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魂•路西法有點猶豫地看了懷裏的緋紅淚一眼,但看着她眼中那陣陣的興奮和激動,微嘆了口氣,跟着雲向着外邊走了過去——舞,對於MM的殺傷力其實真不是一般的大的。

有些擔心着懷裏的緋紅淚,這會的聖魂•路西法卻是沒有留意到在他的身後,好幾個“SKY”的牲口們眼中這會的卻也是透出了幾許和雲差不多的躍躍欲試的興奮。

“你們要不要換一下裝束?”雲帶着聖魂•路西法一行人穿過一扇空間門,開口問道。這會的他們是處身在了一個並不是太大的空間裏面,大大小小的衣架遍佈,各式各樣的衣飾看着很有點一應俱全的感覺。

“不用了。”聖魂•路西法並沒怎麼聽清雲這一句問的可是“你們”,他自己有着一件可以千變萬化的“聖天之甲”,那當然就是不用了。

雲並沒有多大的在意,隨手挑了一件輕紗拿在了手裏,帶着一衆人再向着另一扇空間門走了過去——若不是她帶路,這裏一扇又一扇的空間門更真是挺容易讓人迷路的。

“雲……雲……七色……七色……雲……”

剛一走出那扇空間門,震耳的歡呼已是自着那外面傳了過來,聲勢之浩大,似乎並不在那時的“鬥舞大賽”之下。

好傢伙!

聖魂•路西法在這會的才知道自己之前還是小看了這一個“翼之靈歌舞院”,這時這一個長寬高各有幾百米上下的一個巨大空間,所有的裝備設施絕不在當時的“鬥舞大賽”大會場之下,而在這會的,也不知就怎麼的湊出了好幾萬的觀衆在這裏,雖沒當時“鬥舞大賽”那時那麼的壯觀,但熱情度似乎還要更在其上,那陣陣震天的歡呼,差可比擬當之時聖魂•路西法引領“瘋狂之舞”時的狀況。

聖魂•路西法這會一行人所置身的應該就是這一個巨大的鬥舞會場的貴賓室了,自打這裏看出去,舞臺之上的一切可以一目瞭然的看個清楚——在這一個巨大的鬥舞會場上並沒有那高懸於上的“大屏幕”,但不管是處身在哪一個地方,舞臺上的一切都可以清楚的看到,彷彿自己就是站在舞臺之前欣賞一般,這一個魔法技術比之“水幕之鏡”更要高明瞭幾分,相信還是出自於精靈一族那些驚才羨世的魔法天才之手。

艾斯小爵爺那七個七彩的傢伙這會的便是好整以暇地站在那巨大的鬥舞場上,似乎頗享受的聽着這陣陣的歡呼,聽着那此起彼落的歡呼,這七個傢伙應該還有一個聲名不小的大號“七色”。

丫的,又是幾個“鳥人”!

聖魂•路西法自己懷抱着緋紅淚,自個兒知自個事,若之前緋紅淚體內的“欲魔的渴求”沒有發作他或許還會下場去鬥上一番,但在這會的,卻不太可能了——不是他信不過一旁的祭衍,這“欲魔的渴求”是魔族的禁忌魔法,錯非是像他這樣對魔族魔法有着極深的瞭解的人,就算是祭衍這樣一個劍聖級別的人物也很難鎮壓住發作起來的“欲魔的渴求”的威力,因此他纔會看着臺上艾斯那幾個不爽,很不爽——難得一個耍帥擺威風的機會啊,環繞着看下,這觀衆席上,那可是有多少PLMM在啊!

雲和聖魂•路西法幾人打了下招呼,身形一飄,輕紗飄展,向着那一個巨大的鬥舞臺上飛了過去,她這一出現,自是引起了新一輪的歡呼,看得出她在這裏的聲望極高。

“怎麼那麼快就有那麼多人在了啊?”聖魂•路西法上下的打量着,約莫地計算下,這裏至少有着三萬人在這裏,很難以想像在這麼短的一段時間裏便會匯聚過那麼多的人來。

“現在這裏的人還少了不少了。”開口的是尊行。

“少了不少了?”聖魂•路西法有些意外地看了尊行一眼,對他話裏的意思並不是太明瞭。

“整個艾比頓絕大部分有實力的舞者向來都是匯聚在這裏的,最鼎盛的時候,每天都是有近十萬的人在這裏,現在……”尊行沒說下去,語氣裏倒是有着一點往事不堪回首的吁噓。

尊行這麼一席話,引起共鳴的“SKY”牲口們竟然還是不少,惹得這會的已是注意上他們的聖魂•路西法心裏不由陣陣的腹誹,好好的混你們那那麼有前途的大哥大不去,也跑來這裏學人家玩舞?

“你是說這裏向來就是很多人的?”聖魂•路西法這會的倒沒有腹誹上多久,聽着尊行的話,這一個“翼之靈歌舞院”倒是艾比頓舞者的大本營了?

“是啊,艾比頓只要實力有上那麼個上下的舞者,差不多都已經是集中在這裏的了。”尊行點了點頭,應聲道。

奧克洛斯林那個千年老不死和德曼那個超級BT佬的話剎一時的自着聖魂•路西法的腦海之間劃過,讓他瞬間裏有些呆愣了一下。

“其它的地方有沒有像着‘翼之靈歌舞院’一樣的場所啊?”聖魂•路西法問話時的神情之間看不出有多少的異常。

“亞帝斯有一個。”接話的是另外一個“SKY”的牲口,也是道上傳說級的大佬之一,叫哥拉斯。

“亞帝斯?”聖魂•路西法眉心有些皺了一下,不過還是接着問道:“還有沒有?”

“應該是沒了吧?”尊行和一干的“SKY”牲口們對視了一眼,道。

“有什麼事嗎?聖魂”在衆人面前,緋紅淚還是矜持了很多,沒叫他小聖聖或是小魂魂,不然某個敗類也真的不用出來混了……

“沒,只是有些好奇而已,匯聚所有的舞者,挺有意思的,呵呵。”聖魂•路西法露出了個招牌式的人畜不害的微笑,當然,這會的他這個人畜無害的微笑,除去對他了解還不是太深的緋紅淚和祭衍,一干子的“SKY”牲口們卻是約莫着都感覺到了那之間的不平常。

“聖魂……聖魂……”

光顧着在這上面說話,在那鬥舞會臺之上卻是不知雲和艾斯那“七色”鳥人們說了些什麼,整個空間剎一時的爆出了一陣歡呼出來。

“下去吧!”聖魂•路西法聳了聳肩,舞者的挑戰絕不下於騎士之間的挑戰,不應戰的話會很讓人看不起的,而觀開始時雲對後面這些個“SKY”牲口們的反應,他雖然是下不了場,但這些個傢伙再怎麼也不會對不起觀衆的。

本是陣陣的呼喊,但隨着聖魂•路西法一些人下來,聲音剎一時裏便是有些的變了樣,陣陣的高喊一下子便是變成了陣陣的竊竊低語,讓本還有些想擺擺POSS的某個敗類一時的有些擺不下來,不爽的目光一下子投注在了那一干子的“SKY”牲口身上,居然敢搶了他的風頭,哼哼

這會以尊行同志爲代表的一干子“SKY”的牲口們倒是沒有留意到某個敗類這會的不爽目光,似模似樣的擺着個高人的樣子,看神情,大有那種舊地重遊,老懷大慰的感覺。

“雲小姐,真的是他們嗎?”艾私小爵爺低低的聲音自聖魂•路西法敏銳的雙耳之間傳了進來。只以“他們”而名之,看來這些個牲口在這裏還掙得過諾大的名聲啊?聖魂•路西法似笑非笑的看了看那些個“SKY”牲口,這會的倒還真的是有些的好奇了。

雲並沒有說話,兩眼間隱隱有些興奮地看了看尊行幾人,對輕輕地點了點,看她那樣子,尊行這些個牲口對她的吸引力可比某個新科的“鬥舞大賽”的冠軍要大得多了。


有些奇怪的氣氛顯然地也是勾起了一直窩在聖魂•路西法懷裏的緋紅淚的回憶,兩眼之間看了看尊行他們幾個,眼裏漸漸地亦是浮起了一絲興奮的光芒。

“我們是鬼道!”

不用聖魂•路西法去猜去問了,似乎是滿意於已經引起了場內足夠的震驚後注意,以尊行爲中心,合共五個“SKY”的牲口們跳了出來,各以身上不同部位爲軸心,似真似幻的旋了幾下,然後串連在一起,擺出了一個讓聖魂•路西法亦是不由暗贊幾分的“LOGO”——以尊行爲中心,另外四人不知是用什麼的手法分別以30、60、120、150的角度虛“掛”在了他的四下裏,輕舞的軀體柔和之中帶上了一絲難以言述的爆炸力,矛盾的雙方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充滿着一種視覺上的衝擊效果。

“鬼道!”

“真的是鬼道!”

不可思議的聲音後緊接着的便是震耳欲聾的歡呼。

“YA!真的是鬼道!!”緋紅淚興奮的聲音亦是自着聖魂•路西法的耳邊響了起來!

“什麼鬼道?”聖魂•路西法斜眼瞅了瞅這會在臺上頗爲的囂張得意的尊行幾人。

ωωω✿ тт kán✿ ℃o

“聖魂團長居然不知他們就是鬼道?”雲有些意外的聲音自一旁傳了過來,顯然這個美麗的長腿精靈MM之前也正是在注意着他。

“不知……”聖魂•路西法回答的有些不好意思,好歹的也是自己的小弟,卻連人家的來頭是些什麼都不甚明瞭——老實的講,“SKY”裏面絕大部分的牲口聖魂•路西法這會的雖然都是有了些不小的瞭解,但他們具體的實力和來歷究竟是去到了怎麼樣的一個程度卻是不甚了了的,在他而言不過反正也就是小弟嘛,實用就行,再咋咋的也不過配角罷了,他也懶得去了解的太過清楚了,更何況隱隱地他也猜到一些像“SKY”那第一批小弟的由來,因此用起來也更是不去客氣。

不只是雲,緋紅淚和祭衍都有點被他打敗了一般的皺了皺眉頭,還真不知他這一個正在青龍大陸之上掀起諾大名頭的“SKY”騎士團的團長是怎麼樣的混上的。

“鬼道是‘翼之靈歌舞院’的一個不敗傳說啦!”緋紅淚有點沒好氣地白了某個敗類一眼,開口回答了他那一個在她眼裏顯得是有些白癡一般的問題。

“不敗傳說……?”某個敗類兩個太陽穴隱隱有些的做痛,就尊行這幾個“SKY”的牲口的鳥樣,居然會是這一個規模極大的舞者匯聚地裏的不敗傳說?

林子大了,還真的是什麼鳥都有啊……

尊行等“鬼道”五個牲口這會的似乎是有些的興奮過頭了,站在臺上大擺着傳說中的高人的POSS,完全地忽視了在他們的背後,某個敗類這會正陰陰地含笑注視着他們,不過幸好,他們沒注意到,還剩下的幾個“SKY”牲口還算是有人性的好心提點了他們一下,否則他們的悲慘日子可就是指日可期了!

唰唰的冷汗剎一時的自着“鬼道”五個牲口的頭上冒了出來,搶老大風頭,那可是做小弟的頭幾個大罪之一啊,就着某個敗類那一個御下的手段,那一個可真的就是死啦死啦的!

“現在我們隆重介紹,我們‘鬼道’五體跪服的老大,‘SKY’騎士團團長,偉大的聖騎士——聖魂!大家以最熱烈的掌聲歡迎!歡迎!歡迎啊!”尊行死死地抹了一把額間的冷汗,還算是醒目的大聲而又絕對隆重的將着聖魂•路西法推介了出來。“鬼道”的的另外四個牲口聽着也還算反應快,身形剎一時的一個擺,以他們最華麗、最炫麗也最不可思議的種種動作,盡着他們最大最大的可能,在某個敗類的身前身後盡心盡力的表現着,充分地突顯出了某個敗類那一個老大的身份!

小弟嘛,這麼個時候還是挺有用di。

某個敗類眼眉之間透閃過了一絲“算你們識趣”的蘊味,腳下也不去客氣,剛剛進階出來的第三級聖騎士光環剎時閃起,映襯着那四個“鬼道”牲口的舞動,卻也是神彩弈弈,縱算是比之真隱那一個“海之聖騎士”也不遜色幾分。

蜷在某個敗類懷裏的緋紅淚很是哭笑不得地將着嬌靨緊縮了進去,某個敗類看着是成熟的很,但觀其言行,壓根的就是比小孩子還要小孩子幾分,還真的是不知他是怎麼地將着“SKY”那麼多的牲口壓的服服帖帖的……

還算讓某個敗類滿意的震耳掌聲接着便是響了起來,一來有着尊行“鬼道”五人組的拉掌聲,二來這陣子他在青龍大陸之上也是攪得風風雨雨的,又還有個聲勢浩大,引得艾比頓帝國上下震動的“蒼婕:伴你孩子成長”活動,他的名字在艾比頓上下心裏也算烙下有印的了,再說了,他好歹的也是這一界“鬥舞大賽”的個偎冠軍,這會在這裏的都是有上些分量的舞者,當中參加過“鬥舞大賽”,甚至闖進一定名頭的也還不少,當然也見識過當一時他引領全場的那驚世駭俗的“瘋狂之舞”,這掌聲卻也是發的真心實意。

看着這會其實是挺囂張的某個敗類,艾斯小爵爺等“七色”的七人卻是有些的傻了眼,就艾斯而言,他本意是看不過緋紅淚這麼柔情蜜意的蜷在某個敗類的懷裏,在聽到他就是這界“鬥舞大賽”的冠軍後才興起要好好地在“舞”上“教育”一下某個敗類的念頭,但卻是沒有想到這會的卻是蹦出了在這“翼之靈歌舞院”裏已是份屬於傳說的“鬼道”組合的大駕突顯,而且還擺明了話了,就是某個敗類的小弟,以着“鬥舞”界的常規來講,連人家的小弟都還沒有挑過去的話,是完全沒有資格來挑戰人家的老大的,而人家的小弟,靠,那可是“鬼道”,傳說中的“鬼道”,當年挑遍整個艾比頓“鬥舞”界無敵手的“鬼道”,這可還是他們當年的偶像啊!

越發興奮的聲音自着觀衆席上傳了過來,這時在這裏的差不多都是鬥舞的死衷,在這會的,這裏可是湊上了當年傳說級的舞技高手“鬼道”、新晉的舞界天才“七色”、“翼之靈”這時的第一高手雲、還有這一界“鬥舞大賽”的個舞冠軍聖魂,高手啊,都是高手啊!若然換成我習慣上的武俠觀來論,這差不多都有點陸小鳳大戰楚留香、西門吹雪迎擊葉孤城了!

丫的,大戰吶…… “怎麼樣,怎麼來?”看着艾斯有些的畏縮下來,聖魂•路西法這時倒真的是有些躍躍欲試了,不過他更多的是想見識一下他尊行那幾個“SKY”牲口的實力。


“聖魂團長你說呢?”艾斯看了很是小弟樣的站在聖魂•路西法背後的“鬼道”尊行五人,語氣裏這會的可是尊敬的多了,不過之前他們“七色”已經通過雲向着聖魂•路西法發起了挑戰,這會就算是想收起也不太可能。

“老規矩吧。”聖魂•路西法怎麼可能會不懂着鬥舞界裏的規矩,要先挑戰他,就先過了尊行的“鬼道”先,不過看剛纔尊行他們剛纔那小擺出來的“LOGO”,要應對艾斯“七色”的挑戰,勝雖還不敢說絕對,但輸卻也不容易。

“我看還是再加上個我吧,有着傳說中的‘鬼道’,還有聖魂團長你在,不參與進來,我怕我以後會後悔。”雲腳下微微地輕旋了下,已是出現在了聖魂•路西法“SKY”一衆人和“七色”兩者之間。

“雲……雲……!”

興奮的叫聲剎時的驚爆了上來,好啊,苗頭上來啦,鬥吧!

在場內的觀衆,這會的絕對是唯恐天下不亂的,幾大高手亂鬥啊,想着都爽!

“雲小姐……”艾斯看着雲湊了過來,與他們“七色”的成員對視了一眼,不由地微微苦笑了一下,再湊上個號稱着“翼之靈”第一舞技高手的雲,他們“七色”的勝算那就是要再減上幾分了。

聖魂•路西法微微有些可惜的看了艾斯他們“七色”幾眼,這幾個傢伙雖然是實力不差,但畢竟未曾怎麼見過世面,未戰先怯,他們縱算是強也強極有限了。

“嘻嘻,雲姐姐,那麼有趣的事情怎麼也不叫我們出來啊?”一個可愛的聲音在這會的自着這一個巨大的空間的一側傳了過來,四個絕然不遜色於雲的精靈MM就這麼的自着突然冒閃開來的空間裂縫中穿行了過來,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當前說話的一個看着卻不過是和蒼婕差不多大小的年紀,靈動的雙眼狡黠地閃動着,配着她那一張有些圓圓的臉蛋兒,看着讓人忍不住就透出一份喜愛。

“定點空間傳送?”聖魂•路西法面容間雖是沒有多大的異樣,但心裏卻是很是吃了一驚,空門那一個鳥人不在這裏,面前連着祭衍在內的一干“SKY”的牲口們或許都還看不出來,但熟悉魔族祕典的他卻是知道在現在這樣一個異次空間裏面再出現“定點空間傳送”是多麼高難度的一件事情——空間魔法在青龍大陸魔法文明高速發達的今天雖然是簡單,但知道它真正的原理的人並不多,空間魔法所產生的異次空間並不是憑空出現的,它本身便是存在於不同層面的億萬空間體系裏,要想在這億萬的空間體系中精確地定位隨機抽選出經由空間魔法“創造”出來的空間,這幾乎便是天方夜譚一般的事情,但現在,面前的這四個精靈MM顯然地便是做到了這個天方夜譚一般的事情。

“胡鬧……”雲雖是有些生氣,但更多地還是透出了一絲溺愛地道:“愛蓮,誰讓你們過來的!”

“雲姐姐,我們也是技癢嘛。”當前的那一個可愛的小精靈MM狡黠的雙眼閃動了幾下,湊過到雲的身旁,撒着嬌兒。

直接自着精靈聖地傳送過來的?

聖魂•路西法微笑着看着新出現的這四個精靈MM,心裏卻在嘀咕着,他畢竟不是空間系的高手,必不是很難肯定她們傳送過來的地方,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她們剛纔絕不是在這個“翼之靈歌舞院”的,不然她們根本不用使用“定向空間傳送”傳送過來。


“好啦,雲,愛蓮難得過來,你也就別罵她了。”緋紅淚含笑着道,聽她的語氣,她倒是認識這個可愛的小精靈MM的。

“還是緋姐姐疼我!”愛蓮可愛的嘟了嘟小嘴,見到緋紅淚幫她出頭了,不由得意起來。

“紅淚!”雲有些無奈,似乎也是有些頭痛地看着緋紅淚嘆了口氣。

“緋姐姐,你怎麼了?這個大哥哥就是你的愛人嗎?”愛蓮看到雲默許了下來,好奇地看了看抱着緋紅淚的聖魂•路西法,開口問道。

愛人……

也不知愛蓮知不知道這個詞的意思,不過給她這麼的一問,緋紅淚的俏臉不由地又是紅了起來,但看着愛蓮灼閃着的狡黠雙眼,帶着一絲的嬌羞,輕輕地點了點頭,低聲地答道:“姐姐病了,身體沒什麼力。”

看着緋紅淚點頭承認,再一陣嘩啦啦的心碎聲可就是片片驚起了,緋紅淚天性裏並不是冷豔讓人不可靠近的那種,再加上她背後龐大的紫月商社,實是艾比頓很多適齡GG們的夢中情人,卻沒想這會卻是陣亡在了聖魂•路西法這麼一個敗類手下!

“好啦,愛蓮。”雲看着緋紅淚那嬌羞的樣子,見愛蓮還有再問下去的衝動的樣子,還是將她喚了回來。

“我來做裁判吧,各位有沒有什麼問題?”本還處身於那一個貴賓室裏的祭衍的身影淡淡閃現了出來,一身三神器的招牌,任是誰也認出青龍大陸之上唯一的女劍聖大駕光臨了,自然的一陣歡呼再次驚起。

祭衍開始並不想下來的,但看着緋紅淚面容之間不斷泛起的紅暈,再看着收到風后,漸漸地涌進來的艾比頓民衆,甚是擔憂她體內“欲魔的渴求”的她不由地縱身飛了下來。

聖魂•路西法看着祭衍下來,多少也體會到她的想法,含笑着點點頭,道:“有祭衍小姐做裁判,那是我們的榮幸了,今天這場舞鬥是艾斯小爵爺的‘七色’發起,那第一場便是你們來吧,接着再是尊行他們的‘鬼道’,最後壓軸的再由雲小姐她們來。至於我是要照顧一下紅淚,今天的舞鬥就不參與了,不知雲小姐,小爵爺有沒問題?”

聖魂•路西法這一個提議其實並不是非常的符合鬥舞挑戰的規則,不過他這時也不想讓緋紅淚在外面呆的時間太久,他開始的時候並不知“翼之靈歌舞院”是這樣一個匯聚着艾比頓舞者的地方,以爲只是表演一些讓貴族們欣賞的舞蹈的,因此也沒有反對她提議,若然一早便是知道的話便不會同意她前來了,舞鬥是非常的刺激的,很多的動作、很多的場景很容易挑起人心底的情緒,以着緋紅淚體內“欲魔的渴求”的力量,他短時間裏鎮壓下來並不成問題,要是時間拖的太長的話他就沒有那一個把握了。

雲和艾斯小爵爺幾人多少有些意外地看了聖魂•路西法一眼,不過聽着他說要照顧一下緋紅淚,心下也是有些釋然,對他微微修改的一些規則也沒再說什麼。


規則定下來了,祭衍這樣一個難得的裁判也出現了,讓所有人都激動的鬥舞也就開始了。

其實鬥舞和武鬥比起來的話,在差不多水平的時候要更難以分出一個勝負出來,指標性相對較少,所以很多的時候都是靠當一時裁判的主觀來評判,當然了,今天的這一個裁判可是祭衍,絕不會有人去置疑她的公證性。

“七色”的七色彩虹帶着一種充沛的爆炸力自這一個鬥舞場上爆散了開來,或旋、或扭、或滑、或飛、或移……七個人七個動作,七個人七種演繹但卻很和諧的融合在了一起,彷彿地便是讓人置身在了一個七色彩虹飛舞的天地之上,美崙美央的異常動人。

“七色”的水平是有的,從之前他們的那一個“波浪”便可以看出來,雲對他們的評價也並沒有錯,以他們的實力,去到“鬥舞大賽”之上確實是有着冠軍的水平,但云卻沒有估算到他們在應付大場面時的應對力,或者應該說他們承受壓力的能力並不夠,尊行這幾個牲口帶着“傳說”中的“鬼道”的出現,很明顯地讓他們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他們在場中的動作雖然還是非常的充滿着動感,但實力到了聖魂•路西法這樣的一個程度,卻可以從他們那細微的動作中看出他們在銜接上的一些生澀,這一點,在高水平的鬥舞大賽中近乎可以說是致命的,就是這點,他們在這場鬥舞裏面已經可以說是失敗了!

低低的議論聲混雜在陣陣的歡呼聲中自着觀衆席上傳了過來,這裏匯聚着的都是舞技上的高手,艾斯他們“七色”的失常並不只是聖魂•路西法一人可以看出來。

這低低的議論聲很明顯地更是讓“七色”的成員更是失常了幾分,在那最後,甚至一個很低級的錯誤都出現在了他們的身上,引得全場不自覺地低嘆了一聲,任是誰也可以看出,面對着傳說級別的“鬼道”還有云,“七色”已是沒有任何一個勝的可能。

“唉呀,可惜了。”緋紅淚低低地一嘆也自着聖魂•路西法的耳邊響了起來,對於艾斯的“七色”她其實還是有些的好感的,畢竟他們的實力也是擺在那裏,而且沉醉於“舞”上的他們也沒有另外一些所謂貴族的脾性,讓人看着就是不順眼。

“是有些可惜了。”聖魂•路西法也點了點頭,艾斯他們的實力其實不只這些,他們這一場下來,甚至還沒有他們之前閃現出來的“波浪”的七成功夫。

“聖魂,你說你上去會怎麼樣啊?”緋紅淚有點好奇地轉頭來。

“我?”聖魂•路西法聽着似乎是考慮了一下,接着才聽到他道:“我上去的話應該可以把他們鬥趴下吧。”

“切!” 神豪的日常系生活 ,豪勇當世啊。

“嘿嘿,不信?”某個敗類不依了,一指悄悄地伸了起來。

“信信!我們家聖魂那個是天上地下所向披糜的……”緋紅淚花容剎時變色,無奈地在某個敗類的“淫威”之下低頭。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