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他那些話東方萬英等人立刻止住了步伐,而孔斷和黎召也立刻帶著冷水和炎雀,退到了曹應東等人身旁,目不轉睛的向白樂他們看了過去。

不多時已經感覺到了那幾件法寶,是八個黃金蟾蜍和一張大網的萬劫,忽然微皺著眉頭說道:「這究竟是哪個龜孫子,竟敢用著幾件破爛來禍害咱們東方之城?」

說話間他還伸手向前試探了一下,卻一下子感覺到了有一種非常強大的排斥力,向他撞了過去,卻被他搶先一下鬆開了手。

那時候也感覺到了那幾件法寶的白樂,忽然相當謹慎的說道:「看來這次是明段那老傢伙來了,若不然的話,其他人絕對不會有這幾件厲害的法寶的。」

他的話剛說完,常英紅忽然氣呼呼的說道:「想不到那老東西現在居然還沒有死呢!但我肯定,以他那種陰險狡詐的個性,在沒有十足的把握的情況下,他絕對不會親自來這裡做這些壞事的,肯定又是派了一些替死鬼來,為他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了。」

聽了她那些話頗有道理的話,萬劫忽然十分謹慎的說道:「不管怎樣,咱們都只能先將這些法寶清除掉,才能知道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聽他那麼一說,白樂和常英紅都十分謹慎的點了點頭,那時候他忽然稍微退開了一些,相當威嚴的說道:「你們先退開一些,我這就使用天雷神劍將它們全毀掉。」

說話間他忽然將右手一張,伴隨著一道明亮至極的深紫色光芒,在他手中閃現了一下,那把天雷神劍剎那間便出現在了他手中,向周圍爆射出了一種十分霸道的壓迫感,不但將白樂和常英紅逼得退開了一些,就連那張遮天蔽日網和那八個大蟾蜍,也很不穩定的晃動了起來,一下子令正被它們罩在裡面的那七個魔頭,和東方風霸等人,大為緊張地向周圍看了起來。

可那時候常英紅忽然十分謹慎的向萬劫喊道:「小子你千萬不要魯莽,天雷神劍的威力實在是太過驚人了,現在咱們還沒有搞清楚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一旦你是用它去破壞那些法寶的時候,打中了城內的人,那後果將是不堪設想的。」

聽了她那些話萬劫登時一驚,隨即立刻將天雷神劍收了起來,落在了她身旁相當謹慎的說道:「還好嫂嫂你提醒了我,若不然我一定會鑄成大錯的。」

說話間他們便走到了東方萬英等人面前,經過了白樂為他們介紹了一番,他們簡單的認識了一下,東方萬英忽然相當擔心的向萬劫說道:「大哥,你的眼睛怎麼總閉著啊?莫非你們近期遭遇到了什麼不測之事嗎?」

看著他對萬劫那十分擔心的樣子,白樂和黎召與孔斷,一下子相當懊悔的低下了頭去,可那時候萬劫卻十分嚴肅地說道:「現在不是說那些事情的時候,此刻我們必須要儘快的,將咱們東方之城所面臨到的這些事情解決掉,這樣既然前面那些法寶組成了那座大陣,那我們就全部聽從英紅嫂嫂的調遣,先將那座大陣破解開了再說吧!」

聽了他那些話,就在那些將軍不太高興的,向他們看過去的時候,東方萬英卻十分贊同的說道:「既然列陣仙子在此,並願意幫助我們,那就請您立刻發號施令吧!我們所有人絕對無條件的服從您的調遣,全力營救東方之城!」

想不到他會對自己那麼信任的常英紅,相當認真的看了看他們,忽然頗有禮貌的說道:「既然如此那在下便謹遵王子之命,但我想知道,東方萬劫,你現在的法力是不是真的在我們所有人之上,這件事情對我們眼前之事關係十分重要,我希望你能夠如實回答我。」

她的話剛說完,所有人立刻謹慎的向萬劫看了過去,而萬劫那時候稍微猶豫了一下,才十分認真的說道:「雖然我的法力和世間超一流高手相比,還有不小的差距,但目前為止,我的法力絕對是在場所有人當中最高的,而且在關鍵時刻即便是我的功力不夠了,我也可以使用神龍的法力,那樣絕對可以戰勝很多強敵的。」

聽了他那番回答常英紅立刻微微點了點頭,隨即十分認真的說道:「好,那就由你和我一起來運作一番,我們接下來將要布設的幾道陣法。」


聽她那麼一說,所有人都十分謹慎的向她看了過去,而她也相當威嚴的掃視了一下周圍所有人,忽然十分嚴肅地說道:「白樂聽令,你稍後立刻佔據住,距東方之城四十丈的正北方位,聽到了我的號令之後,立刻拼盡全力打開冥方之門。」

她的話音剛落,白樂立刻尊令飛向了遠處的正北方,嚴陣以待的向他們看了過去。


那時候她又十分嚴肅地說道:「曹大鵬聽令,稍後你立刻佔據住,距離護城河以外三十丈的正南方位,聽后我的號令隨時準備打開開陽之門。」

她的話剛說完曹大鵬也尊令行事去了。

那時候她又十分嚴肅地說道:「孔斷,冷水,費理,紅英二人聽令,你們速速去,距離護城河以外五十丈的東西兩處正位,布設出兩座雙人太極陣法,聽后我的號令,便全力施展法力,向東方之城所在的方向發動攻擊不得有誤!」

聽了她那道命令,孔斷等人立刻尊令行事去了。

稍後她立刻十分謹慎的說道:「黎召,炎雀,曹迎東,彩英四人聽令,你們立刻佔據住距離護城河六十丈的東北,東南,西南和西北四處方位,聽后我的號令,全力施展出你們最得意的法力,向東方之城所在的發祥發動攻擊,不得有誤!」

她的話音剛落黎召等人立刻尊令行事去了。

那時候她十分謹慎的看了看東方萬英,忽然翻手變出了一疊十分奇特的符篆,相當慎重的向他說道:「王子殿下,現在請您立刻帶著這些靈符,親自去挑選三百六十位能征善戰的將士,每人為他們在胸口上貼上一道,令他們以每十人一隊每三隊為一組,按照十二元辰的方位,環布在距離護城河以外把十丈的方位上,將所有的兵器全部指向東方之城,做完了那些事情之後,請您立刻率領著其他的將士,迅速環布在距離這裡一百里以外的地方,儘可能的將這百里內的所有人全部護送走,沒有我們的消息,千萬不要讓任何人擅自靠近,若不然絕對會有生命危險,還請您切記!」

聽了她那些吩咐,對於諸多陣法也較為有所了解一些的東方萬英,立刻謹慎的答應了她一聲,接過了那些靈符之後,便帶著所有將軍,火速去布置那些事情去了。

那時候常英紅看了看,正在面對著東方之城的方向的萬劫,忽然十分謹慎的說道:「東方萬劫聽令,現在你立刻和我飛到距離地面五丈左右的空中,分別定在距離護城河三丈的方位上,全力施展功力,配合其他人向東方之城發動的法力,全力去破壞那座八方困境大陣!」

說完后他們二人刷的一下子同時飄到了半空中,定在了相應的方位上,那時候常英紅掃視了一下白樂等人,待東方萬英將那些將士按照她剛才的吩咐,調配好了之後,她立刻大喊了一句:「所有人立刻行動,全力向東方之城的方位發動攻擊,解救城中所有的人。」

說完后她和萬劫猛然同時揮掌,向東方之城分別爆射過去了,兩道淡粉色光芒和兩道深青色光芒,配合著那由三百六十位將士組成的十二元辰大陣,釋放出的一圈圈金光閃閃的鋒芒,以及孔斷等人施展出的法力,快速的向那八個大蟾蜍和那張遮天蔽日網攻擊了過去,頓時令他們十分不安定的晃動了起來,驚得正在裡面的那七個魔頭和東方風霸等人,都非常擔心了起來。

不都是當白樂使用他的霸道罡氣,在正北方剛剛打開了一絲縫隙的時候,萬劫忽然渾身一震,悲痛欲絕的大叫了一聲:「姑姑……」

話音未落他忽然化作了一道紫光爆射了進去,一下子令常英紅等人,因為沒有了他的法力相助,所發出去的攻擊力大減了下去。

不多時意識到憑藉自己等人的法力,短時間內根本是無法打開那張遮天蔽日網,和那八個大蟾蜍組成的大陣的常英紅,無奈之下只能讓所有人暫時收住了法力,降落在了地面上,和白樂等人商議起了其他的破陣之法。

那時候對於萬劫剛才的舉動相當生氣的常英紅,看著白樂那一臉的嚴肅神色,忽然很不高興的說道:「都是你教出來的好徒弟,在這關鍵時刻他竟然給咱們來了這麼一手,讓大家就這樣功虧一簣了,以後你一定要好好的收拾收拾他,若不然長此以往他還不翻天了。」

她的話剛說完,曹大鵬也略有微詞的向白樂說道:「老哥哥,你這做師傅的,對你的徒弟教育的也實在是太寬鬆了點吧,現在可是咱們東方之城十分危難的時刻,他卻這麼由著自己的性子,這是在是太有點胡鬧了吧?」

說完后他們都向白樂看了過去,可那時候白樂忽然殺氣騰騰的說道:「水護法和四長老,六長老,七長老,八長老的真元之力已經消失了,而且城主等人此刻的真元之力,也已經非常微弱了,現在咱們東方之城,真的已經面臨到了,和多年前我師尊與我師母仙逝的時候,所面臨到的那種危機相差無幾的災難了。」

他的話剛說完,所有人一下子都十分震驚的,向東方之城的方向看了過去,但他那時候忽然十分嚴肅的大聲說道:「所有人立刻退到百里之外,在沒有得到城內任何消息之前,誰也不能靠近,若不然必死無疑!」

說完后,就在其他人還在震驚的向東方之城看著的時候,他立刻帶著常英紅和曹大鵬,向護城河對岸飛去了,頓時令孔斷等人也立刻跟隨著他們迅速的離開了。 當時正在和東方風霸等人對峙著的那七個妖魔,在萬劫進入到了裡面的那一瞬間,全部兇惡至極的,向他打過去了一片黑壓壓的骷髏頭,卻被他猛然踢出去的一道,剛猛非常各大旋風全部打了回去,一招間將他們挫敗了下去。

可那時候萬劫忽然感覺到自己的法力,似乎被某些強大的力量逐漸的吸收著呢,同時他還感覺到了,那顆暗天奪魄珠向他爆射過去的一片深藍色的光芒,登時令他相當惱火的,向周圍爆射出了一圈極具壓迫感的金色光芒,轟隆隆的將那八個大蟾蜍震動的,幾乎快要鎮壓不住那張遮天蔽日網了。

看著他那神威凜凜的樣子,就在那七個妖魔頗為惱火的,向他圍過去的時候,東方麻姑忽然十分悲切著大聲說道:「萬劫,真露,真露她……你真露姑姑她……是姑媽不好沒能保護好她,姑媽對不起你……」

說著說著她和真真一下子,緊緊的抱著水護法的屍體大哭了起來,可那時候萬劫卻相當懊悔的說道:「姑媽,真真你們都不要自責了,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考慮不周全,才造成了現在這種局面,如果我在去尋找英紅前輩之前,就將所有事情安排好的話,很多事情都是可以避免發生的,這都是我的錯。」

說話間他便落在了東方麻姑身旁,憑著自己的感覺將水護法輕輕的抱了起來,十分小心的將插在她身上的那些木棍,全部弄了下去,但自始至終他卻沒有流出一滴眼淚來,只是那樣非常輕柔著做著那一切。

但那時候注意到了他那緊閉著的眼睛的真真,忽然十分擔心的向他問道:「萬劫哥哥,你的眼睛怎麼了?為什麼你現在總是閉著眼睛?難道你這次出行,也遭遇到了什麼不測了嗎?」

說著說著她竟情緒失控的,搖晃起了萬劫的身體周圍,頓時令所有人相當無奈的向他們看了過去,同時也令那七個妖魔像是想起了什麼事情似的,向萬劫掃視了過去。

不多時就在他輕輕的撫摸著,水護法那冰冷的臉頰的時候,那個白頭髮妖魔忽然相當不屑一顧的說道:「小崽子,你該不會就是那個前不久,在和我們二爺交手的時候,被他封印住了你那雙,號稱是天下間最厲害的開悟之瞳的,小兔崽子吧?」

聽了他那些話,東方風霸等人一下子大驚著向萬劫看了過去,東方麻姑更是驚恐萬分的說道:「什麼?好孩子你快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剛才說的那些話都不是真的對嗎?」

說話間她還十分緊張地捧住了萬劫的臉頰,和真真一起淚流滿面的看向了他的眼睛。

可那時候他忽然相當霸道的說道:「現在你們這七個混蛋回答我,是誰將我姑姑殺害了?」

說話間他絲毫沒有去顧及,那八個正在吸收著他的法力的大蟾蜍,將水護法的遺體輕輕的交給了東方麻姑,一晃身出現在了那七個妖魔面前。

那時候擔心他會像自己等人那樣,被那八個蟾蜍將他的法力吸走的東方風霸,立刻非常謹慎的說道:「萬劫你千萬不要太魯莽了,在咱們這座城池周圍,分佈著八個專門吸收別人法力的大蟾蜍,而在我們頭頂上又有一張,可以抑制世界上大多數法力的遮天蔽日網,而他們現在使用的那顆暗天奪魄珠,更是能將所有生靈的魂魄全部吸進去,無論如何你絕不能有任何閃失,聽到了嗎?」

他說完后東方凈水等人也向萬劫說了些類似的話,可那時候萬劫卻像是根本沒聽到一般,和那七個妖魔對峙了起來,頓時令他們大為惱火的向他看了過去。

那個青色頭髮的妖魔更是十分狂妄的說道:「你個死瞎子,還是和那幫傢伙一起,將無光之環交給我們之後,立刻就去死吧!我們兄弟這次是奉了我師傅他老人家的命令,來你們這裡將你們東方之城中的所有人,全部屠殺乾淨的,剛才那個小妞就是沒聽我們的話,一下子被我們給打成了那副死樣子,而她的魂魄也被我們這顆寶珠吸入到了裡面,怎麼樣現在你還想要和我們對抗嗎?」

說話時他還十分不屑一顧的向萬劫看了過去,與此同時那個藍色頭髮的妖魔,還悄無聲息的向萬劫釋放過去了,一片深藍色的毒氣,登時令東方麻姑等人向萬劫大喊了起來。

可那時候萬劫卻對那些事情像是渾然不覺一般,根本沒去理會,反而較為平和的說道:「好!夠膽子!既然你們承認了,那我就來好好的和你們清算清算那件事情。」

說話間他忽然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距離他最近的那個青臉妖魔面前,猛然出手成爪,卡的一下子捏斷了他的脖子,頓時令他那六個兄弟大為驚恐的跳到了一旁,可就在萬劫的手剛剛鬆開他的時候,他竟然又安然無恙的墜落到了地上,一下子令東方風霸等人,大為謹慎的向他看了過去,同時也更加為萬劫擔心了起來。

那時候也感覺到了,那傢伙的那些事情的萬劫稍微想了想,忽然相當不屑一顧的說道:「原來你們只不過就是七個借著傀儡術,出來興風作浪的惡魔啊,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讓你們嘗嘗一點好玩的事情吧!」

說話間他忽然撲到了那個紅頭髮妖魔面前,幾乎和那傢伙同時出手,爆射出了兩大片威力驚人的封印符篆,啪啪啪的撞在了一起,爆射出了一道道絢麗的光滑,轟隆的一下子將他們同時震開了一些。

當時萬劫也沒料到,那傢伙居然也會使用那麼高深的封印術,猛然一晃身便向那顆暗天奪魄珠飛了過去,卻一下子被那個黑髮妖魔,召喚出來的一頭大蝙蝠阻住了去路,氣得他一翻手想那傢伙爆射過去了一團烈火,將它化為了灰燼,而那樣一來那顆寶珠卻被那個白頭髮妖魔,緊緊的托在了手上,詭異莫測的向他爆射過去了一片深藍色光芒,想要將他的魂魄也吸收進去,頓時令東方風霸等人大驚了起來。

可那些光芒在照射到了他身上的時候,雖然暫時壓制住了他的一些法力,卻沒能對他構成任何傷害,登時令那些妖魔和其他人,感到大為驚奇的向他看了過去。

就在那一瞬間,那個黃頭髮妖魔忽然暴喝了一聲:「大地擎天!」

說話間他猛然向地面上,爆射過去了一大片深黃色的濃霧,引動的那片大地轟隆隆的暴漲起了好多大柱子,相當威猛的向萬劫攻擊了過去,但沒幾下間,卻被萬劫釋放出的一大片樹木全部鎮壓了下去。

但時間不長那個綠頭髮妖魔,忽然將不遠處的幾個巨大的石獅子,移動到了萬劫的周圍,快如閃電般的向他攻擊了過去,雖然被他搶先一步躲避開了,卻也將他弄得著實頗為狼狽了起來。

那時候那個白頭髮妖魔趁著萬劫轉身之際,猛然向他打過去了一張亮白色白骨手掌,砰的一下子將他重重的打落在了地上,一下子驚得東方麻姑等人向他沖了過去,可那時候他卻相當霸道的說道:「所有人都不要過來,我一定要親手宰了這幾個混蛋!」

說完后他猛然將雙手一合暴喝了一聲:「土遁,殺機揚塵!」

說話間從地面上忽然爆射起了漫天的黃土,詭異莫測的向那七個魔頭捲動了過去,可它們還沒飛到那些傢伙腳底下的時候,卻被那八個蟾蜍將上面蘊含著的法力全部吸收了,令它們變成了最普通的黃土墜落到了底面上。

當時看到了那一幕的那七個妖魔,一下子更加狂妄的大笑了起來,那個白頭髮妖魔,更是極其不屑一顧的向萬劫說道:「死小子你,還有什麼本事全施展出來吧!我們兄弟幾個就在這呢!你有本事的話就衝過來將我們幹掉啊……」

說著說著他們還趁機向萬劫打過去了一顆,相當碩大的毒氣骷髏頭,登時令東方之城內籠罩在了一片濃濃的毒霧中,氣的東方風霸等人猛然凝聚起了一片大旋風,呼嘯著將他們捲動著向那七個妖魔攻擊了過去,卻被他們很輕易的化解掉了。

就在那時候感覺到自己的法力在剛才的打鬥中,已經被那八個蟾蜍吸走了一大部分的萬劫,猛然將眉頭一皺殺氣騰騰的說道:「既然你們想這麼快就去死,那我就成全你們!」

說完后他猛然將右手一翻,刷的一下子又一次亮出了那把天雷神劍,可那時候東方凈水卻十分擔心的向他大喊道:「萬劫你千萬不要失去理智,那把天雷神劍雖然可以將他們全部幹掉,可它的威力同時也會將,被吸入到那顆暗天多魂珠中的所有魂魄,打的魂飛魄散,難道你真的不想將你姑姑等人,救活過來了嗎?」

聽了他那些話,萬劫一下子陷入到了非常為難的境地,他既想要儘快將那七個妖魔除掉,為被他們殺掉的那些人報仇,又想要將那些人救活過來,可偏偏他的開悟之瞳卻被魔眼封印住了,想著想著他不禁越發惱火了起來。

當時注意到了他那很不穩定的情緒的那幾個妖魔,猛然向他又打過去了七道陰森詭異的黑風,卻被天雷神劍爆射出的靈氣,硬生生的反震了回去,而那時候萬劫也感覺到,自從他亮出了天雷神劍的那一刻開始,自己的法力竟然不會再被那八個蟾蜍吸走了,頓時令他感到非常奇怪的思索了起來。

可那時候那七個妖魔確沒有給他太多的時間,思索那些事情。

就在他緩緩的飛到了半空中的事後,那個白色頭髮的妖魔忽然陰森森的說道:「老二,你們兄弟幾個先將這小子拖住,老子現在就去將東方凈水那幫傢伙的魂魄,全部吸入這顆寶珠中,我倒要看看,是他們的性命重要,還是那個無光之環對他們重要!」

說完后他呼的一下子向東方風霸等人飄了過去,頓時令他們很多人的魂魄,又被那顆暗天多魂珠吸收了進去,而那時候萬劫雖然很想衝過去保護大家,無奈何卻被那六個妖魔同時施展妖術,將他團團的圍住了,雖然因為他手中的天雷神劍釋放出的強大靈力,並不能傷到他,卻令他根本騰不出手,去對付那個白髮妖魔。

不多時伴隨著東方之城越來越多的人的魂魄,被那顆寶珠吸收了進去,東方風霸忽然十分惱火的暴喝道:「你們這些混蛋,今日本座就和你們拼了!」

說話間他和東風凈水等人,在董眾兵等人的協助下,猛然合身向那個白頭髮妖魔撞了過去,登時驚得很多將士發出了一陣陣驚呼,引動的萬劫的心中更加焦急了起來。


不多時,就在東方風霸等人的魂魄即將破體而出之際,忽然有一道猶如明月一般的光芒,從萬劫的身上向他們爆射了過去,無聲無息的將他們的魂魄又安撫了下去,同時還將那顆暗天多魂珠爆射出的那片藍色光芒,強橫非常的逼了回去,登時令所有人和那些妖魔極不相信地,向已經出現在了,東方麻姑等人面前的萬劫看了過去。

那時候后的他相當瀟洒的,將天雷神劍晃了一圈收了起來,霸道非常的說道:「無論如何我都一定要保護大家,保護我必須要保護的一切,保護我必須要保護的萬物生靈,我一定要成為強者,成為超越任何強者的絕對強者……」

說著說著他的身上忽然爆射出了一面,猶如皓月般的光芒,環繞著他緩緩的轉動了起來,不多時竟將周圍那些受傷的將士身上的傷痕,全部治癒了,登時令所有人感到更加不可思議的向他看了過去,尤其是那七個妖魔更是相當機身的聚在了一處,目不轉睛的盯住了他。

時間不長就連那些屍體被那些光芒照耀了幾下,竟然也恢復成了一具具十分完好的軀體,令看到了那一切的東方風霸等人,感到非常不可思議了起來。 在包括那些屍體身上的傷口,奇迹般地復原了的那些事情發生之際,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整個東方之城,忽然響動起了一陣陣十分高貴的音樂聲,渾厚異常的竟穿透了那張遮天蔽日網,悠悠的向遠方傳出了數百里,令白樂等人都感到越發驚奇的,將自己的靈識向東方之城的方向,迅速的擴散了過去,想要探查到那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那些妖魔看著萬劫那越發驚人的變化,一時間竟被他身上那聖潔的仙靈之像,震驚的呆在了半空中,直到那些音樂逐漸的停止下去之,他們才逐漸的找回了自己的意識,更加兇惡的向萬劫看了過去。

但那時候他們雖然看著萬劫就在自己眼前呢,卻感覺不到他的任何氣息,就像是那時候是萬劫的影像飄動在那裡一般,令他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也就是在他們猶豫著,要不要向萬劫發動攻擊的時候,他們忽然間聽到了周圍傳出了一陣陣,十分嘈雜的蟾蜍的叫喚聲,呱呱呱的吵得他們的心都煩透了,而伴隨著那些聲音的響動,似乎正有無數道色彩紛呈的氣流,緩緩的向東方風霸等人流動了過去,時間不長竟令他們逐漸的恢復了不少的法力。

最為令人感到驚訝的,還有那張巨大的遮天蔽日網,和被東方凈水放在了袖兜里的無光之環,竟緩緩的飄蕩盪了半空中,環繞著那重新現出來的東方之城,緩緩的轉動了起來,那八個大蟾蜍竟像是活了一般,砰砰砰的降落在了東方之城正南門外面不遠處,呼呼呼的向東方之城噴出了更加絢麗的氣流,時間不長竟將東方之城環繞的猶如仙境一般。

伴隨著月亮的升起那種異象,令當時身在百里之外的白樂等人,都看得相當的清楚,越發感到驚奇了起來,但他們那時候也不敢輕易去靠近那裡,畢竟他們誰也無法確定,那時候東方之城的危機是否已經解除了。

當時面對著那,越來越令自己等兄弟感到不可思議的事情,那個白頭髮妖魔,忽然陰森森的向,已經飛到了他們對面的萬劫說道:「小兔崽子你究竟是什麼人?這些奇怪的事情是不是都是你做的?」

說話間他卻和其他的魔頭向後退開了一些,很明顯的對萬劫展現出了相當的懼意。

但那時候萬劫卻冷冷的說道:「立刻將那個珠子里的魂魄全部釋放出來,從我面前消失,如若不然,我會讓你們從此永不存在於世間!」

聽了他那些話,那幾個魔頭登時越發惱火了起來,尤其是那個藍色頭髮的妖魔,更是悄無聲息的向萬劫釋放過去了,一圈圈閃爍不定的深藍色骷髏頭毒煙,詭異莫測的環繞著萬劫旋轉了起來,卻始終沒有辦法逼入到他周圍一丈之內的距離,頓時令他們七兄弟大為驚恐的又退開了一些,並立刻在他們周圍布設出了,一圈圈冒著黑氣的骷髏頭。

但那時候萬劫似乎根本對他們不屑一顧,依舊相當冰冷的說道:「立刻將那個珠子里的魂魄全部釋放出來,從我面前消失。」

他的話剛說完,那七個魔頭忽然注意到了,東方風霸等人竟然霸道非常的飛到了半空中,將他們包圍在了裡面,一下子越發驚恐地向周圍掃視了過去,不多時他們還發現,剛才還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那些些人,那時候竟然全部目露凶光,身強體壯的圍住了他們,就算是他們想要逃走也一定非常困難。

面對著那對自己兄弟越來越不利的局面,就在其他的魔頭沒了主意的時候,那個白髮妖魔忽然陰森森的說道:「死小子還有你們這些蠢貨都別太得意了,現在既然無光之環已經和遮天蔽日網聚在一起了,那我們此次來這裡的使命也就完成一半了,若你們不想死的話就立刻滾遠點,老子可以大發慈悲的放你們一條生路。」

說到了那裡他冷冷的掃視了下東方風霸等人,又繼續陰森森的的說道:「若你們不識相的話,老子立刻就將,這顆暗天奪魄珠的威力發揮到最大,將你們所有的魂魄全部吸收到裡面,讓你們真正的永世不得超生……」

說完后他還十分狂妄的,對著萬劫等人哈哈大笑了起來,頓時惹得東方之城的所有人,更加惱恨的向他們看了過去,隨時都有可能撲上去將他們碎屍萬段。

愛情說了謊 :「現在你們已經沒有任何勝算了,正如你們現在心中所想的那樣,那顆珠子對別人或許還有點威脅性,但它對我根本構不成任何威脅,甚至如果我想要毀掉它的話,那都是輕而易舉的。」

說完后他忽然出現在了那七個魔頭身後,卻依然沒有被他們發覺到,就仿若萬劫是不存在的一般,從那一點上就足以看出,他們之間的實力根本就不在一個層次上,不!準確的說,他們之間的實力,已經絕對存在著天壤之別了。

面對著那樣的對手,只要是一個還有理智的傢伙,就一定不願意再和他交戰甚或是敵對的,但那七個魔頭那時候卻依舊凶性大發的環成了圈子,張牙舞爪的和東方風霸等人對峙了起來,但當他們注意到了,那些大蟾蜍一點也不在吸收東方風霸等人的法力的時候,一下子都相當驚恐了起來。

可就在東方風霸等人想要向他們發動攻擊的時候,那個白髮妖魔忽然大聲說道:「兄弟們你們立刻使用六合群魔大陣,讓這些混蛋在領教領教咱們的高強魔力,老子現在就把這顆寶珠發揮到最大的威力,將他們的魂魄全部吸收到裡面去……」

說完后他猛然將那顆暗天奪魄珠拋到了高空中,釋放出了一圈圈陰森森的黑雲,引動的它晃晃悠悠的爆射出了一片,猶如影子一般的深藍色光芒,詭異莫測的向周圍擴散了出去,頓時令東方風霸等人,大為驚恐的退開了一些。

可就在那時候萬劫忽然將左手捏了一個蘭花指,相當曼妙的向它彈了過去,剎那間爆射出了一朵慢慢旋轉著的淡粉色蓮花,釋放出了一圈圈金光,以絕對難以抵擋的威力將它拖到了高空中,令那個妖魔沒有辦法在控制著它了。

面的著那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不但那七個妖魔一下子被震驚的聚在了一起,就連東方風霸等人,也十分驚訝的向萬劫看了過去,但那時候真真卻十分平靜地說道:「經歷磨難始終不敗,越挫越勇新的戰神,萬劫哥哥我和你的兩位姑姑,在這些傢伙出現之際,就知道你肯定會回來救我們的,現在就請你施展出你全新的法力,再一次拯救我們東方之城吧!」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