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阿力見凌葉竟然真拿罈子灌,頓時他也不得不跟着做了。其實周邊人都是開開玩笑的,這一杯倒喝多了可是會喝死人的,所以見凌葉真的抄起酒罈就喝,有些驚訝!

阿力也抄起酒罈大口大口的灌着烈酒,兩人都一滴不露都喝光了這兩壇烈酒,但是凌葉卻跟個沒事人般,朝着大夥說道:“我幹了!”

話語中帶着豪氣,而阿力喝到一半還真喝不下去了,這是沒法喝的,一杯倒這種烈酒如果硬灌下肚,就算一頭大象也得給弄倒了,而且阿力待會還要戰鬥,所以他不能在喝下去了。

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凌葉竟然全部喝光了。更讓他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凌葉還很穩重的在那坐在那,一副吃相有些讓人不敢恭維,依然是很誇張的吃着食物。

而老鎮長眼中卻始終掛着笑容。阿力此刻卻發現自己已經有些重心不穩了,他可沒試過一口氣喝半壇一杯倒烈酒,但沒辦法現在他可不能讓人看出他喝醉了。

那樣就也太丟人了!

周圍沒有噓聲,而是異常的安靜,他們沒想到凌葉竟然喝完一罈烈酒後還跟個沒事人般。而桌上兩個五階修煉者心裏早就笑疼了,他們自然知道凌葉的實力,要喝點酒還不容易?

可是見凌葉那副茫然不知的樣子,兩個弟子都有些覺得凌葉很無恥,明明贏了,還裝做茫然!

“咦?阿力你怎麼不喝完啊!”凌葉見阿力此刻已經紅着臉坐到了凳子上,拍着他肩膀道。

“我等下還要戰鬥,不能喝多了,凌兄弟你的酒量我阿力佩服!”說着阿力抱拳在凌葉面前擺了擺,表示他輸了,凌葉也沒說什麼,這鎮子裏的人就是淳樸啊,什麼心機都不會隱藏!

而且人家阿力也願賭服輸。凌葉見阿力坐在邊上一副暈眩的模樣,說道:“阿力,你不會喝醉了把?”

但是阿力已經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老鎮長看到只情況也沒不怒,對凌葉微微笑道:“我這孫子就這樣,不過沒關係,讓他睡半小時,就能酒醒了,到時候照樣生龍活骨的!”

凌葉點了點頭,不在說話,此刻夜色已經漸漸轉黑,小鎮外的火把洶洶燃燒着,這樣普通野獸是不敢靠近了,但是魔獸卻難說,畢竟那些傢伙也是有一定智慧的!

沒過十分鐘,天色已經完全黑了,月亮也露了出來,幽幽冷光照耀着大地,但在這時一聲巨吼,劃破夜空!

“傲嗚~~~”聲音非常的洪亮,但是聽到這聲音,就連凌葉臉色也開始沉重起來……

………… 隨着那聲吼叫,凌葉能清楚的感受到地面的震動。周圍人也感受到了大地在震顫,頓時都有些驚慌。

“魔獸羣來了,魔獸羣來了!大家快躲起來啊!”

周圍的人慌慌張張的呼喊道,所以的人臉上都寫滿了恐懼,因爲大地顫抖的強度越來越大,就連桌子上的酒水都灑落一地!

老鎮長此刻到顯的非常鎮定,大聲叫道:

“大家別慌,今天咱們鎮來了兩位高手坐鎮,有什麼好怕的!所有的青年護衛隊都給我聽好了,現在保衛家園的時候到了,你們將是今晚的英雄!”

老鎮長在此激勵着所有人的心。凌葉卻知道這次來的魔獸不簡單,而且是強大的戰象!

這離鎮子幾百裏的地方就是一片大草地,想必這魔獸羣是從那遷移過來的把!看來這大熱天還真能將魔獸給趕跑,這裏相對於大草地還是要涼爽許多。

而那兩個派來守護鎮子的槍門絕弟子臉色也並不好看,這次來的魔獸竟然是戰象!而且是戰象羣,聽說這種魔獸力大無窮,是土系魔獸,防禦力非常高,能丟出各種土系魔法!

一般戰象羣所過之處,幾乎都是一片狼藉,不過還好戰象算是一種溫和的魔獸,很少出來現世。但今天戰象羣竟然跑到鎮子來了,那麼就很麻煩了。


他們可是知道戰象的實力,一頭成年戰象足夠他們喝一壺了,成年戰象的實力在四、五階左右!而且聽到那聲巨吼,或許戰象羣中還出現了戰象王。

老鎮長看到兩位五階槍手的臉色,自然知道這次來的敵人很難對付了,這可怎麼好呢?今年自己就要退休了,他可不能讓鎮子毀在自己手中,而且阿力還喝醉了,這讓誰來指揮啊?

凌葉給對面兩個慌張的弟子試了試眼色,示意他們別緊張。兩個弟子也不知道爲什麼麼,看到凌葉剃給的眼色頓時感覺到安心了許多,畢竟凌葉可是他們的門主,本事肯定不小。

如果這次來的是十幾頭戰象,那麼就將其引開,慢慢絞殺!而且周圍也坐了不少修煉者,大多實力雖然在三階四階,但是也有二十來人,可以幫上不少忙。

凌葉一隻手拍在了阿力的肩膀上,緩緩注入源力,將他的酒力化去。而老鎮長也看見阿力此刻不能醒來了,小聲對兩個五階修煉者道:“阿力這小子什麼時候不醉,翩翩這時候醉,那麼現在所有的指揮權就交給二位吧,相信大家沒有異議把!”

能做在這桌子上喝酒的,幾乎都是修煉者,強者爲尊,讓一個五階實力的修煉者當總指揮,他們自然不會反對!但是此刻阿力卻醒了過來。

“什麼,魔獸羣就到了,老子要宰了它們!”啊力一醒來就發現了這裏的動靜,顯然是魔獸羣已經快到來了!他努力搖晃了下頭,略有深意的看了凌葉一眼。

凌葉笑呵呵對大家說道:“我看這次總指揮還是讓阿力當好,畢竟他最瞭解鎮子的地形,也和大家非常熟,這樣配合起來比較有默契。

見凌葉爲自己說話,阿力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對着大家說道:“這裏論實力或許我阿力不比別人強,但是這青年護衛隊都是我帶出來的,所以各位還望聽我的指揮!”

阿力很豪氣的說道,絲毫不顧老鎮長給他使的眼神。聽到這話邊上的修煉者明顯臉色不是很好了,如果讓一個實力比他們差的人來當指揮,這不是打他們臉嘛!

但是兩個槍門絕弟子卻很配合的說道:“好的,這次總指揮就由阿力當!”

凌葉聽到這話,也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指揮者是需要有總觀全局能力的,如果說讓一個實力強大卻不會指揮的修煉者擔任總指揮,那麼無疑他就不在有價值。

實力強大的人都該衝鋒殺敵,而會運籌微末的人才是真正的合格指揮。雖然說凌葉不知道阿力到底是不是個合格的指揮,但是他卻知道阿力比在場的各位都有資格當上這個總指揮。

見兩個五階修煉者都同意了,其他人也不在說話,而他們眼光都看向了凌葉,他們根本看不出凌葉身上的源力水平,自然以爲他是個普通人了,都不屑的歪過頭去。

不過現在大敵在前,他們都是收了鎮子錢財的傭兵,他們是敬業的修煉者,很快大家達成了共識,就是一起對敵!

團結的隊伍往往都非常的強大,一千多護衛隊紛紛拿起了武器,有握長矛,有拿大刀,有弓箭手,也有撒網子的,不得不說羣衆的力量是強大滴。

所有的護衛隊人員都站到了鎮子口等待着魔獸的到來,而槍門絕派來的兩個弟子,槍手趙君,和防禦戰士劉浩都準備妥當了,他們會率先引開兩個戰象,準備打迂迴戰術。

而凌葉也參加到了這場戰鬥,老鎮長本來也不想讓看起來手無寸鐵的凌葉去戰鬥,但是年輕人滿腔熱血的,他也無法阻止,吩咐了阿力好好照顧他!

戰象羣跑動的聲音越來越大,漸漸的在夜幕中,凌葉最先看到了戰象羣,乖乖這次來的戰象不少啊,起碼有二十來頭,但是他卻沒看見想猜測中的戰象王。

二十來頭戰象浩浩蕩蕩的排成一隊,身長七八米,身高四五米,簡直就是一坐一動小樓房,這樣的軀體,顯然對於弱小的普通人來說,那是強大不可戰勝的。

旁邊的修煉者也是吐了口口水。

“媽的,這次來的竟然是魔獸,而且是魔獸羣,真他們難弄,這次咱們是該倒黴了。”

“怕什麼,戰象羣而已,這種魔獸使用魔法很少,憑藉着咱們人多,對付這些大傢伙雖然會艱難了點,但勝利的希望還是非常大的!

阿力看着浩浩蕩蕩奔馳而來的魔獸羣,手心也都是汗,而且這戰象他也是略有所聞,這些魔獸非常難纏,想必這次會出現大量傷亡了!

阿力看了看站在自己身邊的凌葉,嚴肅說道:“兄弟雖然我知道你酒量好,但是這可是戰鬥,不是兒戲,甚至可能會死亡,你確定要參加這次的戰鬥?”

凌葉豪氣說道:“誰不是兩個肩膀扛一個腦袋,怕啥!”

聽到這話,阿力也開始豪爽起來:“那好,咱們這次要是能活下來,我肯定和你喝個不醉不歸!”阿力拍了拍凌葉的肩膀,眼神中帶着一絲擔心。


他顯然是擔心凌葉,這小子因該沒經受過什麼訓練,這對付起魔獸來,也沒啥經驗,所以阿力還是讓凌葉跟着自己。

眼見戰象羣已經跑近到千米的距離了,阿力對着大家喝道:“弓箭手拉弓上箭,向90度角遠拋!”聽到阿力的喊聲,三百名弓箭手紛紛舉起了手中的弓箭,準備就緒!

“五,四,三,二,一,發射!”幫隨着阿力的指揮聲,三百多支箭齊刷刷的射向遠方已經衝到五百米距離的戰象,但是奈何戰象皮毛非常厚,箭支射在戰象身上就如下毛毛雨!

但也有兩頭不走運的戰象被射中了眼睛,直接倒在了地上,而被後面踩踏而來的戰象活活踩死,這確實是失誤,因爲箭雨的攻擊,也讓它們出現了慌亂!

阿力的指揮經驗確實非常豐富,見到戰象受挫,立馬大喝道:“現在大家可是準備撒網,逐一個個擊破,弓箭手一直攻擊,就往戰象脆弱的地方射,射準了,他孃的誰敢浪費箭矢我抽誰!”

聽到阿力的喊聲,所以的弓箭手不敢怠慢,接二連三的攻擊紛紛降落到了戰象羣中,但是這些戰象已經放聰明瞭,丟出了土系防禦魔法,土牆,將所以的箭矢都給擋住在前。

“媽的,這魔獸就是難對付……”阿力看着戰象使出的魔法,不爽的爆了句粗口。

“現在所以人都拿起網子來,想將這羣畜生都給網住,慢慢擊殺!”青年護衛隊中有人拿着高價借來了封魔網,這種網子非常柔韌,也算是對付大型野獸,魔獸的好辦法!

這種網子需要五人操控,而槍手趙君也拿出了***,近戰戰士劉浩則是帶頭勇猛的衝在了最前面,周身帶着淡淡的金黃色鬥氣,揮起手中的大盾牌,直接擋住了一頭戰象的去路。

那戰象用着巨大的鼻子想將劉浩給捲起來,但是趙君出手了,一槍將戰象眼珠子打瞎,而且他用的是門派發放的特殊子彈,魔晶彈,這玩意威力比普通子彈要厲害十倍!

雖然趙君手裏只有十顆魔晶彈,但是這十次攻擊卻讓他擁有了六階槍手的實力,所以這一槍直接打中戰象的眼睛,而且將其頭顱打爆一半,頓時血肉橫飛。

其實這也是戰象的大意,將注意力都放在劉浩身上去了,那顧得其他的!

劉浩拿起比自己還高的盾牌擋住了戰象臨時前的最後一擊,別看劉浩此時象沒事人般將戰象腦袋中的魔晶收取出來,但仔細一看就能知道劉浩使用的那面盾牌前面已經彎曲!

而其他的修煉者也紛紛對上了戰象,在加上千來名鎮裏護衛隊的力量,還真牽制住了戰象的步伐,不讓戰象前進一步。

………… 所有的戰象都被巨大的網子給網住了,每張網子都需要五六十人拉着,才能勉強網住戰象不能動彈。戰象發出憤怒的吼叫聲:“傲~!~~~”

而弓箭手紛紛都舉起弓箭,射着不能動彈的戰象。但這些大傢伙都給自己加持了土系防禦魔法,身上都有層厚厚的土泥,箭支根本破不了戰象的防禦,而攻擊較高的修煉者,都紛紛攻擊着戰象。

只有他們才能勉強破開戰象的防禦,但卻很難給戰象帶來致命的傷害。

阿力看到眼前的情況,大聲喝道:“大家都最強的攻擊打戰象的一個地方,全部攻擊都給我集中起來,那樣纔可能給戰象帶來傷害。”

而說着阿力也握緊了手中的長矛,加入到了戰鬥中。周圍的的戰象叫喊聲此起彼伏,場上還剩近二十頭的戰象都開始發怒了,它們現在都被結實的網子給網住了,根本動彈不得!


只能努力的發出嘶喊聲,它們此刻已經丟不出魔法,因爲這些網子是能封印低級魔法的使用,所以這種網子也叫封印魔網,造價非常貴,到達一千金幣,而這些都是鎮子出重金租來的,要是買他們可難以承受!

但如果弄破了,都需要鎮子補償的。但是戰象的力氣非常之大,就算這些封印魔網質量夠好,不會斷裂,但是戰象的掙扎卻讓拉網的人有些堅持不住了。

戰象開始奮力掙扎,擺動着巨大的身體。總會有不斷的人沒抓緊魔網甩飛出去,但是他們被甩飛後,立刻就會有新的人接上來。

阿力握着長矛一槍扎進了戰象的巨腿中,這裏已經被人打出了一個豁口,頓時長矛直接插進戰象肉裏面,戰象吃痛,嘶吼一聲,魔網驚人已經拉動不住它了。

戰象吃痛越發的瘋狂起來,全身劇烈的搖擺着,所有拉着魔網的人吃奶的勁都用了出來,但是僵持了一分鐘左右,那瘋狂的戰象終於掙脫掉了魔網的束縛。

近五十個人全部被甩飛出去,而阿力還和眼前實力達到五階的戰象對持着,他身形非常靈活,來回跑動着,戰象瘋狂的想要踩死阿力,但阿力每次都能巧妙的翻身躲過去!

可那戰象就想認定了阿力一般,龐大的身軀橫衝直撞的衝向阿力,頓時人羣中大聲吼道:“阿力小心!”因爲周圍又有一條戰象掙脫了魔網的束縛,雖然那戰象已經傷痕累累,但卻越發的瘋狂,一路狂奔剛好目標就是阿力。

這下阿力可不好辦了,在這鎮子外面的大平地上,根本沒有任何躲閃的地方,這下戰象又是前後夾擊着他,情況很糟糕了,老鎮長在遠處旁觀着前方的戰鬥。

雖然他老眼昏花了根本看不清前面的戰鬥,但他卻聽到了人羣中擔心阿力的話語。阿力可是他唯一的孫子,家裏的一根獨苗苗,父母都去世了,是他一手拉扯大的,要是阿力有了什麼損失,他可擔待不起啊。

老鎮長手中握着柺杖,也緊緊的用力起來。阿力奮力的往前方跑着,但是奈何兩頭戰象就認定了他般,一直追着猛衝,嗷~~~發出刺耳的怒吼聲。

其中一隻戰象終於發現自己能丟魔法了,在次怒吼一聲,丟出一個土系束縛魔法,它現在可是非常迫切的殺人,特別是眼前這個可惡的傢伙。

阿力身手非常敏捷,一躍能有兩米,要是參加奧運會,那得比飛人都快,太多不解釋啊,說時遲那時快,眼前的場景也不過發生在一瞬間,阿力只發現自己腳下的土地變成了沼澤。


他開始慢慢的被險進了沼澤裏,而所有的人幾乎都無暇分身幫助他。否則會放跑更多的戰象,阿力發現自己陷入沼澤後,也在奮力的往前爬着,他可不能死,家裏就剩他和爺爺相依爲命,自己死了,那麼老鎮長就沒人照顧了!

戰象發現自己魔法見效後,更是興奮的嗷嗷叫,別的不說,速度更是加快了,連吃奶的勁都給用上了,距離越來越近,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二十米……

阿力眼見自己是跑不動了,但是戰象已經狂奔而來,沒有辦法,難道自己真的就死在這了?

兩頭戰象都非常瘋狂的擡起了巨腿,想將陷入在魔法沼澤內的阿力給一腳踩碎了,此刻場中所有的人都爲阿力捏着汗,阿力可是他們的總指揮,少誰都行,就是不能少他啊。

但是現在任何人都無暇分身,兩頭戰象的腳紛紛踏向了阿力,毫無疑問,這一腳要是踩下去,阿力必須被踏的粉身碎骨,戰象十多噸的身體可不是吃素的!

凌葉也發現到了阿力的危險,他一直都沒出手,因爲他總感覺到周圍有着什麼強大的魔獸,只是沒有出現罷了,爲了防止突然出現在大家眼前的超強魔獸,凌葉只能顧全大局,觀察着周圍的情況,以便能最快出手。

但是現在凌葉必須要出手了,否則阿力就得去見自然規則轉世了。當機力斷凌葉幾個瞬間移動出現在了阿力的面前,但是此刻他那還象剛纔那個平凡少年的模樣?

凌葉沒有使用出雷電之力,這些戰象的實力,根本不能與他相拼。凌葉全身爆出青色源力,瞬移在四米的半空中,但是他速度奇快。


身影一閃即逝,而那兩頭巨大的戰象已經轟然倒下,沒有任何的前奏般,它們都被凌葉一拳都中了肚子,此刻已經沒有任何力氣,只能轟然倒下去。

兩頭戰象瞬間就被凌葉出手撩倒,他立馬將阿力從沼澤中給拽了出來,此時阿力已經是全身淤泥了,但是他卻絲毫不管身上的淤泥,而是一臉奇怪表情的看着凌葉。

“你,你的實力竟然如此強大?你是修煉者?”

凌葉見到阿力驚奇,也沒多說,只是淡淡點了點頭,嚴肅的道:“我發現周圍還有更強大的魔獸……”

聽到此話阿力眼中也閃過驚恐,以阿力的認知,凌葉的實力至少能在六階以上,那已經是中級修煉者中的強者了,他也沒敢往高處想,但是周圍還有被他稱爲強大的魔獸,那會是個什麼傢伙呢?

阿力看了看四周的情況有些不樂觀,帶着懇求得語氣對凌葉道:“凌兄弟剛纔與你拼酒的事情還望你見諒,但是現在傷亡非常大,不知道凌兄弟能否出手幫助下!”

阿力自然不怪凌葉剛纔不出手了,人家不是鎮裏僱來的,能出手救自己一命就不錯了,而且人家可是六階實力的修煉者,當然了這個等級是阿力自己認的。

雖然凌葉源力水平在七階,但綜合實力早就達到了八階,雖然凌葉沒和八階強者怎麼交手,但是他堅信自己不會太弱,有了實力會受到任何人的尊重。

周圍人見識到凌葉的那股實力,都不禁倒吸一口涼氣,直接將兩頭戰象撂倒,這該是多強大的實力啊!

這樣的實力,甚至他們都不敢想,這裏許多人都是擁有無法突破三階的修煉者,勉強說力氣大了點,還不能很好的使用源力,只能依靠其強身健體!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