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三一臉不好意思,看向身後忍著不敢笑的手下,喝道:「都轉過身去,堵上耳朵。」

那些人紛紛笑著轉頭而去。

「爺爺。」胖三低低喊了一聲。

「啥?聽不見大聲點。」古晨喊著。

「丑爺爺!」胖三大聲喊道。

「再丑也是你爺爺。」古晨將落焰花交到胖三手中,「回去好好修鍊,爺爺有時間去看你。」

胖三再不說話,帶了手下匆匆跑走了。身後劉永浩和邊曉月都笑了起來。

… 古晨手中紅色的落焰花出現,邊曉月本以為古晨還會玩弄她一番才會給她,想不到古晨直接遞給了她,只說了一句:「紅衣公主配紅花,笑容綻放邊牧家。」

「大哥哥好文采。」劉永浩說道,「從此心裡有個他,哪怕風兒沙兒浪天涯。」

「小破孩你懂什麼。」邊曉月嬌嗔一句,臉卻突地紅了。

對於這個丑哥哥,邊曉月真是說不出什麼感覺。這個丑哥哥很多事情做的讓她想不到,她覺得這個丑哥哥越來越有意思了。


「公主,我們走吧。」邊曉月身後一人見落焰花拿到手,催促道。

「丑哥哥,謝謝你。等你想好了,記得來邊牧族找我,答應你的事一定做到。」邊曉月沒敢抬頭看古晨,低聲說完,扭頭帶人匆匆而去。

「大哥哥,我看這個邊牧公主十有**看上你了,要不要我去給你提提親?」劉永浩大聲喊著。

「你個小娃娃懂什麼。」古晨一把摟住劉永浩,看向邊曉月等人離開的方向。

遠處,邊曉月心中不知該喜該悲,心中有千言萬語卻好像一句話也沒法對人說,心中恨恨著,帶人遠去。

「哎,大哥哥,那還有個活的。」劉永浩轉眼看見一棵樹下,靠著一個老者,奄奄一息,卻還活著。

「啊,你去解決了算了。」古晨淡淡說道。

「小子,你真夠——」

「啊,噗——」

修養了大半天的老者好不容易剛要緩過來,被這個一聲師傅害慘的徒兒這一句毫無良心的話,氣得肺炸了。這一次吐的血比以往前幾次都強烈很多,他感覺他的五臟六腑腸子胃都要跟著吐出來了。

「大哥哥,我們走吧,我看他也活不了了。」劉永浩道,「把腸子都吐出來了。」

「活口留不得,不然是隱患。」古晨看也沒看老者。他心中清楚,他利用老者對付那些人,後來又利用老者師兄對付那些人,導致老者重傷,導致老者師兄死亡。若是放走了老者,難保老者將來不會來找他報仇,何必給自己留一個隱患呢?

「噗——」

老者手腳顫抖,吐血三尺,目眥盡裂,慘不忍睹。

「大哥哥,這個老頭好奇怪,都奄奄一息了,最後一口血還能吐這麼高。」劉永浩有些不解。

「這叫英雄氣短,怨氣衝天,迴光返照,血盡人干。走吧。」古晨叫上劉永浩朝著劉永浩說的方向走去。

老者雙眼中最後一次不甘,隨著古晨和劉永浩的離去,漸漸徹底黯淡了下去。無盡怨氣的渾濁眼神中,最後一絲光亮也漸漸沒有了。

「你為什麼不要一朵落焰花?」古晨一邊走一邊問劉永浩。

「我們三火族激活肉火焰就可以了,將來會在火術上有成,我們三火族不適合修鍊雷電術,所以,那東西對我們沒什麼價值。尤其我已經激活肉火焰,也不需要落焰花的協助了。」劉永浩道。

兩個人走了一段,劉永浩帶著古晨上了一棵大樹,兩個人在幾棵樹之間穿梭,最後在一處岩石上落下,劉永浩帶著古晨來到了岩石後方,從一個洞里鑽了進去。

「人不大,心眼不少。」古晨讚歎道。

「剛剛下過雨,地上一走全是腳印,被人追蹤可不是什麼好事。我可不想讓人知道我住什麼地方。」劉永浩道。

「那你還帶我來這裡?」古晨問道。

「我相信你。」劉永浩帶著古晨進去,裡面倒也敞亮。石桌石椅等基本用具都有,看來劉永浩在這裡已經住了一段時間了。

「你住在這裡幹什麼?」古晨看向四周,問道。

「收集天火殘焰,剛我也跟你說了。我激活了肉火焰,需要在火術上下功夫修鍊,收集了天火殘焰,就能助我修鍊。」劉永浩毫不掩飾。

「天火殘焰好收集嗎?什麼地方有?」古晨也想尋找天火殘焰鑄造天火鼎。

「過幾天天氣徹底晴了之後,我帶你去,我們一起去收集。」劉永浩說道。

「聽說這裡有不少隕石是流星滑落下來的,你知道都在什麼地方嗎?」古晨最先要解決的便是找到王聖手要的煉器資源。

「很多呢,我這裡的岩石後面,那些大小的石頭山上多半的石頭都是隕石。」劉永浩道。

古晨一聽大喜:「這麼多,沒人搶過嗎?」

「當然有,不過每隔半個多月這裡就會下一場大的流星雨,一次就堆積很多小石頭山,這裡的人根本用不完,都是挑了最好的,剩下就丟棄在那裡,所以這裡的小山越來越大,就是不斷堆積的原因。」劉永浩說道。

古晨便於劉永浩先住在這裡,他人生地不熟,對這裡人和各種事物都不了解,正好借這幾天的時間跟劉永浩好好打聽一番。

劉子豪的父親劉岩幾天不見這個獨生子回來,原本以為貪玩,後來越來越覺得不對,天漏之地常年有外地人前來尋寶,人多雜亂,很容易出事。便帶人來到天漏中心地帶尋找。

一路之上,劉岩居然一個他們劉家的家族之人都沒有遇見,更加不安。直到來到一處叢林,發現殘肢不斷的各種焦黑屍體,屍體中辨別出基本都是劉家族人,劉岩才意識到劉家被人在這裡一網打盡了。從各處破壞的跡象看,行兇者卻只是個後天境界的人,若是先天境界,只怕這些人的屍骨都會被轟殺的乾乾淨淨。

有個手下找到了劉子豪的屍體,瘦瘦的身體已經焦糊,只能從大概體型認出來。

劉岩氣得差點昏死過去,這可是他唯一的兒子,將來他劉家的希望,想不到在這天漏還有人膽敢對劉家下手。

想想圍繞在西南地區的各種勢力,劉家和三火族還有邊牧族互不干涉,其餘小勢力都被他們三家分割成為自己的附屬勢力,最有力量對抗劉家的也只有三火族,可三火族偏偏沒人修鍊雷電術,那麼這個人肯定不是三火族的。

劉岩思索著,其餘幾個家族雖然也有人修鍊雷電術,但以後天境界的肉體強度,根本沒人敢引天雷下來,尤其是天漏這裡的天雷,更是狂妄霸道,西南區絕無一人。

想到這裡,劉岩當即下令,全力追查來自各地的後天境界之人,發現有會雷電術的立即上報給他。他要為兒子和死去的所有族人報仇。

… 這幾天,古晨一直在岩石堆成的小山中尋找需要的煉器資源,很多不錯的資源居然也被這裡的人視若無睹,這讓古晨大大感慨了一番。

挑選了不少優質資源,古晨將他們存放在黑暗之門中,一點負擔都沒有。這讓古晨對王聖手的煉器水平更加讚嘆不已。小小的一枚戒指,居然可以裝這麼多東西,而且更為可貴的是,還感覺不到沉重。

這一日,古晨跟著劉永浩去尋找天火殘焰。這已經是他們第四次去了,之前幾次都無功而返。這一次又走了好幾個小山頭,他們來到一處地面都是岩石鋪砌的地方,太陽當空照,腳下滋滋直響。零零散散這裡還有不少人,手中舉著一個盤子樣的東西。

「天火殘焰可能會在正中午的時候下墜,千萬不要落在地上,一落地就沒有了。必須用特殊的東西把他們收住。」劉永浩遞給古晨一個盤子一樣的東西,「你用這個接住天火殘焰,接住后便可以吸納了裡面的真火,再接第二個。記住,千萬不要貪多,像你我這樣後天境界的,一天最多可以吸納兩個,多了身體受不了就會被真火燒壞內臟。」

古晨點著頭,好奇地看向周圍那些人,一個個都在等待著天火殘焰。

忽然,一股強烈的熱浪襲來,那股熱浪好似從天空直接吹下,令此處所有人頓感身處蒸籠一般,腳下的岩石都發現輕微的噼里啪啦的聲響,好像也要被這股熱浪爆掉了。

「那邊下了一道天火殘焰。」有人喊著,就近的人急速奔去。

古晨順眼看去,就看見一朵蓮花一般的黃-色火焰從天而降,飄飄悠悠如同浮在水中。 重生之再見當年潮 ,不含半點雜質。

「你頭頂有一朵。」劉永浩突然對著古晨喊道。古晨連忙收回目光,就看見頭頂上方一朵天火殘焰正飄忽而下。

離得近,古晨就感覺這火焰看著不大,只有手掌大小,但能量卻不小,烘烤得古晨周身是汗,伸出的手臂更好似被火焰直接燒烤著,滾燙滾燙。

古晨聽劉永浩說過這天火殘焰可遇不可求,有時候等一個月才會等到一次天火殘焰降落。因此,古晨十分小心,忍著疼痛、冒著胳膊被燒傷的危險穩穩端著盤子等待著天火殘焰落下。

嗖。


就在天火殘焰馬上就要落到古晨手持的盤子中的時候,突然那天火殘焰如同被一陣風吹動,忽然橫著飄了出去。

古晨大驚,生怕天火殘焰落地消失,慌忙追著而去,卻見前方一隻手端著一個盤子搶了過來。

噹啷。

兩隻盤子一碰,同時破碎,眼見天火殘焰就要落地,想想好幾次來才得到這麼一次機會,惶急之下,古晨毫不猶豫就把手伸了出去。


同時,古晨暗暗運功,用真氣迅速在手中疊加起一道道的真氣層,希望不被天火殘焰燒到。

嗤嗤。

天火殘焰落在了古晨手中,火焰閃動、跳躍、古晨就覺得手中的真氣層開始急劇變薄。慌忙用劉永浩教給的辦法吸納天火殘焰中的真火,天火殘焰精華被吸納之後,迅速熄滅,在空中閃過一道火影,消失不見。

旁邊那個跟古晨搶奪的人,是個二十多歲的青年男子,從頭至尾都不敢相信地看著古晨,一直到古晨將天火殘焰收集完畢,他還沒從震驚中走出來。

「後天修為的小子,想不到手可以不被天火殘焰燒傷。這天火殘焰被你所得也是應該,我不跟你搶了。」青年男子見古晨看向他,回神過來說了一聲就要走。

「等等,想搶我的東西,便是如此說走就走么?」古晨斜眼看向青年男子。

「小子,別不識好歹。」青年男子渾身一抖,一股壓力朝著古晨傾瀉而下。古晨略一感知,便知道這傢伙應該在先天武皇二級境界,比他高著倆境界,而且這可不是一般的倆境界,中間隔著個先天和後天標誌性分水嶺。

古晨早已聽說劉家的家主劉岩到處尋找後天會雷電術的人要給寶貝兒子報仇,因此,古晨現在肯定不敢施展雷電術。他看了那青年男子一眼:「算了,老子今天來是為了天火殘焰,沒時間跟你算賬,算便宜你了。」

青年男子也為天火殘焰而來,幾處又落下天火殘焰,也不再搭理古晨,跑去前去收集。

劉永浩收集了兩個天火殘焰,便停了下來,有些遺憾地看著別人收集。 兩夜成婚:總裁大人心太急 ,只能現用。

古晨接過劉永浩遞來的盤子,又收集完一個。劉永浩道:「大哥哥我們走吧。」

古晨有些遺憾:「你不是說這有時候等半個月都未必等來一次天火殘焰落下,有沒有辦法多搜集點存起來以後用。」

劉永浩搖搖頭:「我們試過很多辦法,任何容器都沒法存放,天火殘焰不一會就自己沒了。」

古晨眼見又一朵天火殘焰下來,接住,打開黑暗之門放了進去。等了片刻,發現沒事。

「我這個戒指可以保存天火殘焰。」古晨大喜,劉永浩也激動萬分。

一刻鐘后,古晨搜集了十二朵天火殘焰,根據王聖手說的有七朵天火殘焰就可以鑄造好天火鼎了。 歡喜記事 ,古晨和劉永浩便要離開。

青年男子忽然一橫:「等等,現在你不想找我算賬了嗎?」

古晨忙著想回去趕緊突破后鑄造天火鼎,繞開一邊走一邊道:「算了,都是朋友。」

「朋友?」青年男子怪笑一聲,「既然你我是朋友,還請朋友把你的那顆戒指贈與我,不知朋友意下如何啊?」

劉永浩一見指著青年男子道:「剛剛你搶我大哥哥的天火殘焰,我大哥哥不跟你計較就算了,你還想搶戒指?」

「看你長相,我知道你是三火族的,但我不怕,辦完事我就離開這裡,三火族也奈何不了我。」青年男子道,「你最好少管閑事。」

古晨眼見是走不了,索性不著急了,冷笑一聲:「哼,有人真是該死的命,放他一條生路他還偏偏往死路上擠,真是個該死鬼。」

… 「大哥哥,他雖然先天境界,但你跟我加起來肯定能殺了他。」劉永浩十分有把握說道。

「好,那就儘快解決了他。」古晨拿出木劍直接刺向青年男子,劉永浩也施展了修鍊的火術與古晨夾擊敵人。

「修鍊的境界可不是兩個低境界的加起來大於一個高境界的。」青年男子嘲笑地一邊打,一邊說道。

古晨和劉永浩都心知他說的確實是,有時候往往幾個低一個級別的打不過一個高一個級別的,越往後情況越是這樣。

果然,就算古晨和劉永浩使出全部殺招,也漸漸有了頹敗之象。

「這戒指就算給你了,你也沒法用。」古晨忽然說道。

青年男子一笑:「我既然有把握搶到手,就肯定有辦法把它弄開為我所用。」

古晨伸出左手,戒指上一道黑光閃過,突然,一頭噬魂獸瞬間出現,直奔青年男子。

「好小子,跟我玩花樣。」青年男子閃身跳開。

戒指上又是一道光芒閃過,一隻巴掌大小的小飛鳥飛了出來,小飛鳥渾身金黃-色,喳喳叫著,直奔青年男子。

「好好的一個戒指,讓你放這些沒用的,真是浪費了。」青年男子又是嘲笑起來。


Leave Reply