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自己與人傀兩個實力皆已達到元師巔峰,甚至自己都已經觸摸到了元師大圓滿的壁障,再加上自己那諸多詭異的手段,即便和真正的元師大圓滿相比也不會弱上多少。

獸傀雖強,但也是需要其主人來掌控的,而凌雲實力不過八星元士而已,即便戰力過人,也絕不可能擋住兩名元師巔峰強者的圍攻,只要自己伺機將他殺死,那麼這獸傀將不攻自破,到時候自己再將這獸傀帶回去改良一番,說不定還能得到一個元宗級的打手。

所以,一切的關鍵,都是在凌雲的身上,只要殺掉凌雲,自己不但什麼事沒有,還能獲得巨大的好處,即便此次帶來的親衛都死凈了,自己都是賺了。

想到這,樊怨心頭大定,這一戰,能打!

心神微動,那黑色人傀便是猶如一支漆黑的箭矢一般,閃電般的向著凌雲衝來。

「轟!」

凌雲心神一動,雷晶龍獅立即劃過一道弧線避讓了開來,那黑影也轟的一聲砸落在地面上,令整個地面都出現了一足有十餘丈大的深坑,看的凌雲面色都是一變。

這人傀雖然動作有些僵硬,但肉體力量卻是十分恐怖,經過了強大火焰的煉製,又融合了大量的奇珍異寶,這人傀的肉體防禦力已經達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地步。

黑色人傀死死的盯著凌雲,身體周圍更是環繞著一種幾乎呈現實質化的煞氣。

這煞氣乃是人傀生前被活活煉死時所留下的龐大怨氣,由於怨氣太過強大,幾乎都呈現實質化的形態,纏繞在他的身上,經久不散。

「殺!」樊怨怒吼一聲,和黑色人傀一同向著凌雲撲殺而來。

嗖!嗖!嗖!

凌雲心神一動,驅使著雷晶龍獅騰空而起,心中卻是笑道:「怪不得元王強者地位那麼超然呢,這往天空中一飛,誰能打得到?」

不過凌雲也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直懸在空中避而不戰,不說雷晶龍獅懸在空中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單說自己現在毒性未解,而解藥很可能就在那樊怨的身上,自己就必須與他正面一戰。

「先殺這個老頭!」凌雲心中有了決定,樊怨一死,人傀就沒人控制了,危機自然會解除。

「嗖!」

雷晶龍獅羽翼一震,在空中劃過一道曲線,輕易避讓開黑色人傀,黑色人傀瘋狂的追趕著,想要追殺凌雲,可以雷晶龍獅的速度,又豈是他能夠追上的。

「老頭,看你年紀不小,還是早些入土為安吧!」

凌雲高吼著,腳下雷晶龍獅巨嘴中發出一聲轟鳴般的哼聲,雙翼一振,口中有著一團銀藍色的光團逐漸成型,其上有著電弧繚繞,散發著濃濃的毀滅之意。

巨嘴一吐,雷光便是離體而出,然後對著樊怨撞擊而去。

「哼!」


見到雷光撞擊而來,樊怨也是怒吼一聲,手中竟是出現一把拂塵,拂塵揮動,空中瞬間出現了一道火焰龍捲,在其揮手之間,攜帶著狂暴的風嘯之音,瘋狂的對著凌雲席捲而去。

火焰風暴所過之處,大地崩裂,空氣瞬間變得乾燥起來。

兩道恐怖的攻擊,在空中閃電對撞,在相撞的那一霎,空間幾乎為之一靜。

「轟!」 西游之無敵逆天系統 ,憑空在山谷之上炸響。

兩大幾乎相當於元宗大圓滿強者之間的交手,即便只是隨意的一道攻擊,也不是凌雲之前的戰鬥所能相比的。

雷光與火焰風暴兇猛對撞,彼此瘋狂的釋放著恐怖的能量,在兩者交接之處,空間似乎都在微微蕩漾著。

「嘭!」雷光與火焰風暴畢竟只是試探性的攻擊,雖然看起來氣勢驚人,但實際上卻並沒有太大的威力,因此在互相僵持了幾分鐘之後,也終於是因為能量的告竭,在一道響徹山谷的悶響聲中,憑空湮滅。

樊怨雖然年紀不小,但畢竟是一位接近元師大圓滿的強者,而且又修有邪道功法,說不定會有一些詭異的手段,因此即便凌雲擁有著實力近乎三階的雷晶龍獅,也不敢過分的小看他。

之前中毒的經驗告訴他,永遠不要小看任何一個武者的手段,尤其這個武者還是一名邪道修鍊者。

在雷光與火焰風暴消散之時,樊怨卻是率先發難,腳步一錯,身體便是猶如化為一抹閃電,瞬間穿越了能量動蕩的地帶,然後出現在了雷晶龍獅身後,手中拂塵疾刺而出,拂塵上的絲線便是宛如最為尖銳的鋼針一般,攜帶著狂暴的火焰波動,向著凌雲刺殺而來。

樊怨本身乃是一位煉丹師,雖然等級不高,卻也是擁有著屬於自己的丹火,威力比之普通的火焰還要強上不少,對於火焰的掌控力也更加強大。

「吼!」雷晶龍獅身在空中,先天便是佔據了地利的優勢,只是隨意的扭動身體,便是將樊怨的攻擊全部攔下。

「叮叮….」

拂塵攜帶著火焰波動刺在雷晶龍獅的身體表面上,半空中響起了一連片的清脆聲響,然而,拂塵的閃電疾刺,卻僅僅是在那層雷晶體上留下道道白痕,而且白痕只是存在了片刻時間,便是完全消散。

慕先生的小女僕

毫不在意對方的這般普通攻擊,凌雲心神一動,雷晶龍獅巨頭一擺,頭頂上的那一對雷晶龍角,便是急射出一道半米粗壯地巨大雷色光柱。

身在空中便擁有主動權,自己現在居高臨下,自然可以隨意的向樊怨發出攻擊。

樊怨眉頭一皺,黑色人傀狂奔而來,然後怒吼著向著雷色光柱衝擊而去,將那攻擊盡數抵消下來。

見到雷光攻擊無效,凌雲眉頭也是潿洲,對方有著人傀守護,想要傷到他恐怕不太容易啊。

心神一動,雷晶龍獅獸瞳中雷光驟然大盛,巨大地掌爪,猛的帶起一股絢麗的雷芒,對著樊怨怒砸而下。掌爪所過之處。,似是撕破了空氣的阻礙,發出這陣音爆之聲,一縷尖銳的聲波,在天空之上刺耳的響起。

然而面對雷晶龍獅的恐怖攻擊,樊怨卻根本不正面抵抗,心神操控著黑色人傀,讓其將這些攻擊盡數的接下來。

樊怨本身作為一名煉丹師,戰鬥並不是他的強項,雖然由於修鍊邪功使得他有著諸多詭異的手段,但他本身並不擅長防禦。

而反觀人傀,其體內融合了大量的奇珍異寶,肌膚堅硬如鐵,用來做擋箭牌最合適不過。

「轟!」

巨掌轟擊黑色人傀之上,雷光大盛間,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黑色人傀瞬間被擊飛,但那巨掌也是被迫停了下來,而反觀人傀的身體,卻只是露出幾道白色的印痕,這黑色人傀的防禦力,竟是恐怖如斯。

沒能擊破對方的防禦,雷晶龍獅巨嘴中頓時響起低沉的咆哮,巨大的身體微微扭動,狂暴得有些駭人的攻擊速度瞬間猶如狂風暴雨一般,再度向著樊怨轟殺而來。

面對著凌雲緊追不捨的攻擊,樊怨也只得採取閃避,畢竟,身為煉丹師的他,肉體向來都不是他的強項,他更擅長的,還是操控各種傀儡,進行遠攻。

地面之上,凌雲駕馭著雷晶龍獅瘋狂的攻擊著,然而那黑色人傀就如最為忠誠的守護者一般,將樊怨緊緊的守護在身後,不讓他受到一絲一毫的損傷。

望著這拚死守護樊怨的黑色人傀,凌雲的心中卻是感到一陣莫名的悲傷。

這人傀生前也是地位非凡的元師強者,與樊怨也是有著不小的仇恨,而如今被他擊敗煉成人傀之後,竟是變成了其手中最強的矛與最強的盾,牢牢的守護著其生前的死敵,這不得不說是一種諷刺。

若是那人知道自己死後竟然會變成這般模樣,恐怕就算是拼著粉身碎骨,死無葬身之地,也不會讓樊怨得到他完整的屍體吧。

被煉成人傀,真是一種最殘酷的死法,連死了都得不到安息。

想到這,凌雲心頭的殺意也是越發濃郁起來,這樣的人,實在該死啊!

… 「老頭,你會死,你一定會死!」凌雲雙腳牢牢的立於雷晶龍獅背上,磅礴的靈魂力量全部灌入它的體內,驅使著發出恐怖的攻擊。

樊怨眼中寒芒一閃,自己不過是看這小子一直呆在空中不肯下來,所以不想多費力氣,莫不是真以為自己好欺負?!

「小子,獸傀可不是越大越好的!」樊怨冷哼一聲,手中拂塵一甩,將拂塵底部打開,只聽得嗡嗡嗡的聲音,一個個黑色蜂蟲便從拂塵底部瞬間朝外飛去,轉眼便是大量的鋪天蓋地的蜂蟲,直接湧向凌雲。

「毒蜂!」」凌雲心中一驚,邪道修鍊者果然詭異,竟然還懂得馭蜂之法。

「殺!」

望著那略過雷晶龍獅,直衝自己而來的毒蜂,凌雲怒吼一聲,手中長槍一甩,?一縷槍芒破空飛出,直接斬向那密密麻麻飛來的黑色蜂蟲群中,只聽得嗤嗤嗤的聲音,聲音很是艱澀,槍芒便是瞬間斬殺了數十隻毒蜂。

「以為用這些體積小的毒蜂就可以對付我了嗎?」凌雲心中冷笑,這些毒蜂實力極低,它們所依仗的不過是自己那極其細小的身體以及強烈的毒性,而這些,對於能夠進入心槍之境的自己來說,完全就是一個笑話。

「毒蜂,不過是向任何方向都可以移動的樹葉而已!」凌雲冷笑一聲,眼眸微微比起,心神沉下,瞬間便是進入了心槍之境。

「咻咻咻!:

凌雲眼眸微閉,但其出槍的速度卻是越來越快,槍芒涌動,長槍猶如化為了無數的毒蛇,在蜂群中肆意的吐著信子,槍影變換,肉眼竟是都有些看不清了。

「簌簌簌!」

隨著長槍的刺出,毒蜂便是如同秋風掃落葉一般嘩嘩的掉落下來,若是仔細觀察這些毒蜂的屍體,便會發現,這些毒蜂的死法,竟是驚人的相似,每一隻毒蜂,都是腹部同一位置中槍,傷口一模一樣。

而與此同時,那黑色人傀也是不斷的追逐,令凌雲不敢有絲毫鬆懈,心力損耗不小。

「好快的槍!」遠處樊怨看著自己的毒蟲大量死去,心中不由一疼,同時也頗為震驚。

因為槍自古以來都是難學難精,長槍的使用大都是大開大合,很少會有人將槍練得這麼快,而且每一位槍法大師在真正有所成就的時候,年紀都不算小了。

但凌雲如今不過十三四歲的年齡,竟然就能使得一手如此出神入化的槍法,天賦實在是有些恐怖了。

「毒蜂太多了!」凌雲心中暗道,雖然自己以心槍之法滅殺毒蜂的速度很快,但還是架不住毒蜂那鋪天蓋地的數量,這些毒蜂雖然實力極低,但尾鋒卻是異常的鋒利。

毒蜂數量如此之多,體積又如此之小,難免會有一兩隻露網之魚,現在凌雲都已經感到自己的皮膚開始隱隱作痛了。

「死!」凌雲怒吼一聲,操控著雷晶龍獅將再度飛身躍起的人傀一尾甩飛,他準備拚命了,只要能將樊怨殺死,無論是人傀還是毒蜂都將不攻自破。


「他的槍太快了!」遠處的樊怨也是有些等不及了,他這些毒蜂都是從小就開始培養的,培養這麼多非常的不容易,如今被凌雲大殺一通,數量銳減,他也是十分心疼。

「拼了!」

凌雲心中暗道,雖然上次打劫楊清等人之後獲得了不少的元晶,但也經不起這般折騰。

雷晶龍獅生前畢竟是突破到三階的強大妖獸,它每一道攻擊都是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如今自己的能量儲備已經不算太多了,若是再這麼消耗下去,雷晶龍獅恐怕就不能繼續發動過攻擊了,若是雷晶龍獅不能使用,僅憑自己一人,斷然不可能樊怨的對手。

「用雷龍封印試試!」凌雲心中暗道,一些血脈高貴的妖獸,天生就懂得封印之術,只是封印之術消耗太大,即便是以凌雲如今的身家,也斷然不敢隨意使用。

「吼!」

雷晶龍獅狂吼一聲,雷色光華籠罩了這片天地,經過半晌的醞釀之後,光芒猛然緊縮,只是眨眼時間,漫天雷光,便是壓縮成了一道僅有半尺左右的銀藍色光柱。

「只可惜這獸傀已經沒有了晶核,否則晶核一出,即便那樊怨有通天手段,也絕對擋不住這達到元宗級的攻擊!」凌雲暗叫一聲可惜,那雷晶龍獅的晶核早已被自己給煉化了,否則自己也根本不需要使用這比晶核攻擊弱上一籌的雷龍封印了。

心中念頭剛落,天空上的那道銀藍色光柱,便是閃電般的閃掠而出,光柱的速度極為恐怖,幾乎是猶如閃爍一般,僅僅兩個跳躍,便是出現在了樊怨身前不遠處。

在銀藍色光柱出現的霎那,樊怨臉色也是微微一變,這光柱速度如此之快,已經來不及將人傀召喚回來了。

咬了咬牙,樊怨揮動手中拂塵,暗紅色的元力在拂塵之上流轉,一股陰煞風暴的是席捲而出。

「陰風煞骨!」

樊怨陰冷的喝道,只見得其手中拂塵一揮,頓時有著無數道足足十幾丈巨大的黑色風暴,憑空閃現,然後互相糾結,風暴的外圍還繚繞著一層暗紅色的火焰,成螺旋狀高速旋轉著暴沖而出。

「轟隆!」銀藍色光柱與陰煞風暴所過之處,空間似是都扭曲了起來,轉瞬間,便是以一種隕石相撞的恐怖聲勢,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雷晶龍獅生前畢竟是達到了三階強橫妖獸,即便現在被煉成獸傀,實力不比從前,但其全力發出的底牌攻擊也不是區區一個樊怨所能抵擋的。

銀藍色光柱與黑色風暴略一交鋒,風暴便是明顯落入下風,僅僅是片刻時間,風暴轟然爆裂,而那銀藍色光柱,卻只是略微黯淡了一點。

摧毀風暴之後,銀藍色光柱便是以一種摧枯拉朽的姿態,將樊怨倉促設置的防禦盡數擊碎,最後射進了他的身體之內。

「不!」眼見那銀藍色光柱射入了自己的體內,樊怨頓時瘋狂的嚎叫著,他雖然不知道那光柱究竟是什麼攻擊,但也知道那絕不是什麼好事。

元力瘋狂的涌動著,樊怨心神沉下,內視體內,只見得在其肉體筋脈以及骨骼之上,皆是有著密密麻麻的銀藍色陣紋銘刻,陣紋纏繞在一起,似龍似獅,瞬間便是將其體內的元力盡數封印起來。

「封印!」功法瘋狂的運轉,但元力卻根本不聽自己的指揮,樊怨心中頓時一涼,無法調動元力的元師,還算是元師嗎?

心神微動,樊怨想要將人傀調動過來協助他逃掉,但卻發現人傀呆立在原地一動不動,也是不再受他的控制了。

「好可怕的封印!」樊怨心中暗道,這封印不禁封住了自己的元力,而且還將自己的靈魂之力封在體內,無法外放,這樣一來,那些毒蜂以及人傀恐怕都要失去控制了。

抬頭一看,樊怨果然是見到那些正在圍攻凌雲的毒峰都是紛紛停了下來,然後掉落在地上,一直追殺凌雲的黑色人傀也是停下了腳步,呆立在原地。

「幸好為了發出那一擊,那小子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樊怨喃喃道,只見得原本傲立虛空,高昂著頭顱的雷晶龍獅也是緩緩降落到地上,巨大的獸瞳也是黯淡下來,顯然剛才那一擊對於能量的消耗非常不小。

凌雲心中也是暗痛,就單單是剛剛的那一道雷龍封印,就消耗了自己整整一百萬元晶的能量,這份代價可著實不小啊!

「殺!」雷晶龍獅體內能量已經用盡,凌雲也沒有時間再去為他填充新的能量,因此心神一動,直接是將其收回了天陣府,而自己卻是揮舞著手中長槍,向著樊怨轟殺而來。

現在樊怨無論是元力還是靈魂都已被雷龍封印給封印住了,其本身又拿不出其他的助力,這就像是沒了牙的老虎,凌雲可是絲毫不會懼怕。

手臂猛然一揮,一道無比鋒銳的槍芒便是瞬間遵從凌雲的意志,彷彿一顆流星,劃過了長空,以無可抵擋之氣勢直接襲擊向那樊怨。


「找死!」樊怨心中怒極,對方若是擁有雷晶龍獅相助,那自己還會怕上三分,但現在對方將獸傀收起,只憑藉著其本身不過八星元士的實力就想滅殺自己,這是赤果果的蔑視啊!

樊怨手中拂塵一揮,那靈器拂塵之上頓時浮現出蒙蒙的暗紅色光芒,他要讓凌雲知道,即便自己不能動用元力,但也依舊是實打實的元師巔峰,絕不是他這小小的八星元士就能隨意欺負的。

「小子,你太狂妄了,即便不能動用元力,但老夫這麼多年也不是白活的,元師巔峰濃度的元力每天都在沖刷凝練著我的肉體,老夫即便僅憑肉體的強度,都能與一般的元師強者相媲美,你還是太嫩了。」樊怨張狂的說道。

雖然他並沒有專門系統的修鍊過肉體,但每日修鍊過程中元力的洗鍊,也足以讓得其肉體堅若精鋼了。

「真是聒噪!」凌雲不耐煩的說道,年紀大了之後,都是這麼愛嘮叨么。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您的頭硬,還是我的槍硬!」

「咻!」

槍芒擦破空氣,瞬間貫穿了他的頭顱,頭顱眉心處出現了一孔洞,脖子遭到突如起來的重擊之後立刻折斷,頭顱拋飛。

樊怨,死!

… 「不,不可能……」樊怨面容上還有著難以置信.

從小,他出生在樊家堡,父親又是樊家堡的長老,地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但天賦與同齡人相比卻是弱上不少,也正因為其身份與實力之間的反差,導致其在樊家堡受到了不少的嘲諷。

直到他十歲那年,他外出遊玩之時,誤入一處前人洞府,在那裡,他獲得了改變他一生的強大**,也正是由於這套**,他成為了樊家堡乃至清月王國都是炙手可熱的煉丹師。

雖然天賦一般,但依靠著大量的丹藥,他竟也是在五十歲那年突破到了元師巔峰之境,由於修鍊邪功,因此他也是有了不少仇家,其中不乏強大的元師巔峰甚至元師大圓滿的強者。

可是憑藉著他煉丹師的身份以及各種詭異的手段,那些仇家都死了,沒有任何一人能夠威脅到他的生命。

在樊怨看來,即便自己因為修鍊邪功得罪了不少強者,可在自己煉丹師以及樊家堡之人的身份下,他最終應該是會壽終正寢,而不是被人所殺。

誘愛入局,寶貝別想逃

他死不瞑目啊!

樊怨一死,遠處的那黑色人傀眼中也是瞬間失去了光澤,身體寸寸崩裂,主人的靈魂之力一消散,其體內被設下的各種陣紋便是崩潰開來,與其主人一起徹底消亡。

而原本因為攻擊凌雲死了大量同伴的毒蜂們則是迅速後退了,那猶如萬蛇噬體一般的狂暴槍芒殺死了它們不知多少夥伴,沒了主人命令,它們自然迅速離去。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