奉們覺得必須由自己出面才能解決的?

塗斗、洪蜀、駱布、范伽、黃颳走上前來,恭敬的向著清靈欠身禮拜,然後由土豆開口向清靈解釋。

「前輩,我等幾日前去過海月島一趟,卻遇到了不知名的東西,還沒看清楚是什麼,就被那東西趕了出來,這樣不穩定的因素出現在珊瑚島附近的島嶼,若是任其留著,以後必將是大患!」

塗斗一句一個高帽子,頓時把珊瑚島上的『神秘』說的危險無比,若是清靈真的不為他們解決,那就是放棄珊瑚島了。

清靈一聽,便明白了他們說的情況,想到不久前自己在海月島上,聽小金無意中說了一句話竟然和自己名下代替自己看護島嶼的供奉有關!

小金說小灰不弱,一腳就把外來者給提了出去,這個外來者竟然是塗斗幾人!真實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子不認識一家人。

六六們和塗斗幾人都是和清靈有所關聯,說起來也算是一幫的人。

清靈緩緩的抬起腳步,幾步越過塗斗和洪蜀之間,走上房內的上座,直接坐下。

在這裡,最有資格坐在上座的也只有清靈了。

抬眼掃過塗斗五人的面龐,清靈語氣淡淡,「你們是說海月島上有危險存在?」

「前輩說的沒錯!正是這樣,我可是親眼見識過那危險的根源,任其發展下去絕對有損我珊瑚島的發展,所以還請前輩出面,解決掉那些潛在的危險,讓珊瑚島得意永遠平安的發展下去。」

「海月島上你們不用去了。」清靈語氣毫無波動,說出的話讓塗斗五人完全摸不著頭腦。她的意思是立刻解決掉潛在危險呢?還是告誡自己不要理會那潛在危險?也可能是再說那所謂的『潛在危險』並不會阻礙到珊瑚島的發展,究竟是怎樣的解釋,五個人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來。

「前輩的意思是?……」塗斗身為大供奉,在珊瑚島五位供奉之中最有說話權,此時問話的事情也自然的落到了他的頭上,問起來有些傻,但是他還是問了。

清靈抬眼,正視塗斗的目光,認真的說道,「我的意思是海月島今後任何人都不得踏上去,從現在開始,你們不光要保護珊瑚島,更是要在海月島外嚴守,切記不要讓任何人登上島上,凡是登島者,殺無赦!」

「這……這、前輩,您可太高看我們了,看管一個如此龐大的珊瑚島就已經在我們的力量之外了,若是再加上其他的島嶼,我們五個人恐怕是分身乏術啊……」

守護海月島的苦差事五人都不想接任下來,因此立即推脫,卻被清靈看的透徹。

………………………………………… 葉寒掃視了一下週圍,一咬牙,拉着夏紫嫣躲到了亂石堆裏。

雖然不是很隱祕,但總比站在外面當活靶子好多了。

而就在葉寒和夏紫嫣躲進亂石堆後,三名端着槍的上忍正緩緩的靠近。

葉寒的後方,也有三名手持MP5消音***的北極狐僱傭兵靠近着。

他們都已經知道了葉寒所在的位置,只不過沒看到他的人而已。

六個人,將葉寒和夏紫嫣包圍在了亂石堆裏,如果葉寒一露頭,肯定就會被擊斃。

“咻!”

一名僱傭兵扣了一下扳機,想借此來引葉寒出來。

“咻!”

“咻!”

又是兩顆子彈,打在了葉寒不遠處的岩石上。

雖然經過消聲器的處理,但槍口還是發出很小的聲響。

葉寒通過聲音,已經鎖定了這些僱傭兵的位置。

“嗖!”

“嗖!”

“嗖!”

三顆小石子,化成了三道白光,往那三名僱傭兵的方向飛去。

葉寒的速度幾乎可以用光速來形容,撿石頭,鎖定位置,扔出。

一連貫的動作,加起來都不超過一秒。


夏紫嫣還沒看清葉寒是怎麼動的,就已經看到石頭飛出去了。

石頭迎着三名僱傭兵的喉嚨飛去。

站在後面的一名僱傭兵反應極快,就在石頭要穿透他喉嚨的時候,他第一時間側身滾了出去,石頭擦着他的身子飛過,打在了他身後的大樹上,直接將樹幹擊穿。

另外兩名僱傭兵就沒這麼好運了,不是誰都能有這麼快速的反應力的。

兩人瞬間被石頭穿過了喉嚨,當場死亡。

剩餘的一名僱傭兵連忙躲到了樹後,拿出無線電,喘着粗氣道:“報告,兩名兄弟陣亡,兩名兄弟陣亡。”


但就在他話剛說完,一顆石頭就穿透了他躲藏的樹,直接擊中了他的後腦。

“哐當!”

這名僱傭兵手裏的無線電和槍都掉到了地上,他當場死亡。

就在他說話的那一刻,葉寒就已經知道了他的位置,通過聲音傳來的方向,葉寒再次扔出一顆石頭,準確無比的拿走了這名僱傭兵的生命。

“你說什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就在這名僱傭兵死亡後,他的無線電傳出急促的呼叫聲。

然而,北極狐小隊的隊長再也沒有得到他這手下的迴應。

遠處,連續呼叫了好幾次,沒有得到迴應後,雷爾福皺着眉,對着手下下命令道:“所有人,地毯式搜索,一定要把葉寒給我找出來,讓他給我們的兄弟償命!”

“是!”

所有的僱傭兵都在第一時間站起身,往着葉寒的方向走去。

“砰砰砰砰砰砰砰!”

在三名僱傭兵被葉寒殺死後,三名上忍第一時間的往葉寒的方向開槍。

子彈打在葉寒所躲藏的岩石上,發出一絲絲火花。

葉寒看了夏紫嫣一眼,一咬牙,身形一閃,往三名上忍的方向衝去。

在葉寒出現後,三名上忍也發現了葉寒的位置,連忙將槍口對準葉寒,拼了命的扣下扳機,子彈快速的往葉寒的方向飛去。

看着快速靠近的子彈,葉寒身形一閃,整個人出現在了左側,然後繼續往三名上忍衝去。

三名上忍立馬瞪圓了眼睛,那神情跟見了鬼似得。

的確,葉寒剛纔那一閃,跟LOL的閃現似得,直接整個人閃到了左側,子彈連他的毛都沒打到一根。

然而,就在三名上忍想繼續開槍的時候,他們才發現,他們手裏的槍都已經沒有子彈了。

看到這一幕,葉寒露出一絲冷笑,沒子彈了,這正和他的意。

這樣的話,殺起人來就要輕鬆多了。


葉寒繼續往三名上忍快速的移動,距離越來越接近。

但三名上忍也不是吃素的,他們都是忍堂精英中的精英,比普通的上忍要牛逼多了。

看到葉寒繼續衝來,他們的臉色沒有任何的變化,快速的將手裏的槍丟到地上,然後從腰間抽出匕首,刺向葉寒。

夏紫嫣沒有再聽到槍聲,連忙探出頭,看向三名上忍。

不過,當她看到葉寒迎着三把匕首跑去的時候,心一下子就跳到了嗓子眼。

因爲在她眼中,葉寒這樣實在是太冒險了。

葉寒看到三把匕首迎着自己過來,臉色沒有絲毫的變化,速度也沒有減緩。

看到這一幕,三名上忍都露出一絲冷笑,在他們眼中,彷彿葉寒已經成爲了一名死人。

不過,下一刻,他們的臉色都發生了變化。

因爲他們感覺到,他們手裏的匕首,無法再往前刺出。

三個人就這麼立在了原地,動都沒有動一下,那模樣很是滑稽。

葉寒冷笑一聲,在我念力的面前,就算你特麼是一輛坦克,也死定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